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穿成三个大佬的初恋

第 1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法国。波尔多南部。

    某个私人酒庄。

    带着法国乡村风情的酒庄内灯火通明。这片昔日公爵的领土上,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庆功宴,为了庆祝郑嘉芙在巴黎举办的第一次个人画展圆满落幕。

    肖邦的钢琴曲在弹奏者手中轻快的流出,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葡萄酒的清香,地上满是装满了葡萄酒液的橡木酒桶,一打开边上的阀门,就有紫红色的酒液从里面汩汩流出。

    摆放了格子花纹桌布的长方形餐桌上,摆满了娇艳欲滴的香槟玫瑰,还有来自法国其他地区的各色美食。

    但真正享受美食的屈指可数。来宾手握着透明的高脚酒杯,或是在凹造型摆拍,将照片上传ins,享受来自网友的艳羡,将来以此作为谈资,或是忙着社交,拓宽自己的交际圈。

    这样带着几分小资情调和奢靡之风的场合,若是落了单,难免会显得像是个不受欢迎的局外人。好在,郑嘉芙从来不会遇到这样的困扰。

    这是她的庆功宴,亦是她的私人酒庄。

    酒庄是四年前,她二十岁生日时父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轻抿一口葡萄酒,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习以为常地听着来自周围人或真心,或虚情假意的恭维与奉承。

    如果是熟悉她的人,就会发现,她此刻的神情看上去虽然与往常一般无二,但明显带着几分心不在焉。

    来宾铆足了劲的想要在郑嘉芙面前刷存在感,但她实在没什么应酬的心情,她作为今晚庆功宴的主人,不得不在场上又多逗留了一分钟。一分钟后,她礼貌地朝她们举了下酒杯,纤细手腕上那条出自世界知名珠宝设计师之手的钻石手链,在头顶明亮的光线下折射出七彩炫光,“你们随意,我先失陪一下。”

    众人自然是纷纷说好。

    郑嘉芙踩着高跟离开之后,有个家里是做煤矿生意的富家小姐小声和边上的友人抱怨,“这么傲,不就是运气好一点,被郑家收养了么……”

    友人忙四处小心地查看了一番,看没人注意到她们这边,她才把手指放在嘴唇边上,“那也是她命好,你快少说几句吧。”

    富家小姐也知道现在场合不对,刚才出于嫉妒才口出狂言,此刻反应过来后也有些后悔。她忌惮郑嘉芙身后的背景,不敢再言。

    -

    此刻,被人背地里暗暗羡慕,说命好的郑嘉芙正站在自己名下的葡萄园中。波尔多是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全年温暖湿润,在常年适宜阳光的照射下,满园的葡萄长势喜人。

    晚风吹拂,耳边有簌簌的树叶吹动的声音。似水的月色下,郑嘉芙静站了两分钟,才拿出手机拨打了生活助理的电话,让其帮她订一张明天回国的机票。

    助理声音难掩惊愕,“大小姐,不是说还要在法国度假一周再回国吗?”

    这一次画展,是郑嘉芙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在国外举办的个人画展,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她确实还会在为期一周的画展结束后,再在法国逗留一周的时间,用来度假休闲。

    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就在昨晚,她做了一个梦,梦境结束之后,她成功想起了自己短暂上辈子的记忆。直到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穿书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只是书中的世界。

    这辈子,她本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福利院长到十四岁的时候被郑家收养。

    郑氏夫妇膝下有一爱女,可惜他们的独女在十六岁的时候出了一场惨烈的车祸,剧烈撞击后成了植物人。医生断言,她清醒过来的概率不到万分之一,医生其实还是说的委婉了,在他看来,这个病人完全没有苏醒过来的可能,只能靠钱续命。

    郑太太几次哭到晕厥,差点哭瞎了眼,郑先生虽然事业有成,但纵然他家缠万贯,他对女儿的境况也深感无能为力。

    郑太太身体不好,生完独女之后,难以再有孕。两夫妻痛苦,煎熬,挣扎,最后决定在福利院收养一个女孩子当成女儿养大。

    这个女孩子,就是和郑家大小姐郑佳宝长相有七八分相似的郑嘉芙。

    被收养的这十年里,郑嘉芙享受到了作为郑家独女独一无二的优厚待遇,郑氏夫妇真心待她,她也以真心回馈。即便她心里清楚地知道,她只是他们移情的对象,郑家真正的大小姐的替身,但她依旧放弃了自己的个性,努力学着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礼仪,努力做一个像郑佳宝的名媛,不敢辜负他们的收养之恩。

    所有人都不相信郑佳宝会苏醒,包括曾经的郑嘉芙在内。

    十年过去,提起郑家大小姐,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郑嘉芙。

    即便他们都清楚的知道,郑嘉芙只是郑佳宝的影子,永远都只会存在于她的光环之下。她不光长得跟郑佳宝有七八分相似,就连言行举止,也在郑氏夫妇有意无意地指引下,带着几分郑佳宝的影子。

    谁让郑佳宝这辈子都不可能醒过来。

    但是,如果郑佳宝是女主呢?

