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原恶毒男配
    陈清风觉得,他们家最靠谱的就是五哥了!

    最有见识的,也是这位仁兄。毕竟,谁能看出他的潜力呢!那可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啊!

    不过,要想让他去参军,那还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辛苦的日子,他才不要过。世上已经有那么多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了,不缺他一个!

    人生啊,不干活儿就有钱花才是最舒服的。

    人要是太有理想,真的就是自己遭罪。陈清风觉得,他的目标就是有点钱钱,可以跟甜甜买买买,这样就最好了。

    所以对于陈清北真挚的建议,陈清风觉得,随风去吧。

    虽说不打算听从五哥的,但是间接的得到一点认可,陈清风也是高兴的。虽说,他这个技能是打小儿就嘴欠儿逃生练出来的。不过,那也高兴。

    陈清风一早哼着小曲儿,搞得姜甜甜纳闷极了。

    她问:“小风哥哥,你咋这么高兴呢?”

    一脸的“我捡到钱了”。

    陈清风神秘兮兮:“我跟你讲,五哥说我……”

    姜甜甜崇拜的看着他,认真:“小风哥哥,你咋这么厉害呢?我就知道你是最厉害的人。家里没有一个人比你更强。你真是能文能武啊!”

    陈清风点头:“可不是咧。”

    姜甜甜又说:“那么,奖励你一下呀?”

    陈清风笑眯眯:“嗯?”

    姜甜甜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吧嗒一下,随后搂着他脖子晃荡,像是一只树袋熊:“我的奖励,是不是最好?”

    陈清风高兴的眼睛弯弯,超级真诚咧:“特别好!”

    他低声:“我跟你在一起,觉得自己真是幸运值飙升。”

    姜甜甜又吧嗒一下子,乐呵呵:“这是,打气。”

    陈清风:“那我要每天都打气,这样才能元气满满。”

    姜甜甜戳他的脸,笑嘻嘻:“可以是可以的!但是你也每天都要说姜甜甜宇宙超级无敌大美女哦!”

    “那还用说嘛?我们甜甜本来就是。”

    陈大娘走到门口,打算叫他们一起走了,手刚碰到门上,就听到这么一句,她怅然的望天,默默的把自己的手缩回去。这俩人,真是腻歪死了。

    原来总听说什么白糖和糖精的区别。

    陈大娘十分明白的表示,他俩这就是糖精!

    甜到J咸,腻歪人。

    扛不住!

    “娘,你干嘛呢?”

    正想着呢,陈清风已经把门推开了,他上下狐疑的盯着陈大娘,缓缓说:“您老人家该不会是听墙根的吧?要是这样,可不好哈。”

    陈大娘:“……”

    真是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她怎么就是听墙根的了?这话让他们说的,真是贼难听!她是那种人吗?必须不是啊!

    陈大娘冷漠脸:“走了。”

    多余的话,真是一个字儿都不想多说了,心累。

    陈清风扬扬眉,说:“娘,您这是干啥?”

    陈大娘:“呵呵。”

    呵呵的心情,你们不懂。

    陈大娘嗖嗖的出了门,陈清风:“?”

    姜甜甜:“???”

    两个人都不是很了解陈大娘的心情啦。

    “走走,他们应该都收拾好了。”今天可是要去看拍电影的。

    两个人手拉手一起出门,果然,大家多已经等在了院子里。只有他们最慢了。

    一看两人出来,陈大娘:“行了,走吧。”

    围观拍电影的热度果然是很大,一贯看起来是个沉稳老头儿的陈会计都在其中,整个人带着几分难掩的喜悦。

    别说是拍电影,就连看电影,一年他们都轮不到一回,也难怪大家都格外的有精神头儿了。几乎整个人村子的人都听说了这件事儿,他们大家三三两两的,也不少人呢。

    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全村总动员。

    姜甜甜原本觉得,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天又这么冷,走起来应该还满遭罪的,但是真的走起来才觉得,一个小时算个啥啊!这么多人一起,热热闹闹的,东家长西家短都听说了好多。一个多小时,这就是毛毛雨啊。

    虽然现在人多,但是大冬天的衣服厚,倒是也不明显,所以陈清风和姜甜甜两个人手藏在棉袄里,手拉着手。

    因为带着几分躲躲藏藏,倒是多了几分隐秘的乐趣呢。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迟晓红,她要调到杨柳大队做记分员了。”不知道是谁提到了迟晓红,一说这个人,大家立刻就精神起来。毕竟,这少女在他们大队可是刮起一阵风的。

    姜甜甜对她,是很好奇的,想当年迟晓红下乡的时候,他们还做过同一个驴车呢。

    而且,迟晓红在前进大队真是惹了不少的事儿。

    没想到现在竟然要走了。

    “这知青还能随随便便调走?”

