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被我毒死的前夫重生了

第 1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静姝觉得自己的时辰已经到了,也许就在今晚。

    她这两日总是睡不安稳,闭上眼睛就会瞧见谢昭。

    有时候是他们初识时那人温文尔雅的模样、有时候又是两人成亲后相敬如宾的样子,但更多时候,是他临死前形容枯槁的看着她时的样子。

    那个场景静姝一直想忘掉,可十几年来,她却怎么也忘不了。

    谢昭靠在床头,早已经瘦得不成了人形,眉眼却依旧脉脉含情的看着她,声线平静的交代自己的身后事。他还抬起手来,使劲揉了一把她细嫩的脸颊,最后体力不支的靠在了她的肩头,吐出一口又一口的毒血。

    毒素已经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皇帝带着太医住在了谢家,可最后也没能把他留下。

    谢昭死前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静姝记得清楚,他说:我不恨你。

    他其实一早就知道了!

    这个自己最信任的枕边人,是害死他自己的元凶。

    眼眶不知不觉热了起来,静姝知道自己又哭了。

    光线从隔扇中透进来,静姝看见外面冷冽的白光,她从床上支起身子,也不管房里有没有人,只是悠悠的开口道:“外面下雪了吗?”

    次间的燕秋听见声响,挽着帘子进来,看见静姝脸颊上一抹异样的酡红,心里咯噔了一下。

    太医说四太太已经没几天了,若是瞧见回光返照,怕是就快了。

    “太太醒了?昨儿下了一夜的初雪,才天亮外头就明晃晃的,太太要不要再睡一会儿,时辰还早呢?”燕秋上前替她掖了掖被子,见她喘得厉害,心里就想着得喊个小丫鬟去静鹤堂知会老太太一声,四太太怕是不行了。

    “你去……把隔扇开大点儿……我……我想看看外头的雪景。”静姝咬着牙关说话,每一个字都喘得厉害。

    “太太,外头有风呢……开着隔扇会着凉……”

    燕秋的话还没说话,静姝却推了她一把,她只好转身去打开隔扇,刚露出一条缝,外面就有雪珠子飘进来,打在她脸上一片冰凉。

    开就开吧……也许这是四太太最后一次赏雪景了,燕秋这么想,心里越发觉得悲凉,转头却又笑了起来,走到静姝跟前道:“太太看一会儿就睡吧,我把火盆挪到太太床前来。”

    静姝没有回她的话,眼里只有朦朦胧胧的一片,那密密扎扎的鹅毛大雪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好像看见有人踏雪而来,手里还拿着一株盛开的红梅,站在窗口看着她。

    “你是来接我的吗?”静姝喃喃的开口,喉咙中似乎有东西卡住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窗外的谢昭对着自己微笑,还是那样温润如玉的眉眼,可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把手里的红梅递给她。

    静姝很想伸手去接,她把手从被窝里伸出去,朝着虚空轻轻一握,可什么也没有抓到,身子却陡然变的很轻,静姝惊讶的低头,看见自己跌在床下的脚踏上,燕秋尖叫了起来,摇晃着她清瘦的身子,一声声的喊道:“太太……太太……快来人呀,太太不好了!”

    后来静姝就看见自己死了,丫鬟手忙脚乱的去静鹤堂传话,谢老太太亲自过来了。

    静姝的尸首被放在拔步床上,做工精美的雕花围栏,上头雕的是百子图的花样。

    谢老太太遣走了众人,一个人坐在房里,当年风华绝代的妇人,如今已是鸡皮鹤发。

    她看着静姝的尸身,眼里冷的没有一丝情绪,过了片刻才开口道:“你死了。”声音却陡然一顿,眼泪霎时从眼眶汹涌而出,又咬牙切齿道:“你终于死了!”

    静姝心里难过极了,她知道老人家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却还是在谢昭临终前承诺,会善待自己。

    这十几年她衣食无忧,全赖谢老太太照拂,可自己何尝尽过一天做儿媳的孝心呢?

    老太太哭得浑身颤抖,站也站不住了,扶着手里的龙头拐倒在地上,指着她破口骂道:“你这个祸水,老四为了你名声都不要了,你却亲手害死了他,你这蛇蝎心肠的毒妇、你这永世不得超身的扫把星!”

