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大佬们都为我神魂颠倒[快穿]

杀马特校霸(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阳光有些刺眼。

    这是五感刚恢复的宁潇的唯一感受,闭上眼,下意识地抬起手掌遮住额前的光亮,可下一秒阵阵窸窸窣窣的交谈声便争先恐后地往她的耳朵里钻来。

    “看,校内论坛上说的就是她吧,宁潇宁大校花……啧啧,长得确实好看,难怪了……”

    “哎哎,你们快看她脚上那双鞋,那牌子,我前几天在专卖店见到过哎,听说要一千多呢!”

    “我的天,一千多啊……可真奢侈!都赶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哎哎,我可是看过论坛上关于这位校花宁潇的扒皮贴,听说她父母就是在大学城旁的小吃街里卖馄饨的是不?她爸好像还是个瘸子……乖乖,这得卖多少馄饨才能给自家闺女配这么一身啊,我要是没看错的话,她身上那外套,裤子,哎,还有脖子上那四叶草的项链,应该都不是什么便宜货吧?什么时候卖馄饨也能这么赚钱了?啧啧。”

    “呵呵,她身上那些东西怎么来的,扒皮贴里说的不都一清二楚了吗?人家可是专门只跟有钱的男孩子玩,什么都不做,只要皱皱眉,那些男孩子就恨不得把家底全掏给她,更别说买这些小东西了!哎,你们数过没?张家程、于向阳……她一共吊了几个备胎来着?”

    “不得不佩服这女的,以前还听人说她是个白富美呢,现在看来,啧啧……”

    “哎,你们怎么不算上阎烈啊?怎么着人家也算是正牌男友吧?”

    “嘘!!!你找死也别带上我们啊!”

    “就是,就是!阎……烈哎,校霸哎,听说前几天他还把职高的老大打进医院了,人家屁都没敢放一个,要是被他听到我们在背后议论他的事情,找上门来打我们怎么办?听说他可是连女生都打的,到时候我这小身板可挡不住人家一拳头!”

    “好了,好了,别说阎……咳,我都有点害怕了……”

    “我也有点,哎,你们说这宁潇怎么就这么有本事啊,偷偷摸摸找了阎……咳,那谁做男朋友,大家都不知道就算了,还敢背着人家去找我们的校草季天铭告白,怎么着?是想一脚蹬了那谁,还是想脚踩两条船啊?”

    “我哪知道人家的想法呢?幸亏季大校草慧眼识绿茶,严词拒绝了,不然……哼!”

    “可不是,就宁潇那婊里婊气的模样,哪个女生看不出她到底什么意思,也就那些男生一个个跟瞎了眼一样,校花、女神的喊着,这下好了,人设终于崩了……”

    “哎哎,别说了,都小声点,她就在前面呢……”

    其实这帮人说的已经够小声的了,可无奈宁潇的神魂太过强大,连草丛里的虫鸣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别说这些交谈声还不止一波。

    放下手,宁潇抬眸,这才发现他们现在站着的应该算是个学校大操场的位置,时间应该是刚刚做完早操正准备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的样子。

    不算太长的一条水泥路,经过书店与篮球场,路旁的映山红此时正开得娇艳。

    周遭则不断有人偷摸朝她看过来,边看还边跟身旁的人做着眼神交流,偶尔眼带不屑地小声交谈着,偷笑着。

    大多数人见宁潇循声看过去会装作若无其事地避开视线,只有少部分会与她对视,然后奉送一个翻上天的白眼。

    刚来就发现大家待她的态度有些不太友好,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宁潇也没有太过惊讶。

    只是在原地微一停顿,轻阖双眼,一瞬间,原先还带了星点茫然的眸中便立马转为一片清明。

    是的,不过一瞬,有关于这个位面的所有故事在宁潇脑中如同幻灯片一般在片刻间便已经彻底播放完毕,有赖于魂识的强大,在这样繁杂的剧情灌入下,宁潇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痛苦。

