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大唐不良人 > 第五十二章 釜底抽薪
    “陛下,太子的病势又发作了……”

    王伏胜小碎步走到李治身边,看了一眼苏大为,压低声音在李治耳旁道。

    说话的同时,王伏胜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苏大为心里咯噔一下。

    看向李治。

    这位大唐帝王,脸上的笑容凝固住,手里的茶碗有些失态的磕在桌上,茶水溢处,烫得李治叫了一声。

    一旁侍候的宫女和太监纷纷上前,又急忙喊传医官。

    但被李治挥手止住:“带朕去太子宫里。”

    说着,他看向苏大为,面色沉重道:“阿弥,今天就到这里,若有事,改日你再入宫找朕。”

    说完,停了停,又道:“今天的事,不要外传。”

    “喏。”

    苏大为忙站起身,叉手应诺。

    能得李治开口交代,此事自然非同小可。

    首先,如果只是普通的小事,不可能引起李治这么大的反应。

    看那个宫女,应该是武媚娘贴身的女官。

    如此焦急赶来,说明李弘此次发病远比平常厉害。

    李治开口叮嘱苏大为,便是为此。

    太治患病,这不是小事。

    太子为皇储,下一任皇帝,乃大唐皇室未来的希望。

    若太子有事,大唐上下,必将引发震荡。

    所以李弘的身体,不是小事,关于他病情的一切,都是重要的“政治事件”。

    绝不能向外泄露半分。

    李治在王伏胜的搀扶下起身,先是向四周扫视一圈。

    眼中带着凛冽之意。

    “今日之事,谁也不许泄露半分。”

    “喏!”

    殿上的太监宫女,一齐应喏。

    李治犹不罢休,伸手指着那名报信的女官,喘息了口气:“此贱婢,在宫中言行无状,失臣礼,来人,拖下去,杖毙。”

    “是。”

    王伏胜躬身领命。

    那女官?吓得瘫软在地上?还不及发出悲鸣,王伏胜已经挑起双媚?厉声道:“来人?堵上贱婢的嘴。”

    早有两名身材高大的太监上去,将女官的嘴堵上。

    又有太监上去?反剪女官双手,在女官的呜咽下?将其粗暴的拖出。

    苏大为心中凛然。

    心知李治一来恨女官慌乱?一路上被人看到,难免会被人猜忌。

    二来是杀鸡骇猴,给殿中众人看着。

    这比任何封口令都有效。

    苏大为心情沉重的走出去时,看到躺在殿外道旁?鲜血淋漓的女官尸体?早已无半分气息。

    他的心里不由暗骂一声,这都叫什么事。

    原本想给李义府还以颜色,结果还没开口,就碰到李弘病情反复。

    对了,李弘的身体是由郭行真在治。

    这郭道士?连李弘的身体都没治好,还盯着自己的都察寺?

    莫不是疯了不成。

    ……

    夜已深。

    巡夜的金吾卫们已经在街上出现。

    苏大为有腰牌?自是无碍。

    他没有回家,对他来说?困扰他的难题一个没解释。

    而且今天遇到李义府,那个诡异的眼神?总让他觉得难以心安。

    怀着重重心事?苏大为回到了都察寺。

    无论任何时候?都察寺的灯都是亮的。

    情报工作,十二时辰轮转,全年无休。

    待遇优良。

    但也充满了危险。

    风险与权柄并存。

    行走于黑暗之下。

    李义府身为堂堂中书令,居然也会想伸手到都察寺里来。

    苏大为多少有些不能理解此人的内心想法。

    但不管什么理由,如果想动都察寺,苏大为绝不会答应。

    走进公廨的时候,看到里面灯火通明。

    一眼看到高大虎带着十几名探员,正匆匆的从里面出来。

    双方迎面撞上。

    高大虎一眼看到苏大为,脸上先是一怔,接着是大喜:“寺卿,你回来了,我正想找你。”

    “进来说。”

    苏大为向高大虎招了招手。

    高大虎向身边左右交代了一声,独自跟着苏大为走进去。

    一直走到苏大为的桌前。

    “找我是有什么新发现?”

    “有。”

    高大虎压低声音,略显谨慎的道:“高阳公主的那个人偶,我们发现西市就有卖。”

    “西市?”

    苏大为先是一愣,接着问:“谁的铺子?”

    “是太原王家。”

    “又是王家。”

    苏大为皱眉。

    总觉得,此事不应该有那么多巧合。

    王家一再出现,是否王家在其中,也扮演了某种角色。

    “我派了蛇头去那间铺子查过,铺子里像这么精美的人偶娃娃,一年也做不了几个,所以是有数的。”

    苏大为听了精神一振:“能查到买的人?”

    “能。”

    高大虎抿了抿唇:“是个道士买的。”

    “道士?”

    “什么样的道士?”

