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爱上戏精美人鱼

第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悠远的湛蓝天空中漂浮着朵朵白云,没有风,于是云朵好似也静止了。

    永远没有停歇的海浪,在海面上层层叠叠推展开来,然而此时的平静,谁又能知道就在几个小时前,这片海域吞噬了一艘满载数百乘客的游轮?

    阎鹤能感觉到自己又漂浮在了水面上,而那种濒死的感受也再次出现。

    周围变得暗淡无光了,头顶好似真的出现了一束来自天堂接引的光束。

    没有恐怖,没有绝望,甚至没有痛苦,反而有种回到母胎羊水中浸泡着的感觉,浑身上下的毛孔放松的同时舒展开来。

    好像自己也变成了一滴海水,顺着海浪的起伏融入此时此刻祥和到让人想要沉沉睡去的海洋中。

    阎鹤身体沉浸其中,理智上却明白,自己这是大脑供血已经即将中断,导致视网膜等诸多感知器官不再继续为他这具身体工作,于是产生了幻觉。

    这大概就是研究人类死亡课题的专家所说的清醒与混沌交融的意识边界?又或者是身体在极端条件下,大脑自主释放出的类似“安慰剂”的化学物质?

    很奇怪,这篇类科普文他只是偶然看过一次,却在无限接近死亡的瞬间清晰无比地回忆了起来。

    知道自己即将死亡,阎鹤却一点都不慌张,因为他知道,这只是一场梦。

    或者说,这是一场记忆跟幻觉交织而成的梦。

    果然,梦中的意识体调整好角度,终于看见了不远处的海面上突然泛起了阵阵涟漪,好像有什么东西没头没脑地游了过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吟唱。

    吟唱毫无歌词,似乎就连音调也随心所欲,没有想要表达的感情思想,就像是拥有美丽歌喉的美人鱼无所事事,于是选择在这样一个无风也无浪的晴朗天气里冒出海面晒晒太阳时随意哼唱的小调。

    阎鹤怀疑这可能是美人鱼种族里的某首流行小调,就好像人类社会一年又一年响遍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

    哗啦啦一声轻响,阎鹤看见了,不远处的水面上,一片银色一闪而逝,在阳光的照射下,冰蓝色鱼鳞状的那一小片反射出了五彩的光芒……

    早上六点,在闹钟响起前的三十秒钟,阎鹤准时睁开眼睛,没有丝毫拖延地坐起身,第一件事是伸手将即将响起来的闹钟按掉。

    他的生物钟不管是穿书前还是穿书后,始终精准到秒,之所以每天晚上睡前都定好闹钟,的“意外”作准备。

    无论做什么,阎鹤喜欢没有意外,为此他并不介意多做出几套备用方案,哪怕正常人都无法理解他这个不是很正常的习惯。

    掀开被子一边,下床,顺手捋平被单跟床单,站在旁边观察了一下,又弯腰去拍了拍被睡得瘪下去的枕头。

    很好,整张床看起来就像没有人动过。

    去舆洗室洗漱,哗啦啦的放水声响起,阎鹤按照左三百次右三百次牙面左右各两百次的频率匀速平缓刷了三个来回,五分钟时间刚刚好。

    重新打开水龙头,阎鹤冲洗干净牙刷跟水杯,埋头捧起水泼到脸上,将嘴边的牙膏泡沫连同昨晚的梦一起冲走。

    “阎董,九点四十五开始的本周例行会议安排在8号会议室。”

    “川蜀、西北、东南三区卖场的负责人昨天晚上已经全部抵达,稍后十一点准时在5号会议室进行新卖场业绩报告会。”

    “今天中午十二点半,百凤集团的赵小姐将会与您共进午餐。”

    “下午两点半南雁北区总裁……”

    穿着绝不超过四厘米高跟鞋的总秘书姚缪,穿一身万年不变的黑色职业套装,站在餐桌前身姿笔挺口齿清晰利落地为boss报告今日行程表。

    阎鹤听完,早餐也准时用完,“午休时间压缩半小时,下午两点半会议提前半小时。”

    姚缪点头,一言不发埋头在iPad上进行修改。

    “阎董,二少昨日凌晨定了两张回来的机票,预计下午四点三十分着陆。”

    说完了工作上的安排,姚缪按照老规矩,对顶头上司汇报生活方面的讯息。

    阎鹤抬手看了下手表,眉头微皱,唇抿成一条直线,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那条美人鱼已经跟阎鹭完成了相遇的剧情。

    在游轮失事以后,阎鹤再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恰好是他曾经看过的一本言情小说。

    小说的内容大概就是一条鱼跟一个风流富二代少爷的虐恋,最后结局是什么,阎鹤就不知道了,应该是因为曾经看这本书的时候他也没有翻到后面。

    不过对于阎鹤来说,无论是不是书,没什么区别,这里相对来说是真实存在的就可以了。

    就连家族集团也跟他曾经管理过的相差无几,只除了规模略小,只局限于国内。

    穿书前阎鹤唯一的兴致就是把公司发展得更强更好,可走过那条路以后,阎鹤突然就对此兴致缺缺。

    所以目前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守好公司,给他喜欢带着各种小鲜肉到处旅游的母亲,以及喜欢交各种女朋友的风流弟弟提供资金上的支持。

