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四姑娘侯府日常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十里红妆(四)
    十里红妆,谢予高骑白马,一身沉寂的气质被红衣衬得多了几分邪气,他嘴唇微微勾起,淡淡的笑意弥漫在没有血色的薄唇上。

    身后花车层层用着银红色的软烟罗笼罩着,依稀只能看见一身形娇小的女子背脊挺直跪坐在其中,花车四角挂着一串铃铛,没有敲锣打鼓喧嚣之意,所到之处皆听见一阵清脆悦耳的铃铛响声。

    花车还未进城,便有百姓围拥着,议论之声不绝。

    有人见了,冷哼道:“不过是个阉人娶亲,简直哗众取宠!”

    旁边闻言,往嘴里丢了颗花生米,笑道:“这话可敢当着元裔君说去。”

    先前说话的人,脸色赫然,一阵窘迫说不出话来。

    “陛下赐婚,元裔君取得还是不归山的姑娘,十里红妆这是诚意也是心意,若让你娶,你可做得到,便是皇子娶亲都没这么大阵仗。”

    其他人也压低声音附和:“人人皆有天伦,何况是太监,元裔君能做到如此,可见对其真心。”

    有人附和,自然也有人拆台,一人醉醺醺道:“当年懿贤皇贵妃风光无限,陛下还为其修建章华台,如今物是人非。”

    其他人脸色一变,顿时不敢接话了。

    虽说懿贤皇贵妃如今被陛下恩赦,可到底还是谢氏一族的人,当年之事的余威至今尚存。

    进了盛京街道,一酒楼厢房,临街的窗户轻轻被推开一条缝隙,正好能看清谢予娶亲的花车经过。

    萧继握着一杯酒水,目光阴鸷地盯着马上的谢予,一口将酒水闷掉,嘴角笑意阴森,问着身旁的人:“可都准备好了?”

    “按三皇子妃吩咐都已经准备妥当。”那人手中提着一把冷剑,与从前跟在萧继身边的杨沉有几分相似。

    萧继冷冷连笑几声:“谢予这份小小礼物可是本皇子亲自给你备下的。”

    他又倒了一杯酒,抬手举起:“祝你新婚之喜。”

    谢予重新被晋元帝信任,宣政殿从前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暗线,全部都被谢予一一拔除,连着之前被送去慎刑司的小太监也不知被谢予藏到哪里去了。

    他还没来得及撤得干净,就被晋元帝唤去了宣政殿,偌大的宣政殿,四周有些空荡荡的幽深,独留他一人长跪。

    不过他却是有些狐疑,谢予和容郡主有私情,容郡主悄无声息人没了,谢予还被父皇赐婚,赐婚的人还是不归山的人,其中关窍他怎么也想不通。

    他心中隐隐有一种猜测,会不会容郡主没有死,一切都是父皇借谢予与容郡主之事制衡他与萧承两边的由头。

    萧继眼眸微凝,眉头紧皱,此想法刚冒出就被自己否决,不,不会的。

    容郡主和懿贤皇贵妃长得那么像,父皇怎么回轻易饶恕。

    萧继冷笑一顿,又偏头看向侍从:“你兄长便是死在谢予手里,杨沉是本皇子左膀右臂,没了他,我心甚痛。”

    杨深木着一张冷脸,握着冷剑的手微微用力。

    突然不知哪里先是响起一阵鞭炮点燃的声响,百姓还以为是花车进城了,所以燃起了鞭炮,身后马蹄声不绝,还带着马的嘶叫之声。

    百姓回头,脸色大变,不知哪里窜出的七八匹马像是被鞭炮声惊到,在街道上四处乱窜,已有几人被马蹄踢到,接连不断的惊叫声使马儿更加发疯。

    一只马蹄抬起,直接越过人群冲进花车队中,谢予首当其冲,身下骑着的白马也有些不受控制想要窜走。

    谢予一把扯住缰绳,目光微寒,对着身后的人道:“保护夫人。”

    人群如惊鸟像四周散去,你推着我,我踩着你混乱至极。

    应书手中冷剑出鞘,寒光闪现,闯进花车队里的疯马就被他的冷剑刺穿喉咙,剑身抽出时,鲜血飞溅。

    应其护在容沨的花车旁,应书一人在半息之间就将疯马击毙。

    人群之外的疯马死了大半,这时杨深拿着冷剑凌空而下,杀掉应书身后一匹惊马。

    应书神情一顿,瞥了杨深一眼,却是没有管他,不过片刻,疯马杀尽。

    杨深手里长剑,剑身沾满鲜血,汇聚在剑刃滴了下来,他缓缓靠近谢予,白马像是察觉到杀气,一声嘶叫,凌空抬起蹄子。

    杨深身影一变,只见几道残影,手中长剑自下而上刺穿白马喉咙,而马上的谢予已被应书扶着落到了安全的地界。

    杨深面部表情,长剑入鞘,单膝跪下道:“惊扰元裔君还请恕罪。”

    谢予神色不变,斜睨着杨深,嘴皮一掀透着刺骨的寒意笑着:“何罪之有?”

