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点金 > 277 起源
    萧楠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机会再次从月亮上观看地球。

    这种景象就连苗枫和麟翼都看得呆了。

    “难以置信,我们真的在月球么?”麟翼喃喃自语道,“而且还能呼吸?”

    没错,就算整个水晶基地被他们彻底捣毁,所有装置都被切断,那些尊王都被剁碎,他们还是能呼吸的。

    甚至他们此刻一丝衣服都没,也不觉得寒冷。

    萧楠望着一侧完全由几十米长的水晶打造的望地走廊,道:“大概是因为我们此刻都被伏羲加护了吧。”

    “萧楠,你说你已经变得力量衰弱,难道是在说假话欺骗大川敏夫么?”苗枫则在计较这个问题。

    “你说的不错。如果我不稍微编点谎话,大川敏夫还不会真正对我吐露心声,那又要等很久了。”萧楠道,“和我对峙起,他就无法摆脱对伏羲因子的追逐。

    他是尊王里的叛徒,如果不是他急着跑到上海来见我,并把我从萧城强行叫出来,大概也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他太心急了。这是人类的劣根性,无法克服。就算尊王掌握了无比先进的科技,他们的寿命也顶多只有几百年。”

    “是伏羲把我们带到了这里,那我们要怎么回去?难道利用这里的什么飞船么?”麟翼架着萧楠问。

    就算萧楠现在已经恢复了肉身,却也是和其他两人一样,一丝不挂,而且一条腿是断的。

    “我想伏羲会带我们回去的。”萧楠看了看其他两人,忽然觉得很有些不妥。

    毕竟果奔。

    “我们还要去见个人。”萧楠道。

    “这基地里应该没有活人了。”苗枫道,“快些回去吧,我要找巫烨那个混蛋算账。”

    “不,还有一个人。”萧楠话音刚落,整个走廊瞬间就被无形的力量“挖”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风呼啸着吹进来。

    “这可不是我做的。”萧楠道。

    苗枫喝道:“跟我来!”说罢他率先从那空洞跃了出去。

    麟翼抱着萧楠跟上。

    只见他们跃上了建筑的最顶端,顺着外壁往前奔跑,此时那奇怪的力量不断在整个基地内“挖洞”。基地变得越来越破烂,摇摇欲坠。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圆形的平台上。

    这偌大的平台正中,一个男子竟然翘着二郎腿,暴,露在稀薄的月球大气之中,悠闲的坐在一张桌子前喝茶。

    “巫烨!!”苗枫喝道,他的声音竟然可以传播出去。

    “苗枫,我们算是久别重逢了吧。”男子抬起头,露出了极为秀美的容貌。

    他就是导致秘宝失落的罪魁祸首,巫烨。

    萧楠还未来得及说话,忽然感到自己的身躯骤然落下,事实上,那只是他的半个身躯落地前一瞬间的残余感觉。

    因为他和苗枫麟翼,立刻就被一股怪力给“挖”除掉了。

    也就是瞬间被粉碎了,连渣都不剩。

    那个巫烨不知道为何有了一种空间消除的怪力,能瞬间消灭球形空间内的一切事物!

    但萧楠只知道,就如同他醒来后知道的那样,他一旦被杀,就会陷入其他的时间流之中。

    这一次,他毫无意外的发觉自己躺在了一片陌生的黑色山岩上,尽管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时代,但是他确实又重生了。

    “萧楠。”苗枫从他背后将他架了了起来。

    “幸好遇到你了,麟翼呢?”萧楠问道。

    “不知道,你看看我们周围吧。”苗枫道。

    只见他们所站在的黑色巨岩犹如一个小小的孤岛,湍急的泥水潮流铺天盖地,在巨岩四周奔流着,天地间好似只剩下一片洪荒。

    就连天幕也是和水流一般浑浊,云彩和那水流几乎无法分辨出有什么区别。

    “这是洪荒时代。”萧楠道,“我们来到了太古时代。我记得这个地方……这里是娥皇祈愿的地方……”