    这本来也是原本“阎鹤”的责任跟工作,就原阎鹤留给他的记忆来看,原阎鹤是在父亲的病床前郑重其事答应过这一点的。

    既然答应了,索性他也无所事事,阎鹤并不介意在占用了原主的一切后继续担起这个承诺。

    前往公司的车上,阎鹤安静地看文件,总秘书姚缪用手机跟公司内部各部门负责人进行工作上的确认与调整,司机老闻一如既往沉默认真地开车。

    抵达公司后,开会,处理文件,开会,听取报告。

    中午跟赵小姐共进午餐之后,阎鹤让姚缪将百凤集团从自己的联姻名单中剔除。

    “百凤集团内部已经出现问题,让战略部过来办公室一趟。”

    特意在行程中花时间与之用餐的女士自然是为了挑选联姻对象,不是为了公司发展不得不做,而是做了更方便公司发展。

    对于联姻阎鹤从来不会排斥,只会考虑利是否大于弊。

    哪怕阎家的鸿鹄集团如今还没走出国门,却已经是国内前五的实力,特别是在零售以及餐饮这两方面,鸿鹄集团名下拥有黄鹤连锁百货、南雁与swan中西连锁餐厅三大王牌,行业领头羊的位置坚不可摧。

    在这样的前提下,别说阎鹤这位当家人,哪怕是阎家那位被大哥对比得落入尘埃的无用二少也上赶着有不少人想要联姻。

    不过联姻对象也不能来者不拒,阎鹤有让姚缪专门整理出一个名单,决定在自己三十五岁之前确定联姻对象。

    目前他二十八岁,七年的时间,阎鹤认为要完成婚姻这件大事,就时间上是足够充分的。

    期间有遇到如百凤集团赵小姐这样试图联姻寻求帮助的,阎鹤考虑过后若是认为吞并所获利益大于资助所获利益的,也会果断出手。

    说来也是奇妙,原主跟阎鹤本身的性格、理念以及做事风格都百分百契合,所以他发现自己穿书后就迅速适应了目前的生活。

    姚缪对此瞬间领悟,明白boss是准备盯着百凤集团寻机咬两口肉吃。

    百凤集团旗下有百凤奶粉,是国内乳业老品牌,曾经也辉煌过。

    可受前几年奶粉添加剂新闻影响,人们生活水平直线上升,在婴儿的奶粉这方面,更信赖进口奶粉,国内各家老品牌受到严重冲击。

    加之百凤集团内部决策出现严重问题,百凤奶粉不知不觉消失在了各广告渠道,宣传少了,销量少了,愿意将百凤这个品牌上架的卖场自然就少了。

    恰好目前鸿鹄有心往奶制品行业探脚,拿下百凤的奶粉生产线绝对是一大好处。

    有条不紊的工作一项项从今日行程表上划去,等到下午五点钟,今晚没有饭局也没有宴会的阎鹤准时下班。

    穿书前,阎鹤想要拓展家族集团,所以三百六十五天全年加班无休。

    可穿书后,或者说是真切感受过死亡,阎鹤突然失去了开疆拓土的雄心壮志,决定提前过上养老生活。

    于是阎鹤每日都准时上下班,加班的次数寥寥无几。

    正所谓上行下效,董事长追求高效率的工作,彻底过上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

    下面的下属职员也纷纷效仿,不再以加班为荣,反而担心自己加班会被领导发现,进而被认为是工作效率低下,工作能力不足。

    所以在鸿鹄集团总部上班的人,但凡有野心想要往上爬的,哪怕偶尔要加班,也绝对都是偷偷带回家做,势必要在公司里露出轻松解决公务的姿态。

    对此,阎鹤是很满意的,上个星期才下发了涨薪酬的通知,这种高效率的企业文化,让他不需要费太多心力就能维持鸿鹄这个机器继续运转下去。

    回去的路上,阎鹤接到了不靠谱弟弟的电话。

    “老哥,你今天什么时候回家?”

    哪怕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略有失真,依旧百分百传达出了阎鹭吊儿郎当的态度。

    阎家老宅目前并不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常住居所,像阎鹤喜欢安静,住的是蓝湾别墅。像阎鹭,喜欢多姿多彩的夜生活,住的是城区小洋楼。

    至于母亲凉雅兰,联姻的丈夫去世以后玩得太嗨了,一千个日夜里能有十天是在家都难得,所以此人的“家”基本可以约等于没有。

    综上所述,当阎鹤听见阎鹭问出这句话时,突然有了不妙之感。

    回家?明显代指他的蓝湾别墅,所以阎鹭现在在他家?带着那条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