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138 五爷护短,神秘女人补刀(3更)
    ,最快更新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

    江锦上快步朝着拍卖厅走去,只是距离监控室有段距离。

    “爷,别担心,我看唐小姐也没吃亏,庄娆碰到她,指不定谁更倒霉。”江措紧跟着他,看他很紧张,肯定要安抚一下。

    “而且江就还在,肯定吃不了亏。”

    “就是我不明白,看视频的时候,他貌似一直站在边上看戏,怎么愣是不动弹啊。”

    ……

    江措早就想“落井下石”,毕竟某个心机男,一直抢他功劳。

    没想到江锦上听了这话,只是余光扫了他一眼,“江就有句话说得没错……”

    “真的话太多,今年年终奖,别拿了。”

    江措“……”

    为毛是他!不是应该罚江就?

    此时的拍卖厅,酒店工作人员一看情况不对,别人不劝架,他们不可以啊,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他们也是一脸懵逼,又没法子,去年就傅家闹了一出,还是傅家三爷带的头,辈分太高,都没人敢拦着,去年“闹事”的都没来,他们还想着,肯定能顺顺利利,不曾想,又出了幺蛾子。

    也是够倒霉!

    “几位,这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们看这……”

    “实在抱歉,给们带来困扰了。”唐菀本就不想惹事,与他们说话,也是温声细语。

    “没事没事,您言重了。”她忽然道歉,反而弄得工作人员不好意思。

    庄娆挑衅在先,在场的人本就颇有微词,本就是她欺人太甚,而唐菀此时落落大方的做派,更是博得很多人的好感。

    “这丫头性子不错,现在居然还有人搞什么地域歧视。”

    “越有教养的人,越不会瞧不起人,看人家这做派,虽然他们有争执,对别人也还是客客气气的,不波及别人,这就是教养。”

    “可不,这庄娆算是丢尽人了,就是不知道,这背后有没有人使坏。”

    ……

    江姝研此时是有口难言,心底憋着口气,吐不出来,更咽不下去。

    而庄娆这种急性子的人,本就觉得自己做的没错,被打之后,一看唐菀这做派,再度火上心头。

    “唐菀,特么装什么装!”

    声嘶力竭,活像要生吞了谁。

    “行了,我们赶紧走吧。”江姝研今晚偷鸡不成蚀把米,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本就很懊恼了。

    “装什么好人,打我这巴掌,就这么算了?”

    “怎么?还想打回来?”唐菀倒是不惊不惧,那表情分明在说“有本事,就上来试试看。”

    唐菀哪算防卫反击,庄娆如果现在攻击她,那就是无理取闹。

    庄娆是有点蠢,却也不至于这个时候还往她枪口撞,周围有人劝和,她也知道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等着,我不会放过的!”

    结果她一转头,就撞到了迎面而来的江锦上!

    简单的西装,半点装饰物都没有,清隽雅致,他整个人都生得非常柔和,水波不兴的眸子更是沉如夜色,五官每一寸都好似有着造物主精雕细琢般的通透感。

    冷白色的皮肤,总给人一种病娇孱弱之感,却又风骨傲然。

    “二……二堂哥。”江姝研低声道,她事先并不知晓江锦上会来,她以为唐菀是自己到的,毕竟她身侧位置一直空置无人。

    江锦上极少露面,在场的人,还真有不少不认识他,听江姝研喊了声,这才反应过来。

    “五爷?”

    “好像是的,以前江家老爷子过世,奔丧的时候,我远远看过一次,那时身体不大好,还坐在轮椅上,现在看着,好像好多了。”

    “长得和他哥一点都不像啊。”

    ……

    其实厅内光线昏暗,压根看不清长相,只是庄娆等人离得很近,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庄娆认识江姝研许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江锦上,心惊之余,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方才我听谁说,要不放过谁?”

    声线温缓,可嘴角那抹弧度,却带着刺骨的苍冷。

    “庄小姐,是说的吗?”

    这般好看的人,忽然站在面前,庄娆眼睛花了,脑子也懵了,哪儿还记得什么唐菀。

    “庄娆!”江姝研使劲抵着她的胳膊,这种时候犯花痴,真是脑子进水了。

    “啊……哦!”庄娆方才缓过神。

    “爷。”江就此时才走出来。

    “发生什么了?”江锦上在事发之后就出了监控室,后来的事自然是不清楚的,也没看到唐菀动手,自然要问一下缘由。

    江就推了推墨镜。

    “大概就是庄小姐挑衅在先,出言侮辱,还动了两次手。”

    庄娆瞳孔地震,“我什么时候动了两次手!”

    “一次试图打掉唐小姐手中的册子,另一侧则是想抽她耳光,没碰到,后来唐小姐出于自卫,就打了她一下。”

    “打她了?”江锦上看向唐菀。

    唐菀点头。

    “就是她打我!我也只是说了两句话,这也太过分了吧。”庄娆忽然就开始向江锦上告状,“五爷,她就是仗着江老太太喜欢,出来作威作福,这种人您也不管?”

