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四姑娘侯府日常 > 第九十五章 最后结果
    容老夫人听了勃然大怒:“呵!好张伶牙俐齿的嘴,颠倒黑白,你自己做下丢人现眼的事,还要怪你老子!我倒不如去沈府退下亲事,让你好好在家修身养性!免得日后还要牵累母家。”

    容涟难以置信瞪大眼睛,失声道:“祖母!你知晓我身世不再愿我入沈府,又何必多做掩耳盗铃的事!”

    屋里静默如冰,仿佛空气在这一瞬凝滞,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窗外清风掠过树叶沙沙轻轻的声响也格外惹人注意。

    容涟慌乱低下头,脸色惨白如灰,身子一哆嗦委顿在地,失了言语。

    容侯爷更是面色一惊,容涟身份在容老夫人暴露一事,他确实不曾知晓,容老夫人也不曾知会,对上容老夫人也冷笑不已的目光,顿时羞愧低下头。

    容沨几欲哼笑出声,她还以为容涟有了长进,没有到还是不堪一击,悠悠道:“我怎么没听明白,五妹妹还有何身世?”

    话音刚落,容老夫人瞪了一眼容沨:“长辈不曾说话,哪有你小辈说话的份!你父亲训斥你妹妹,你这个姐姐在也不好斥责,还是先回你的卷舒阁去。”

    容沨起身褔了福:“孙女不过是好奇五妹妹话里的玄机,既然祖母不让孙女听,孙女自当告退。”

    嘴角噙着一丝冷漠的讥诮不曾退下:“不知道父亲知不知晓。”

    “好了!嘴里不饶人的性子可要叫李妈妈好好将你纠正过来,免不得日后和五妹妹一样闯下大祸。”容老夫人眼里露出一丝精光,已是对容沨的警告。

    容沨离去时,犹自抚平容涟衣服上的褶皱,笑意凉薄:“五妹妹可要好好想清楚,怎么样才能把谎话给圆回去。”

    “四丫头!”容老夫人声音一沉。

    “孙女告退。”容沨缓缓退了出去。

    容老夫人面孔冷硬,盯着容侯爷的眼睛:“如今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容侯爷方才听得容沨的话,被刺得浑身坐立不安,双手抱拳道:“儿子糊涂。”

    容老夫人冷哼一声,瞥了眼还犹自流泪哭泣的容涟,时至今日她才觉得她这个孙女真心不尽然,假意倒是显得令她隔应,殊不知到底是为她母亲周氏,又或是她身份暴露的缘故。

    “糊涂的岂止是你!”容老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桌案,茶盏倒下。

    “净空那日事出后,我不曾找你点破你的身份,偏偏你还不懂的收敛,安心度日,私自出府,相会男子,一通规矩都约到狗肚子里去了!”

    容涟脸上挂着泪水,轻轻咬着下唇,心脏惶恐害怕一阵骤然紧缩,一阵又猛地突突直跳,像是落在鼓面要将起打破。

    她膝行上前求饶,拉着容老夫人的衣摆:“祖母饶了我吧,我错了!是我愚钝,不懂祖母苦心!求你不要去沈府退了亲事……”

    与沈少期结亲她们费了多少心思,连她亲生母亲也折在了里面,怎么能因容老夫人轻而易举的两句话给结束了。

    “祖母寿宴之时,我就与沈少将军有了肌肤之亲,况且那日多少人见得,如今孙女自知失仪,让父亲丢了颜面,可索性并无人看见,还请祖母收回成命……”

    容涟见容老夫人不为所动,又转而去拉扯容侯爷:“父亲,你帮帮女儿,女儿求你了,女儿已经没了亲娘,可不能在丢了婚事……这是要女儿去死啊……”

    字字恳切,如同泣血,容侯爷当初容涟的疼爱不曾作假,隐隐被触动了恻隐之心。

    “……母亲。”

    “我瞧侯爷这是忘了周氏当日之死到底是为何,她心术不正,害了多少无辜性命!瞒天过海把多少人当做傻子一样哄骗……怎么侯爷还不曾对她死心。”容老夫人嘲讽道。

    容侯爷凉透的心稍稍回暖又被一盆冷水浇灭,低下头不再说话。

    容老夫人冷笑:“你和周氏倒是像得很,有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可惜这一颗心没有用在正途上,全然想着一些旁门左道,你要你父亲怜你没了亲娘,可须知你亲娘是咎由自取,一朝身死和旁人没有半点儿关系!”

    容涟脸上再无半点儿血色,身子微微颤抖,只是眼底里那一抹不可察觉的赤红藏着的全是恨意。

    “我不曾点破你的身世,外人眼中你亲娘可是容侯府圣旨赐婚下来的濮州裴家的女儿,可不是你心心念念放不下的罪臣外室之女,沈府要娶的可也是容侯府嫡出的女儿!”

