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四姑娘侯府日常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离开青州
    等到第十日,沈府贪墨一事终于要有了结果,沈将军赐死,其余亲眷随同沈少期一同流放西北苦寒之地,一通抄家后,府上前赫然显贵的牌匾也被人换下,府上下人只留下几个老人其余全部都遣散殆尽。

    沈夫人躺在床上已是将死之相,青白的脸夹杂着一丝怒火冲天的涨红之色,掀了钱如燕递过来的药碗,容涟见药汁要溅在自己身上连忙往后退了退,只剩钱如燕一身狼藉。

    沈夫人怒声道:“滚开!连个药碗也端不正,要你来有什么用!没用的东西!”

    钱如燕神色木然也不说话,一双黑黑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沈夫人看,教人头皮发麻,钱府从前因沈府受益不少,沈府被抄家后,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也一同受到牵连。

    就连前日她想偷偷那些银钱回去接济被容涟发现后告到沈夫人这儿,也是一通责骂,骂她吃里扒外,额头上的淤青也是被沈夫人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砸的。

    沈夫人尖锐刻薄的声音还没有停止,一次又一次剜着钱如燕心口的血肉:“你不想着什么钱府,你现在进了我沈府的门生死都是这儿的人,你若是讨喜些让少期多留在你房里片刻,你肚子哪会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跟你娘一样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着又瞥见容涟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火气更重,一点儿也不像将死之人:“还有你!你给我端什么侯府嫡女的架子,我让你回去求你父亲帮忙,不也是被人赶了出来?你这个丧门星我儿子就是因为娶了你沈府才遭此劫难,等我儿子回来定然要她休了你这女人。”

    容涟袖子一甩,对沈夫人满是轻蔑:“婆婆有这功夫不如让人多盯盯钱姨奶奶的肚子,说不定这里面有你沈府的血脉也说不定。”

    容涟话里带刺,刺得钱如燕眼里一阵赤红,她前阵子子才来月事怎么可能会有,而且沈少期已经不能……心里梗着一股气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

    钱如燕站起身子拿着帕子擦了擦衣裙上的药水,慢条斯理对着沈夫人道:“姨母恐怕还不知道,表哥娶的哪里是什么侯府的嫡女更本就是容侯府一个外室的女儿,当年她娘瞒天过海把她换到侯爷夫人那里养着,如今身份被揭穿了才被送到咱们府上。”

    容涟一惊,狠狠地瞪着钱如燕:“你怎么知道的!”

    钱如燕神情麻木,又生生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天下没有不透风,你还怕没有人知道。”

    沈夫人怒拍着床沿,一股怒气卷袭着血气冲到脑门,尖锐之声更加刺耳逼得人一阵皱眉:“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我要容侯府给我们沈府一个交代,一个下贱的外室之女也敢来做我们沈家儿媳,不知廉耻!”

    钱如燕细细道:“沈府被抄家,姨母咱们见不了容老夫人和容侯爷,也更去不了,姨母咱们沈府败了,只能留着容五姑娘成表哥的妻子。”

    她的每一句话都在撩动沈夫人的神经,仿佛所有经脉几欲崩裂在沈夫人身体里炸开。

    “毒妇!贱人你怎么敢欺辱我沈府门楣!!”

    沈夫人捡着身边能有的东西往容涟身上砸去,又吐了一口唾沫落在容涟的衣摆上,青黄粘腻的液体让容涟皱了皱眉。

    容涟冷声笑着:“你沈府还有什么门楣!都是罪臣亲眷若不是陛下开恩,你以为还有性命在这里发火!咱们都得去死!沈夫人以为出生就有多高贵?不过也是从一个低贱的妾室爬上来的,你觉得儿媳配不上少期,可我瞧着正好,正正相配。”

    容涟声音轻缓,字字珠玑带着一股阴森之意:“谁不知道当年你害死沈府真正的当家主母李氏,让她母子俱亡,毒妇这两个字还是婆婆自己留着就好了。”

    沈夫人颤颤巍巍地抬起一只手,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被容涟激得几欲失去清醒,只知道瞪着一对眼珠子怒视着她。

    容涟脸上笑意阴冷,眼底之色轻蔑,嘴上仍然恭敬道:“婆婆还是不要发火了,府上日子艰难你弄撒了今日的药怕是又得过两天才能吃上,可怜钱姨奶奶身为你的外甥女没有半分疼爱还要一味承受你的苛待。”

    她幽幽地又继续说道:“原念着婆婆生病不宜大悲,现在看来身子强健,那儿媳也不瞒着你了,公公已经在牢狱里被陛下赐死,咱们可都要随夫君一同前去西北苦寒之地受风沙大雪的折磨。”

    沈夫人张嘴“呃呃”地喊了几声,满心的怒火被铺天盖地的凉意卷袭,整个人支撑不住地往后倒了过去,直挺挺地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床顶。

    钱如燕察觉不对,轻轻喊了几句:“姨母?姨母?……姨母!”她上前推了推沈夫人,只见沈夫人脖子一歪,整个人没了气息。

    她惊叫出声,将容涟吓了一跳。

    容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抓着半夏的手,喃喃道:“不是我!不是我!”

