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小辈番外(77)溜冰,热风,别抓那么紧
    更深露重,冬虫沉眠。

    祁知意本被段一言的到来,搅乱了心绪,本以为晚上怕是难以入睡,不曾想白日锻炼学武的酸楚袭来,加之祁洌帮她揉腿,酸胀感消减,倒也睡得踏实。

    只是隔天一早,就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哥,你没事吧?还没到六点。”

    “去吃早饭。”

    祁洌就像是被打了鸡血。

    往常都睡到吃中饭才会起床的人,居然要起来吃早饭?

    这是搁哪儿受刺激了?

    “赶紧的,快点,也别打扮了,刷牙穿个衣服就行,别磨蹭啊。”

    祁知意也没准备收拾打扮,裹了件暖和的羽绒服就出去了,头发松垮挽着,颇不讲究,她本打算回来再睡个回笼觉的。

    深冬的清晨,天色雾蒙,即便平江气温未及零下,凉风仍旧涩骨凄寒。

    早餐店人很多,学生放了寒假,除却清晨遛弯的大爷大妈,都是上班族,神色匆匆。

    “你去那边坐着,占着位置,我去买吃的。”祁洌指挥祁知意坐到了一张无人的桌子边。

    祁知意本就困得不行,早点店虽充斥着各种食物的味道,却很暖和,她迷迷瞪瞪地,托着腮昏昏欲睡,时间刚过六点,真的太早了。

    就在她意识昏沉时,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句:

    “知意。”

    声音低沉,略带喑哑的嗓音,带了些痴缠宠溺的味道。

    祁知意忽得睁开眼,段一言单手撑着桌子,凑得很近,似乎是在弯腰打量她什么。

    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

    正面暴击!

    她呼吸一沉,心脏跳动的频率一下快过一下,快要撞破胸口般。

    瞧她迷迷楞楞的模样,段一言忽然就勾唇笑了下。

    “就这么困?”

    他那声音,温柔地都快掐出水来了。

    “你怎么来了?”

    “是我约你哥吃饭的,让他叫上你,没想到他这么积极,六点不到就给我打电话。”段一言也有些无奈,“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嗯?”祁知意还觉得脑袋有些昏沉感。

    段一言稍稍又弓了下腰,很近地看着她,他也是刚洗漱,呼吸温热,却带着一点淡淡的薄荷香味,清新而清冽。

    “虽然时间有点早,能早些见到你也很好。”

    “……”

    “嗳,段一言,你来啦!”祁洌回来了,手中端着两碗豆花,“你自己去看看想吃什么,自己拿,回头我一起付钱。”

    段一言早已直起身子,面色如常,倒是祁知意轻轻咬了咬唇……

    红透半张脸。

    之前他还没这么明目张胆,现在真是要疯了。

    “知意,我给你拿了几个汤包,你还想吃什么?”祁洌还是很照顾妹妹的。

    “够吃了。”

    三人坐在餐桌上,祁洌还在滔滔不绝说着今天的行程安排,段一言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只有祁知意低头喝着面前的豆花,不曾抬头搭腔。

    回到家时,她才注意到自己出门的穿着打扮,顿时有些昏聩。

    段一言吃了早点,回酒店拿了些东西就直接到了阮家。

    祁洌这人虽没随了祁则衍喜欢折腾头发的,偏要搞个油头造型才出门,不过一头卷毛,平时也要弄个造型。

    又拿着各种清洁产品,又开始擦鞋,出门耗时比祁知意花费的时间都多。

    祁知意等得都打哈气了,某人才对着镜子,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卷毛,才吆喝两人出门。

    “你也太能磨叽了。”祁知意低声抱怨了一句。

    “我这叫对自己有要求,你一个女生,出门的时候,能不能好好把自己收拾一下。”

    “你也多学学,化个妆啊,涂个口红,别人上大学,都会变个样儿,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你这样怕是连男朋友都找不到。”

    ……

    兄妹俩经常互损,只是今天祁知意今天破天荒的没反驳他,这倒是让祁洌有些诧异,这小丫头今天有些不太正常啊。

    对于祁知意的反常,祁洌也没多想,毕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女生的心思你别猜,如果她不高兴,你就是从她晃过去,那都是错的。

    类似情况,他早已在父母日常中感受过了,前一秒还闹得急赤白脸,下一面又能腻歪得跟没事儿人一样。

    祁洌做了攻略,三人驱车去了几处景点林园,在附近餐厅吃了中饭,又去一隅茶馆听评弹打卡,晚餐定在一家商场内的网红餐厅,他们过去时,才傍晚5点多,不曾想已经需要拿票等号。

