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大唐不良人 > 第八章 暗流
    ,最快更新大唐不良人!

    武媚娘豆蔻般的青葱玉指,轻轻扶着李治,向着右相深深看了一眼,正要开口。

    一旁的太子李弘和安定思公主,已经异口同声道:“父皇不如先回宫歇息,这里有我们呢。”

    “呵呵。”

    武媚娘眸光微闪,话到嘴边改口道:“还是弘儿有孝心,陛下,臣妾先陪你回宫,待你歇息片刻,再召苏大为觐见。”

    “也好。”

    李治点点头。

    身边早有太监备起软轿,扶着他上去。

    武媚娘登上鸾驾,回头向李弘和安定思低语道:“你们代替我和陛下,在此等候苏大为,再领他来紫宸殿。”

    “喏。”

    ……

    未时正。

    距离苏大为入长安已经过去足足一个时辰。

    人流虽早已散去,但长安各坊间,依间议论纷纷。

    毕竟,像这样的夸功赞名,也并不是寻常能见到的事。

    随着苏定方的逝去,年青一辈,似乎还真就只有苏大为一人享此殊荣。

    长安百姓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门道,但也隐约感觉到,日后,恐怕这位年轻的小苏总管,将会长期“霸榜”了。

    正当壮年,便连续参与灭了五国。

    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有那些好事之徒,媒婆人等,已经开始私下打定苏总管的身世和家世。

    待听得苏大为已经娶亲后,无不跌足长叹。

    感觉错失了一个亿。

    如此年青有为的大唐名将,怎么就娶妻了呢?

    不过慢着,虽然正妻的位置定了,但哪个男儿不偷腥?

    或许这苏总管身边,还缺一些美妾之类的人?

    一想到此,各坊中那些媒婆和牙人,跟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

    西市。

    临街的一家铁匠铺。

    一个衣衫宽松的胡人,站在门前,用力扣了扣铁环。

    三长两短。

    一边扣着门,他一边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走过的人流。

    隐隐听到他们在念叨着“苏总管”什么的。

    今天听到这个名字无数遍,当真是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

    胡人摸着自己下巴上蜷曲的短须,眼里闪过一抹深思之色。

    吱呀。

    铁匠铺的门打开。

    也是一名胡人。

    赤着上半身,露出虬结的肌肉。

    门只开了一条缝,胡人从里面警惕的看过来。

    “你找谁?”

    “胡力安在里面吗?我是他的朋友,我叫胡巴。”

    叫门的胡人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他的手悄然在胸前做了一个手势,两指合扣,其余三指竖起。

    宛如兰花。

    门缝后的胡人眼中亮了一下。

    侧身将门拉开只供一人通过,低声道:“等你好久了,快进来吧。”

    胡巴点点头,闪身进门。

    铁匠铺黑色的大门,呯地一声合上。

    胡巴跟着那赤着上身的胡人一路向前,两人谁也没再说话。

    彼此间,似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阳光斜照下来,照在胡人的后背上。

    强健的背阔肌,随着走动,一条条的浮起,犹如狮子或猎豹一类的猛兽,透着雄浑的力量感。

    胡巴不由在心中感概,这些,都是草原上最出色的勇士啊。

    但是现在,不得不蛰伏在大唐,忍气吞声,苟延残喘。

    “就在里面,贵人自己进去吧。”

    那胡人力士侧身示意。

    前方,就是铁匠铺的主宅大门。

    “你叫什么名字?”

    胡巴看向他。

    “我?我叫萧三。”

    “你待在长安多久了,还习惯吗?”

    萧三纳闷的看向胡巴,不明白为什么这位突厥族的贵人,居然对自己一个小小的力士如此感兴趣。

    自己的身份,就算在草原上,也是最低贱的狼奴。

    但是他还是恭敬的道:“呆了六年了,不习惯,也得习惯。”

    “很快了。”

    胡巴伸手拍了拍萧三道:“等这此事情结束,我带你,你们,一起回草原。”

    说起草原二字,胡巴的眼眸闪亮,涌出强烈的自豪感。

    他的手拍在萧三的肩膀上,感觉掌心温润而充满弹性。

    这年轻的狼奴身强骨健,发达的肌肉,就像是蒙了一层大象皮一样,坚韧而有力。

    这让胡巴对这次的行动,更多了几分信心。

    “能回草原?那是我一生的夙愿!”

    萧三右手抚胸,向着胡巴低下头颅。

    后者满意的笑了笑,转身走入室内。

    推开门,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这是长安的九月,天气尚热,但是这屋子里,居然生了炉火。

    胡巴一只手掌捂住口鼻,一只手在鼻前挥了挥,驱散迎面飞来的星火和灰烬。

    他看到,与自己接头的人,那一群人,有男有女,有突厥人,有康国人、石国人,还有许多河西各国的人,聚在屋内。

    似乎正在开着会议。

    听到动静,所有人一齐抬头,带着警惕的目光,向胡巴投来。

    “是我,我来了。”

    “左狼王!”