    静姝听她这样骂自己,心里却一点不生气,只是觉得愧疚,因为她说的句句属实。

    她从小无忧无虑,受人宠爱,虽然成过两次亲,却还如懵懂无知的小姑娘,听了别人的谗言,说谢昭是篡权的奸臣、是害了她们宋家险些灭门的元凶,便想要用自己的办法替宋家报仇。

    他把她当成掌心里的至宝,她却给他喂□□毒药。

    静姝也跟着哭了起来,但她已经没有泪了,门外传来哐当哐当的声音,她转过头,看见牛头马面带着铁链枷锁进来。

    “我要去十八层地狱吗?”静姝问他们,她小时候特别害怕鬼怪妖魔,可现在看见他们站在自己面前,却一点儿不觉得害怕,仿佛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比她活着的时候反觉的松快了不少。

    “宋姑娘阳寿未尽,我等还不敢把你送到阴间去,可你现在躯壳已死,若是飘荡在人间,也是祸害,正巧,我这边还有一个没去处的孤魂野鬼,不如……我送你们一个巧宗儿?”

    “什么巧宗儿?”静姝正想要追上去问个清楚,却忽然有一阵阴风吹过,她只觉得身子忽然发轻,脑子瞬间变得昏昏沉沉,一下子被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扫雪的声音。

    笤帚刮在青石板砖上发出刺啦啦的声响,时不时还夹杂着小丫鬟们嬉闹的声音。

    忽然间那扫雪的声音停了,有婆子在门口喊道:“你们小声些,别把小姐吵醒了!”

    小丫鬟听了这话,四散着跑开了,扬州地界上这两年很少下雪,这又是第一场初雪,她们难免贪玩一些,刘妈妈也不过说了一句,见众人都安静了下来,这才让婆子继续扫起雪来。

    房里的宋静姝还没醒,老太太让她过来瞧瞧,宋家写了书信过来,让何家把四小姐送回京城。

    宋静姝是宋家二老爷宋廷轩的嫡长女,原配何氏去世之后,又娶了续弦尤氏。

    这一晃尤氏进门也已经好几个年头了,宋静姝却一直住在外祖家,没有回去瞧过,正巧今年他们家老太太要做五十的大寿,便写了信过来,让何家把静姝送回去。

    宋静姝今年也已经十一岁了,确实到了要回宋家的时候,虽然同平安侯府的婚事是何氏在的时候就定下的,但一直住在何家,老太太一味宠爱,针黹女红都扔下了不说,功课也是一塌糊涂。

    何家是商贾之家,孩子们做生意的头脑都很精明,唯独在做学问上,着实差了一些,如今学业上最长进的三爷何文旭,今年二十一岁了,也才中了一个秀才,乡试去了两回次,都是名落孙山。

    可士农工商,商贾之家就算再有钱,也是沾着铜臭味的,是上不了台面,会被人瞧不起的。

    宋家就有些瞧不起何家,可又舍不得何家的银子。

    刘妈妈进到房里,看见还在熟睡中的宋静姝,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尤氏是在八年前进门的,当时宋静姝不过才三四岁,因何老太太心疼外孙女,一直在何家养着,后来原本是要接回去的,但一来尤氏进门就害喜了,怕照顾不周;二来何老太太也舍不得,这么一来二去的,就一直耽误到了今天。

    可再怎么说,何家也只是宋静姝的外祖家,姑娘大了总要有回家嫁人的那一天,就是不知道那个尤氏是不是好相与的人,会不会善待四小姐。

    此时的静姝早已经醒了过来。

    她背对着床外,看见里头帐子上绣着的鱼戏莲叶的花纹,眼角的泪痕已经落了下来,看着自己白皙细嫩的手臂,手腕上还带着赤金绞丝手镯,让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一段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外祖母家的日子。

    身子忍不住轻轻的抽动了一下,坐在床沿上的刘妈妈看见动静,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姑娘醒了吗?外头下雪了,姑娘昨儿还说要起来跟小丫鬟们打雪仗呢,怎么今儿又睡懒觉了呢?”

    刘妈妈探过身子去瞧宋静姝,见她瓷白的脸上一片平静,可枕在脸颊下面的绛红色锦缎枕头上,却有一小块湿答答的地方。

    难不成她已经知道了?

    宋家的信前几天就送到了何家来,老太太一直没提这事情,就是担心四小姐知道后会难过,这世上能对原配留下来的孩子视如己出的继室本来就没几个,在何家养尊处优,肯定比回了宋家小心翼翼在继母下头夹着尾巴做人强些。

    可宋家已经开了这个口,何家也不好不答应,因此老太太今日特意让她过来问问姑娘,要是她自己也不想回去,那何家就再寻个由头,让她在这里再住上一阵子。

    “姑娘醒了吗?”宋妈妈软着声音问道:“姑娘可是知道了宋家来信的事情?老太太说了,只要姑娘不不答应,老太太绝不送姑娘回京,姑娘想在何家住多久就住多久。”

    静姝刚刚才从重生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听见刘妈妈的话,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刘妈妈,我回去,我要回京城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