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美滋滋 > 喜忧
    虽然不知道这个婷婷是谁,但宋喻明显感觉到黎昭跟这个人的亲密。

    “你好。”手机屏幕里的男人坐在办公椅上,背后是拉上的窗帘。大概是窗帘拉得太紧,宋喻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你好。”原本还有些随意的站姿,瞬间调整到最谨慎的态度。这个人他见过,不久前来过剧组探班,跟黎昭关系很好。

    “我家小孩性格单纯,希望……”手机屏幕里的男人停顿片刻,他眼神没有半点变化,但宋喻就是莫名觉得,对方的眼神看透了一切:“希望你们好好相处。”

    当时在剧组碰面时,黎昭这个朋友虽然没有跟他交谈过,但看他的眼神还是正常的,今天明显有杀气。

    想到陆任稼在微博上的那些爆料,宋喻顿时明白过来,不敢与晏庭对视。他把手里的烤串放到桌上:“那个,有什么事我过完年再来找你说也一样。”

    他实在有些害怕这个眼神。

    “没事,你等等。”黎昭把手机拿到自己面前,对晏庭道:“同事带了烤串来,我怕放久了会凉,吃完了再给你打过来。”

    “嗯。”看出黎昭所有注意力都在吃的上面,晏庭微微颔首。

    黎昭挂断视频,洗完手坐下,笑眯眯地对宋喻道:“烧烤凉了就不好吃了,来,吃吧。”

    明天不用拍戏,宋喻还带了两罐冰镇啤酒。

    打开包裹烧烤的锡纸,整个屋子都弥漫着烧烤的香味。黎昭没有喝啤酒,起身拿了床头柜上没有喝完的矿泉水放到手边,美滋滋地吃起来。“不喝酒?”宋喻看着孤零零被遗忘在一边的啤酒,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这两罐啤酒,透凉飞扬。

    “不喝。”黎昭摇头。

    宋喻看了黎昭一眼,没有去动那两罐酒,也没有吃烤串。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宋喻还记得黎昭对朋友介绍自己时的称呼。

    同事。

    不亲近,但也不会显得太生疏,但也仅此而已。

    黎昭指了指面前的宵夜。

    “什么意思?”

    “宵夜是真的,奶茶是真的,蛋糕也是真的。”黎昭摸着肚子感慨:“你不知道,那时候我又穷又饿,每晚饿得睡不着觉,你送来的食物,就是救命良药。”

    宋喻:“……”

    不,他只是想要喂胖他。

    “吃人嘴软嘛。”黎昭把烤签放进垃圾袋:“你给我吃肉,我帮你澄清,没毛病。”

    宋喻欲言又止,因为他实在想象不到,在这个年代,竟然还能有人穷得连宵夜都舍不得吃。

    从小锦衣玉食的他,活得无拘无束,更体会不到饿肚子的感觉。为了几口吃的,竟然能忍他这么久,牛逼。

    宋喻很清楚,自己的脾气不讨人喜欢,但他不在乎。因为不管他脾气好不好,总会有人围在他身边讨好他,夸奖他。

    至于这些人是不是真心,他不在乎。

    就像人,从来不会猜测猫狗是怎么看待人类一样。

    “你……”宋喻感到词穷,甚至人生第一次感到有些许的愧疚,虽然这份愧疚比不上一根头发丝,但对于我行我素的宋大少而言,已经是千年难得一回见。

    “你不吃?”黎昭打断了宋喻没说出口的话。

    “吃什么吃,你以为我像你,不懂得管理身材?”宋喻有些烦躁地往外走:“黎昭,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不是说好了让你承包我在这个剧组的宵夜?”黎昭笑眯眯地抬头看他:“拍完剧,吃完宵夜,就不欠了。”

    宋喻嗤笑:“我的人情就这么廉价?”

    “不然你转我一千万也行。”黎昭是个很务实的好青年。

    “滚。”宋喻拎着两罐黎昭不喝的啤酒,被气走了。

    宋喻一走,黎昭赶紧接通跟晏庭的视频,一边吃一边聊天。

    “同事走了?”晏庭没有听到房间有其他声音。

    “走了。”想到明天就要回去,黎昭心情很好:“你怎么还在加班,要不明天我去你公司下面接你?”

    “好。”晏庭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行,就这么说定了。”黎昭吃完所有烧烤,把竹签系好:“那你今晚早点回家睡觉。”

    “嗯。”挂断视频,晏庭拨通内线电话,把秦特助叫了进来。

    “准备车,回去。”

    “好的,先生。”秦特助心中一喜:“先生,黎先生剧组应该要放假了?”

    晏庭看了他一眼:“秦肖,你什么时候有了多管闲事的问题?”

    秦特助看出晏庭并不想多谈论黎昭,赶紧道:“抱歉,先生。”

    晏庭没有理会他,拿起外套走进电梯,直到电梯关上后,晏庭忽然开口:“他要回来了。”

    那个他是谁,不用晏庭解释,秦肖也知道是谁。他看着先生没有任何情绪的脸,小心翼翼提醒:“先生,您今天约好了与孙医生见面。”

    先生与孙医生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不知道先生是真的忘了,还是排斥与孙医生见面。

    晏庭扭头看向秦肖,秦肖低下头不太敢与这样的眼睛对视,可是为了晏庭的身体健康,他还是鼓足了勇气开口:“先生,快要过年了。”

    电梯徐徐下降,电梯里没有半点声音。

    叮。

    电梯发出小声的提示,电梯门打开。晏庭大步走到车边,早就等在车边的保镖替他拉开了车门。

    “先生?”

