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每次穿书都在修罗场死去活来

目标出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脖子上逐渐收紧的力度,越来越强横,窒息和疼痛,迫使石姣姣尽可能的踮起脚尖。

    拼尽全力,嗓子里也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嗬……嗬……”

    她细弱的手臂抓着掐着她脖子上的健壮手臂,徒劳的拍打,眼角的眼泪顺着瓷白细嫩的脸颊滑下来,冲刷在画着妆容精致的脸上,无声的落在洁白的婚纱上。

    “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我妈妈吗?她现在在哪?”男人的声音微哑,压的极低,明明愤怒至极,却几乎没有起伏,只是声音阴冷的如同兜头泼下来的冰水,冷到了骨子里。

    “嗬……”我倒是想说!可你他妈倒是松手啊!

    石姣姣憋红着脸,漂亮的眼球上因为长时间的窒息,渐渐漫上血丝,眼前一阵阵发黑,手指竭力的去掰男人的手指,却对于男人来说,堪比小猫抓挠,毫无力度。

    “我妈在哪里?”男人又重复了一次,声音比刚才还要阴冷,带着要把人生吞活嚼的咬牙切齿。

    男人模样眉目乍一看,和他的声音不太相符,即便是头发短到露青皮,也俊秀的让人挪不开眼,但是和他对视,就会发现他左眼的眼球上,只有很稀少的白眼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一块深紫色的斑纹,看上去尤为可怖,双都眼像是蒙着浓重的黑雾,没有一丁点的亮光,整个人都透着挥之不去的阴沉。

    石姣姣全身都没了力气,大脑缺氧四肢瘫软,心想着完蛋了,这次怕是又活不成了,这都特么第四次了!

    这狗逼问问问,然后卡着鸡脖子不让鸡叫!是个人?!

    就在她准备再次接受死亡的时候,突然,门“砰!”的一声,被暴力冲开了。

    一群人涌进来,为首的一个男人一身礼服,胸前戴着新郎胸花,厉声爆喝,“放开她!”

    十几个拿着电棍的保安很快把男人团团围住,男人转头看过去,石姣姣终于感觉到脖子上的力度放松。

    空气争先恐后的涌进口鼻,男人并没有马上松开她,石姣姣扒着他的手臂,整个人摇摇欲坠,剧烈的咳了起来。

    “我已经报警了!你是谁!快点放开她!”

    “咳咳咳……咳咳……”石姣姣被丢死狗一样丢在地上,毫无形象的按着地面咳的撕心裂肺。

    男人慢慢的抬起双手,做出投降状,一身灰扑扑的工装转向人群,上面赫然印着云山监狱四个字!

    身后陆续挤进来的人个个身着礼服光鲜亮丽,被这形容狰狞的男人这吓的不轻。

    “天呐!印着监狱,看到没!”

    “是越狱的吧,报警快报警……”

    “这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还专门找新娘……”

    窃窃私语的声音四面八方的响起来,保安很快出手制服了入侵者,为首冲进来的新郎急忙跑过来半蹲下,伸手去扶死鱼样瘫死在地上的石姣姣,担忧问,“姣姣,你没事吧!”

    你那只眼睛看我像没事儿的?!

    石姣姣伸手抹了一把被眼泪和假睫毛糊住的眼睛,推开新郎的手,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拖着碍事的婚纱,朝着刚才那个差点把她掐死的男人爬过去。

    石姣姣脖子还疼的要死,但是她爬到了被保安钳制住的男人身边,抽噎着抱住了男人的大腿,把脑袋和自身的重量,都靠在了刚才还对她行凶的男人身上,仰头看着保安,操着火辣辣的嗓子,嘶哑的说,“放开他……”

    屋子里霎时间一片死寂,所有人似乎都被石姣姣这个举动弄的云里雾里,连双手被钳制的男人,都有些惊讶的低头,阴沉的眉眼自上而下,打量着可怜兮兮抱着他大腿的石姣姣。

    短暂的寂静之后,屋子里一片哗然,刚才扶石姣姣被推开的新郎,更是难以置信的瞪着石姣姣喊道,“姣姣!”

    人群里也有两个小姑娘走过来,站在距离石姣姣不远的地方,却碍于石姣姣抱着的男人实在太恐怖不敢上前,只是低声劝慰她过去。

    石姣姣充耳不闻,仰着头和大腿的主人对视,尽量让自己显得弱小可怜,刚才咳的满面飞粉,妆有些花了,头发也散落了一些,被眼泪湿贴在鬓角,微微咬着嘴唇,楚楚可怜到极致。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条大腿就是命,稍微不慎,她就要再死一次,决不能放手!

    “带我走,”石姣姣哑声道,“我带你去找你妈妈。”

    保安不知道这是什么发展,犹豫间还真的放了手,男人稍稍活动了下双臂,低头看了身穿婚纱的石姣姣一眼,又看了看石姣姣身后满脸震惊的新郎,伸手掐着石姣姣的后脖子,把她从地上拖起来,带着朝外走。

    人群议论声很大,但是却自发的给两人让开了路,石姣姣像个被扼住命运后颈皮的狗崽子,被男人强大的臂力提溜着,走的跌跌撞撞。

    身后的新郎站起来,满脸的震惊屈辱,眼看着两人走出了屋子,手上的青筋根根绷起来,他扫了一眼满屋子震惊的宾客,知道今天他要是让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亡命徒带着他的新娘走了,明天他会成为整个云山市的笑柄。

    他大步走到保安的身边,抢下了电棍,开启开关,朝着门口追了过去——

    石姣姣一直警惕着,她早知道会发生这一出,就在新郎电棍甩过来的一刻,她转身推开身边的男人,张开双臂挡上去!

