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先生,听说你在做新能源方面的研究?”叶知游冷不丁地走到徐博身边,问了这么一句。

    徐博正在跟沈心说话,听见他的声音,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是的,叶先生也对这方面有兴趣?”

    叶知游朝他笑了笑:“不止是有兴趣,我的公司就是做新能源的。不知道能不能跟徐先生聊聊?”

    徐博没想到叶知游会来找自己说话,他从上车起就散发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就连女嘉宾也只有周莹一人找他说过话。但听他说他是做新能源的,徐博也有几分好奇:“好啊。”

    两人于是就新能源的开发与利用聊了起来,沈心在旁边听了两句,默默地走开了。

    网上说的没错,比你优秀的人都比你努力,这不,相亲旅游途中都不忘聊工作。

    不过她也没有想到,叶先生放着一众女嘉宾不理,竟然和一个男嘉宾聊了起来。

    噫——

    沈心又看了他们两人一眼。

    她旁边,周莹还在找叶知游的那朵玫瑰花去了哪里。沈心见她东张西望的,以为她丢东西了,便走上去问她:“周小姐,您在找什么吗?”

    周莹掩饰般地将侧脸一小绺头发挽到耳后,朝她笑笑道:“没有。”

    “哦,那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找我。”

    “好的谢谢。”周莹笑着追上走到前面的梁倩倩了。她刚刚又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手里多了一朵玫瑰花。叶先生的那朵玫瑰,应该是过安检时忘记拿走了。

    这么一想她心里好受多了。

    登机以后,沈心就和他们分开了。公司给团员定的都是头等舱的机票,而她作为员工,当然是坐经济舱。不过飞机上有空姐照顾,沈心也不怎么担心。

    叶知游坐在自己的隔间里,在关掉手机以前,还是点开通讯录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总裁?”那头的人接到他的电话似乎十分意外。叶知游应了一声,问他:“我爸这两天追我追得这么紧,是出什么事了吗?”

    丁逸沉默了一下,才道:“董事长前几天做了个梦,梦到他养的那颗迎客松被野狗咬烂了。他觉得这个梦不吉利,是有人想夺权的意思,所以急着抓你回去。”

    “…………”叶知游沉默了好久,“就为了这么沙雕一个理由?”

    “……”丁逸道,“总裁,董事长是你父亲,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呵。”叶知游简直想翻个白眼,以往他爸虽然也时不时就会派人来骚扰他一下,但像这次这样强硬且锲而不舍的情况,还没有发生过。他爸忽然这么反常,他担心是出了什么事,比如电视剧里常演的那样,爸爸突然得了重病,儿子却直到最后一刻才得知这个消息,然后幡然醒悟,悔不当初。

    害怕他和他爸也会上演这种戏码,他特地打了这通电话。

    结果就告诉他是因为做了噩梦???

    他牵起嘴角笑了笑,对电话那头的丁逸道:“跟我爸说,晚上睡觉前喝杯蜂蜜牛奶,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丁逸:“……”

    丁逸挂断电话后,敲开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董事长,总裁今天跟一个相亲旅行团出国了,还要继续追吗?”

    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的叶爸爸眉头惊讶地一挑:“相亲旅行团?”

    “是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叶爸爸好一会儿没说话。半晌后,他才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这小子忽然开窍了,竟然想到去相亲?”

    不过他要是想相亲,他可以给他介绍好多家世相貌都好的姑娘,何必还去参加什么相亲旅行团?

    站在下面的丁逸没说话,他觉得总裁参加旅行团并不是为了相亲,只是想出国避避风头而已。

    不过这种话就不用刻意告诉董事长了。

    “既然他出去旅游了,就暂时不追他了,等他回国以后再说吧。”

    “好的,董事长。”

    四个小时后,叶知游乘坐的飞机平安降落在M岛的机场上。

    他们坐的头等舱可以最先下飞机,坐在经济舱的沈心就得等等了。不过登机前她已经跟团员们说好了,他们下飞机后地勤会送他们出机场,酒店派了车在停车场等他们。

    沈心找到大巴车时,大家都已经坐在车上了。她又清点了一次人数,确认所有人都到齐了,才叫司机发了车。

    “大家辛苦了,现在我们坐车去酒店,车程大约一个小时。到了酒店以后,大家先办理入住,然后稍微休息下,晚餐是在当地时间六点开始,就在酒店的餐厅。用了晚餐以后,大家可以自由活动,我们的酒店离海边很近,大家可以去海边看看,明天早上八点我们准时在酒店大厅集合。有问题吗?”