    “留的是假名字,不过我们让铺中的人做了画像拚图。”

    高大虎似乎有些亢奋:“你绝对想不到……”

    “你这么说,分明是提醒我,是我认识的?”

    “哈哈,是郭行真手下的道人。”

    “又是郭行真。”

    苏大为一惊。

    高阳公主的案子,莫非还能牵连到郭行真的头上?

    随即心中又是一喜。

    不论郭行真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若真与此人有关。

    苏大为倒是不介意送他一程。

    搂草打兔子,既查高阳公主的案子,也将这些觊觎都察寺权力的人,一并送走。

    这是最优解。

    苏大为手扶着桌案在沉思,高大虎看了看他道:“我还有许多案子要查,我先带队去查,等有新发现,再和你说。”

    “成,你去吧。”

    苏大为向他点点头。

    目送高大虎大步离开,他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拿过砚台,开始磨墨。

    这个时候,就有些怀念在家里,有聂苏替他磨墨,红袖添香。

    人果然由俭入奢易。

    现在居然连自己磨墨都嫌麻烦了。

    苏大为自嘲的摇摇头,很快收慑心神,提起毛笔饱沾了墨汁,在纸上书写起来。

    他需要整理一下思路。

    看看高阳公主的案子,有什么新的线索。

    金宝神枕,巫蛊,李义府,郭行真……

    郭行真那古怪的,用诡异炼丹的手段。

    太子李弘,治病。

    苏大为的毛笔略停了一停,总觉得,这些人和事,背后有某种隐秘的联系。

    只是他还没找到其中的关窍。

    “寺卿。”

    耳中听到声音。

    苏大为抬头看去。

    李博脸色凝重,从大门处走来。

    “怎么?”

    见李博的面色不对,苏大为搁下毛笔,伸手在桌上写满字迹的纸上一抹。

    “寺卿,出事了。”

    李博脸上罕见的严肃,甚至有一丝焦虑。

    “什么事?别急,慢慢说。”

    苏大为看了看李博的神色。

    心中已经可以确定,确实是有重大的事发生。

    否则以李博的心性定力,不至于如此失态。

    “宫里的消息。”

    李博左右看了一眼,向苏大为走近一步,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下午陛下召见了李义府等人。”

    “嗯。”

    苏大为点点头。

    他是看着许敬宗和李义府走出紫宸殿的。

    并不奇怪。

    “李义府向陛下进言,言及都察寺权柄太大,应该效仿惯例,分而治之。”

    “什么惯例?什么分而治之?”

    苏大为心里一突。

    没想到,居然是涉及都察寺之事。

    这几天,他一直翻来覆去的在想这件事。

    不料却在此时,以这样的方式,得到证实。

    李义府,果然是要对都察寺下手。

    但却和苏大为想像的有些不一样。

    “所谓仿旧制,便如相权,一分为三。”

    唐朝的相权,分别在中书省、尚书省和门下省上。

    将相权一分为三,相互制衡。

    堪称最稳定的相权架构。

    而按李义府对李治的进言,那便是要将苏大为的都察寺卿权力,一分为三?

    苏大为先惊,后怒,接着是感觉毛骨悚然。

    昨天在听王勃说此事时,他虽然心中警惕。

    但在最深层处,却又有一种念头,觉得不可能。

    李治是雄主,怎么可能将都察寺这种权柄,交到李义府这个大阴人手里。

    但是现在听到李博带来的消息,他瞬间醒悟了。

    李义府,或许并不能得到都察寺,但他要将都察寺寺卿的职权,效仿相制一分为三,却很有可能实现。

    堪称釜底抽薪之计。

    都察寺的权力有多大,别人不知道,但李治肯定很清楚。

    以李治习惯,可以忍一时,但却不太可能一直容忍都察寺无限膨胀下去。

    一分为三,很符合李治的帝王心术。

    李义府,不愧是李义府。

    这一下,只要李治点头,苏大为的权力,瞬间就会缩水到以前的三分之一。

    再之后,李义府或者郭行真,可以从容安插自己人上位,占住权柄。

    一点一点挤压苏大为的生存空间。

    这些,都是极有可能发生得。

    “寺卿,怎么应对?”

    李博颇为担忧的看向苏大为。

    这件事,关键在当今天子李治身上。

    苏大为,恐怕也无能为力吧?

    李义府这招,完全是阳谋。

    就算告诉苏大为又如何?

    李义府若在紫宸殿对苏大为提出,仿相权,将都察寺职权分立,难道苏大为还能反对不成?

    要做陛下的忠臣啊。

    这事李治自是乐见其成。

    李义府此计,实在是挠到李治的痒处。

    如何化解?

    李博拳头暗自捏紧。

    若真的按李义府的计划,去肢解都察寺,不光苏大为的位置变得极为危险,他们这些跟着苏大为的人只怕……

    “绝不能让李义府此计得逞。”

    苏大为手抚桌案,眼中闪过一抹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