    “换个餐厅吗?还是等一下?”祁洌还是在征求段一言的意见。

    “你呢?”段一言却偏头看向了祁知意。

    “我都行,现在也不算很饿。”在一隅茶馆,听评弹也吃了些糕点。

    三人商量着,还是等一下,只是等餐过程比较无趣乏味,据说还得等一个多小时,三人在商场闲逛一圈,倒是意外看到了一个溜冰场,人不算少,原本他们就是站在边上围观,祁洌却说要去玩。

    “那你们去玩吧,我就不去了,我太会溜冰。”祁知意双腿本就因为习武酸软,逛了一天,已经有些酸胀,真的不想再动。

    “我也不去。”段一言看向祁洌,“你自己去玩吧。”

    “别啊……”祁洌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你们看着我玩像什么话,赶紧的,我们就玩一个小时,消耗一下体力,待会儿正好多吃点。”

    祁洌说着,直接走到工作人员那边,付了三人份的钱,祁知意没法子,只能跟着去选鞋子。

    “哥,我真的不太会玩。”祁知意小时候学过溜冰,十几年没碰过了,穿了鞋子,根本无法独立起身,双腿直打颤。

    “没事,我带着你。”祁洌早已换好鞋子,他比较爱玩,江软偷偷去学骑摩托时,他还学过一段时间街头的花式滑板,溜冰自然不在话下,伸手扶着她,祁知意紧紧抓着他的胳膊,紧张得要命。

    “你别怕,大胆地走,就算摔了,我给你垫背。”

    “你别走那么快,慢点。”祁知意动作小心又拘谨,饶是如此,溜冰鞋还是不听使唤,稍稍往前一滑,差点就摔得她人仰马翻。

    不过在祁洌的搀扶下,跌跌撞撞似乎也能滑行一段路,祁知意生怕自己摔倒,便没了心思去管段一言在哪儿。

    祁洌扶着她走了两圈,然后就……

    把她扔下了!

    自己去玩了。

    理由是:

    “溜冰的要领你已经掌握了,现在就是要克服心理恐惧,你自己领悟一下。”

    说完人家就怕了,留下祁知意一个人扶着溜冰场边缘的护栏,双腿打颤,这还是亲哥吗?

    若是寻常,祁知意会试一下,只是近来双腿酸软得厉害,根本使不上劲儿,紧握着栏杆,深呼吸,她能感觉到自己双腿在微微发颤。

    慢慢地找到了一些小窍门,她慢慢松开了紧抓护栏的手。

    大抵是太心急,不小心鞋子往后一滑,身子却还滞留在原处,重心偏移,眼看着就要伏地摔在地上。

    胳膊忽然被人一拉……

    溜冰鞋带动着,整个人忽得往前栽去,下一秒,整个人就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祁知意呼吸急促着,微卷的长发,柔软得垂肩披下,人在这种时候,肯定会本能的抓住一切可攀附的东西,惶恐至极,手慌脚乱之际……

    这人伸手过来,她便抓住了他的小臂和衣服,紧紧攥着。

    两人身子贴得很紧,有种难以言说的亲近。

    祁知意被吓着了,抓着面前的人,呼吸急促着,“谢……谢谢。”

    她抬头与那人道谢,她眼底有些水汽,大抵是真的被吓得不轻,而她一眼跌近了一双含笑的眼睛里。

    他眸底好似有风……

    热风。

    带着连天燎原的那种热切。

    “吓着了?”距离近得无法言说,他一开口,呼吸就落在她脸上。

    温温热热。

    祁知意呼吸急促着,双手下意识收紧,完全忘了自己此时正抓着他的小臂,只觉得被他气息拂过的脸上……

    气息的热度,滚烫得快要烧了起来。

    “知意。”段一言俯身,偏头,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别抓那么紧。”

    他声音带着点笑意和揶揄。

    暧昧低语,撩得她心头狂跳。

    祁知意急忙松开手,只是身子脱离支撑,双腿又开始打滑,不过下一刻……

    段一言握住了她的手,抬手撑住了她。

    “快到时间了,我带你先回去。”段一言扶着她,朝着换鞋的房间走。

    祁知意这才注意到,段一言脚上根本没穿溜冰鞋,难怪人家走在溜冰场,如履平地。

    ……

    此时的祁洌,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妹妹这边的情况,正在溜冰场内,逗一个小朋友在玩,似乎早已忘了,自己还有个妹妹。

    ------题外话------

    小卷毛,这算不算各种助攻……

    卷卷:我只是工具人!还是个很惨的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