    “那肯定是当然的啊,我听说,初二那天她就回大队了,要开介绍信。大队长没敢给他开,说是要等初八公社上班。这没有领导的首肯,谁敢啊!”

    其他人纷纷点头,大家都觉得,大队长碰着这么个人,也是够难的。

    “那杨柳大队是怎么回事儿啊?她不是举报了杨石头聚众赌博吗?这还要去杨柳大队,也不怕被杨石头他媳妇儿撕了!”

    两个大队距离的近,好些事儿真是瞒不住的。

    “这谁知道啊!不过有人护着,杨石头他媳妇儿哪儿敢啊!”

    “护着?谁啊?”

    “你怕是不知道,就杨柳大队那个大队长,他就是个老色……咳咳,反正你懂的。我听说,迟晓红不是摔了让咱大队长他们送公社医院了吗?就在医院跟杨柳大队的大队长认识了。也不知道咋的就一拍即合了,啧啧!”

    村里人讨论起迟晓红来,是丝毫不避讳的。

    村里那些知青,脸色都不是很好。

    毕竟,在他们看来,他们都是一起来的知青,多少有点同一阵营的意思。然后现在迟晓红被人这样说小话儿,他们也觉得仿佛是隐约的在嘲笑他们。

    虽然,人家老乡们压根没有这个意思。

    但是先头儿就跟迟晓红处的好的几个,总是心里不得劲儿。

    “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你们瞎说什么!你们不能因为迟晓红同志要走,就这样说话吧?迟晓红同志可是不畏恶霸、也不怕自身危险的舍己为人。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县里都表彰过,咋的你们就要这样说她?难道你们比县里领导还会看人?”一个姓方的女知青开了口。

    刚才讲的正热闹的大娘立刻毫不犹豫的挤兑她:“我们说什么了啊?你说说,我们说什么了?你说我们刚才那句话是不好?你说出来啊!真是有意思,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哩。俺们说一句不好了吗?倒是你,噼里啪啦的说这么多,莫不是你自己心里其实就多想了吧?你们这些城里来的知青,就是心眼儿多!贼多,哄着小伙儿干活不说,还想又当叉叉又立牌坊,呵呵!真是笑死个人!”

    农村老娘们的战斗力,永远都是首屈一指不容小觑的。

    另一个立刻也说:“你可别说了,你这么说人家,保不齐人家怎么针对你呢!人家可不是一般人,对付不了你,一勾搭你儿,闹得你家宅不定,你可咋办呦!”

    “啊呸哦,我怕她?叽里呱啦,噼里啪啦……”

    姜甜甜眼看他们很快的口吐芬芳,默默的望天,觉得他们真不是一般人啊!

    农村妇女打架的彪悍程度,一般人真真儿比不上。

    姜甜甜在一旁看热闹,看够了,很真心的问陈清风:“你说我啥时候能像他们这么厉害啊?”

    陈清风惊悚的看了一眼,他真心希望,他们家甜甜不用这么牛逼。

    他微笑,说:“你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你。”

    姜甜甜:“嘻嘻。”

    陈清风:“咱不用学这个。”

    姜甜甜开心:“好。”

    她凑在陈清风的耳边,声音低低的,以只有两个人的音量问:“这事儿,是你出的鬼主意吧?”

    她可是记得呢,陈清风当时跟陈会计说了啥,如果不是他,迟晓红怎么会被送到公社医院啊!她就觉得事情不简单。

    陈清风捏捏她冻得红扑扑的小鼻子,说:“看破不说破,懂不懂?”

    姜甜甜给他一个很了然的眼神儿“懂!”

