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四姑娘侯府日常 > 第一百零六章 表哥裴策
    端阳突然暴乱,虽已及时被镇压下来,当日在场的沈少将军声称,暴徒都是前朝与陛下争夺太子之位的留王余孽,可青州百姓始终人心惶惶之时还忍不住赞沈少期英勇,夜晚离宵禁还有一个时辰之久便就只剩了巡逻的官兵。

    可在端阳出净风头的沈少将军,可却并没有那么高兴。

    “索性账目并未被谢予他得去,你现在受伤,不妨将你的亲事往后推了几日。”沈将军眼眸半眯道。

    沈少期闻言脸色猛地惊变,顾不得自己还未包扎好的伤口,急急道:“不可!”

    又定定地低下头,遮住眼眸中惶然:“良辰吉日已经定好,若在擅自更改怕会惹容侯府心中不快,况且现在母亲病情实在不好,在拖下去,恐生变故。”

    沈将军点头:“如今谢予仓皇逃离青州,怕的就是我们在痛下杀手,当即要赶快搭上容侯府这条船。以前我不拘着你,你虽混迹那些不干净的地方,可也还算知晓轻重,沈府血脉还得早些有人延续。”

    沈少期脸色越发变得难堪,一阵青一阵白的,眼中温润气质变得阴郁恐怖,如同乌云笼罩风雨俱来。

    他一手紧紧握成拳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手背上的青筋几欲要崩开,克制不住地颤抖。

    他怎么能说,那日他本想趁乱杀死谢予,结果被应书应其两人给制住,除了背后受了剑伤外,他恐怕再也不能!

    不能人道了!

    简直耻辱至极!沈少期眼睛瞬时充满赤红,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和羞耻,可越是这样他外人面前也就越发沉静了,嘴角还挂着一丝古怪诡异的笑容。

    却说那日裴策救下容涵送回容侯府时,拜见了容老夫人后又匆匆离去,等到第二日才携物什正式拜见。

    容老夫人虽鄙夷商户,可对裴老太爷当年的运筹帷幄也是实打实的敬佩,更是对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裴策也有几分欣赏,不免也就多问了几句。

    “我记得庭哥儿年长四丫头四五岁,家里面可有什么打算,若是你家老太爷不好开口,老婆子替你做主。”

    裴策眉眼清朗,黑眸之中将自己的幽深收敛得极好,他拱手笑道:“多谢老夫人慈爱,我身无所长又无什么建树,现下还要准备年下秋试,不敢贪念儿女情长。若秋试得中,我可是要记着老夫人的话再来求你,老夫人可不要忘了。”

    容老夫人指着裴策笑道:“不敢忘,不敢忘,定然给你挑个可心的媳妇儿。都说先成家再立业,可成家之后却也不免分心,你考量得极好。”

    裴策拿起茶桌上的一盏清茶,停在自己面前:“我此次来青州便是一来替夫子拜见一位旧友指点秋试事宜,二来两位表妹不日便是及笈大礼,涟表妹下月便要嫁去沈将军府,祖父年岁大来不了,父亲也还去了海外,府中大小事宜又离不了母亲,便让我来替两位表妹送上大礼。”

    容老夫人眸光一闪:“你能来便是极大的情分。”手上捻动佛串的速度有些凝滞的缓慢。

    “你替你夫子拜见旧友,若有难处不妨与我说,外面住着也总不方便,不如来侯府清静。”

    裴策咽下喉中的温热的清茶,摇了摇头:“老夫人不必替我忧心,府外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府上女眷众多,也不算多方便。”

    话语一顿,裴策放下茶盏,行云流水一般:“倒是祖父托我来多问一句,侯府规矩大,想来不兴什么长幼有序,涟表妹都快要出嫁了,沨表妹的婚事可有什么打算?”

    触及容老夫人微微沉下的目光,裴策缓缓起身行礼:“时庭并无僭越之意,不过实在不解,祖父也是上心的很。”

    秦妈妈突然开口说话:“裴大爷所言极是,血缘至亲即便相阁千里也是心里惦记着的,五姑娘与沈将军府的婚事是陛下身边的元裔君亲自定下的,二姑娘所嫁外祖王家也亦是清贵世家。夫人身子不好,自然事情都落在了老夫人身上,精挑细选下,眼睛都挑花了,却也觉得都不合适四姑娘,这才耽搁了下来。”

    裴策笑了笑,眼底幽深露出一丝:“如此这般我也好回去想祖父他老人家交代,既然沨表妹亲事未定,时庭便想求老夫人一个恩典。”

    容老夫人笑意淡淡:“你说?”