    容老夫人吹了吹茶盏中沉浮不定的茶叶,缓缓开口。

    容涟只觉一股刺人的寒意在身体游走,凝滞她的血液,脑子和动作都有些迟缓,她呐呐地张了张嘴,怎么能甘心。

    “所以祖母这几日对我不胜从前,不过就是因为知晓我的身份不是嫡出!所以你打算偷天换日让容沨顶替我嫁入沈府,我今日会想岔走这一步,可是祖母你逼我的!我的身份如隔空的一层薄纸,被人轻轻一捅就能戳破,容沨对我恨之入骨,我不得不防她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祖母父亲怪我,可知我也是无法了!”

    容老夫人看容涟理直气壮,倒叫人啼笑皆非,缓缓道:“那你偷了那么多年的嫡女身份,抢走四丫头她母亲对女儿的关怀,又该怎么来算呢?”

    容涟愕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说来你亏欠四姐姐的东西可是一辈子都还不完的!”

    容涟心下一沉:“那就要将我的婚事给了容沨吗?!我不愿!”

    容侯爷眼中失望之色越来越深,他记忆中的涟姐儿是最善解人意温和柔婉的,如今执念之深的她有些狰狞的让人厌弃。

    容涟心头顶着一股邪火,四处窜着,她似想起什么,急忙道:“我与沈少将军婚事是元裔君亲自结下的,怎么能换了四姐姐……我叫祖母和父亲厌恶,可父亲不得不顾元裔君。”

    剩下的话被容涟咕噜一下咽回嘴里,直见容老夫人眼里已然多了几分杀意。

    “拿元裔君来威胁我和你老子?元裔君在权倾朝野,可也不敢轻易妄动朝廷肱骨之臣,我只需对外称五姑娘突感顽疾离世,为不断两家姻亲,让你四姐姐替你去了沈府,你又能如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容涟怎么可能玩的过半截身子都快入土的容老夫人。

    容涟难以置信,趴在地上犹自垂泪,可眼底幽怨的恨意越来越深,她死死地咬住下唇,啜泣之声隐匿在喉咙之中不曾发出。

    良久,久到容涟觉得整个身子如坠冰窖一般,僵硬得动弹不了。

    容老夫人看着容涟,神色不明,异常缓慢道:“容侯府与沈府结下亲事,已然成了定局,你若安分些,看在你老子爱惜女儿的份上,我也断然不会平白无故要了你的性命。”

    “当初既然定下的是你,自然也不会让你四姐姐替你顶上,鸠占鹊巢,夺他人福气的事儿,老婆子做不出去,周氏不怕报应,老婆子还怕将来去了阎王殿被查出来还要受刀山火海之刑。”

    容涟猛地抬头起,脸上狂喜,手指微微发颤兴奋不已。

    “不过……”

    容老夫人话语一顿,眼底神色陡然转狠:“我要你今日在这儿对我和你老子发誓,不再记着周氏为你亲娘,她死了去畜牲道都是便宜她的,你要发誓和她断绝一切关系,就连想都不可以想起,更不谈祭拜与她,和她恩断义绝,一心只为容侯府清誉打算。”

    容涟嘴唇发颤,脑子轰地一下在耳边砸开,如同晴天霹雳,她与周氏感情笃深,她怎么能……

    “怎么你不愿意?我只要你一个决断,往后你便顺风顺水,也不必如周氏一般,算计所有最后却不得善终。”

    容涟赤红着眼睛缓缓垂下遮住眼底里的阴鸷,两手撑在冰冷的地上,手指微微弯曲,指甲抓在地上发出轻微刺耳的摩擦声,恨不得将指甲折断。

    她举起手,恍若失声,艰难地开口,嘶哑阴沉:“……我,我容涟对苍天……对祖母,父亲发誓,周氏虽为我生母,可恶其,作恶多端,害人害己,今我大义灭亲不再视其为亲生母亲,断绝关系,不思不拜……若违此言,若违此言……”

    几次说到这儿,却终是说不下去,一串串泪珠从眼里落下滴在地上。

    “母亲,涟儿说到此处,不如就算了,周氏作恶多端,可涟儿人性为泯灭怎么能让她。”容侯爷道。

    容老夫人不听,却替容涟接着往下说:“若违此言,报应不祸及家门,只落在此身,问心不安,终日惶恐,丈夫不忠,一生孤苦,早死早超生。”

    字字冷酷,平静不待一丝温度。

    容涟惊悚地面孔扭曲,恨得几欲控制不住身子一阵颤抖,重复着容老夫人的话说了下来。

    等容涟从寿安堂出来,后背已经被冷汗浸得湿润,看着面前陌生的丫头,皱眉问:“若婵呢?”

    小丫头有些害怕,低着头小声道:“老夫人说若婵姐姐年纪大了,打发回家去了。”

    容涟勾唇冷笑,一手微微握紧:“打发回家?!谁知道是不是去了阎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