    她强撑着惧意,先一步跪在地上哭道:“婆婆你这么就这样先去了!”

    沈夫人逝世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死得突然让人都有些怀疑,容涟对外只说,沈夫人是听到沈将军被赐死的消息才一口气没上来死的,说得是实话,可也没说是自己气死的。

    府上拿不出银钱给沈夫人办丧事,少不得容涟自己从自己的嫁妆里掏钱,暗骂沈夫人这个老贱人活着的时候天天欺辱她,死了也不让她安生。

    沈少期还未放出来,只能由她和钱如燕两个女眷轮流守灵,看着白茫茫的灵堂和沈夫人的牌位,容涟始终觉得阴森灰衣得很,便在阖上棺木之前偷偷给沈夫人嘴里封了草木灰,当年她怎么对的李氏如今也算是报应。

    一番安慰下来,容涟终于让自己稍稍冷静了下来。

    晚间,又是容涟和钱如燕两人守着,久久无人说话,容涟也不免有些出神,恍惚间她听到钱如燕说话了。

    “表哥若是知道是你气死姨母,他是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你的身份也会是让他更加厌弃你。”

    容涟侧头看着她:“好啊,不放过我更好!你是他表妹你没替她照顾好婆婆他恨得也会有你,你不是把他当成眼珠子一样,别人碰也碰不得吗,我看那时少期那样恨你,你又怎么办?”

    钱如燕轻轻一笑,在灵堂里环绕:“容五姑娘你可真可怜,嫡出姑娘的身份是偷来的,嫁的夫家又遭此祸事,接二连三的打击我真佩服你能撑得过来。”

    她话语顿了一顿,声音低哑细小可落在容涟耳里却极为清晰。

    “就是你还知不知道,即便表哥待你疼惜,可惜你们一辈子也不能有孩子。从前我看表哥厌恶极了元裔君,一口一个阉人,如今和元裔君相比,好歹人家还有权势,而他连身为男人的尊严也没有了。”

    说着钱如燕站起身子,痴痴地大笑着,眼角挂着一丝悲戚的泪水,疯癫地转了转往外跑了出去。

    “报应!真是报应!”

    容涟颓然委顿在地,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第二日清晨,突然有人惊喊道:“钱姨奶奶自尽了!”

    容涟身心疲惫对着下人道:“还不下去把人给捞上来!”

    下人年老已有五十来岁,低声道:“这鞋子应是放在这儿一晚上了,钱姨奶奶怕是昨日就跳了下去,这水渠和青州临水想通,下面暗流甚多,怕是捞不上来了。”

    钱如燕突然一死,所有的矛头都指在了容涟身上,沈夫人前脚一死,钱姨奶奶后脚就跟着自尽,怕是沈夫人的死有蹊跷被人发现,钱姨奶奶怕是被人灭口了。

    顿时偌大的沈府只剩容涟一个主子和两个孤魂。

    殊不知此时此刻一辆刻着裴家家徽的马车悠悠地出了青州,车上之人包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她哑声道:“替我多谢四姑娘救我一命。”

    车上之人正是裴策身边的裴妄,他道:“出了这青州可就没有什么钱姨奶奶了,改名换姓,你既然毁了你自己脸那也是要和从前断个一干二净不然救下罪臣女眷这个罪名我们可是不认的。”

    钱如燕点了点头,她和容沨的交易不会有人知晓,容沨要容涟处境更加艰难,她做到了,从此世上再无钱如燕此人。

    之后沈少期回到沈府与容涟自是大吵了一架,第二日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全就被带走。

    据碧花现场转播回来说,容涟那天脸上尽是淤青,脸上盖了不知哪里的劣质胭脂水粉还往下扑扑地掉粉。

    而容侯府从此不再驻扎青州,奉命携家眷入盛京,而容沨离八月大选还有近两月的时间,便跟着裴策一同去了濮州裴家。

    容沨坐在马车上,目光淡淡地看着窗外景色,一切仿佛都已经结束归于平静,可她心里始终难以放开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