    “姨母当年嫁到侯府,与祖父更是一别数十年,两个表妹也只曾在襁褓中见过一面,便求老夫人准时庭等涟表妹出嫁后,带沨表妹上濮州见见祖父。”

    裴策一番话下来,让容老夫人再也不好开口告诉他要将容沨送去大选的打算,实在有碍容侯府的颜面,万幸府中并无多少人知晓,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人多嘴向裴策走漏了风声。

    容老夫人闭了闭眼,似有些困倦:“你还不曾去见过你姨母,她现在身子不如从前,还好宫中圣手杜太医替她调养了许久,若是知道你来了,她定然高兴至极。至于你说的事还得从长计议,一切事宜都要好好商量才是。”

    秦妈妈送了裴策出寿安堂后,又轻轻掀了帘子看着容老夫人歪在椅子上,面色有些凝重,心下微动,便听容老夫人道:

    “我着实后悔了当初听侯爷所言要送四丫头进宫的事。今日庭哥儿问起,我实在愧对裴家。”

    秦妈妈低垂着头道:“老夫人若是后悔了,不如就此作罢。二姑娘即便嫁去了自己亲外祖家,老夫人也是时常担心,四姑娘若真去了皇城,里面咱们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可还是害怕的。”

    容老夫人微微捻动着佛串的手指轻轻一抬:“即便我后悔,可开弓并无回头箭,端阳暴乱,侯爷更是为了此事忙的焦头烂额,四丫头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裴策正正去的不巧,裴氏这两日精神好些了,可每日午食半个时辰后总要睡上些时间,林妈妈便留了裴策在院中亭子里多坐了一会儿,百般无聊之际,容沨来了。

    “那日我不在,可也听了裴妄和婆子说了发生的事情。真是可惜了你生了一个女儿身,如此手段到该去朝堂之上翻云覆雨。”裴策轻笑道。

    容沨神色平静,面上并无太多波澜:“庭表哥说笑了,即便生为男儿,我也并无此志向,反倒想游山玩水,走出这四四方方的天地。不过那些人还请庭表哥多多费心看管。”

    裴策笑道:“无妨。你若想游山玩水等这里的事情一结束便可,我都和老夫人说了,带你回濮州见祖父,净儿那个皮猴带着可有的玩。”

    容沨眉眼动了动,终是忍不住讥诮道:“怕是没有那机会了。”

    裴策奇怪偏头,眼中浮起一丝疑云。

    云宵立在一旁,忍无可忍后,跪在地上道:“回裴大爷的话,我们家姑娘八月便要去大选,离了侯府这四四方方的牢笼却又要进更大的笼子。老夫人不说,恐是怕大爷多想。”

    说着便是轻轻的冷嘲一笑。

    裴策眼底幽深越深,温和的神情也多了几分锋利:“怪道是我问起你的婚事是秦妈妈来周旋。”

    容沨道:“秦妈妈也是担心你惹了祖母生气才多嘴的。庭表哥,这里的事情一旦结束,往后的争端也少不了了,终是进了皇城便再无回头路。”

    说着,却见一抹裙裾蹁跹而来,恍若悠悠的云彩落入人的眼里,裴策见了眼眸一动,却是容沨的神情平静得恍若看不见此人一样。

    “表哥。”容涟对裴策微微福身道,又转而看向容沨:“四姐姐好。”

    裴策假笑道:“涟表妹越发好看了,和沨儿这个丑丫头比起来,说出去谁也不信是双生姐妹。”

    容涟脸上柔柔的笑意有一瞬僵硬,不自然的抽了抽嘴角:“表哥话里嫌弃四姐姐,可却是和她最亲近的,与之比起来,反倒是我。”

    她眼眸一黯,有些恍然失神,若不是几人心知肚明,还真以为是自家兄妹呢。

    裴策笑笑:“涟表妹此话差矣,血脉相连又岂是单凭几句话就能看出来的。倒是那日我送府上的六姑娘回府,瞧着涟表妹的脸色不好,不知是不是病了,可有痊愈。”

    容沨忽然想起容涟被迫硬生生喝下寒药的事情,动了动手指,不咸不淡道:“庭表哥不用担心,五妹妹现在喝药可不敢偷工减料,你说是五妹妹吗?”

    容涟动心忍气,死死地撑住脸上的笑意:“自然。”

    容沨缓缓起身靠近容涟,理了理她衣襟上的绣纹,定定地看着容涟的眼睛:“五妹妹可是好事将近,万万出不了差错。”

    容涟心下猛地一跳,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低头阴郁的笑笑:“我出不了差错,四姐姐自然也出不了,端阳暴乱,四姐姐和六妹妹不也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容沨冷冷一笑:“那可是因为没有小人在侧。”

    “庭表哥母亲这会儿该醒了,我去小厨房看看药有无煎好,五妹妹不如陪庭表哥一同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