    果然,不远处,就有一个披着白布、十几岁的男孩跪在地上哭泣。

    苗枫扶着萧楠靠近那男孩,但男孩好似完全看不到他们,也听不到他们,只是对着一具尸体痛哭。

    “娥皇……姐姐……你为什么……要离开我……”男孩捂面哭泣,在他的面前,是蒙着白布,躺在石台上的尸体。

    “那是舜的尸体……”萧楠道,“娥皇已经跳入了洪流,化身为大地支柱。”

    “都是因为你!!都是你因为你!!”男孩忽然扯开尸体上的白布,露出了舜残破不堪的尸身。

    “姐姐是我的……姐姐是我的!!都是你害了她!”男孩拼命抓着尸体,这让尸体更加破烂。

    “祖神啊!!!祖神啊!!!求你!!让我永远能够守护娥皇姐姐吧!!我要我的子孙后代!!永生永世!永生永世守护着她!!请赐我力量!!请赐我力量啊啊啊阿啊啊啊!”

    男孩说罢愤然用手指挖出了自己的眼珠,他惨叫着,把血淋淋的眼球拿在手里,高举着向天。

    “那是巫烨的祖先么!”苗枫试图抓住那男孩,却只扑到了幻影。

    岩石开始缓缓凹陷,最终竟然犹如柔软的花瓣那样蜷缩起来,将他们包裹。

    黑暗降临后,又很快有亮光透出来。

    两人望向光源,这时才发觉,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洞窟。

    洞窟内布满了夜光的晶石,同时也挂满了娥皇的画像,矗立着娥皇的玉石雕塑。

    一名少年带着匕首在洞窟中缓缓前行。

    苗枫抱着萧楠追上了他,却依旧无法触碰到他的实体。

    这名少年佩戴着原乡的首饰,首饰表明着他的身份就是巫烨!

    是少年时代的巫烨!

    他们只能追随着巫烨的脚步来到了洞窟的深处,那是一个完全由夜光的岩层构筑起来的狭窄的天然密室。

    在密室中,竟然有一个女子的头颅,她的脖颈和岩石完全融为一体!

    而这闭着双目的女子头颅,就是娥皇!

    “这就是……秘宝?!”苗枫颤声道。

    秘宝就是娥皇的头颅!

    娥皇的身躯化作了大地!但是她的头颅却还保留着,如同姚小姐一样,永久的沉浸在梦境中。

    只见少年巫烨跪在娥皇的头颅边道:“娥皇,我很快就能解放你了,你可以从这永生永世的囚禁折磨中解脱了。我会再次召来伏羲,哪怕毁灭人世,只为了带给你自由。

    为了你,我会连伏羲一并消灭。

    无论要付出多少代价!”

    说罢,他举起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凿着娥皇的头颅。

    在一下下不断的挖凿声中,他终于发出了狂笑:“你的脑子好美……就像我猜测的那样……好美的脑子……就让我用最恐怖的梦魇,把你从沉睡中唤醒吧……”

    惨叫声从洞口处不绝于耳。

    苗枫和萧楠看见昔日的萧家大老爷和姚大帅,他们丧心病狂的拖着被凌迟的妻子的身躯来到了这里。

    只是一转瞬的时间,那少年巫烨就已经长成了了青年,而娥皇头颅所在的地方,只剩下被剥去了头骨的脑子和紧连着脑子的石柱。

    娥皇的大脑已经变成了透明的晶体,却还有眼球连在大脑上,那眼球正不断涌出血泪。

    “我把秘宝交给你们,你们可以带回去,达成你们的心愿。”巫烨对匍匐在地的两人道,“至于怎么使用秘宝,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我希望你们,越纵容自己的欲望越好。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逆天改命的机会。”

    说罢,他切下了娥皇的双眼,将脑子与相连的石笋切断,交给了那两人。

    那两个人,在嘉湖郡,分割的——

    正是娥皇的大脑!!

    被伏羲拉入梦境,做着永世之梦直到世界尽头的娥皇被强行唤醒!

    她所带有的巨大量的伏羲因子造就了一切奇迹!

    巫烨把娥皇的眼球移植给了自己,

    现在,他凝视的地方,都会被巨大的能量挖去!