    陈清风笑了出来,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到了杨柳大队。不过,这真是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杨柳大队竟然人山人海。别说杨柳大队自己的人家,就连十里八乡都过来了。

    当年还允许自由买卖的时候,赶集都没有这么多人呢。

    陈家人:“……”

    挤都挤不进去。

    陈四哥:“……我还背个锅呢。”

    更不好挤了。

    陈大娘:“这可咋进去啊?”

    他们咋进去,这是一点也不知道的,但是这么多人,陈大娘可不放心呢。

    “你们几个带着孩子都小心一点,要是弄丢了孩子,我就要了你们的狗命。”陈二哥一堆人赶紧点头。不过就算这样,大家还是很快的往里挤,陈清风向后看了一眼,说:“如果能上树,倒是能看见。”

    陈三哥立刻:“我上去!”

    爬树,他是在行的,陈三哥果断的上了树,这才看到前边的情形,他开始汇报:“一个穿着红棉袄的大辫子姑娘跪在地上。”

    又说:“他们都在杨家老院儿。”

    要说这么个地儿,大家都懂了。也说怪不得选择这么个地儿呢。这杨家老院儿原来是个大财主住的地方,实实在在几百平大户人家,在他们这十里八乡都是少有的。这几年闹事儿,好几次都有人提出要给这个房子拆了。不过因着都说这杨家大院儿邪性,压着宝藏。只要一动,保准出事儿。动工了两次出事儿了两次,所以大家也就不动了。再后来,各种各样的原因,好像也就没有人提了。

    现在大家都讲究破除四旧,好些房子都被拆掉了,这个房子也算是四旧中的四旧。可偏偏还是保留了下来。倒是没人理会了。正好这次拍戏需要这种东北的老房子,也就选了这么个地儿。

    姜甜甜听得眼睛瞪的大大的,她问:“宝藏?值很多钱吗?”

    陈清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谁知道真假,再说咱们这边好像也不是啥古代大官住过的地方。谁知道有啥呢!如果就说杨家大院土财主住过攒下的家业,我就不信了,人跑了还把钱留下来。”

    姜甜甜点头:“好像有点道理哈。”

    “这啥也看不见啊!”陈清风嘀咕了一句,说:“要不,你踩着我的肩膀看?”

    姜甜甜:“……我怎么踩?”

    陈清风:“我在树边儿蹲下,你踩着我的肩膀,然后我慢慢的站起来,你扶着树,这不就能看到一点吗?”

    姜甜甜惊喜:“你好聪明哦,来来!”

    只是很快的,姜甜甜的视线落在他的肩膀上,又放弃了:“算了,我不要了!”

    她说:“我体重再轻也是一个大人了,你这么单薄,给你踩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陈清风扬起了嘴角:“就知道你疼我。”

    “因为我喜欢你呀。”

    两个人又开始了腻腻歪歪,陈大娘嘴角抽搐一下,说:“这是在外面,你们给我注意一点。”

    这个话,说的嘴皮子都要磨破了。

    而姜甜甜他们是……耳根子都要听的熟了。

    “晓得晓得啦!”

    虽说姜甜甜和陈清风没有这么干,但是倒是给其他人提了醒,陈二哥他们全都让孩子这么踩着自己,虽说很远,但是也能看到一些,“看到啦!我们看到啦!”

    热热闹闹的,好像过年哦。

    姜甜甜看着怎么多人,吐槽说:“真是一点也挤不进去。不过,这样也很耽误拍摄吧?”

    陈清风:“那谁知道了咧?”

    “你们看到了吗?我看到迟晓红了!”

    “我也看到了!”

    虽然村里的老一辈儿都不待见迟晓红,那些小媳妇儿也看她气恼的很,但是小伙子们对迟晓红,那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家里的老人儿骂骂咧咧口吐芬芳。这些小伙子不敢反驳,但是心里还是把迟晓红当做雪山上的白莲花,自己的女神,十分的仰望。

    在这里看见迟晓红,自然是格外的高兴。

    两个小伙子很快的挤走了,姜甜甜凑近陈清风,说:“果然年轻人呀,家里老人儿说的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陈清风笑了起来:“管他们呢。”

    姜甜甜点头:“可不是咧!”

