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的蓝桥 > 第 56 章
    徐恕被她搂着脖,任她亲着自己,趴在车窗上,人一动不动。

    “你不想亲我吗?”

    过了一会儿,赵南箫慢慢地松开了他,唇瓣凑到他耳边,吹气似地轻声问他,嗓音又甜又柔。

    他像是被针给戳了一下,猛地直起身,什么也没说,一把拽开车门,俯身就紧紧抱住了她,张嘴含住那张刚离开自己的温暖而香甜的红唇。

    两人就这样挤在一个狭窄而昏暗的位子空间里接吻,吻得气喘吁吁,车厢里的温度也仿佛随之慢慢升高。忽然,也不知道是谁的胳膊肘打了下方向盘,汽车发出一道急促而响亮的鸣声,在这个夜间安静无比的别墅区里,听起来突兀又刺耳。

    徐恕一顿,停了下来。

    赵南箫靠在他的怀里,脸贴着他胸膛,闭目还在微微喘息时,心里忽然懊悔了。

    自己刚才不该脑子一热去亲他的。

    这下好了,要是他让自己跟他进去,那该怎么办?

    倒不是她回到家这边就矜持,不可以了,而是现在跟他进去了的话,以他那股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的劲,等自己能回家,都不知道是几点,妈妈那一关不好解释。

    虽然她知道自己和他发生过关系了,但毕竟没结婚,在外头看不见也就算了,这样在家长眼皮子底下,总归有些不好。

    赵南箫睁开眼睛,推了推他:“好了,你进去睡觉,我也该回家了。”

    她以为他会像平常那样耍赖撒娇,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竟真的松开了抱着她的手,人也从驾驶位的位子上退了出去,帮她关好车门,低声说:“那你慢点开,到了家就给我消息。”

    这么顺利就打发掉了,赵南箫感到意外,心里又隐隐有点类似于失落的感觉,但转念一想,他或许也和自己一样有相同的顾虑,所以不敢留自己太晚,于是也就释然,点了点头,升上了车窗玻璃,发动车,倒退掉头开车离去,回到家也就十点多,看见妈妈还没进卧室,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着书,走进去说:“妈你最近身体不好,怎么还不去休息?”

    “这就去休息了。”

    沈晓曼看了眼女儿,放下书站起来:“把徐恕送到家了?”

    赵南箫点头,脱了外套,挽着她胳膊送她回房间,看着她躺了下去,这才回到自己房间给他发了个消息,说到家了,随即去洗澡。

    她出来,拿起手机翻了翻。

    本来以为他这个话痨,肯定会有一大串留言了,没想到却只回过来一条“晚安,早点睡觉”,没别的了。

    估计晚上他真的是喝多,已经睡了。

    赵南箫也就放下手机,躺床上,开始想周末的那个婚礼自己该穿什么。

    上次,他希望带她去和朋友们见面,她拒绝了。

    这次就不一样了。赵南箫暗暗有点期待,并且说实话,也略微紧张,希望自己能给他的朋友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两天之后,他那位名叫李蔚然的好友的婚礼日子到了,要求正装出席,徐恕约好下午两点来接她。

    沈晓曼替女儿约了一个熟悉的私人造型师,造型师到家里替她化妆做造型,忙到下午。造型师走了,赵南箫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她平常就用护肤品,很少化妆,一是工作使然,二也没那个时间,最多用下口红,但今天化了个淡淡的彩妆,在造型师的几款推荐里亲自选了条定制款的紫罗兰色星空小礼服裙,裙子收腰修身,设计简单而独特,时髦不失优雅,华丽又不张扬,绝不至于抢走当天新娘的风头,但无论是颜色还是款式,又无不恰到好处地衬出她的白皙皮肤和好身材,再配上一副钻石耳钉和细跟高跟鞋,从头到脚,简直是美极了。

    快两点钟,沈晓曼看着自己的漂亮女儿,见她时不时看时间,显得心神不宁,实在忍不住:“你又不是新娘,你紧张什么?两点还没到呢。”

    赵南箫见被妈妈看出来自己的心思,有点不好意思,面上勉强辩解:“谁紧张了?我有什么可紧张的?妈你别胡说!”

    徐振中的儿子也是厉害了,十几年都不声不响,突然从弟弟变成男友,居然还把自己女儿给迷成了这样。

    沈晓曼心里又是欣慰,又忍不住暗叹一口气。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赵南箫急忙拿起包,跑过去开门,果然,徐恕站在门口,也是一身正装,打着领结,而且很巧,藏蓝色的礼服,看着倒像是两人事先商量好的,正好相配。

    他看着自己,目光好似惊艳,一开始连和自己妈妈打招呼都忘了,赵南箫心里不禁小小欢喜,忽然觉得这半天的折腾也有了回报,就转头说:“妈,我们走了!”

    沈晓曼跟到玄关,微笑道:“晚上大概几点回来?”

    “不知道,反正结束了就回,你别等我,自己早点睡。”

    赵南箫一边说,一边弯腰,白皙的一只小脚往高跟鞋里套。

    徐恕忍不住瞄,突然感觉对面好似有道目光射向自己,抬眼,对上了沈晓曼投来的目光,一个紧张,急忙说:“阿姨您放心,我会送她回家的。”

    “行,那你们玩得开心。”沈晓曼笑吟吟地说。

    “谢谢阿姨,我们走了。”

    徐恕终于带着他的女朋友离开。

    “这两天你都忙什么?你家那个阿姨不是说走了吗?叫你来我家吃晚饭,你怎么不来?”