    一名头发卷曲,两眼灰蓝的突厥壮汉激动的站了起来,向着胡巴迎上来:“您终于来了!”

    “事情准备得怎么样?”

    胡巴一把扶住他。

    此人名胡力安,过去曾是突厥的商人,也是胡巴的生死兄弟。

    “差不多了,这半年来,我们前前后后运来了……如今……”

    胡力安简单的交代了一番,侧身抬手,指着盘坐在火堆般的那些各族人道:“这些都是各族的勇士,都存了复国之念,只盼着……”

    随着胡力安的介绍,围坐在火堆前的各族人,一一起身。

    以各族的礼节,向胡巴行礼。

    “你们聚在屋里,生着火,又不开窗,也不怕出问题。”

    胡巴手在鼻前扇了扇:“把窗推开,透透气吧,前两年,右刹便是隆冬在长安以木炭取暖,结果被人发现,死在宅子里。”

    他停了一停,补充道:“烟火有毒。”

    这番话,令原本热血澎湃,想着大干一场的众人,宛如被一头凉水浇下来。

    惊诧莫名。

    这是众人第一次亲眼见到左狼王。

    之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本来想着会有一番慷慨激昂的鼓励。

    但没想,他一开口,就是说些大家不懂的话。

    虽然话听不懂,但那意思还是明白了。

    就是来挑刺吧。

    胡力安眼见胡巴的神色不对,压低声音道:“左狼王,可是事情有什么变故?”

    “你啊……”

    胡巴伸手拍上他的肩膀,五指用力抓紧:“什么都瞒不过你……苏大为听说过吗?”

    “苏大为?”

    胡力安想了想道:“我们今早入城时,曾遇见过此人。”

    嘶~

    话音刚落,胡力安感觉自己肩上的五指猛地收紧,仿佛铁勾一般,险些要嵌入骨头里。

    剧痛令他的脸颊微微一抽。

    然而他却一声不吭,仿佛那只肩膀,不是他自己的一样。

    胡巴也意识到自己失态,握他肩膀的手指缓缓放松:“这事怎么没早告诉我?”

    “今早在入城时意外遇上,时间仓促,一时来不及传消息。”

    “没出什么事吧?”

    “一切正常。”

    这番话说完,胡巴陷入了沉默。

    胡力安试探着道:“左狼王,那苏大为有何出奇之处吗?”

    “这个人……不简单。”

    胡巴伸手轻拍了拍他的肩,指了一下火堆:“我们坐下聊吧。”

    “是。”

    两人来到火堆旁,周围的其他人忙腾出位置。

    又有人奉上马奶葡萄酒。

    捧着手里冰凉的牛角杯,嗅着熟悉的香气。

    胡巴两眼微眯:“真是怀念啊,仿佛又回到了草原上……”

    他眼前的火舌,舔动着木架上的烤肉。

    发出噼啪响声。

    肉香随着火悄然溢出,飘在室内。

    闭上眼睛,看不到屋子,几乎以为自己正坐在草原中,正放着羊,吃着烤肉,饮着酒。

    那种自由的感觉,自从家国被灭后,已经很多年不再有了。

    他长长的吐了口胸中浊气。

    张开双眼,喝了一口酒。

    冰冷的葡萄酒,入口先是苦涩,继尔在喉咙里,化作腥甜。

    就像是血。

    最后在胃里化为一团火热。

    就像是他多年未曾熄灭的心火。

    “当年我们突厥,就是苏大为和苏定方一起灭的。”

    “啊!”

    “沙钵罗可汗,也是苏大为抓的。”

    在场众人,显然是第一次听说此事。

    一时一片哗然。

    “先前长安城内的动静,你们听到了吧?”

    胡巴摇动着酒杯。

    看着杯中血液般的葡萄酒,荡起一圈圈波纹。

    “那是为了欢呼苏大为得胜归来,我听说……他此前率军打破了吐蕃国。”

    “这……”

    “我有一种感觉。”

    胡巴的眼里,亮起如鹰隼般凌厉的光芒。

    “这个人,是我们的一生之敌。”

    “这次的复仇,要将苏大为一并除去。”

    ……

    长安万年县,东市边上一处大宅。

    书房内,轻烟袅娜的升起。

    带着一种沁人心脾的甜香。

    大唐如今权势最高的右相,此时就坐于紫檀木几前。

    桌上放着茶具,原来正在烹茶。

    他的姿态娴熟,动作优雅,神情专注。

    保养极好的双手,翻动着茶花,双眼盯着茶水在火上渐渐沸腾。

    跪坐在右相对面的,是一名中年人。

    若认得他身上的官服,便可看出,此人是都察寺中极重要的官吏。

    “右相……”

    “怎么?坐不住了?”