    “打了哪边?”江锦上看向她。

    “左边!”庄娆几乎是下意识以为,江锦上是能帮自己出气的,毕竟他这语气不好,又好似在针对唐菀。

    “就打了一下?”江锦上再度看向唐菀。

    “就一下。”

    “五爷……”庄娆还想说什么,却被江姝研给拦住了。

    江锦上的脾气她是熟悉的,久病乖张,早就看透生死的人,要是不相干的人,就是死在他面前,只怕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莫名冒出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而江锦上出现,那肯定是作大妖。

    江锦上只是看了眼江就,他直接绕路走到庄娆面前,她还没回过神,右侧的脸就被打了一下。

    江措嘴角一抽!

    这个没得感情的机器,对面那个好歹是个女人,下手这么重!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下午已经挑衅了一次,这是第二次了吧。”江锦上抬手整理着袖口。

    江就太了解他,反手又给了一下,他下手力度和唐菀不同,一掌掴下去,庄娆脸上火辣辣,耳朵甚至出现了短暂的耳鸣。

    “居然打女人?”庄娆嘴巴哆嗦着,说话都不利索了。

    江就点头,“在我眼里,只有善恶好坏之分,没有男女之别。”

    江锦上垂头,依旧在整理袖口,这庄娆脸都肿了,却好似和他没什么关系一样。

    “人是我带来的,庄小姐三番两次挑衅,到底是对她不满,还是对我有意见?”

    “或者说,对我们江家有意见?”

    “谁都看到她坐在我们江家位置上,却跑过来出言不逊,到底实在挑战谁?”

    他声音甚至可以称得上悦耳,只是说出的话却字句戳人。

    庄娆原本还以为江锦上会帮自己,没想到挨了两下,居然还要她道歉。

    “怎么?不乐意道歉?”江锦上偏头看她,“今天这里人多,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我也不为难,明日来我们家,私下道歉也行。”

    私下道歉?

    唐菀抿了抿嘴,看向江锦上……

    这不是想要她的命。

    事情闹成这样,压根不差她一个道歉,江锦上无非是想帮她出口气,彻底把庄娆那点骨头给折碎了。

    而他这个提议,看似是一种体贴关照,其实和逼着她道歉没两样。

    因为最狠的地方在这里……

    今晚发生的事,庄家那边肯定已经收到了风声,私下道歉,势必就不是她一个人单独去江家,教女无方,只怕她父母都得跟着去卑躬屈膝。

    现在还能解释为晚辈间的一点小冲动,这一旦扯到了两个家里,性质就完不同了。

    “五爷这招才是最狠的,名义上好像是为她着想,这实则啊……”

    “惹江家人干嘛啊,这唐菀再怎么说,退一万步说,她和江家人半点关系没有,只要是江家人带来的,那就该避开点。”

    “这五爷行事,的确乖张。”

    ……

    “庄小姐,我这个提议如何?”江锦上冲她一笑,庄娆呼吸急促,整个人脑子都是发懵的。

    “如果觉得没问题,我让人送回去,毕竟脸上有伤,回家怕是不好交代,我让他们回去和父母解释一下。”

    “觉得怎么样?”

    庄娆此时才算知道,什么叫做被人架在火上烤,走到唐菀面前,硬着头皮说了句,“对不起!”

    “在和谁道歉?”江锦上挑眉。

    “唐小姐,对不起!”

    “道歉总要有个理由吧……”

    庄娆双手紧紧攥着,身子也不只是惊惧害怕,还是羞愤难当,瑟瑟发颤,可她却半点法子都没有,只能哽着嗓子,一遍遍道歉。

    “她就是生了一副蛇蝎心肠,想要杀人害命,可住到我们家,这事儿就轮不到外人插手,就算是自家人……”

    江锦上声音一哂,“也得看远近亲疏,远亲连近邻都不如,这手就别伸得太长。”

    江姝研咬了咬牙,愣是没敢多言。

    只能暗恨自己低估了唐菀,可她怎么都没想到,江锦上会亲自出面帮她。

    “马上拍卖会要开始了,再这么下去,怕是要耽误时间了。”唐菀开口劝了一句江锦上,也算给所有人一个台阶下。

    “是啊,拍卖马上就开始了,大家赶紧就做吧。”主办方工作人员立刻招呼大家。

    “就这么放过她们?”江锦上随着唐菀坐着,低声说道。

    “其实我已经占了上风,真的不用再……免得大家说过于强势,咄咄逼人。”

    “别人如何,我从来也没在乎过,就想给出口气,让心里更舒服些。”

    唐菀垂头,这心底一时又有千般滋味浮上心头,毕竟除却家人,鲜少有人会这么对自己。

    “对了,二……”唐菀刚想问江宴廷人怎么没来,就忽然听到从拍卖厅的安出口处,伴随着一声闷响,传来庄娆的一声惨叫。

    众人在看过去,因为视野之处,光线非常暗,只看到一个穿着雨薇长款礼服的女人,长发垂肩,低声说了一句

    “抱歉,我刚才一直在这里,没想到会过来,毫无防备,才绊到了。”

    唐菀再度眯着眼,就瞧见庄娆跌坐在地上,瓷砖地面,这一下,肯定摔得不轻。

    庄娆气闷,今晚连番受辱,本就羞愤难当,没想到刚要出去,又被人该绊了一下,要不是伸手扶了一下一侧的墙壁,只怕要摔得脸着地,怕是再也没法见人了。

    正当她想要发作的时候,那人又开口了。

    “有正门不走,您走这边做什么?”