    根据她接收到的剧情,这个位面总结来看,应该算是部发生高中校园里的言情小说,主线十分简单,那就是出生于有钱人家,自小在国外长大的乖戾嚣张的霸道小狼狗因为在国外闯了祸,便硬是被自己的父亲强行接了回来,转学到本地浅川市的市立高中,遭遇害羞萌软的贫困小学霸,骚话不断,调戏不止,最后慢慢被收服,从此叛逆小狼狗变身痴心小忠犬,并且改过自新,跟着心爱的小学霸一起考上大学,继续撒狗粮,最后功成名就,幸福ending。

    而那位剧情当中的小狼狗转学生,不是别人,正是传言中宁潇私下告白被拒的那位校草季天铭。

    能与小说男主发生那样的事情,想也知道,宁潇才不是什么没有戏份的女同学。

    她不仅有戏份,作为一个拥有清纯的脸蛋,傲人的身材,表里不一,爱慕虚荣,浑身洋溢着绿茶芬芳的,身为学霸女主对照组的恶毒校花女配,宁潇的戏份还挺吃重。

    可以说几乎是从小说的开头一直蹦跶到了结尾,直到最后几章才终于惨淡收场,潦倒一生。

    是的,对照组。

    跟贫困小学霸女主对比,宁潇这个恶毒女配也拥有同样的特质——穷。

    只不过,相比于女主穷得坦坦荡荡,并且还能为此而努力奋斗,拼命学习,每年拿奖学金拿到手软的架势,宁潇就有些一言难尽了。

    不仅一直向所有人隐瞒自己家中的贫困,瞧不起自己在某大学后门口摆摊卖馄饨的父母,看不上自己那因为从工地上摔下来而断了一条腿的父亲,还在学校里吊了好几个家里有钱的备胎,不着痕迹地用他们的钱装点自己,立起了白富美人设。

    后来也不知道是那几个备胎是不是被家中大人发现生活费花得太快有了限制,还是怎么了,竟然一个两个的,在宁潇假装不经意说起自己生活上的困难时,慢慢的,全都装聋作哑了起来。

    几次三番下来,宁潇也知道自己这一招不管用了。

    为了维持人设,没有办法的她只好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全校出了名的杀马特校霸——阎烈的头上。

    说是杀马特,其实主要还是对方那一头火红火红的短发实在是太招眼了,不仅如此,还爱穿得丁零当啷作响,又是耳钉又是纹身的,酷爱逃学打架,听闻他以前就学过武术,还是正儿八经地在人家庙里拜了师父的,所以时不时就有他把外校的谁谁谁打得头破血流的传言传进学校里来,甚至有传闻说他连女生都打,那女生还曾主动向他告白过,没想到转头就被他打了。一些看不惯的同学们就一个两个地在背后说他校霸、杀马特,慢慢就传了开来。

    可以说,稍微一个长点脑子的女孩子恐怕都不会选择这样一个男生作为自己的男朋友。

    没别的,不仅因为对方名声不好有些拿不出手,更怕一不留神就会被对方家暴。

    所以尽管那阎烈长相身材都十分不错,却还是令女生们一个个都不敢太过靠近。

    可宁潇也实在是没其他选择了,人设再不维持就要崩了。

    她的虚荣心决不允许大家知道她真实的情况。

    于是她硬着头皮,使尽手段,各种偶遇之类的,终于成了对方的地下女友。

    是的,见不得光的,地下女友。

    而这个地下女友,对方也是在宁潇的梨花带雨下妥协了的。

    毕竟漂亮清纯的校花小女友抽抽噎噎地说着什么,不想老师和爸妈知道自己早恋的事情,甚至连鼻头都哭红了,阎烈就算再不满意,也不好说些什么了。

    两个人就这么偷偷摸摸地私底下交往了起来,并且这位阎·冤大头·烈自此之后就彻底地担负起小女友的一切花销起来了。

    阎烈家境具体怎样,宁潇并不是很清楚,但就她平时的细心观察,男生不管是从衣裤鞋帽还是出行的摩托车,带着的手表什么的,她都曾偷偷上网查过,几乎没有一件不是好货色,所以她很清楚,对方根本就不会在意她这一点半点的花销。

