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兽世田园:夫君来种田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解决
    乔诺回头就把承安的事情处理结果说了一下,尹竹知道承安要走,还是有些担忧的,“承安不愿意留在兽人这边吗?他走的话会不会有危险?”

    这一点乔诺也不敢保证的,当然就安慰方面考虑,承安留在兽人这边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可承安他有尊严,他不愿意留在兽人这边白吃白喝,乔诺都说得那么明白,承安怎么可能还留在兽人这边。

    乔诺可没把自己跟承安聊的话全部说出去,这也算是他的一点小心思,要不然尹竹知道他那样说会生气的。

    其实承安离开也挺好的,这样承安不会越陷越深,尹竹这人就有一点不好,那就是不会拒绝别人对她的好意,乔诺担心承安要是一直在兽人这边,到时候尹竹对承安多有照顾,而承安在陌生的兽人世界里面会不会紧紧抓着尹竹这个熟悉的人?到时候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密切,他之前说给承安听的那就很可能会发生。

    尹竹的身份带来太多的不安定因素,尹竹的伴侣夹杂太多其他的东西在里面,腾霄白堃,乔诺不希望尹竹将来还要受到这些事情的影响,而且白堃的事情不解决,尹竹也不会有心思去找过的伴侣。

    所以承安他只能说抱歉,可以说作为尹竹的正夫,乔诺是第一次把属于尹竹身边的雄性给赶走。

    “你放心,在兽人世界,咱们想要照顾他还是可以的,到时候看他准备在哪个部落落脚,我叫人多照顾他一点。”乔诺和尹竹现在在兽人这边的地位很高的,他们真托付人帮忙照顾一个人,还是有人会照顾的,哪怕承安是梦族,承安是因为救尹竹背叛梦族才被赶处自己的部落,就这一点,兽人这边不会怨恨他。

    “我知道的,只是到底没跟我们在一起那么方便。”承安去了别人的部落,他们就不好管,只能拜托别人了。

    尹竹点了点头,现在只能先这样,不是他们赶他走,承安自己要离开她还能阻止不成?

    她又不是承安什么人,再说强行把承安留下,承安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想法就不好了,只是心里面的担忧还是放不下的,她很少亏欠别人,承安算是一个,而且是欠定了。

    “尹竹他有他的想法,我觉得他还是很在意梦族的,我看他很失落,他看在朋友的份上救你却背叛了自己的部落,心里面难受呢,或许他想离开我们,毕竟只要看到你就会想起自己被驱逐的事,怕到时候会怨恨你,那样他的牺牲还有付出都白白浪费了,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想离开吧。”乔诺心虚的劝说着尹竹。

    尹竹听了一愣,然后闷闷的,“这样吗?原来离开才是对承安最好的。”

    “当然,我知道尹竹是记恩的人,咱们可以慢慢报答承安的,而且承安离开的时候我会让人看着,看他在哪里落脚,还有时间久了,他会释怀的,到时候我带你去看他,你说好不好?”乔诺小声的劝说着。

    “嗯,这样挺好的,乔诺你做事我放心。”尹竹笑着说,乔诺听到这话有些心虚,他还第一次做这种事,尹竹还夸他,怪不好意思的。

    小金听了一出大戏,这时候在心里面对乔诺竖起一个大拇指,“乔诺实在是太厉害了。”

    话说以前尹竹的几个伴侣听说还是乔诺决定帮尹竹接纳的,小金一直以为乔诺是那种看到对尹竹好的雄性就接纳,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他还一直担心有乔诺这大方的性子早晚有一天会把尹竹给送出去,不错不错,也不是那么大方,还知道护食的。

    乔诺自然听到小金对自己说的话,他其实也不是那种什么人都接纳的,之前哪个事腾霄白堃几个自身表现得十分的坚定,腾霄都直接做了守护者,白堃直接替命,他能说什么?他要是不答应拿时候人家估计会说他嫉妒吧,至于雷赫,雷赫为尹竹做了不少事的,所以也就一起了,他才没那么随便。

    至于小金,那就更没得他选择了,这是跟他一个身体的,说句不客气的,否定了小金何尝不是否定他自己?