    如果是女主,那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现在这个点,郑佳宝应该已经醒过来半天了。

    但半天过去,郑氏夫妇到现在都还没有通知她这个消息,也许是郑佳宝刚醒过来,他们太忙了,想不起来,也许是,他们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通知她这件事。

    她们两人从名字上就已经分出高下。

    一个是佳宝。而一个,只是普通的嘉芙。

    如今,真正的大小姐已经回归,她这个替身,又该何去何从呢?

    郑嘉芙站在一串串透着清香的葡萄前,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还略显青涩的葡萄,轻声呢喃,“我要走了。明年……”她得到这个酒庄之后,每年都会来这里度假,她本来想说明年见,但明年,这个酒庄就不知道还是不是她的了。

    郑嘉芙垂下眼,和满园葡萄依依惜别,“那……再见了。”

    -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6:00pm。

    郑嘉芙带着墨镜和生活助理一下飞机,郑父为她配备的专职司机早就已经等在门外。

    助理殷勤地将她的行李箱搬上后备箱。

    郑嘉芙上车之后,陪伴她多年的司机回首问她,“大小姐,回老宅吗?”

    司机喊“大小姐”的时候,神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小助理没有察觉到,但被郑嘉芙成功捕捉到了。

    郑嘉芙摘下墨镜,语气没有波动,“是。”不管怎样,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她曾想过,如果她没有恢复记忆,她会不会顺着书中女配原有的轨迹走下去,处处和郑佳宝作对,让她多次置于险境,让郑氏夫妇失望心寒,最后由郑佳宝的竹马傅妄狠厉出手,失去曾经拥有的一切。

    她觉得,不会。如今恢复了上辈子记忆的她,更加不会。

    但是傅妄……这个即将成为她未婚夫的男人,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不管她怎么努力,他也总是处处冷落于她了。

    原来,他是男主。

    他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郑佳宝。

    一些以前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事情,在此刻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郑嘉芙慢慢闭上眼。

    一小时后,黑色宾利在郑家老宅前停下。

    助理在一旁轻声提醒,“大小姐,到家了。”

    郑嘉芙其实没有睡着,她应了一声,睁开眼,由司机帮忙打开后车门,跨腿走了出去。

    抬眼,入目的就是她住了十年,已经有了岁月痕迹的别墅,别墅的某个角落里,还有她小时候淘气故意用黑色水笔留下的痕迹。她不过离家一周多的时间,但再回来,一切都已天翻地覆。郑佳宝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她的处境就变得极为尴尬和艰难了。

    幸运的是,她恢复了记忆。

    郑嘉芙回家的时候,郑氏夫妇都还没有回来,以前她每次回家都热闹非凡的别墅显得有几分冷清。

    她知道这个点郑氏夫妇还在医院里陪伴郑佳宝。郑佳宝刚刚清醒过来,身体还要做全面的检查,她沉睡了十年,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在医院再住院观察几天。

    保姆双手交错在身前,眼底藏着几分同情,“大小姐,先生夫人可能还要很久才回来,你晚饭需要吃什么?”

    郑嘉芙没有问郑父郑母去了哪里,谁都没有不长眼地到她面前提郑佳宝的事情,她也配合着,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一碗海鲜粥。”

    “好的,大小姐。”

    喝过粥,洗过澡之后,郑氏夫妇也还没有回家。

    郑嘉芙回国之前就跟郑母报备过,换做从前,郑母肯定早就打电话来问她为什么提前回国了。但此刻,她和郑母的微信联络界面干干净净的。除了她发出去的那条报备信息,再无其他。

    她垂下眼,又给郑母发了一条安全到家的信息,之后才收好手机,开始整理行李。一打开行李箱,她就看到了放在最上面的,她特意给郑父还有郑母准备的礼物。

    郑母喜欢香水,她就给郑母带了几瓶法国殿堂级的老牌香水。郑父常年出差,她就让法国手艺人亲手为郑父做了一只公文包。东西不贵,胜在心意。

    礼物安安静静放在行李箱里,落上了几分莫名的孤寂。

    十年来她和养父母之间的感情是真的,每一天的相处是真的,此刻,她失落的心情也是真的。

    郑嘉芙用力闭了闭眼。她合上行李箱,准备等明天把礼物送出去再整理东西。

    他们既然想瞒着她郑佳宝醒过来的事情,那她就配合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

    第二天,郑嘉芙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迷茫了两秒,才迷迷糊糊地伸手抓过一旁的手机。

    她一按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道担心焦急的声音,“嘉芙,你看热搜了吗?”

    郑嘉芙话里带着茫然,“什么?”

    颜梨深吸一口气,带着明显的哭腔说,“嘉芙,答应我,看了热搜一定要冷静好吗?”

    郑嘉芙心里隐隐已经有了预感,她沉默两秒,说,“好。”

    挂掉电话之后,她屏息打开了热搜。

    入目的第一条热搜就和她有关,边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爆字。

    #壹臣集团总裁傅妄宣布取消和郑嘉芙的婚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