    上车之后,过了一会儿,赵南箫问他。

    徐恕开着车,眼睛望着前头说:“集团总部在开科技创新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推进会,来了很多相关专家,你姥爷也在邀请之列,难得的机会,我就去蹭了下会,吃饭就在总部那边的食堂里搞定,所以没来你家。”

    赵南箫明白了,也就释然,笑着说:“我还以为你没地儿吃饭呢。那你忙你的。”

    徐恕看了她一眼,唔了一声。

    新婚夫妇不想办传统的酒店式婚礼,今天的婚礼地点就在郊区的一座私人别墅大花园里,连同双方父母亲眷,加上邀请见证的来宾,人数不多,百位左右,多是双方的至交或者好友。场地布置了内外,外面的草地花园设来宾签到处、新人仪式区和类同甜品小食区的Foodbar,室内则用作晚宴,另外还准备了供客人休息的房间。

    整个场地,轻纱和玫瑰间点缀着尤加利,又浪漫又精致,简直就是所有女孩子梦想中的婚礼。

    和新郎官是死党,徐恕理所当然做了伴郎,比普通宾客来的要早些,他带着赵南箫抵达的时候,另几个好友各自带着女友都已到了,就等着徐恕。

    大家都知道他今天要带女朋友来。根据前些时日他在死党群里的供述,说是初中起就喜欢的梦中情人,现在梦想成真终于追到了手,还说他们应该都知道的,问是谁,又不说,只说等李蔚然婚礼的时候带她一起来,个个全都好奇得要命,说比今天的婚礼还要期待也不夸张。

    地方到了。

    徐恕下车,帮赵南箫打开车门,扶她下来,刚带着往里去,就接到了罗竣打来的电话,说别人都来了,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到。

    “到了到了,外面了!”

    “你说的梦中情人女朋友呢?别说又是你一个人来!我可告诉你,我们这会儿什么都没干,就专门等着。你要敢放鸽子,你自己知道!”

    “我是这样的人吗?稍等,马上就来!”

    徐恕笑着挂了电话,转头对赵南箫说:“罗竣他们打来的,都已经到了,就差我们了,进去吧。”

    赵南箫看着前头那扇用鲜花装饰的婚礼场地大门,不禁又微微紧张。

    徐恕轻轻握住她的一只手,微笑着低声道:“他们就跟我兄弟差不多,走吧。”

    赵南箫呼吸了一口气,跟着他走了进去,看见前方来宾签到处有六七个人在那里说笑,除了一对新郎新娘打扮的年轻男女,剩下几人,男的衣装笔挺打着领结,女的小礼服高跟鞋个个漂亮,知道应该就是新婚夫妇和罗竣他们了。

    大家远远看见徐恕牵了个女孩子来了,叫了他一声,全都涌了过来。

    “我女朋友,赵南箫,大学时你们应该知道的。”

    徐恕牵着她手迎向自己的朋友,笑着介绍,语气隐含骄傲。

    大家一怔,很快反应了过来。

    罗竣上来就给了他一拳:“原来是赵南箫!难怪你卖关子就是不说!以前我们系好些男生的梦中情人啊,那么早你就暗中觊觎了,可怕啊!最不像话的是,居然瞒了我们这么多年!这算什么兄弟?要不是看在赵南箫的面上,今天非绝交不可!”

    大家都笑了起来,纷纷和赵南箫点头致意。

    罗竣打完了人,和赵南箫握手,笑道:“你好弟妹,我罗竣!这是今天的新郎官李蔚然,这是严老大,还有新娘子和我们的女朋友。欢迎你的加入!”

    “滚你个罗竣!少占我便宜!”徐恕笑骂。

    “什么叫占便宜?我们几个人里,是不是你最小?比我小俩月你就不认?”

    他又转向赵南箫:“弟妹,你大概还不知道,徐恕虽然最小,但大学的时候,我们谁也不敢惹他。玩乐队的时候,要是配合不好把他惹火了,他能干出当场砸琴的事!我得绕道走,我怕他喷我!四年下来,我不知道有多委屈。以后可好了,有靠山了,他要再敢给我们脸色看,我们搞不过他,有你啊,弟妹你得帮我们好好教训他!”

    大家哈哈大笑,纷纷作证,表示赞同,徐恕一脸的尴尬。新娘子和另两个女生也笑着和赵南箫相互介绍。赵南箫刚开始的那种生疏和紧张之感很快就消失了,一下子也喜欢上了他和朋友之间这种亲密又随和的气氛。

    她态度大方,笑着向今天的新婚夫妇送上自己的祝福,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来宾渐渐多了起来。

    徐恕是伴郎,事情自然要多些,和赵南箫分开后,与伴郎团的几个人正忙着事,忽然被新郎官李蔚然给叫了过去,转到一个人少点的角落里,欲言又止。

    “怎么了新郎官?”徐恕问。

    李蔚然一咬牙,低声说:“徐恕,我跟你说个事,挺不好意思的,你可别怪我,我真的是刚想起来的。我不是今天才知道你女朋友就是赵南箫吗?之前我就认识叶之洲,前些时候,他们事务所找我们做法律顾问,我们一起吃了几次饭,算是朋友……”

    “他今天也来了?”徐恕心里立刻涌出一阵不详之感,立刻问。

    李蔚然点头,眼睛看着他后头。

    徐恕循着他视线转头,远远地看见大门入口处走进来一个男人,黑色正装,系着领结,和边上同行的一个宾客谈笑而来,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可不就是叶之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