    杨深默默起身,低垂着头道:“为救元裔君杀马,这便是其罪。”

    谢予沉寂的眸子聚起一抹狠戾之色,他淡声道:“回去告诉三皇子,本君多谢他。”

    说完,杨深便不见了身影,疯马杀尽,人群又聚了回来,看见地上鲜血和结亲的红色融为一色,顿时有些阴寒之意,这大喜之日见血,终究是晦气。

    而且谢予所骑白马被杀,即便换上其他的马,那也是差强人意。

    这时银红色软烟罗中探出一只柔荑,应其见此抬起手臂虚扶着容沨走了下来。

    人群之中议论之声更大,这还未娶进门,新娘子怎么能自己下了花车,不吉利!

    容沨站定后,她透过喜帕,看着远处的谢予,声音清冽又夹着几分柔意:“奴既然终身许定元裔君,那从此之后便是同心同德,无花车无白马又何妨,奴愿与元裔君同行。”

    谢予闻言一怔,兀自掩嘴笑出了声,沉寂的眸子透进的光越亮,他走上前拉住容沨的手,认真道:“好。”

    应书与应其两人跪下,抱拳道:“属下愿为元裔君开路!”

    随行的侍从也训练有素地齐齐跪下,朗声道:“属下也愿。”

    谢予握住容沨的指尖,环视周围,面上无丝毫畏惧,薄唇轻启道:“我谢予是踩着别人的血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人血我都不惧,何况是畜牲。世人皆说我谢予是奸佞乱政,但我谢予无愧晋朝。”

    “今日我谢予大喜,有此血铺路,将来我定不负我身旁之人。”

    此话一出,议论之声渐停,看着谢予牵着新嫁娘走在血路上,义无反顾,心中看热闹、嘲讽的意思都转而成了那么一丝羡艳。

    才走了几步,印澧骑着马带了一对护卫前来,他翻身下马,目似寒星,声音清亮道:“印澧护送阿姐出嫁。”

    人群之中裴策与另外的队伍也涌入进来,裴策手中折扇阖上道:“濮州裴家护送夫人出嫁。”

    旁边队伍之首,抱拳行礼:“沛国公府护送夫人出嫁。”

    不归山、濮州裴家、沛国公府……

    厢房之内的萧继手中杯盏砸碎在地上,阴狠之气压抑不住,握着的手骨架咔咔作响。

    他可算是明白了!

    什么不归山嫁女,这人分明就是容沨!

    他父皇为了让谢予制衡他们,既然能留她性命。

    他咬牙,一字一句从喉咙挤出道:“好啊!真是好啊!”

    有印澧他们护送,花车很快就到了谢予府邸,谢予牵着容沨跨过火盆,走进府邸。

    却是没有拜天地,直接将容沨送进了新居。

    早就到府上的云宵和碧花两人,脸上喜色掩不住,福身道:“恭喜元裔君与夫人大喜。”

    容沨坐在福床上,莫名有些紧张起来,低头便能看见自己身旁以“早生贵子”放着的花生桂圆的东西。

    萧承带着赵磬瑶前来凑热闹,摇着折扇一个劲儿道:“还愣着干嘛,揭了喜帕让我们看看新娘子。”

    喜帕揭开,容沨眼前霍然一亮,终于是嫁给了这个人。

    赵磬瑶就要送上合卺酒,突然一阵尖细的声音响起,来人正是晋元帝身边的李如玉。

    只见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太监手里托盘放着一壶酒和和两个酒杯。

    众人没来由脸色微微一变,萧承眼眸微沉,笑着道:“李公公不在父皇跟前伺候,怎么来这儿了,莫不是也想讨一杯喜酒喝?”

    李如玉恭声道:“元裔君大喜,陛下让奴才送上合卺酒。”

    见众人脸色不对,又道:“这是陛下私库里藏得好酒,是奴才亲自去取的。”

    萧承脸色稍缓,笑道:“父皇私库里的好酒,本皇子成亲时可没这好福气。”

    李如玉满上酒后,谢予接过酒杯,与容沨交手饮下。

    李如玉脸色浮着些笑意,退后几步,又低垂着头道:“陛下有旨,容郡主既然被容家族谱除名,这容姓便不宜再用了。”

    裴策眼眸一转,上前拱手对李如玉道:“夫人从此便是裴家人。”

    李如玉满意的笑笑:“陛下正是此意。”

    一天折腾后,容沨洗净铅华,披散着头发枕在谢予的手臂上,学着谢予从前的模样,缠绕着谢予的一缕头发。

    谢予道:“以后会更难。”

    容沨扯着他的头发,摇头道:“我不怕。”

    她只能陪谢予十年,她会好好珍惜这十年的每一天。

    “你要做什么,我都陪你,只要你别丢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