    小金这时候嘿嘿的笑着,其实当时最主要还是他不要脸死要跟着尹竹,还用乔诺来威胁,这不自己就成了。

    而另外一边,白祭和梦姬已经到了天宫好几天的,他们准备动手医治白堃,白堃消失的可以说是灵魂力量,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治好的,而原本宫主这边散逸出来的精神力应该是最适合白堃的,可白祭和梦姬把人带到那边,他们努力帮白堃想让白堃吸收那些能量,却发现白堃不知道是不是受伤太重,竟然连最基本的自主吸收都不行。

    梦姬看到这十分的着急,要是白堃连身体本能都丢失的话,想要把白堃唤醒就更难了。

    正常来说,一个人受伤,哪怕是昏迷当遇到有利于身体修复的东西,都会下意识的吸收,可偏偏白堃完全没有这个,要是白堃能自主吸收,哪怕白堃很难恢复,那至少还有点希望,可白堃这样,梦姬有些奔溃。

    “白祭,要怎么办?白堃他不吸收啊,我们都那么努力去救他了,为什么他还不行啦,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可他为什么不醒来?”梦姬伤心不已的抱着白堃哭泣。

    白祭冷眼看着躺在床的儿子,就是这个儿子毁掉了他几百年的计划,真想打死他,可偏偏到这一步,他还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王八蛋,白祭真想把人抓起来狠狠的揍一顿,就为了一个雌性,背叛自己的父母值得吗?好吧,就算那个雌性很得他的喜欢,然后呢,他是他的阿父,结果这王八蛋什么都不说,自己心里面暗摸摸的算计自己的亲爹娘,还以为自己很伟大呢,这个王八蛋,打死都活该的。

    白祭这一辈子都算计人心,却唯独没有算到自己儿子的心。

    他以为自己儿子在自己的教导下足够的睿智聪慧,绝对不会为了一个雌性停止自己伟大的计划,白堃也一直都按照自己的要求做的,结果在最后一步,坑了他。

    “醒不来?醒不来大概是我们对他来说不太重要,换个重要的人来说不定就可以把他给唤醒了,咱们儿子为尹竹做了那么多,怎么也得让尹竹也付出一下,你不是看那尹竹不顺眼吗?我去把人抓过来,让尹竹来斥候伺候他。”也省得梦姬每天劳心劳力的照顾,而且还每天伤心哭泣,看得他都头疼,肝火都起来了。

    王八蛋不是一门心思牺牲自己保护伴侣吗?那后果也应该让他伴侣承担,他这当父母的凭什么承担。

    白祭是不会承认自己是被白堃气到了,更是嫉妒尹竹,尹竹才赔了白堃多长时间,就占据了尹竹的心。

    白祭更多的是嫌弃白堃没用,瞧瞧他多厉害,直接把梦姬这个身份高贵的兽王之女把在手上,白堃要是真喜欢尹竹,凭本事把尹竹拐到他们阵营也可以的,怎么就把自己给卖了呢?没出息没用。

    可再嫌弃再没用也是自己的儿子,好生气,回头把人治好后,再狠狠的揍,看他还敢不敢这样欺负他们两个老骨头,还敢问他后不后悔?他绝对要打死这个死孩子让他后悔。

    “就应该这样做,凭什么咱们的白堃躺在这边,尹竹左拥右抱的,想得不要太美。”梦姬咬牙,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抢了自己儿子的雌性,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讨厌,儿子到死都惦记她,不让他们伤害她的,真是气死她了。

    “白堃,你既然喜欢尹竹,阿母就让尹竹来陪着你,天天照顾你。”梦姬站在白堃的床前幽幽的说着。

    “你赶紧去,把尹竹给我抓来,白堃出事前还把她给送出去,结果她却一点表示都没有,没良心,我非要叫她跪在白堃的窗前忏悔。”梦姬狠狠的咬牙说着。

    虽然说后面雷赫和腾霄来找白堃了,可那算什么,她已经知道,雷赫是先送尹竹离开才回头来梦族这边找白堃的,就他们这速度,真找到白堃,白堃早就死翘翘了。

    还有尹竹究竟是多硬的心肠,明知道白堃替她去死,却没想过要找,让两个伴侣来找算个屁,可偏偏儿子就被这没良心的雌性迷晕了头。

    梦姬是真的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

    梦姬和白祭这时候都不知道尹竹已经没了白堃的记忆,都以为尹竹心狠,心里越发的不喜欢尹竹这个人,而尹竹是一点白堃的记忆都没,就算最开始的时候雷赫几个说漏嘴说了白堃的名字,可尹竹并没有什么感觉的,而雷赫签过担心刺激到尹竹,还想找个稳妥的法子慢慢跟尹竹说,白堃当时是真的一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下,做得是又绝又狠。

    白祭快速的离开朝兽人这边赶了过来,而另外一边,乔诺打算跟尹竹说说白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