    什么伏羲计划,

    什么人类的自由,

    什么反抗伏羲。

    说到底,

    最后还是那个小男孩的一点私情。

    由于他的祈愿。

    他的后代,

    都无可救药的爱着娥皇。

    直到巫烨,

    他发了疯。

    他想让她自由。

    仅此而已。

    他做的一切。

    把伏羲唤回人世。

    哪怕造就了无数次毁灭人世的契机。

    只是为了这个。

    ——————

    “你要怎么做呢?伏羲?”巫烨托着腮看着坐在他对桌的萧楠道,

    “如果你解放了娥皇,大地就会彻底崩塌。但是——如果你不解放娥皇,那么,人世的毁灭因子还会无穷无尽的持续下去。

    我留的后手,比你想的要多的多。

    多亏了你,我才有这等能力。

    你赐予娥皇的这份痛苦,返还给你自己。”

    “你是很不得了的人,竟然和我谈判。还做到了这一步。”萧楠道。

    “伏羲计划只是个幌子,只是给你看的而已。因为那群蠢货根本无法观测到你的全能,你多少次跳跃了时空?他们完全都不知晓。

    我想给你看的,正是你所经历的。”巫烨盯着他道,“因为你给了娥皇力量,所以我才能看到,只有我在看着你啊,伏羲,从头到尾,观察你的只有我。”

    “你想要的,只有娥皇得到解脱么?不想在她得到自由后,和她在一起么?你受到了祖先的诅咒,那么深切的爱着她,甚至不惜把我从虚空中召回,难道不渴望着这份爱得到回报么?”萧楠道。

    “不需要。我只要她能够自由。”巫烨微微笑了一下,“体会了人情的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情。”

    “杀了那么多人也不觉得羞耻和悔恨么?”萧楠问。

    “完全不。”巫烨依旧在笑。

    “被我打入无穷的循环链锁也不后悔么?”

    “不。”

    “娥皇永远也无法知晓你的恩情,也不会后悔么?”

    “不。”

    “啊,你们人类,还真是难缠。”萧楠用汤匙碰撞着自己面前的茶杯道,“竟然还存在着你这样厚脸皮的恶人,就连我都不晓得要如何欣赏你绝望的可笑表情了。”

    “如果不用最惨烈和残忍的手法,世间便不会有毁灭的连锁,最后导致世界终结,唯有终焉,才能将你唤回。”巫烨道,“如果不给你充分的时间和事件去体验,去感受,你就无法真正好好理解人类那微不足道的感情。

    直到你坐在我面前,之前的每一刻,每一秒,都是有意义的。

    是的,我从头到尾都利用了你。

    伏羲,你和我预想的一样,纯粹无比。

    在那无尽的‘海’中,你还只是个纯粹的婴儿。

    希望我带给你的体验,能为你的成长带来一点经验。

    等待你成长为真正的‘神祗’,也许你对人类的懆作,不会如此充满幼稚的童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萧楠发出了大笑声,

    “这还是我感受到的,人类第一次给予我的,实实在在的藐视。”

    “起码你知道了,人类不是你藐视的蝼蚁。就如同苗枫。”巫烨道,“我想要做的事,和你对的话,已经完全都结束了。”

    “你会不停的回溯过去,”萧楠道,“你的精神会分裂成无数份,你所创造的每一出悲剧,每一个被害者的痛苦,你都会附着其身,感受着,我所惩罚的每一个人,既是惩罚你。

    你所创造的悲剧,悲惨,绝望,全部都是在为你自己准备。

    我所经历的每一秒都是有意义的,都是对你的惩戒。

    你是被我惩戒的罪者,亦是被你所害者,

    直到娥皇原谅你。

    但是,娥皇永世都不可能知晓你的存在。

    你的爱,

    将毫无意义。”

    “不,”巫烨抬起头,“是有意义的。”

    他依旧勾起了嘴角。

    大概是世上最死不悔改的人了。

    “她会幸福。”

    他挖出了自己的眼睛,举在手里。

    在久远之前的洪荒之中

    “娥皇……姐姐……让她回来吧……”举着眼球的小男孩,在黑,岩上呼唤着,

    “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我的呼唤啊!!!

    听啊!!

    你快听到啊!!

    听到我!

    听到我!

    听到我!

    听到我啊!!

    萧楠!!”

    ——————

    无果之因。

    无始之终。

    我有太多的称呼。

    现在。

    人类称呼我为——

    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