    右相眼神都未曾动一下,仍专注于自己的茶道,淡淡的道:“每临大事有静气,若耐不住寂寞,便办不成事。”

    “右相,都察寺内,今日颇有些不安份。”

    “哦?”

    这句话,令右相手中的动作微微一停。

    他终于放下手里的茶,取出木几上叠放整齐的白色丝帕,净了净手。

    抬眼看向对面的中年人。

    都察寺,是由苏大为一手创立的,专属于陛下的秘谍与情报组织。

    经过苏大为的精心设计,其架构之巧妙,对情报收集之擅长,早已盖过大唐许多其它机构。

    成为如今大唐最重要的机构之一。

    甚至朝中重臣里,私下传着一句话,都察寺,是大唐三省六部九寺之外的,第十寺。

    如此重要的机构,右相自然不能放过。

    眼前这位都察寺副卿,名曹敬汝,称得上是一员能吏。

    但是以他的资历,想要入都察寺,依然是千难万难。

    之所以现在能进去,还能成为副卿。

    这自然是右相的助力。

    曹敬汝生得极有特点。

    一张白白胖胖的脸上,双眉如弯月,两眼长年眯着,如同睡猫。

    也不知他是眼睛小,还是故意眯着眼。

    嘴角未笑都是上翘的。

    给人的感觉,是一个人畜无害的白胖子。

    但是,这个白胖子的行事手段,是以阴险狠辣而著称。

    也只有在右相面前,他才会真的乖乖做一只猫奴。

    低眉顺眼,曲意奉迎。

    “是因为苏大为回来了?”

    “是。”

    曹敬汝承认道:“都察寺是苏大为一手创立,哪怕后来清洗了无数遍,始终有心向着他的,听到他回来的消息,有些人只怕是坐不住了。”

    “坐不住能如何?难道还敢私通苏大为不成?”

    右相平静道:“陛下当年免去他的职务,就是不想都察寺姓苏,有陛下的意志在,谁敢去冒这个险。”

    “人心难测啊右相。”

    曹敬汝拍着膝盖,一脸痛心道:“小臣入都察寺后,虽然百般用心,不耻下交,但总有些贱种不识好歹,心里念着苏大为的好。”

    说到这里,他眯起的眼睛微微张开一丝,偷看一眼右相的表情,接着道:“依小臣看,不如……”

    不如什么,他没说下去。

    但是右相显然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冷哼一声道:“荒唐!我是大唐的右相,岂能做这种排除异己之事。”

    “是是是,右相您高风亮节,为我大唐楷模,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右相禀公直段,最是刚正不阿。”

    曹敬汝咧嘴笑着,两个嘴角高高翘起,险些要碰到自己的耳垂。

    “不过右相,苏大为此人是武后一手扶立起来的,跟咱们可不是一条心,有他在,只怕武后这次……”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慎言。”

    右相冷哼一声,打断了曹敬汝的话。

    不过曹敬汝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

    迁都!

    武后在朝中与山东贵族、关陇世家们角力。

    争的就是迁都之事。

    如今两方正相持不下,突然来了个苏大为。

    弄不好,就成了武后扭转局面的一记杀招,不可不防。

    “这苏大为……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哦,右相居然见过此人?”

    “唔。”

    右相的手掌轻抚着桌案,双眼透过屋角飘起的香气看向屋顶,似乎陷入回忆中。

    “那是麟德年间的事,当时我为安西大都护府长史,得知陛下派出的征东军,已经到达武威,奉令去劳军,在军营里,见到了苏大为。”

    “苏大为此人一介武夫,居然能得右相亲至,简直是莫大的造化,便宜他了!”

    曹敬汝一脸忿忿不平,似乎对苏大为能得右相亲见,十分嫉妒。

    “敬汝,你觉得苏大为此人如何?”右相的目光落到曹敬汝身上,忽然问。

    曹敬汝本来想贬损一番,可是话到嘴边,一时居然词穷。

    停了一停才道:“此人,此人带兵打仗上,似乎还有两下子,不过他是武后的人,和咱们站不到一块,就算再有能力,也……”

    “你算是说了句实话。”

    右相呵呵笑道:“自从苏定方逝于军中,李勣与萧嗣业垂垂老朽,而刘仁轨又殁于倭奴之手,环顾如今大唐,比苏大为用兵厉害的,都死得差不多了。

    除了一个安东大都护裴行俭之外,我看满朝大将里,无人能出苏大为其右。”

    “右相,您这是否太抬举苏大为了?”