    两个人挤不进去,索性也不挤了。

    陈清风看着人山人海,感慨说:“你说要是能做小生意多好啊!这么多人,我们卖点吃的,就能赚疯了。”

    姜甜甜星星眼看着陈清风,真诚的觉得,陈清风这个人好有做生意的头脑的。同样是这样一个环境,旁人想不到,陈清风却立刻就想都了,真的很难得。

    她说:“小风哥哥,你脑子怎么这么快啊!”

    陈清风:“快也没用啊,现在不成的。”

    姜甜甜点头,确实,机会再好,现在也不是时候。

    不过,她认真说:“虽然现在不行,也许以后行了呢?我觉得呀,能够很快的想到,说明思维能力强,有这个赚钱的弦儿,这样就很厉害了!”

    陈清风揉揉姜甜甜的头,嘴角翘的高高的。

    陈大娘真的忍不下去了,她很想忍的,但是,她太难了。

    陈大娘:“要不然,你们两个回家吧?”

    陈大娘很真心:“反正你们在这儿也看不着啥,在这里也是互相吹捧唠嗑,回家也是这样。那不如回家得了。一来暖和,二来家里也没啥人,随便你们发挥!你们怎么腻歪都没有人管,随便你们折腾!”

    而且,我还不用给你们放哨,担心被人听见丢人!

    真的,好累的。

    陈大娘:“你们说呢?”

    陈清风:“娘,您这是啥意思啊?”

    陈大娘一本正经,严肃的不能再严肃:“我啥想法也没有。”

    陈清风委屈的扁扁嘴,陈大娘:“别装了。”

    陈清风一秒笑出来:“您看您,真是凶。还没咋地就撵我们走!我们还偏就不走!啦啦啦!”

    话是这么说没错,他却看向了姜甜甜,问:“你咋想的?继续看还是听娘的回家?”

    姜甜甜跳跳跳,看了几下,说:“我听娘的,回家!”

    她挽住陈大娘的手臂,说:“娘说的都最对了。”

    这个贴心小棉袄的样子哦,惹得陈大娘高兴极了。远远的还有几个大娘看到姜甜甜小棉袄一样的挽着陈大娘,乐呵呵的,都带着几分羡慕。

    这年头,一个个小媳妇儿都想窜上天,像这么听话的可不多了啊!

    姜甜甜:“那我们早早回去,晚上做好晚饭,你们回来就能吃。”

    陈大娘赶紧的叫了出来:“不用!”

    她认真:“不用不用!我来干!你千万别做饭!”

    这货的创新,真是让她受不了。

    姜甜甜挠挠自己的小卷毛:“我不创新不行吗?”

    陈大娘相当果断:“不必!大可不必!”

    姜甜甜:“……哦。”

    “娘,我回去做吧!”苏小麦接了话,她说:“啥也看不见,就看见人了,我刚才还差点被人踩了。不如回家。我们跟甜甜他们夫妻一起先回去,正好做了饭,你们晚上回来就能吃点热乎的。”

    这下子,真是更让人嫉妒了。

    你看看人家老陈家的儿媳妇儿,一个比一个勤快,还抢着干活儿。

    羡慕啊!

    嫉妒啊!

    再看陈大娘这老太太,越看越不顺眼啊!大家都是一起吐槽儿媳妇儿的人,你怎么地还能脱离了我们的行列呢!

    陈大娘感受到别人的视线,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声音很是不低:“那行,你们回去吧!”

    她说:“不用做太多菜了,随随便便炒三四个就好了。”

    苏小麦笑:“好的。”

    她又说:“要不这样吧,我们回去之后让清北上山转悠转悠,看看能不能打到野兔,要是有的话,晚上给你们做个麻辣兔。”

    陈大娘心说这山上的野兔哪里那么好打,不过还是很随便的说:“行,如果能打到你就做吧。”

    苏小麦:“好。”

    她对自家男人的技术还是很信任的。他跟其他人可不一样,不得不说,部队真的是很锻炼人的一个地方。原来陈清北也不比他们厉害多少,但是现在已经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苏小麦也挽住了陈清北,说:“清北很厉害的。”

    陈清北挺胸抬头,格外的高兴。

    陈大娘:“……”

    这一个个的啊,都跟着小六媳妇儿学坏了啊!

