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五谷丰登小福妻 > 第一百三十六章终归人去了
    夜枭子叫,夜枭子笑,那是闻到死人的味道。

    钱贵凤整个人瘦一大圈,宋老大躺在她身边还有些不习惯,钱贵凤嗯一声:“要不然外面那东西咋能上这边来叫唤,也不知道沈大爷去后,那俩孩子咋过活。”

    过完年以后,沈老头的就开始咳血,迷糊,手脚不利索,他生病沈寒年身上担子更重,伺候的人又多一个,这个还是生病的端屎端尿都得是沈寒年,沈东升见自家老爹快不行,心里着急,可这手不是一般的懒,不到时候绝对不出手,赵兰叫他回来看孩子他就回去看孩子,不管他老爹,左右寒年在那呢,不会出问题的。

    自打宋小雨被拍走以后,这村子里的人全都看紧自家的孩子,唯有赵兰这个后娘,巴不得这两个孩子全部被拐走,这样家里的吃食就全都是她的孩子了。

    沈老头死后,家里就她们一家三口,多好。

    所以沈寒年平时上地要带着沈寒心,不管上哪里都得带着她,沈寒年让她不要走远,沈寒心听话,时不时的她去隔壁院子待会儿,钱贵凤就给她弄点好吃的,看着和小雨差不多大的沈寒心,钱贵凤就有些母爱泛滥,给她吃点,心里念叨着要是有好心的妇人看到她们小雨,也给小雨一口吃的。

    沈寒年不想他爷死,天天尽孝在炕边,沈老头也舍不得自己的孙子,孙子哪都好,缺德就缺德在没有个好身板的娘,那柳七娘要是活着,孙子哪能受这么多苦,沈老头眼睛迷糊,看不清啥,心里难受。

    拉着沈寒年的手哑声说:“爷爷想护着你,但这病不带好的,爷要是死了,你就带着寒心好好地,别惹那母夜叉。”到死胆子也大,连这夜叉都叫出口。

    沈寒年点头:“爷你放心,我定会照顾好寒心和自己的。”

    这一日一日的捱着,终究有个头,沈老头死那天天气最热,沈寒年带着沈寒心挖婆婆丁回来,发现自家爷爷咽气多时,他哭着拉住沈老头的手,给他磕三个头,沈寒心面对死人,本应该害怕,但看着是平时对自己最好的爷爷,也没什么可怕的,守在旁边,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沈东升和赵兰听到消息,赵兰嘴角扬起,沈东升却是悲从心中来,他不想伺候也嫌弃沈老头啥也不干干吃饭,但这人真撒手人寰,心是扛不住这打击的。

    毕竟是他爹,血浓于水,沈东升脑袋发晕,下地的时候栽楞下,要不是沈寒年扶着他沈东升脑袋都得被磕坏:“我,我去看看你爷。”

    “你们去吧,这孩子没人看我得看孩子。”赵兰娇气的抱着孩子往炕里缩去,啥都不管。

    沈寒年从来没想过赵兰竟然如此冷心冷情,头一次站在地上盯着她看:“娘,你都不过去看看吗,爷没了?”

    赵兰冷笑,小兔崽子老子死了他翅膀还硬起来:“死就死,我去能活过来还是咋的?”

    沈寒年蹙眉,没说话,转身离开,赵兰看着她的背影,觉得等这丧礼办完好好教教他们规矩,什么个东西,还敢上这来指手画脚。

    沈东升跪在沈老头面前,痛哭流涕:“老爹,你怎么说走就走啊。”

    他不知道,沈老头早就没有把他当儿子,这样不孝顺没骨气的东西不是他儿子,沈东升啥都不知道,沈老头死后还觉得自己是孝子。

    沈寒年将仓子里早就准备好的破木板子打成的棺材收拾出来,上面的灰都擦掉,又去杨家将推车借过来,通知大家爷爷没了。

    沈东升哭嚎一阵过后啥都整的利利索索,连孝带都准备好,宋家人知道沈老头身去,紧忙过来帮忙,宋家三兄弟和沈寒年上坟圈子去挖坑,而那觉得自己无比孝顺的沈东升,趴再地上继续哭,一直哭,哭到村里人帮着把老沈头安葬立碑这家伙才停止哭声,作揖给大家,说些漂亮话:“老爹啊,你好狠心将儿子留下你自己走。”

