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知游坐在出租车里,回头看着被甩在身后的几个男人。今天他们是被警车一起拉来警局的,自己的车都没有在身边。出来的时候,他还在犯愁怎么甩掉这些人,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

    真是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看着他们还在原地着急地打电话,叶知游松了口气,回过身就对上了一双陌生的漂亮眼睛。

    眸子里还隐隐透着怒气。

    叶知游:“……”

    哦,他就说怎么会这么巧,原来是别人叫的出租车。

    “两位,去哪儿?”前排开车的司机发了问。

    “机场。”

    “吉悦旅行社。”

    叶知游和沈心同时报出了地名。

    司机忍不住抬眼从后视镜里看向他们:“两位不是一起的?”

    沈心保持微笑:“您看我们像是一起的吗?”

    司机道:“我看着挺像啊,帅哥和美女不都是一对儿吗?”

    “……”沈心觉得这位师傅的眼神真的不太好。但现在她没空纠结这些,她往前倾了倾身,对前排的司机道:“师傅,刚才是我先上的车吧?麻烦你先去吉悦旅行社,谢谢。”

    叶知游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沈心一个眼神瞪过去,气势汹汹的样子像极了发怒的小奶猫。

    “……”叶知游微抿了下嘴角,朝她笑了一下,“行,就去旅行社吧。”

    反正现在机场恐怕也都是抓他的人,今天他是出不了H市了。

    想到这儿他又看了眼身后,像是在确认有没有追兵。沈心也跟着他看了一眼,刚才那些跟他一起出警局的人,只剩一个小点,但沈心在警局时瞧见过他们,每个人都穿着统一的黑西装,跟电影上演的黑衣人一模一样。

    沈心忍不住动了下眉梢,抬眸打量着身旁的男人:“那些人是黑.社会吗?”

    叶知游:“……”

    他早就说过,让他们不要老是穿一身黑,很容易让人误会是黑.社会的。

    “他们是我的员工。”叶知游道。

    沈心故作惊讶:“哇,现在黑.社会已经这么企业化了?”

    叶知游:“……”

    他们的车彻底消失在马路尽头,警局门口才开过来一辆豪车,一个急刹停在了路边:“总裁呢?”

    车上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同样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被问话的几人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有些怂地开口答他:“坐出租车往那边走了。”

    眼镜男眉梢一挑,显然有些生气:“你们就这么让他走了?”

    几人又鹌鹑一样缩了一下,才派了个人出来回答:“总、总裁动作太快了,我们抓不住啊!而且那辆出租车停得太蹊跷了,我怀疑他还有同伙!”

    “对,有同伙!”其余人也纷纷附和。

    眼镜男冷笑了一声,抬眸看着眼前蓝底白字的“公安”二字:“你们还挺能耐,人没抓着,先把自己送警局来了。总裁没有受伤吧?”

    “没!我们哪敢真跟他动手啊!”

    眼睛男微微一抿唇,重新拉开了车门:“行了,先回去跟董事长汇报。”

    这边的闹剧算是结束了,但沈心那儿还有得麻烦。她从出租车上下来,抬眼看了看“吉悦国际旅行社”几个大字,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叶知游也看了看公司门前挂着的招牌,跟着沈心走了进去。

    公司大门口就摆着沈心的人形立牌,用的就是她在电视上的那套造型。叶知游愣了一下,他盯着立牌看了几眼,又去瞅前面走着的沈心。墙面上挂着一个小液晶电视,也在循环播放吉悦旅行社的广告,沈心的声音不偏不倚落进叶知游耳里,甜得像是吃了一颗水果糖。

    “万千风景,吉悦伴您行~”

    叶知游眼眸为抬,正巧看见沈心朝自己比心。

    “……”他忍不住低笑出声,“没想到你还是公司代言人啊?”

    沈心头也不回地道:“是推广大使。”

    “哦,所以你今天为游客推广的是H市派出所?还挺有创意。”

    “……”沈心终于停下来,皱着眉头生气地看他,“你跟着我进来做什么?”

    叶知游无辜地耸耸肩:“你们这里不是旅行社吗?还不让人进?”

    沈心指了指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要咨询的话去找别人,不要跟着我!”