    虽然这么念叨着,可是陈大娘却没发现,自己的笑容啊,藏都藏不住!

    儿子儿媳关系好,她这当老娘的,心里也是高兴啊!

    “行了,赶紧走吧,现在回去正好中午还能弄点吃的。”

    “好。”

    既然不在这边儿围观了,四个人就一起往回走。

    别看来的时候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但是这次回去,倒是完全没有人,山路上空空荡荡,只有他们四个人。陈清风睨了兄嫂一眼,说:“你们也真没有眼力见儿,要走不会等一会儿再走啊!还跟我们一起走。我这要跟我媳妇儿说点悄悄话,拉拉小手儿腻歪一下都不好意思。”

    姜甜甜:“就是就是。”

    陈清北的视线落在两个人交握的手上,冷笑了一声。

    分明一点都没有耽误他们牵手!

    “亏你嫂子还说回家要给你们做饭,我看就不用管你们两个白眼狼。”陈清北转头,说:“媳妇儿,别管他们哈。”

    苏小麦笑:“好。”

    姜甜甜立刻拉住苏小麦,撒娇:“嫂子,您可是我亲姐,不能被人挑拨啊!你不都说了吗?以后要罩着我,带我飞的。”

    “是啊,带你飞,但是不给你饭吃。”苏小麦一本正经的逗着姜甜甜。

    姜甜甜:“嘤嘤!”

    她摇晃起来:“不要啦,麦姐……”

    苏小麦忍不住,终于笑喷了:“你呀。”

    姜甜甜傻兮兮的笑:“姐,来,我挽着你。”

    顿一下,似乎想到什么,暧昧的笑:“不行哦,我不能挽着你。我打算让小风哥哥背我呢。麦姐,你也让五哥背你走!当男人的连自己媳妇儿都不背着,是什么男人!”

    陈清北:“……”

    陈清风:“来来,媳妇儿,我背你。”

    姜甜甜可真是不客气,一下子就窜到了陈清风的背上,她说:“驾驾驾!”

    陈清风:“我是一头小毛驴!”

    “……”陈清北揉揉太阳穴,脑仁儿疼。

    这两个人,还真是单纯无邪啊!

    陈清北被刺激了,也认真:“媳妇儿来,我也背你,我总不至于不如不学无术的小六子。”

    苏小麦和陈清北虽然是自由恋爱,但是从来没有这样亲近的时候,突然间如此,倒是格外的不好意思呢。不过苏小麦使劲儿吸了一口气,还是窜上了陈清北的后背。

    即便是不好意思,她也想要跟陈清北亲近一些。

    陈家兄弟两个人背着媳妇儿,一步步的往家走。

    好在,姜甜甜跟陈清风就是闹着玩儿,也不是真的就让陈清风背回去,没一会儿的功夫,陈清风就把甜甜放了下来。两个人手拉手甩的高高的。

    陈清北与苏小麦:“……”

    果然我们老了,已经不懂年轻人的心了。

    陈清风和姜甜甜知道兄嫂不会多说什么,反而是撒欢的闹,两个人乐呵呵的。

    陈清北低声问他媳妇儿:“这俩人平常也这样?”

    苏小麦:“差不多吧!他们俩没啥愁事儿,见天儿都傻开心。”

    陈清北点头:“看出来了。”

    陈清风回头:“五哥五嫂,我都听见了。”

    陈清北:“听见又咋样!你敢跟我比划比划?”

    陈清风一秒怂了:“不敢!”

    不过,他又贼兮兮的说:“但是我可以背地里阴人啊!咱们家不是还有两座大山吗?我可以在爹娘面前挑拨离间啊!”

    陈清北:“……能把如此卑鄙无耻的事儿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也是头一号了。”

    陈清风笑了出来:“那是当然啊!”

    “我跟你们说……哎哎哎,有一只野兔!”姜甜甜突然就叫了出来,她看着远处的兔子,指着兔子尖叫。

    陈清北一个健步冲了过去,他动作很快的,而且,下手也麻溜儿,几乎是顷刻间,野兔就昏死过去。

    陈清风拍手:“哥,你牛逼!”

