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四姑娘侯府日常 > 第六十八章 惩处周氏
    谢予轻啧了一声,冷漠一笑。

    “容侯爷镇守青州多年,造福大晋百姓,没想到被一个女人给算计,也忒不小心了。”

    容老夫人有意想借元裔君来给自己儿子敲敲警钟,别被女人的枕边风给吹得不知东南西北了。

    她默默瞟了一眼容侯爷。

    容侯爷脸色一阵红,一阵青觉得很是难堪。

    “本君在盛京城也见过不少这样心怀不轨之人,一心想要飞上枝头,可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京中皇子贵重,若是在宫里遇上,本君一缕都是杖责打死的。”

    谢予轻摇着折扇,目光死寂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容侯爷到底是心善,被骗的团团转后还要把人给收进后院儿。”

    他长腿一抬,迈过地上的碎瓷片,懒懒地下了台阶,又忽然回头盯着容侯爷:“圣人有言,修身齐家才能治天下,侯爷连家都治不好,又怎么能让陛下信你帮他安邦定国呢?”

    此言一出,容侯爷顿时惊出了一道冷汗,他忙不迭起身,就连容老夫人也是脸色一变:“元裔君。”

    容老夫人目光嫌恶地瞪了周氏一眼,躬身跪在地上:“还请元裔君息怒,这妇人心思龌蹉,且有鼠目寸光得罪了元裔君,她既然进了我容侯府的门,即便来历不干净,我们也是难逃其咎,老身治家不利才放纵了这妇人闯下大祸。”

    容老夫人一跪,周边的人自然也跟着一起跪下,责问的虽不是她们,可也被这元裔君乖戾的性情吓出了一身冷汗,对周氏又暗恨了几分。

    谢予不说话,众人噤若寒蝉。

    谢予挑了挑丹凤眼眸,遥遥相望盯着容沨,容沨正巧对上,有些发懵,歪了歪头,这人要干嘛?

    谢予又挪了一小步,扫了院中周氏几人一眼。

    容沨瞪着一双清明的眼睛,一瞬明白,她缓缓起身,走到谢予身前跪下。

    “元裔君请听小女说几句话?”

    谢予点头。

    “周姨奶奶是我父亲的妾室,虽然她品性低下,可也算得上是我容侯府的下人,下人犯了错,主人家自然不能包庇是要惩罚的。”

    “府上满院春景,元裔君和父亲本是要一同游玩春色的,莫要为了周姨奶奶扫了兴致。”

    容老夫人也道:“这罪妇老身一定重重责罚,元裔君有心赏玩府上景色,不如让侯爷继续陪同,待天色将晚之时,老身命下人备上酒菜,定教元裔君宾至如归。”

    谢予看着容沨对着自己的乌黑清亮的发顶,眼眸一眨,想摸。

    “老夫人都如此说了,本君也只能就此作罢,子嗣虽然难得,若是遇上不知事的母亲教导,老夫人不如学学汉武帝的钩弋夫人。”

    去母留子?!

    容老夫人面色一正。

    “应其去请杜太医为周氏好好把脉,定然确保安然无恙,若之后传出本君依仗皇恩欺负有孕之人,本君回盛京后难向陛下交代。”

    周氏捧着自己的肚子惴惴不安,趴在地上身形抖如筛糠。

    容涟也是身子一软,若没有若婵扶着就摔在地上了,她紧紧抓着若婵的手掌,怎,怎么办?!

    谢予和容侯爷走后,院子里少了大半的人,寿安堂紧闭着大门,容老夫人对周氏的审问还未结束。

    容沨盯着手中杯盏里的茶水,清亮的茶水倒映着她的脸庞,恍惚间她仿佛又瞧见了自己被吊死时,容涟和周氏张狂的笑靥。

    “祖母,我瞧周姨奶奶脸色有些难看,不如去请杜太医来看看,毕竟她腹中怀得是侯府的子嗣。”

    周氏赤红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愤恨看向容沨,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婢妾无事,不敢劳烦杜太医。老夫人婢妾有罪还请责罚……”

    她哭得悲戚,又重重磕了几个响头,贴在地上的手紧紧攥紧。

    容老夫人扫了一眼周氏的略微有些粗的腰身,连连冷笑,若不是府中没有能继承爵位的孩子,哪里轮得到周氏在这里蹦哒。

    “有孕又如何!你这个饶舌的妇人差点叫整个容侯府都受你牵连,老婆子拿一根绳子勒死你都是轻饶了你,还为她去请杜太医?”

    容涟惊呼一声,跪在地上,故作镇定道:“祖母息怒,周姨奶奶有错当罚,可她现在有孕在身……又,又是陪伴涟儿多年的教养娘子,涟儿自小和母亲、祖母分离,她对涟儿事事上心,如同亲人一般,还请祖母饶她一命。”

    周氏膝行上前,抱住容涟哭道:“我的姑娘,是婢妾脑子糊涂做了事还要让你为我受罪求情,可怜我腹中孩子还未过三月就要随我一起去了……”

    容沨放下手中茶盏,语气怪异道:“倒是忘了这周姨奶奶是五妹妹以前的教养夫人,奚娘子。瞧着两人感情笃深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生母女。”

    周氏哭声一顿:“婢妾知四姑娘对我一直心存怨恨,又怎么能诬陷自己的亲妹妹,老夫人!”