    说完又哭,一头栽倒坟前,村子里人来了以后赵兰又装的人模人样出来干活,在沈东升昏倒以后吓的抱孩子扶住她,无法,年轻力壮又是邻居的宋老三只好上前将沈东升搬到推车上,其实沈东升没有彻底昏死过去,嘴里还念叨着胡话呢。

    不过人家都栽倒你还不上去帮忙,有点说不过去。

    福全叔在旁边,拦下赵兰,老沈大哥身去,这俩孩子是他比较担心的:“赵兰,你公爹走了,俩孩子可得好好对着,要不然如何对得起那柳七娘。”

    隔壁不远处就是柳七娘的坟包,上面草生出一人高,再人柳七娘阴屋面前,赵兰不敢耍狠:“诶呦福全叔你放心吧,两个孩子我向来都是当自己亲闺女亲儿子一样对待,绝对不会苛待的。”

    福全叔知道这女人的能耐,面上说出花背地里那爪子该掐还掐。

    但也没办法,毕竟是别人家事,回到家福全叔还犯愁呢。

    现在的日子也没有能力让你办个丧礼,弄完后各回各家吃饭歇着,沈寒年将沈老头的东西收拾好,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有些恍神。

    宋长宁算着日子,还需几年沈寒年和沈寒心就要被沈三爷认领走,自打沈家爷爷去世后,赵兰变本加厉虐/待他们兄妹,沈三爷看不过把两个孩子领走,从此以后,沈寒年才顺当起来。

    希望这一日早些到来,让她们兄妹少受些苦。

    晚上宋奶让刘牡丹叫那两个孩子过来吃饭,今个儿送沈老头走,看那夫妻两个也不是正经哭丧,尤其是那个沈东升,什么都不干不如个孩子,她个外人看着都来气。

    锅里炖着白菜还有土豆,咸菜疙瘩,沈寒年和沈寒心不来,赵兰知道老宋家人又没叫他们,生气的开门,抱着孩子还挺生气的样:“人家叫你们去就去呗,毕竟咱们家穷,没饭给你们吃。”

    这话是又想让她们去,但又得刺刘牡丹两句。

    刘牡丹现在练的胆子也没那么小:“走,上俺家吃去,你家这鸡叫的太吵人,自己不下蛋给你们吃,还怪我们这看不下去的。”

    沈寒年知道赵兰巴不得他们去,就带着沈寒心和刘牡丹回去,赵兰没好气的对着刘牡丹背后吐口唾沫:“什么个东西,跑俺家做起主,你家真有粮食,那就把这俩孩子接走养去,别放我眼前碍事。”

    刘牡丹转身:“赵兰,你个做娘的没个做娘的样,在净说些有的没的,我就去福全叔那里告状,让福全叔听听您的话评评咱们的理。”

    听到福全叔瞪刘牡丹一眼,扭着胯骨进屋去了。

    回去后往地上吐口唾沫,生气的看着沈东升:“隔壁又把那俩孩子叫走了。”真不知道隔壁是能装还是东西多的烧的慌,竟做这让人作呕的事情。

    弄得好像他们家供养不起孩子一样,他们要是真的在乎那两个孩子,干脆领回去养,正好丢个宋小雨,那俩孩子也吃不了多少,就领回去吃饭呗。

    沈东升有气无力,觉得自己今天太过卖力脑袋被累到疼的不行。

    “这样不正合你意,两个孩子不在家吃饭,你又能省出一顿带回娘家去。”按理说赵兰这种被娘家欺负惯的,不应该有心往回拿东西,赵兰并非是真的想尽孝,其实就是想拿东西回去,让她们高看一眼,以前那么嫌弃她,现在吃着她拿回去的东西,看她们讨好的样子,赵兰喘口气都觉得自己牛逼。

    这事被沈东升赤裸裸拿出来说,赵兰也有点脸红:“东升,我那也不是故意的,你看那孩子吃穿也没少,是吧。”赵兰说着其实自己都心虚,沈东升见惯不惯,没有理她。

    再说下去恐怕要吵起来,这娘们心情不好,那两个孩子也会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