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在影帝大佬掌心翻个身

00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叶问问是在一阵花香中醒来的,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身下软软的,像坐在棉花上面。

    头顶是碧蓝无云的天空,蓝的没有丝毫杂质,漂亮的像一汪蓝色的镜子。

    低头一看,叶问问愣了,这不是花蕊吗?

    翻身站起来,这才明白为什么呼吸之间全是清雅的花香——她居然睡在一朵花上。

    等等——

    叶问问僵硬的转头,看到自己背后有一对薄如蝉翼的翅膀,本能一扇,眼睁睁看着自己飞了起来。

    叶问问:!!!

    翅膀只扇了几秒便无力垂下,叶问问摔在花蕊上,顾不得被摔,她震惊的看着对面。

    对面是一面穿衣镜,镜子里清楚的倒映着一个画架,画架上放着一幅还没完工的画。

    画很唯美,碧蓝天空,绿色草地,粉色花朵……而在花朵上,有一只小小的花精灵。

    叶问问挥了挥手,镜子里画像中,垂着翅膀的花精灵也跟着挥了挥手。

    所以,她现在是在一幅画里???

    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时,眼前没变,她仍然是那只花精灵。

    对着镜子比划,按照比例,叶问问得出一个惊悚的结论:她大概只有十厘米高。

    咬了口指尖,传来的痛感让她确定这不是梦。

    她穿越了,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

    叶问问是个被遗弃的孤儿,在福利院长大,后来被迫给院长的女儿捐了个肾,导致身体出现问题,几乎一直在病床上度过。

    昨天是她十八岁生日,她偷偷许愿希望自己能好起来,没想到在睡梦中就死了。

    叶问问叹了口气,看着自己一丢丢大的身体,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十厘米……这也太小了。

    好在她是个乐观派,郁闷几秒后又高兴起来,虽然成了画中的小精灵,但她能思考能动,是“活”的。

    小是小了点,身体里充满力量,那是叶问问以前从来没有感觉过的健康和轻松。

    她在花蕊上来回跑了几圈,兴奋的小脸通红,有花粉落在翅膀上,翅膀顿时发出淡淡的光芒。

    叶问问明白过来,只要有花粉洒在翅膀上,就可以让翅膀变得有力,带着她飞起来。

    一时兴奋的叶问问飞出花蕊,忍不住畅快的笑出声,就在这时,翅膀上的光芒暗了下去。

    不好。

    电光石火间,叶问问脑海里蹦出一个念头:花粉不够。

    她急着想飞回花蕊,可惜还没飞到,翅膀罢工,整个人往地上栽。

    下一秒,一根宽大的草叶抬起,接住叶问问下坠的小身体,草叶一弹,她飞了出去,另一根草叶接着抬起接住她。

    接二连三的草叶飞出,跟弹棉花似的,几秒后,草叶把叶问问送到她居住的那朵花上。

    叶问问白着脸躺在花蕊上,心脏砰砰狂跳,一时缓不过神——太太太刺激了。

    那根草叶似乎知道她被吓到,伸出草尖尖在她身上安慰的轻拍,她抬头时,它咻的缩回地面。

    平复心跳后,叶问问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她饿了。

    这个除了花就是草的画中世界,她能吃什么?

    翻身爬起来,左看右看,最后将目光转向散发着清香的花瓣。

    花精灵……是吃花的吧?

    她踮起脚尖,奋力扯下花瓣,试探的咬了口。

    真甜。

    叶问问眼睛一亮,因生病的缘故,她失去了味觉,现在能吃出味道,惊喜的连咬好几口。

    正咔咔咬着,开门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画架斜对门口,也就是说,从叶问问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大门。

    她刚才在房间里看到了床,以此推测,这幅画所处的是一间卧室,现在门开,难道主人回来了?

    而且她注意到这幅画没有完工,很可能是这个主人画的。

    想起醒来时自己是坐在花蕊上的,叶问问忙咬几口花瓣,边嚼边乖乖坐好。

    从她的视线看去,看到门被推开,一个巨人走了进来。

    她看不到巨人的脸,只能看到两条腿,看衣着,应该是个男人。

    男人进来之后,有个女人跟着进来。

    叶问问心中一跳,她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说不定他们是夫妻,两人要睡觉,万一——

    念头刚一闪过,她听到女人有些尖利的声音:“禾苋,你知不知道为了今天这个饭局,我花了多少精力,你就算不喜欢,也别表现出来。虽然你又拿了一个影帝,可你太年轻,地位没有完全稳固,这么不给投资人面子,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去。”季禾苋的声音低沉,蕴含不悦,“这是最后一次,我要睡了。”

    他下了逐客令。

    经纪人高雨触及季禾苋的视线,知道他真的生气了,咬了咬牙,只好闭嘴离开。

    季禾苋给自己倒了杯水,走到窗边,掀开窗帘一角,看到高雨的车离开,眉羽间缓缓笼罩一层冷意。

    手机响起,是助理乔又双打过来的,他按开免提键,拿起桌上的画笔,来到画架前,将画架升高。

    “季哥,高雨果然和杨亦纶在一起了,她借由你约这几位投资人设饭局,实际是给杨亦纶拉关系,想在你的下部戏中,给杨亦纶拉一个男二的角色。”