    容涟也跟着隐隐啜泣:“祖母有罚当罚,但孙女求你饶周姨奶奶一命。”

    容沨站起身子,声音清亮道:“祖母饶不得!”

    容老夫人被吵得头痛欲裂,看着容涟还在为周氏求情,气得脸色发涨,指着周氏怒喝。

    “我当年就不该听侯爷说什么奚家娘子有德,又与净空师太深交,把涟丫头交给你教养!侯府出的贵女被你教成什么模样!哪有半分像四丫头沉稳……”

    容老夫人喘了一口气:“怀孕又如何,侯爷春秋正盛,还怕以后没有什么子嗣,留着你这个祸害牵连侯府,教坏姑娘,我不如现在给你个利落!”

    周氏松开容涟,转去拉着容老夫人的衣摆,尖声哭道:“老夫人饶了婢妾吧,婢妾知错了,你要要打要罚婢妾都认了……还请老夫人留婢妾腹中孩子一命,他也是你老人家的孙子啊!”

    容老夫人存了心思要好好惩治周氏,手一挥:“秦妈妈去叫人把周氏捆上,我容侯府留不得这样的祸端……老婆子没那福气做你孩子的祖母!”

    周氏被秦妈妈擒住双手拖开,却又小心不碰上周氏的肚子,周氏丝毫不见最初进府时柔媚娇弱的模样,尖叫声几欲掀翻屋顶,眼泪横流,头发散乱。

    这时容侯爷掀了帘子走了进来,见所有人目光聚在他身上,他对容老夫人道:“元裔君喝醉酒了,我来看看。”

    容老夫人重重地一拍桌子,沉声道:“你还想包庇这祸害!”

    周氏如同沉溺在水中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她喘着气抱住容侯爷的大腿:“侯爷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容老夫人砸了一个杯盏在周氏面前,皱着眉冷声道:“你还好意思求侯爷,你出生的孩子长大若是知晓自己怎么来的,定然羞愧致死。她今日闯下大祸,可是要给元裔君一个交代,你自己看着怎么办!”

    言罢,容老夫人侧过身子不再多说一句话。

    容侯爷低下头看着周氏,眉眼紧皱,这是陪了她十多年的女人,比之裴氏她更得自己喜欢,所以自己才会敢将涟儿偷换成沨儿的妹妹。

    他抽回自己的腿,周氏被冷冷挥开后,怔愣了一瞬,她睁大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容侯爷。

    容侯爷一撩衣摆在容老夫人跪下磕头:“儿子有罪,叫母亲受了委屈,一切听母亲所言周氏留不得。”

    “侯爷!”

    “父亲!”

    容涟难以置信。

    周氏抑制不住地颤抖,她脸色涨红,侯爷真不保她了?!

    “她腹中孩子来得不光彩,可也是儿子的血脉。”容侯爷咬咬牙,“待她生下孩子后,就如母亲安排叫她体面一点的死了。”

    容老夫人道:“当真?届时你不会反悔!”

    容侯爷坚决道:“决不反悔!将周氏关在自己的院子里,撤了她身边一众奴仆,留一个高妈妈。”

    ……

    容沨站在台阶之上,灯笼里的烛火浸出暖暖的光芒,她难得笑了笑,看着面前本该在山月小筑醉酒歇息的谢予。

    “多谢你今日帮我。”

    其实当时周姨奶奶只是听身边丫鬟提了一句:“元裔君是阉人。”

    一时没把控得住自己的音量惊呼出来:“阉人!”

    就恰恰被容侯爷和谢予遇上。

    谢予轻哼一声,转过头:“谁说本君是在帮你,本君即使是个阉人,可也用不着别人来提醒。”

    容沨卸下身上锋芒,顺着他的话诚恳道:“嗯,我知道了,不是在帮我。”

    谢予蹙了蹙眉,冷着脸沉默下来,这小骗子怎么这样蠢呢?他说不是,她就信了?!

    摇了摇手中折扇,不想去看容沨。

    容沨道:“你手里的折扇是我的。”

    谢予难得被人气到,他帮小骗子出了一口恶气,现在连一把扇子都舍不得。

    容沨一直在观察谢予的神情,她从来都不知道死寂平静的人表情会这样丰富,她看谢予挑着一双丹凤眸看着她。

    她弯了弯眉眼,轻笑出声:“谢予,扇子送你了。”

    谢予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的手肘,手掌放在自己的脸颊处,他觉得自己是真的醉了。

    死寂一样的眸子起了波澜:“小骗子本君帮你是要收利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