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王府娇娘

001 大梦初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一章

    虽已入冬,外面更是雪花纷飞,可是屋中却格外的暖和。

    床榻上躺着一个五六岁的姑娘,脸色有些苍白,像是做了噩梦一般,小手紧紧抓着锦被,挣扎了一番才睁开了眼睛。

    穿着桃红色小袄的丫环在一旁,拿着帕子给床上的人擦汗,见到人醒来满脸喜色:“姑娘,你醒了?”

    躺在床上的小姑娘却没有回答,明显没有缓过神。

    丫环不敢耽搁,其中一个出去叫人,剩下的在屋中伺候。

    林娇看着群猫戏蝶的床幔,这床幔……

    她猛地坐起身,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又差点倒下。

    丫环赶紧上前扶着林娇,年纪大一些的拿了衣服披在林娇的身上:“姑娘小心些。”

    林娇靠着丫环的力量坐稳,过了一会才缓过来,却只是呆呆地看着床幔。

    这床幔明明是她小时在外祖母家中用的,因为她格外喜欢,所以外祖母特意让人绣了好几套,可以让她替换着用。

    后来她回到了家中……

    有脚步从外面匆匆进来,屋中的丫环见到来人行礼道:“大长公主。”

    林娇听见大长公主这四个字,有些僵硬地转头看着来人。

    大长公主神色紧张,走到床边看到小姑娘的模样,赶紧吩咐道:“请太医再来一趟。”

    听见大长公主的声音,林娇眼泪瞬间涌出,边哭边姿势别扭地扑过去紧紧搂着她的腰,像是怕人离开一样,哭喊道:“外祖母、外祖母……”

    大长公主听到外孙女的哭声也红了眼睛,轻轻抚着小姑娘的后背:“娇娇别怕,不想回去就不回去,外祖母又不赶你走。”

    哭泣中的林娇却不管不顾,边哭边不停的喊着外祖母。

    屋中的丫环都低着头,不敢上前打扰。

    林娇哭了一会就没有力气了,依旧不愿意松开手,就怕松开了人就消失了,哪怕是在梦中,她也希望能多和外祖母待一会,靠在外祖母的怀里喃喃道:“外祖母,我好想你。”

    大长公主被外孙女哭的心都碎了,坐在床上轻轻搂着外孙女,哄道:“不愿意回去就留下,难不成外祖母还能赶你走吗?”

    林娇已经渐渐冷静下来,她趴在外祖母的怀里看着屋中的情况,这明明是她幼年时候的房间。

    大长公主抚着外孙女的后背,温声劝道:“先让太医给你瞧瞧。”

    林娇紧紧抓着外祖母的手,倒是没有拒绝。

    大长公主看了眼身后的于姑姑,于姑姑就退了出去。

    林娇这时才注意到于姑姑,心神一颤,她是记得于姑姑的,于姑姑一直跟在外祖母身边伺候的,在外祖母没有后,更是自尽殉葬了。

    如果这是一场梦,为什么她能感觉到心里一抽一抽的疼痛?

    如果不是梦的话,为什么已经死去的人都还在。

    林娇忽然想起来,她也死了。

    在知道那些真相,被人羞辱到极致后,一头撞死在了宫门口。

    林娇使劲拧了下自己的腿,刺痛让她清醒了许多,正因为清醒了,才越发的沉默起来。

    丫环已经端了温水来,大长公主亲手给林娇梳洗了一番,这才让太医进来。

    就连太医都是林娇熟悉的,在小时候只要她身体不适,外祖母让人请的都是这位张太医,只是后来张太医年纪大了就告老还乡了。

    张太医像是没有注意到林娇有些红肿的眼睛,把脉后开了药,又仔细交代了一些事情。

    大长公主才开口道:“麻烦张太医了。”

    张太医说道:“我去煎药。”

    于姑姑去送了张太医。

    大长公主看着发呆的外孙女,让丫环端了水来,喂到她嘴边:“先润润喉。”

    林娇偎在大长公主怀里,小口小口喝着水,一杯喝完撒娇道:“还要。”

    大长公主让人又倒了一杯,等外孙女喝完,才摸了摸她的头,看着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叹了口气说道:“不想回去就与我说,难不成还有人能逼着你回去吗?”

    林娇有些恍惚,已经想起来这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家派人接她回去,说是住几日若是不习惯了再回公主府就是了。

    林娇自有记忆开始就跟着外祖母住,除了逢年过节会由丫环婆子陪着去林府走一趟,平日里和那边根本没什么联系的。

    听身边的姑姑说,母亲生她的时候大出血没有了,她那时候身体太弱,外祖母怕林府的人照顾不够仔细,就把她接到了身边来仔细养着。

    为了这事情,外祖母和林家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她满周岁没多久,她的父亲就娶了继室,林家明显是在母亲还没过一年就开始相看准备了。

    外祖母自此再也不愿意见林家来人,也没有把她送回去的意思。

    那时候林娇年纪小,其实并不太明白外祖母的心情。

    林家让人接了她几次,外祖母又不想外人说她闲话,就让她回林家住了段日子。

    在被接回去的日子里,不管是生父还是继母都对她很好,生父还带她出门玩了几次,后来她被外祖母接回来,心中难免会惦记着生父。

    自那以后林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让人来接她,外祖母见她想去也就没有拦着,等她满十二岁的时候,也不知道林家和外祖母怎么商量的,她重新回到了林家。