    电击是真的疼,但走到这个场景也是第四次了,电的习惯了,也就无所畏惧了。

    果然新郎一见石姣姣迎着电棍就上来了,连忙错开身,但还是擦着石姣姣的肩膀过去,把她电的哆嗦了几下,跌坐在地上。

    “姣姣!”新郎扔了电棍,来扶他的新娘,石姣姣被擦的轻,很快缓过来迅速抓起了电棍。

    “后退。”石姣姣抓着电棍,满脸冷酷的用指着新郎。

    新郎满脸错愕,额角青筋突突直跳。

    石姣姣用电棍撑着地站起来,张开细瘦的双臂,小鸡崽子护老鹰一样,护在她的男人身前,面对着保安新郎和一众宾客道,“别追,我要和他走,婚不结了。”

    说完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侧头充满讨好的看了一眼一直站在她身边无动于衷的男人,轻声软语道,“我们走吧。”

    男人对于她的维护毫无触动,转身下了石阶,石姣姣提着电棍,一米七一米六的跟上。

    为什么一米七一米六呢?因为她被当成狗崽子拎的时候甩丢了一只,她不敢节外生枝去找……

    身后没人再追来,石姣姣紧跑慢颠跟着前面人的脚步,头纱已经掉了,婚纱也在地上滚脏,妆也化了,像个十二点一到,被王子扔出舞会的灰姑娘。

    前面男人沉默的朝着僻静的小路走,越走越黑,路上有细小的石子,石姣姣咯的龇牙咧嘴不敢吭声,生怕一个不慎惹前面那个不顺心,就把她又搞死了,还得重来。

    死了三次,她终于想起来了一些剧情,这是她几年前写的一部小说,名字叫……叫……叫他妈什么她还没想起来!

    她是个网络小说作者,专注狗血虐文特别高产,一年好几百万字,谁会记得自己写的什么鬼东西。

    说起来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有一天,她肥宅快乐水撒键盘上了,不慎触电,就被绑定了劳什子的读者怨念系统,说是要她把笔下最惨的人物怨念消除,才能回去。

    可怜她是写虐文的,手底下凄惨到妈不认的人物不知凡几,尝试了连死都回不去之后,她也只能认命。

    这小说名字她虽然想不起来,但是好歹是自己写的,剧情想起来了一些,她的任务目标,就是前面那位,今天才出狱的,叫卓温书,是她穿越这个角色曾经的邻居。

    具体的爱恨情仇……写的时候光顾着爽,为虐而虐,全是他妈的惊天大bug,反正就是,她这个身体把前面那位害的瞎了一只眼睛,蹲了五年的监狱,出狱之后还□□把人活活打死了,说好了照顾人家痴呆症的妈妈,还把人家妈妈弄丢了……

    想起这些剧情,石姣姣就想哭,要用这具罪魁祸首的身体消除卓温书的怨气,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穿越过来之后剧情跟随她改变,系统空间技能栏位一片灰锁,也就是说,她一根金手指没有,连短暂的恶毒女配的光环都没了,说被整死就整死,唯一算是手指盖的地方,就是她死了能重来,不行再死,死了还来……

    石姣姣正欲哭无泪,突然间又被卡住了脖子,按在了旁边的墙上。

    “啊!”石姣姣短促的惊呼了一声,吓瞬间就哭了,上次就是在这里被掐死的!

    为啥老是掐脖子,就不能换个死法吗!

    “我妈妈在哪?”男人卡着她,这次总算没卡死,给石姣姣留了勉强能呼吸的空隙。

    “我,我不知道……”石姣姣艰难的说。

    必须要说不知道,因为剧情里这时候卓温书已经知道了他妈妈在哪里,石姣姣上次说知道,接着连个屁都没放出来,就被掐死了。因为卓温书的妈妈在那里过的不好,知道不理,更该死。

    “不、知、道、呵……”卓温书一字一句,都是从齿缝中碾出来的,淬着恨毒和血腥。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石姣姣连忙又补了一句,她抓着卓温书的手说,“温书,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听我解释。”

    卓温书沉默了片刻,真的放松了力度,石姣姣连忙上前一步,踮起脚大着胆子抱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开始了系统空间中对着镜子练习的终极表演。

    “温书,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我有罪!”她说着,毫不怜惜自己,抬手左右开弓“啪啪”抽了自己两巴掌,疼的眼泪哗哗掉,但是比死好多了。

    她哭嚎的撕心裂肺,悲痛欲绝道,“我把咱妈弄丢了……呜呜呜……”

    “我让人看着,可是她不见了……我一直在找,一直找,没停过,”石姣姣说着,整个人钻进卓温书的怀里,任他掐的肩胛骨都要碎了,也不撒手,“我好想你温书,我好害怕,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可以一起找妈妈了……”

    石姣姣什么办法都试过了,无论是跪地求饶,还是冷漠应对,或者直接跑路,都没用,每次必死无疑。

    这次她准备开把大的……把自己豁出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