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我渣了黑化男主[穿书]

黑化第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章

    苏清子是被冻醒的,她睁开眼,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抬眼就看到陌生的酒店内空调温度过低,只有17°而已。

    她穿着一条吊带,窝在沙发里,看着完全不认识的酒店环境,脑子有点没反应过来,她分明在家看一本狗血剧本的原著小说啊,怎么会在这里!

    “咔哒。”

    有人开门进来,是个颜值不错的男人,他捏着手机,皱着眉头劈头盖脸一顿训斥:“苏清子,昨天你又放主办方的鸽子了,你真当合约上白纸黑字写的内容都是笑话?”

    苏清子很茫然,作为一个小透明武替,她兢兢业业吃这碗饭,一颗米粒都不敢掉,怎么敢放鸽子!

    而且她的经纪人……是个女的啊QAQ。

    苏清子猛然想起她昏迷之前,正在看一本狗血小说,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王哲?”

    王哲拧着眉头,问她:“苏清子,你又搞什么花样?”

    “!!!”

    苏清子穿书了,穿成了和她同名的恶毒女配!

    这是一本娱乐圈题材的狗血豪门文。

    男主自小体弱多病,内向寡言,家里长辈迷信八字一说,让他和恶毒女配商业联姻。

    女配也出身豪门,美艳无方,是娱乐圈第一女团的成员,唱跳不精,但凭借着“性感女神”的长相与魔鬼的身材,成为了团里的流量砥柱,而且还是出了名的鲜肉收割机,她不满这场婚姻,又舍不得金钱利益,在继母的推波助澜下,给男主带了12345顶绿帽,其中包括男主的富二代好友、男主大佬叔叔……每一顶都亮出新高度。

    苏清子作为男主亲妈粉,当时看完就忍不住暴风哭泣:“啊啊啊啊啊啊垃圾作者为什么这么虐男主小可怜!这种人渣女配,明明就应该让崽崽黑化重生回来弄死她啊啊啊啊!”

    然后她就穿书了。

    苏清子百感交集,亲妈粉竟然能够见到她的崽了——虽然是以她最讨厌的角色身份。

    原主的记忆,顿时塞入苏清子的大脑。

    卧槽!

    怎么她现在的处境和原书中的完全不同!

    她现在是一个差点逼死队友、没有本事只会靠男人上位截胡、永远在划水装委屈可怜、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简直大快人心!

    如果她没有穿成这位女配就更好了。

    哭!

    好想穿回去!

    但苏清子仅仅是想一想而已,整个脑子都快炸裂了,疼得她眼皮子都难以睁开,而在她停掉想法时,疼痛也就停止了。

    穿书者,必须老老实实走完原剧情。

    沙发前,王哲的视线落在苏清子痛苦的表情上,她面容精致,皮肤细腻得半点毛孔都看不见,白皙光滑如瓷如玉,一双眼睛乌黑水润,鹿子眼一样,素颜的时候,无辜又明媚,比她平常带攻击性的妆容令人舒服多了。

    房间里,遮光窗帘全部拉上,只开了一圈光线偏暖黄的带灯,灯光打在苏清子娇媚的五官上,简直像精修图里走出来的人,美得挑不出一丝瑕疵。

    苏清子的锁骨上精致细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王哲喉咙咽了几下,大步地走到沙发边,又换了温柔的嗓音哄着说:“这次我替你圆过去了,以后可不许再闹脾气了。”

    说完,他的手搭在了苏清子的肩膀上,目光继续流连于她白皙的颈脖。

    原主这周内连续上热搜,口碑骤降,仅仅是“逼死队友”这一条,已经足够让她跌入谷底再也爬不起来,但她的好皮囊还没失去价值,王哲这是趁火打劫。

    苏清子逐渐从疼痛中缓过劲儿来,她还记得原著里第一个剧情就是“苏清子和经纪人王哲在酒店独处,带着锁骨上的红痕,和未婚夫沈行温见第一次面”。

    当时看到这个剧情苏清子就眼睛红了,沈行温很单纯,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吻痕”,等他后知后觉之后,纠结又痛苦,想去问女配,却又怕误会了她,最后得知真相,竟然心绞痛了。

    崽心绞痛,苏清子也跟着心绞痛!

    绝不能让温崽再难过了!

    她冷冷地扫了一眼王哲,说:“手拿开。”

    王哲觉得苏清子是欲迎还拒,并没有拿开手,又凑在她耳边说:“今天不要答应跟他订婚,听见了吗?”

    今天是苏清子和沈行温订婚的日子。

    王哲手里就这么一位能捞钱的艺人,尽管苏清子现在口碑跌入谷底,但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他舍不得苏清子还没被他压榨完最后的经济价值,就嫁入豪门。

    苏清子捏了捏拳头,在王哲俯身亲上来的时候,轻车熟路地一拳头砸到他眼睛上,打得他眼冒金星,瞬间萎了,倒在了沙发上。

    身为武替,她可是真的会十八般武艺哦!