    安通道这边,正常情况下,除却工作人员,或者是遇到危险情况譬如出现火情这些,极少开放,所以她的询问也是有根据的。

    庄娆已经丢尽了人,脸还肿着,哪儿有脸穿过人群,从正门离开,这才想走安通道这边绕一下,没想到迎面又撞到一个瘟神。

    “这边不方便走,您还是依着规矩走正门离开吧。”她说着,就把门关上,人挡在那里。

    庄娆此时的处境,和她硬碰,吃亏的只有自己,咬了咬牙,只能垂着脸,灰头土脸的从正门走了,惹得厅内不少人阵阵发笑。

    真是活该!

    唐菀只能暗自感慨,她也是够倒霉的,居然又遇到了一个厉害的角儿。

    而江锦上却盯着那人看了半晌,黑色礼服,长发……只是光线太暗,压根看不清模样,只是听声音,好似年纪也不大。

    她好像忽然转了个身,看向了他们这边。

    其实她这番举动,算是又帮唐菀出了口气,她立刻笑着与她点头,那人倒也颔首意思了一下,转身几乎是贴着一侧墙边,悄无声息地退场了。

    厅内许多人都觉着庄娆太欺负人,心底觉得不忿,可没人想惹事,部都作壁上观,而真正心底不平,还帮她出了口恶气的,也就刚才那人。

    “五哥,认识刚才那个人吗?”

    “没看清。”江锦上给江就使了个眼色。

    只是不到一分钟他就回来了,说是没看到人。

    “不是刚追出去,怎么人就没了?”唐菀蹙眉。

    “不清楚,酒店走廊本就错综复杂,而且房间很多,想找个人的确不容易。”

    ……

    而此时的监控室内,江宴廷虽说在找人,却也实时关注着拍卖厅的动向。

    江锦上行事乖张,这庄娆又碰了他的逆鳞,出口气就行了,也担心他会做出什么过分出格的事。

    “呵——这女人出门前是没看黄历吗?又被人撞了。”

    “我怀疑这个小姐是故意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就把她给绊了。”

    “我也觉得就是故意的。”

    ……

    监控室内其他几个人,都是盯着拍卖厅在看,吃瓜看戏,自然是津津有味。

    江宴廷眯着眼扫了下,忽然指着拍卖厅的一处监控,“往后倒一点!”

    镜头后推,他眯着眼,指着一处黑影,“放大!”

    镜头高清,可光线太暗,只能依稀看到一个轮廓。

    “二爷,这拍卖会马上开始了,您看这个……”经理已经旁敲侧击说了多次。

    江宴廷这次却没留在这里,而是转身就往走,健步如飞……

    只是当他赶到那便时,人却早已不知去向。

    “爸爸。”祁则衍带着江江也已经过来。

    “我去,怎么每次发生这种事,我都不在场,又错过一出大戏。”祁则衍觉着自己和唐菀是真的有缘无分,要不然怎么每次有英雄救美的机会,自己都不在。

    “哥……”江锦上位置就在江宴廷边上,此时灯光部聚焦在台上,底下光线更暗。

    “嗯?”

    “是不是方才那人?”

    江宴廷没作声,江锦上倒是低低笑了下,“嫉恶如仇,如果这样的性子,我也愿意喊声嫂子。”

    “回家别乱说话。”

    “凭什么不能说话?”

    “江锦上?”

    “现在是求我,态度要端正些,要不要找人帮忙查。”京城不大,今天来这里的,都有据可查,想找人,可能费时,却也不是难事。

    “我自己来!”自己的事,江宴廷不愿别人插手。

    江锦上小时候不爱喝药,被他硬灌过几次,这心底一直不舒服,难得有把柄落在他手里,看他吃瘪的样子,这心底莫名有些爽快。

    他身体不好,算是软肋,他大哥却极少有什么软肋,所以想拿捏他太不容易……

    这人一旦有了软肋,就再也不是钢筋铁骨了。

    虽说可能会授人以柄,可人活于世,谁还没几个能放在心里、或者为他能豁出去的人,这活着,也才有了千般滋味……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这一章比较长,接近5000字,原本想分开发的,觉得太长了,还是觉得一章看下去比较爽快些

    大嫂算出场了吧,我觉得算!

    日常求个月票呀~

    潇湘投了票,记得领红包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