    曹敬汝愣了一下。

    他知道苏大为带兵有一手,但却不知,右相对此人如此推崇。

    “我大唐名将辈出,怎么可能令苏大为独大。”

    右相双手拢在袖中:“那你再给我找出一个来。”

    “呃……薛仁贵如何?”

    “此人刚猛有余,智略不足,可为一军之将,还做不了三军之帅。”

    “那程务挺?”

    “哦,此人有名将之姿,但却没有独领一军的资历,尚须历练数载。”

    “安东都护高侃呢?”

    “高侃有谋略,也可称一时名将,但是他守成有余,攻则不足,若论灭国之功,他不如苏大为。”

    “那安西大都护裴行俭总不错了吧?”

    “我方才说过了,裴行俭的确不错,但一来他为大都护,是我大唐在西域的铁壁,不可轻东,二来辈行俭已经五十了。

    半百之年,其潜力,不如苏大为了。”

    “我想到了一人!”

    曹敬汝击掌道:“邢国公之子苏庆节,总该可以了吧?”

    “苏庆节?”

    右相笑道:“他若有用兵之才,苏定方也不会将兵法传与裴行俭和苏大为。”

    这一下,曹敬汝是彻底服气了。

    摇头叹息道:“这些人都不及,年轻一辈,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反应过来:“右相的意思是?”

    “如此名将,还如此年轻,依我看,陛下恐怕是想将他留给太子啊。”

    “哎呦!”

    曹敬汝大惊失色,猛一拍大腿道:“右相慧眼如炬,当真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记得,苏大为身上确实有东宫的职司。”

    说到这里,他隐约捕捉到了一丝什么,然而一时又想不清晰。

    “我观武后的行止,她恐怕不甘于做太后吧……”

    右相气定神闲的笑道:“苏大为夹在武后与太子之间,我倒是想知道,他会如何选。”

    “右相……”

    曹敬汝心脏颤抖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右相,仿佛看到一口深不见底的深井。

    这是何等样的心机与城府,居然能想这么远,看这么透。

    若不是听右相所说,自己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苏大为明面上是武后的人,实则陛下已经指定他的未来。

    那么,苏大为必然夹在武后与太子之间。

    妙啊!

    不用自己费一兵一卒,就可除掉……

    等等!

    曹敬汝忽然察觉不对。

    他看着右相,壮胆道:“右相,您说的虽然直指真相,但……要等到武后与太子相争,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当前迁都之事,恐怕是等不了了。”

    “等不了,也得等。”

    右相淡淡的道:“若无耐心,怎么把事情做成。”

    “可是苏大为。”

    “若真的与我为敌,那便……”

    右相的目光撇向木几上的茶壶,惋惜的叹道:“可惜了这一壶好茶,火候错了,茶汤味道便坏了。”

    ……

    午时末。

    苏大为从紫宸殿里走出来时,心里还沉浸在方才与李治和武媚娘的会面里。

    自己有多久没回长安,没见陛下和武媚娘阿姊了?

    差不多三年吧。

    这次回来,变化还是挺大的。

    最直观的一点就是,李治老了。

    是的,李治老了。

    虽然从年纪来说,李治不过四十岁,正当壮年。

    但对古代人来说,这个年纪已经是老者了。

    而且,在皇帝的位置上,衰老的速度更是远超想像。

    苏大为第一眼看到李治的时候,就感觉李治的精气神好像被掏空了。

    虚得不像样子。

    一旁的武媚娘倒是容光焕发,看上去岁月根本没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嗯……从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陛下确实操劳了一些。

    看看武媚娘这些年生孩子跟生葫芦娃似的,一个接一个。

    就知道李治有多卖力了。

    被采那啥了?

    呃,虚一点是正常的。

    再说他们李唐家先天有家族遗传病,痛风、心血管之类的,也足够折磨了。

    还有繁重的政务处理。

    李治能挺到现在没倒下,已经算是医学奇迹。

    算是孙思邈医术逆天了。

    而且这次见李治还有一个异样的感觉。

    那就是李治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

    过去,虽然李治也用自己,但是苏大为能感觉到,李治是既用,也防。

    两人之间,始终还是隔了那么一层。

    同样是万年宫大水的救驾功臣,李治对薛仁贵的信任,明显就超过对苏大为。

    但是这次不同。

    这次见面,苏大为能明显的感觉到,李治的眼神,还有目光,许多微妙的感觉,像是在说明,这位严苛的,擅于帝王之术的天皇大帝,对苏大为改观了。

    两人间,似乎没有过去那隔着一层的感觉。

    李治的话虽然不多,但是方才颇有一种推心置腹之感。

    这感觉……

    心里有点不踏实啊。

    毕竟我们的陛下,将帝王之术点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他突然对我这么好,该不会是想玩捧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