    王哲趴在沙发上揉完眼睛,从沙发跳起来吼了一句:“苏清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有毛病啊?!”

    他的左眼红了一整圈,跟熊猫的眼圈儿似的。

    苏清子从沙发上起来,整理了一下素青色的吊带长裙,穿上了长袖外套,遮住了锁骨,活络着筋骨,道:“被你说对了,我有暴力倾向病,并且已经无可救药!”

    任何想绿她崽的人,她都不会手软!

    王哲眼睛红通通的,还流着泪,疼得龇牙说:“你他妈的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苏清子反问他:“你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了?虽然我现在状况很糟糕,但是你别忘了,我们俩一起签约的公司,合同是绑定的,我要是现在提出解约,你就等着跟我一起赔钱吧!哦,不光你我,还有快被我逼死的那个,说不定我们三个还有机会一起吃免费牢饭!”

    王哲果然老老实实后退了一步,松了牙,换了柔和的脸色说:“不情愿就不情愿,发脾气做什么?”他又警告一句:“别玩儿自.爆的把戏,你妈刚死你爸就另娶新欢,还给你整了一对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出来,你要真在娱乐圈没饭吃,你以后在家日子也不好过吧?”

    苏清子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原主母亲死了?

    原书里继母这条支线没这么早出现。

    她收敛神色,镇定地说:“我再不好过,也比你好过!记住,你只是我的经纪人而已。”

    王哲撇了一下嘴,算是默认了,最后提醒说:“外面指不定有人跟拍,你收拾一下,免得我跟你清清白白的反而被误会了。”

    清清白白?

    也就是说今天是王哲第一次动贼胆,太太太好了,她要为温崽守身如玉!

    苏清子没再理王哲,照照镜子,发现脖子上果然有一道红痕,她从包里拿出一条丝巾,系上,打了个漂亮的结,正好遮住了吻痕。

    这个吻痕绝不能让沈行温看见。

    苏清子出了酒店,开车回了苏家。

    苏家一家四口人,围在客厅的沙发谈笑风生,气氛和谐,俨然原生的一家人,苏清子在这个家住了二十多年的人,反倒像个外人。

    苏清子背着包走进去,沙发上的人,全部都不笑了,也不说话了,她的出现,仿佛异类物种入侵。

    苏成远一看到苏清子就怒了,他脸上和睦笑容彻底消退,立刻端出父亲的架子,起身朝苏清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你敢三天不接电话?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要和沈家人吃订婚饭?你还知道回来?!你还有脸回来?!”

    苏清子:她这…………到底该不该回来?

    胡玲一副生怕苏成远动手的样子,慌忙虚拦在苏清子跟前,跟苏成远说:“老公你消消气,清子年轻没玩够,沈行温那孩子身体又不好,听说常年都要坐轮椅,清子肯定需要时间接受订婚这件事。她要是实在不愿意,你也别逼她,两家公司合同的事还可以再谈,沈老爷子没那么狠心真的把你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吧?大不了咱们回乡下去养鸡、养鸭、养老。你身体不好,别乱发脾气。”

    真是挑拨离间的好手,胡玲几乎句句都踩在苏成远和苏清子俩人的雷点上。

    苏成远听完了果然是又气又怕,当下压制不住脾气,已经抬手准备打人。

    苏清子根本不怕被打,她推开面前碍事的胡玲,望着跟苏成远,从容地问:“今晚订婚的饭店定在哪里?”

    苏成远抬起来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还没有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就问:“什、什么?”

    苏清子看着胡玲扬唇笑了一下,说:“我玩够了呀。总不能让我爸一把年纪了,还回乡下去养鸡、养鸭、养老吧?”她又收了笑容,看向苏成远,说:“所以我同意订婚了——饭店定在哪里?”

    “???”

    苏家人集体懵逼,苏清子前几天还放狠话准备和苏家断绝关系,怎么突然就答应了?

    苏清子当然要答应啊,她这个亲妈粉,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沈行温了!

    能跟温崽订婚,那简直更好不过了。

    胡玲压下惊诧的表情,干巴巴地笑了一下,抚着苏成远的胸口柔声说:“……我就说清子懂事的。”

    懂事才好,苏清子不懂事,谁嫁给沈行温那个病秧子来救苏家的生意?

    苏成远消了气,苏清子洗了把脸,画了个偏柔婉的妆容,和苏家人一起去了饭店。

    沈家的人,已经到饭店了,但是沈行温不在。

    苏清子跟着苏成远一起见过了沈家的长辈,便打招呼说要去洗手间。

    她刚起身,沈行温就从包厢外进来了,两人打了个照面。

    常年病弱的年轻男人,高而瘦,轮廓清晰,五官精致,整张脸如刀削斧凿,是老天爷的鬼斧神工,只是肤色略带病态白,透出来气质清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沈行温冷郁黑沉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苏清子,眸光之间透出来的冷冰,让人灵魂仿佛误入地狱,不住生寒。

    他回来了。

    苏清子眼眶顿时就红了,温崽真的好瘦啊!怎么会这么瘦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