    她说完又扭头走了,叶知游看着她气呼呼的背影,心想真的太像小奶猫了。

    奶凶奶凶的。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真有工作人员过来招呼叶知游了,叶知游随手拿了本旅游宣传册,翻看了起来。

    他倒没真想出去旅游,只是他担心外面抓他的人还没撤走,所以想着先在这里消磨消磨时间,再联系人来接自己。

    他舒舒服服地喝着工作人员给他泡的茶,“了解”着欧洲八国游,沈心就没这么好过了。

    总公司派来的人对这次事件非常生气,隔着办公室的大门,都能听见他咆哮的声音。

    “吉悦旅行社创立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出过今天这种事故!”

    别说沈心和她的直属领导周佩佩了,就连办公室外的员工都大气不敢喘一口。叶知游靠在沙发上,侧头朝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们两个都是老员工了,行程上突然出现喜瑞珠宝,就不觉得奇怪吗!”

    ……

    沈心顶住头上的咆哮,讲起了事情原委:“我看到行程上有喜瑞珠宝时,就问了周经理,是她说行程是经过总公司审批后确定的,没有问题,让我不要担心。”

    被点名的周佩佩一下就炸了:“沈心,你不要血口喷人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沈心看了她一眼,从包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一张截图给总公司的人看:“这是我们当时的聊天记录,周经理回复我时用的语音,我转了文字然后截图下来,刚截完她就撤回了。”

    周佩佩:“…………”

    她是真没想到沈心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总公司的人把沈心的手机拿过来,图片上的内容确实和她说的一样。他的目光顺势落在了周佩佩身上:“周经理,你什么时候把这个行程提交总公司审批了?我怎么一点儿不知道?”

    周佩佩有些慌了,但还是强自镇定道:“你别相信她,这个图肯定是她P的!她早就想好要甩锅给我了!”

    沈心倒是不怕:“是不是P的图能查出来,我可以把原图发给总公司。”

    周佩佩恨恨地瞪了她一眼,转头讨好地跟总公司的人交代:“这、这事也不能怪我,我也是听梁总的吩咐行事啊!”

    他们分公司的梁总,是今年下半年才调到这边来的,空降。大家早就把他的背影摸透了,说是总公司来的“皇亲国戚”。仗着这层关系,梁总的胆子也特别大,才来两个月,就跟喜瑞珠宝的王总勾搭上了,悄悄把喜瑞珠宝加进了行程里。

    喜瑞珠宝的王总人品是不怎么样,但为人大方,他们这笔买卖,梁总捞了不少好处。当然,周佩佩也分到了一杯羹。

    他们以为只是多加一个行程,总公司没那么容易发现,哪知道……这才第一次,就翻了车。

    “别把什么事都推给你们梁总,你难道就没有参与吗?”总公司的人不吃她这一套,要说周佩佩没拿到一点好处,怎么可能?“你这是严重违反公司规则,我会如实反映上去,你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吧。”

    周佩佩没想到公司这么直接就开了她,不服气地捏起了拳头:“凭什么就开除我?梁总跟董事长是亲戚所以就拿我们这些小员工开刀?有本事你去办梁总啊!”

    总公司的人脾气也上来了:“你们梁总要怎么处理,公司自然会讨论,不用你在这里教我!”

    周佩佩的拳头越握越紧,最后也看明白了,干脆一拍两散:“行,我走就走,但是我表哥是因为我才报名了那个什么破相亲团!我走了他也不会去了!”

    周佩佩嘴里的相亲团,是沈心他们分公司接下来最重要的一个团。公司为了这次相亲旅行已经准备了很久,除了精心制定了浪漫高端的行程,在挑选参团人员时,也严格得如同最牛×的相亲网站。

    因为这是个高端团,参团的都是条件十分优秀的单身男女,相对的,团费也会很高。一场为期一周的海外旅行,零零总总的费用加在一起要八万多块。

    这种团突然缺一个人,还真临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填。

    更何况后天就是出发日期了。

    总公司那边也十分重视这次相亲旅行,这种模式的团对吉悦旅行社来说,同样是个新鲜尝试。看见总公司的人脸色起了变化,周佩佩心里别提有多爽快了。

    少一个男嘉宾,就意味着有一个女嘉宾得落单,那这个团也就成不了了。

    她就看他们临时从哪里找一个人来,呵呵。

    “要想我表哥不退团也行,你们把沈心开除了,我就叫他继续参加。”周佩佩得意洋洋地冒出这么一句。

    沈心扭头看着她,她知道周佩佩是故意报复她。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两声,叶知游从外面推开门,西装笔挺地站在那儿。

    总公司的人不耐地看过去:“你是什么人?”

    叶知游慢条斯理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回他:“你们的大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