    “去……”晏庭顿住,有些事,他不想让黎昭知道。

    “去见孙医生。”

    孙医生等了很久,他以为晏庭不会来了。当晏庭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他有片刻惊喜,但更多的是意外。

    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把晏庭迎进门,他面对的,仍旧是病人长久的沉默。

    “能不能跟我说说,最近有哪些症状。”

    晏庭表情淡漠:“还是那样。”

    “出现的频率呢?”

    晏庭沉默。

    “庭先生,你的症状变得严重了。”孙医生停下笔:“我建议你找个地方修养一段时间,尽量……少接触其他人。”

    病人症状明显加重,发作的时候,有可能会分不清虚幻还是现实,这对于病人跟身边人而言,都不是好事。

    “你是在暗示我,我是个疯子?”晏庭看向孙先生。

    “不,你很健康。”孙先生温和地摇头:“只是你的大脑得了小感冒,只要你配合治疗,很快就会痊愈的,请不要有心理压力。”

    为了转移晏庭的情绪,孙医生主动提起了他最近交的朋友:“最近我看了黎先生演的电视剧,发现他是位很有趣的人,你能跟我讲讲他吗?”

    话刚出口,他发现病人的眼神变了,变得有攻击性。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但是作为专业的医生,他能够分辨出病人的情绪。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病人的症状……变得复杂起来,他虽然有了情绪,但只是对一个人有情绪,而且还是偏执、占有的状态。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可能会出事。

    “当然,你如果不愿意谈,也没关系。”不想让病人把自己当做敌人看待,孙医生笑着岔开话题:“如果你不想说话,我陪你在这坐一会儿。”

    “他很好。”晏庭看着孙医生,一字一顿:“很好。”

    “当然,因为你是他的朋友。”

    “不。”晏庭又浓又长的睫毛在眼下透出一大片阴影:“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孙医生拿病例的手微颤,微笑着等晏庭继续开口。

    但是晏庭已经不想再与他交流,直到他身上的手机传来声音。本来进入这个屋子,不该带手机进来的,但是晏庭跟其他人不一样,他能踏进这道门,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是成功。

    拿着高昂的费用,孙医生的医德不允许自己对病人有半点不负责。

    他猜这条短信应该是那位叫黎昭的好友发来的,因为庭先生在看完消息以后,身上隐藏的攻击性全部掩藏了起来。

    晏庭站起身:“我该回去跟他说晚安了。”

    “庭先生。”孙医生叫住晏庭:“如果您有任何需要,请及时给我打电话,我二十四小时开机。”

    晏庭没有说话。

    “那,祝你与黎昭先生新年快乐。”

    “谢谢。”晏庭微微颔首,拿起旁边的外套,大步走了出去。

    晏庭离开以后,孙医生拨通了秦肖的电话。

    “秦先生,庭先生的病状,变得更加复杂了。”孙医生叹气:“他的精神方面,出现了攻击状态。”

    “怎么会这样?”秦肖急道:“你不是说,先生的精神状态一直很稳定?”

    “有外物刺激了他。”孙医生解释:“庭先生防备心理很强,我无法对他实施催眠治疗。庭先生终于对外部环境有了情感反应,但他的这种情感,是病态扭曲的,我很担心那位黎先生的安全。”

    “你放心,我会好好注意先生的状况。”秦肖自我安慰道:“也许黎昭会一直陪着先生,让他变得越来越好,对不对?”

    “但愿如此。”孙医生挂断电话,长长叹息一声。

    可是一个身处在娱乐圈的年轻小伙子,又怎么可能长久陪在一个同性朋友身边。

    人,是会随着年龄与环境改变的。

    “这些是你的。”黎昭把新年礼物分给张小源,剩下的又塞回了箱子里:“这些是给工作室其他人的,小源哥,你帮我拿去分一分。”

    张小源瞥了眼满满一箱子的礼物,有种崽崽终于跟着别人跑了,留守老人独守空房的心酸感:“那这个呢?”

    他指了指旁边一个小箱子。

    “这是给我家庭庭的。”黎昭把箱子抱到膝盖上。

    “我又不跟你抢。”张小源打开黎昭送给自己的礼物袋,里面有大半都是适合老人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为他爸妈特意准备的。

    “昭昭,谢了。”张小源也不跟黎昭客气:“年后有空来我家坐坐,我爸妈天天念叨你,念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年初二过后就来。”黎昭笑着点头答应。

    “昭啊,你今天……真的跟晏庭一起过?”张小源有些不放心:“要不还是去我家吧?”

    “不了不了。”黎昭连连摇头,把帽子口罩戴好,抱着箱子下车:“我已经跟庭庭约好啦,现在快下午六点了,我去接他下班。”

    “还接人下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交了一个叫婷婷的女朋友。”张小源把副驾驶上的围巾扔给黎昭:“路上小心,别让人认出来了。”

    “好勒。”黎昭网约的车到了,他朝张小源挥了挥手,就一头扎进车里。

    “先生?”秦肖发现晏庭手里的文件,已经摊开很久了。

    晏庭看他一眼,把文件合拢递给他。

    “先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秦肖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晏庭缓缓拧紧钢笔笔盖:“小孩儿要来接我下班。”

    在这个瞬间,秦肖在晏庭身上,看到了普通人的情绪。

    那是满足中尤带炫耀的情绪。

    刹那间,他不知该喜还是该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