    陈清北笑:“小意思。”

    陈清风虽然比陈清北动作快,也麻溜儿,但是要说抓东西,却并不在行了。

    “虽然我没有你快,但是我下手比你稳准狠。”

    陈清风摆手:“不敢跟你比快,你是咱们前进大队最快的男人。”

    陈清北:“……”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一看小弟的眼神儿,果然,这人说话都没安好心。他抿抿嘴,生生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还有女同志呢。他不跟这小兔崽子一般计较。

    陈清北把野兔交给苏小麦:“媳妇儿,给你,晚上做麻辣兔。”

    苏小麦没想到这么顺利,高兴的很:“这只兔子还挺肥的,真好。”

    能够吃点新鲜的肉,真是好难哦。

    她轻声:“清北,你真厉害。”

    苏小麦是内敛的人,一贯都不会这样说话。不过跟姜甜甜相处久了,多少都学了点嘴甜的技能。虽然并没有完全点亮,但是却足够让陈清北高兴。

    夫妻俩兴致勃勃的。

    陈清风牵着姜甜甜,说:“他们还说咱们傻开心,他们还不是一样?不过,我们晚上又有好吃的了,真是太棒了。”

    姜甜甜笑眯眯:“是的呀。”

    两个人一路走回去,路过小河的时候,陈清北还在冰下面找到两三只小鱼,苏小麦:“中午做个鱼汤。”

    姜甜甜和陈清风两个吃货都是感受过苏小麦手艺的,强烈点头。

    “今天村里人真少。”

    村里大多数人都去看热闹了,村里倒是静悄悄的,虽然平日里冬天也不怎么出门,但是多少总归是有些烟火气的。但是今天倒是格外的安静。

    “救……救……”一阵微弱的声音传来。

    姜甜甜瞬间抓住了陈清风的胳膊:“我的妈,别是有鬼吧?”

    她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了。

    “有人叫救命!”陈清北的耳朵更好一些。

    他立刻说:“我去看看。”

    “我们一起。”

    几个人并没有耽搁,顺着声音的来源,远远的看到一辆车翻倒在地。

    正在叫救命的,正是副驾驶座上的人,他整个人被车子扣在下面,至于司机,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陈清北:“有人出事儿了,快救……”

    还没说完,突然被苏小麦紧紧的抓住了手臂,说:“别去!”

    她死死的盯着车子下面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应该在陈清北当兵驻地附近的人,现在竟然出现在这里,在他们前进大队。想到这里,苏小麦的眼神简直淬了毒。

    她恨不能立刻过去补一刀,而不是救人。

    “怎么了?”陈清北察觉到苏小麦的不对劲儿,他皱了皱眉,低声:“这人有危险,我们不能不管的。”

    别说他是一个人民子弟兵,就算不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出事儿而不管。

    “小麦?”

    苏小麦掐住陈清北的胳膊,越发的严重。

    “你认识他?”陈清北狐疑的看向了苏小麦。

    苏小麦僵硬的摇头:“不认识。”

    姜甜甜这时也察觉苏小麦的反常,虽然她记得小说里这两人不是这样相遇的。但是总归没有完全一样的两个故事。她立刻也拉住陈清风,低声说:“我有点害怕!”

    她看向那边,说:“村里都没什么人,好端端的村口怎么会有一辆车子?这就跟聊斋里的故事差不多吧?怪吓人的。”

    陈清风挑眉:“有什么害怕的?不过,哥,也不知道这俩人是干啥的,咱们还是叫别人一起救人吧!”

    陈清北不赞同的看着他们,说:“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救人如救火,这个时候你们瞎扯淡什么?”

    陈清北是个正直的人,如果不是,上辈子也不会那么惨。

    可是让苏小麦走一遍原来走过的路,她是不愿意的。

    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一点也不值得信任,更不值得搭救。但是她更知道,以陈清北的正直,根本不可能不救人。这是让人十分为难的事情。

    虽然她恨不能现在立刻捡起石头多砸几次送他归西,可是当着陈清北的面,却又只能忍住。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我就是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儿。要不这样,咱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是总归不能耽误救人。你们俩先把车子搬开,我跟甜甜去村里看看还有没有人,叫大伙儿过来帮忙。以后的事儿,咱们让大队长来说。”

    “行!”