    季禾苋淡淡的嗯了一声,发现有朵花瓣的部分颜色淡了,他用画笔把淡了颜色的部分重新补好。

    叶问问看着近在咫尺的大脸,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也没心思去看这人长的好不好看,生怕被他发现哪不对劲。

    然后她发现,她刚才吃掉的花瓣重新长了回来。

    叶问问忍不住盯着男人手中的画笔。

    “季哥,高雨这次太过分了,也不看看杨亦纶是什么货色。”乔又双很是气愤的说,“这些年你够迁就她了,要不是因为她,你也不会有拍烂片的黑历史。”

    画上花精灵的头发有些短,季禾苋沉思片刻,换了只画笔,把花精灵的头发添长了些。

    叶问问眼睁睁看着自己齐肩的头发,瞬间长到腰际,成了卷发。

    叶问问:“……”

    季禾苋笔尖一顿,眉心渐渐拧起——

    “季哥,你有没有听我说呀。”季禾苋拿起手机,声音冷凝,“我知道了。”

    他挂断手机。

    凝视着花精灵,季禾苋凑近。

    叶问问摒着呼吸,和男人大眼瞪小眼。

    “添点小雀斑似乎要好看点。”季禾苋低喃一句。

    叶问问:“……???”

    她惊恐的看着往脸上点来的画笔,好在笔尖即将要触上时,男人把画笔移向旁边,蹙着眉说了句:“算了。”

    这幅花精灵嬉戏图季禾苋只画了一半,旁边还有大片空白,他随意的在旁边勾勾画画,浑然不知有双小眼睛盯着他。

    叶问问悄悄挪了下蹲麻的小腿,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出声对这位主人说话,请他用他的画笔,把她按比例画大,这样她就有一个正常人的身高了。

    好在理智让她闭上嘴。

    万一他知道她的存在,不把她画大,反而拿她出去玩怎么办?

    她这小胳膊小腿儿可经不起折腾,随便两根指头就能捏死她。

    在没确定这位主人的人品性格之前,为了小命着想,她不能冒险。

    叶问问揉着腿,在季禾苋告一段落的时候,赶紧正襟危坐。

    画了个葡萄藤秋千架,季禾苋抬手看时间,晚上十点,不早了。放下画笔,归整好。

    手中沾了些许颜料,他转身去浴室洗漱。

    叶问问听到关门声,迫不及待的转头,看到对面出现一个葡萄架,上面结满圆滚滚的葡萄,而在葡萄架下还多了个葡萄藤做的秋千,随着风轻轻摇荡。

    闻到葡萄香甜味的叶问问咽了咽口水。

    这次她学聪明了,往翅膀上多洒了些花粉,这才小心翼翼的飞向葡萄架。

    一颗葡萄几乎有三分之二个她大,一颗估计可以吃两三天,这么多,她得吃多久。

    叶问问兴奋的趴在一颗葡萄上,费了点工夫才撕开面上的紫皮,环顾四周,想找个适合她的“餐具”,片刻后,无奈的举起手——还是用手挖吧。

    她在这里吃葡萄吃的欢,浴室的季禾苋洗完手中的颜料,顺便冲了个澡,没拿睡衣,他取下浴巾随意往腰上一围,拉开门走出浴室。

    吃的忘我的叶问问浑然没察觉主人已经出现,直到一根草叶冒出来,用尖尖拍了下她,她才听到脚步声。

    叶问问慌的不行,扔下啃了一个小缺缺的葡萄,飞回花蕊,摆出原来的位置。

    刚坐好,眼前就出现一个圆圆的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东西。

    定睛一看,叶问问脸唰的爆红:这是男人的肚脐眼!!!

    他他他在家都不穿衣服的吗!

    好在男人转向了镜子,背对她,她看到他围着的浴巾:万一他把浴巾揭下来呢。

    叶问问伸手捂住眼睛,片刻后,又悄悄把指缝张开了些。

    站在镜子前的季禾苋看着镜中的自己,为了拍戏,他增肥了十斤。

    薄唇紧抿,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

    忽然,他的目光一凝,落向镜中身后的画。

    叶问问心都快跳了出来:还好她警觉,把手放了回去。

    季禾苋转身,垂眸看画,半晌,他升高画架。

    如此一来,叶问问的视角范围有了变化——眼前的肚脐眼变成了胸前两点。

    叶问问:“……”

    季禾苋终于发现怪异之处,他伸出指尖轻点画上的花精灵,好巧不巧,正好戳在花精灵的胸前。

    “脸怎么是红的。”他淡淡蹙眉,似是在问自己。

    话落,他发现花精灵的脸更红了。

    季禾苋抬眸看头顶的灯光,手指没有收回。

    叶问问瞪着胸前的手指,咬牙:混蛋!流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