    其实本来,两人的恋爱也算是相安无事,毕竟宁潇不喜欢他归不喜欢,但她喜欢钱啊,为了钱,为了虚荣心,为了那些名牌,她还是愿意跟这个她看不上眼的杀马特校霸虚与委蛇的。

    反正对方也没对她怎么样,只是偶尔拥个抱,牵个手什么的,再进一步也没有了,她当然乐意之至。

    可偏偏这个时候,男主季天铭转学过来了。

    国外归来的小少爷,有钱,帅气,桀骜不驯,父亲她更是不小心看到过,不正是那个常常出现在在财经新闻里的大佬还能是谁,就连校长见了都对他点头哈腰的。

    对于宁潇来说,季天铭,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个选择,她所喜欢,所心动的所有点,他的身上都有。

    对比于一转学过来就直接成了校草,家世好到能让她一步登天的季天铭,她的男朋友,阎烈,那碍眼的红头发,烦人的穿着就像是个在她溺水时,努力扯住她后腿的水鬼,多看一眼,都让她觉得窒息。

    越是比较,她就越觉得烦躁,甚至开始慢慢疏远冷暴力起阎烈来,希望对方能主动跟她提分手,毕竟她可不想把那些名牌还回去,私下里则偷偷摸摸地开始撩起男主季天铭来。

    可男主毕竟是男主,那可真是一颗真心向女主。

    对于宁潇这个矫揉造作,真虚荣假清纯,并且已经有了男友的所谓校花,那可真叫一个不假辞色,甚至是恶语相向。

    是的,男主早在来到这个小城市的第一天,就曾坐在车子里看到了一副亲昵做派的,明显是男女朋友样子的阎烈与宁潇两人了,他记得他当时还因阎烈的打扮啧啧称奇过,所以才会在之后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在私底下开始对自己眉目传情时,觉得那样的恶心难受。

    有假清纯的宁潇作对比,真清纯还爱害羞的女主文真真可不就慢慢走进他的心里了嘛。

    宁潇的深情告白,对于男主季天铭来说,那就是一场笑话。

    而他之所以会与她见面,也不过就是因为跟阎烈打了一架,发觉他那个人还不错,所以在猜测到宁潇差不多要做什么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地就带了手机过来,意图将她的话全都录下来,好叫阎烈那个蠢货好好看清楚他宝贝得不行,多提醒一句就立马翻脸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之后的发展几乎已经可以预料——

    宁潇告白不成,反被男主狠狠羞辱了一把,并表示永远都不可能看上她这样的女人。

    而那一段手机录音也使得校霸阎烈与她彻底分手,不过那时候的宁潇已经完全顾及不上这件事了。只因为她发现自己在私底下所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竟然一件两件全都被人曝光在了校内论坛上,什么伪装白富美,吊备胎,与阎烈谈恋爱,转头又跟季天铭告白等等,扒皮贴上全都写得清清楚楚。

    她辛辛苦苦维持的一切在这一瞬间化作了肥皂泡,阳光一出来,便砰的一声,什么都不剩了。

    再然后,她发现季天铭不喜欢自己就算了,他居然对班上那个永远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傻傻愣愣的书呆子第一名文真真起了心思,并且天天找机会不断地调戏她,让她做他女朋友。

    两人那一副黏黏糊糊的样子,几乎是一下子就刺痛了宁潇的眼。

    自此,她开始持之以恒地与女主文真真开始作对,栽赃陷害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到最后竟然疯了似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帮小混混准备毁掉女主的清白。

    当然最后她没得逞,反而还被男主算计了一把,将她与女主直接掉了个个儿,最后要不是阎烈忽然闯了进来,并且在那群社会混混的围追堵截下,拼着废了只眼睛的惨烈代价下硬将她带了出来,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而就那以后,阎烈彻底不见了踪影。

    听人说他好像是在长辈的安排下出国了,谁也不知道后来他怎么样了。

    只可惜,那时候的宁潇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宁潇轻轻呼了口气。

    可还没等这口气完全呼完,下一秒就感觉自己的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下。

    伸手掏出——

    阎烈:我们分手吧。

    一条短信赫然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当中。

    啧,还真是个糟糕到了极点的开端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