    苏小麦终于松开了紧紧拉住陈清北的胳膊,陈清北深深的看了苏小麦一眼,就去帮忙。

    陈清风:“我也过去。”

    他低声凑在姜甜甜的耳边说:“你们小心点,叫了人之后一会儿别回来,直接回家。”

    姜甜甜给他比了一个手势,低声:“我知道。”

    妯娌两个人一起往村里跑,苏小麦:“你拿着东西回家,其他的事儿不用管了。”

    姜甜甜点头:“好。”

    她又问:“五嫂,那你呢?”

    苏小麦:“我去叫人。”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你放心,没事儿的。”

    姜甜甜嗯了一声,乖巧的提着东西回了家,虽然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还是听苏小麦的更好一些。毕竟,如果这位真是苏小麦的仇人,姜甜甜可不敢相信这人的人品。、

    一旦……看上她咋办?

    反正,不可!

    就算没有女主光环,姜甜甜也不会主动凑到麻烦边儿,她很快的跑回家。

    家里空无一人,冷飕飕的。

    姜甜甜抱了柴火进门开始烧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凑到炕上,开始回忆起来。苏小麦之前的经历太过惨烈,她才记得那么多,至于重生后。苏小麦基本是大杀四方的,所以姜甜甜对纯爽文,记忆反而不太多。

    但是好像,也不是这样遇见这位仁兄的。

    她重生之后认识这位,好像还是因为迟晓红。那个时候,这位仁兄又对苏小麦起了色心,不过这一次苏小麦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了,最后搞的这位身败名裂的,变成了瘸子,最后更是进去了,判了二三十年。

    当然,她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姜甜甜倒是不记得了。

    可是今次,也不知道苏小麦要这么办!

    姜甜甜陷入沉思,连开门的声音都没听见,感觉到有人推里屋的门,她一下子惊住,大声:“谁!”

    “是我!”是陈清风回来了。

    说话的同时就开了门。

    姜甜甜立刻张开手臂,小家雀儿一样扑过去,靠在他的身上,陈清风一身的寒气,姜甜甜:“快来暖和一下。”

    陈清风脱了鞋,盘腿儿坐在炕上,姜甜甜拉过炕被,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她好奇的问:“怎么样了啊?”

    陈清风:“五哥和其他几个人把人往公社的医院送了。我没跟着一起去,先回来了。”

    姜甜甜:“哦。”

    陈清风打量姜甜甜,低声问:“你……是不是认识他?”

    姜甜甜摇头:“不认识的,我怎么会认识他?”

    陈清风笑:“我换一种说法,你是不是听五嫂说起过这个人?”

    姜甜甜也果断的摇头:“没有的。”

    她低声:“你什么意思呀?”

    她戳了一下陈清风。

    陈清风:“五嫂太反常了,你还帮她找补。”

    别人不了解甜甜,他却是了解的。当时的情况很明显,从苏小麦不对劲儿开始,甜甜立刻就开始“演戏”了,根本就是要帮苏小麦找补的。

    姜甜甜:“我确实不认识这个人,五嫂也没提过,但是我了解五嫂啊,从来都是爱恨分明,你看她对咱们家人和苏家的人就是很鲜明的对比了。那样关键的时候,她竟然不想救人。可见这人一定不是一个好人。我可是站在五嫂这边的,自然是帮她了!”

    姜甜甜戳他:“难道,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对吗?”

    陈清风笑了出来:“你做的对,你相信五嫂的判断,我相信你的判断啊!”

    他低声:“我们救人的时候,那人已经昏迷了。我找到了那个人的证件,他是黑省下面一个市的,这人是革委会的一个干部。对他们,我是没啥好印象的。”

    对于那些动不动就搞这个搞那个的某会,陈清风是一点好印象也没有。

    姜甜甜:“所以哦,你看,五嫂的判断总是没有错的!只希望,这个人不会引起什么波澜。”

    她捏捏陈清风的脸蛋儿,由衷的感慨:“我觉得,五哥那种热心肠的大好人,其实有时候也让人很烦恼哎!所以说,还是我小风哥哥最好。”

    陈清风吧嗒一声,印在她的脸蛋儿上,眉眼是笑。

    “在你心里,我处处都好,在我心里,你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