    后来林家还想插手她的亲事,只是在那之前,外祖母已经入宫请来了圣旨,把她指婚给了四皇子,四皇子并不出众,却和太子一母同胞,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林娇出嫁的时候因为和林家关系好,生母的嫁妆她并没有全部拿走,只带走了一些留念的,其余依旧放在林府保存,而外祖母也给她了许多陪嫁,再加上林家准备的,可谓是十里红妆风光一时。

    如果没有意外,哪怕林娇和丈夫关系一般,她也会幸福一生的,可是偏偏在她成亲的第二年,外祖母突然病逝了,紧接着太子也出意外没有了。

    而林家呢?

    在那最困难的时候,林家不仅没有给林娇丝毫的支持,反而露出了真面目。

    以前的那些和善有爱都是假象,不过是因为她的外祖母是大长公主,她的丈夫是太子的亲弟弟。

    林娇吃了数次亏后,真正成长了起来,只可惜已经太晚了。

    于姑姑端了药来,大长公主知道外孙女最不喜欢吃苦的东西,轻声哄道:“我让于姑姑给你做了百果糕,喝了药就端给你吃好不好?”

    百果糕是林娇最喜欢的,不过自从外祖母没有后,她渐渐的就不再吃了,哪怕四皇子见她胃口不好,特意寻了原来外祖母府上的厨娘,味道依旧是不同的。

    林娇乖乖把药喝下去,于姑姑赶紧送上百果糕,大长公主拿了一块喂到了林娇嘴边,林娇张口咬下,是熟悉却几乎要忘记的味道:“外祖母,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大长公主等林娇吃了糕又喝了水,就让屋中伺候的都退下,于姑姑守在外间,这才问道:“娇娇怎么了?”

    林娇觉得外祖母死有蹊跷,毕竟在那之前外祖母一直身体很好,又一直有太医诊平安脉,不仅如此还有太子的死:“外祖母,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你……”

    本来林娇想告诉外祖母那些事情,可是话到嘴边忽然说不出来,就好像被限制了,不仅发不出任何声音,就是想要用口型或者写出来都做不到。

    林娇抓住外祖母的手浑身发抖,这可把大长公主吓坏了,赶紧搂住外孙女:“别怕别怕,梦里都是假的,外祖母在不怕,娇娇不怕。”

    大长公主以为外孙女是被噩梦吓到了,此时摸着她被汗浸湿的里衣越发的心疼起来。

    林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果是当初的林娇肯定做不到,可是经历了那么多痛苦和失去,林娇早就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我做梦,外祖母不要我了,让我回到林家被很多人欺负。”

    大长公主有些哭笑不得:“我怎么可能不要娇娇,哪怕去林府也没有任何人敢欺负你的,别怕外祖母在呢。”

    林娇嗯了一声,外祖母在自然没有人欺负她,可是后来……

    其实林娇知道,外祖母已经尽自己所能给她安排好了所有事情,后来那些变化怕是外祖母也预料不到的。

    也不知道是药的原因还是在外祖母身边,林娇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大长公主等外孙女睡着,给她掖了掖被子,看着自己被外孙女紧紧抓住的衣袖,有些无奈靠坐在床上,拉了下床边的绳子。

    很快于姑姑就进来了,见到大长公主的样子轻声走近跪下帮她把鞋子给脱了,又拿了靠枕来让大长公主靠着。

    大长公主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看着外孙女哪怕熟睡依旧皱着的眉头:“这孩子说梦见我不要她了,真傻。”

    “姑娘与大长公主最亲近,这次您又让她去林家小住,怕是以为您不要她了,这才吓坏了。”于姑姑说话不紧不慢,声音让人听着很舒服:“姑娘离不开您呢。”

    大长公主听了自然高兴,她早年丧夫不愿再嫁就守着女儿长大,后来女儿也没了,就留下娇娇一根独苗苗,她把娇娇看的比自己命都重要:“不愿意回去就不回去,把给林家的礼厚三分,就说是娇娇送的。”

    于姑姑应了下来,忍不住劝道:“大长公主,外面的姑娘需要个好名声,也是为了能选个好夫婿,姑娘有您帮着谋划,难道还担心这些吗?”

    大长公主其实觉得外孙女这场病和哭的那么伤心不单单因为这些,可是又想不到别的原因,难不成梦里被欺负狠了:“是我想差了,你去把那柄白玉如意取来放到娇娇屋中。”

    于姑姑说道:“是。”

    公主府库房有不少玉如意,而大长公主口中的那柄是需要于姑姑亲自去取的,因为那柄是先皇赐给大长公主的,最为珍贵。

    于姑姑很快把玉如意取来,摆放在林娇的屋中,就安静地站在一旁了。

    大长公主沉思了许久,缓缓叹了口气:“我就剩下娇娇了,总要让她一辈子都能平安喜乐的。”

    于姑姑没有回话,因为她知道大长公主已经下定了决心,如今不过是感叹罢了。

    大长公主看着玉如意:“希望皇兄保佑,我的娇娇以后只做美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