    “没有。”大家齐声回答了她。

    “那好哒!”沈心也松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两分钟后,她又像想起什么,站起身来说:“哦对啦,我们晚餐是集体用餐,酒店专门帮我们准备了大包间,用餐时会有自我介绍的环节,大家准备一下哦!”

    听到要自我介绍,众人顿时纷纷议论起来。虽然这一路来该认识的都差不多认识了,但既然是相亲团,这个自我介绍的环节还是必须的,因为可以让团员大致了解每一个人。

    所有人都在想着待会儿吃饭要穿什么衣服,又要怎么介绍自己,只有叶知游一个人全然不在意。他把手机换上旅行社给他们准备的当地电话卡,连上网络就开始跟远在国内的简航讨论工作了。

    一个小时间过得飞快,到了酒店后,大家有秩序的下车拿行李。沈心的行李被挤到了最边上,徐博看她吃力地把行李箱拉出来,走上前接过了她手上的箱子:“我来帮你拿吧。”

    沈心不好意思让客户帮自己拿箱子,连连摆手,还想把自己的箱子抢回来:“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没关系。”徐博没给她拒绝的机会,手上稍一使力,就帮她把箱子拿了出来。

    沈心接过自己的箱子,跟徐博道谢:“谢谢谢谢,麻烦徐先生了。”

    徐博笑着看她:“不麻烦,不用谢。”

    这一幕落在了很多人眼里,梁倩倩嘴巴翘得老高,跟身旁的周莹抱怨:“我就说徐博看上沈导游了吧!无事献殷勤!”

    周莹拍拍她的手,安慰她:“沈心是导游,她不敢真的和男嘉宾搞在一起的。晚上吃饭的时候不是有自我介绍吗,你好好准备一下,打扮漂亮点,徐博自然就看到你了。”

    梁倩倩还是嘟着嘴:“行吧。”

    叶知游下车时也正好看见这一幕,见徐博和沈心走在一起,他又上去找徐博聊起了新能源开发与利用。

    沈心:“……”

    叶先生真的是个工作狂啊!不愧是年收入一个亿的男人。:)

    到了酒店大堂,沈心把大家的护照收集起来,统一办理入住。这次的相亲团,所有行程都是按照最高标准制定的,入住的酒店也是五星级酒店,大堂又宽敞又漂亮,而且直接能从大片的落地窗外看见海。

    团员们都兴致勃勃地去拍照,沈心一个人留在前台,帮他们办理入住。

    叶知游坐在大堂的沙发上,随手拿了一本杂志翻看。

    “导游。”一个男嘉宾偷偷走到沈心旁边,压低声音跟她说话,“能麻烦你一个事吗?”

    沈心侧头看了他一眼,是团里的男嘉宾,陈鹏:“陈先生,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陈鹏的声音比刚才更小了:“就是那个,你能不能把我的房间安排在周莹的旁边?”

    “……”沈心沉默了一下,才对他笑着说,“实不相瞒,刚才已经有两个男嘉宾偷偷找过我,让我帮他们把房间安排在周小姐的旁边。”

    陈鹏:“……”

    “要不,你们抽个签?”

    “……不用了,谢谢。”陈鹏尬笑着离开了。

    沈心继续办手续,又有人叫住了她:“导游。”

    这次是个女生的声音。

    沈心侧头一看,是团里最受欢迎的女嘉宾,周莹。

    沈心对她露出一个笑:“周小姐,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周莹不好意思地朝别处瞄了一眼,才开口道:“能麻烦你帮我把房间安排在叶先生的旁边吗?”

    沈心:“…………”

    叶先生或成最大赢家。

    “你们在做什么?这么半天还没办好吗?”叶知游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杂志,走到了前台。周莹见他过来,就像是最坏事被当事人抓包了一样,顿时飞快地跑走了。

    叶知游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问沈心:“她刚才跟你说什么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没什么。”沈心不能把客户的那些小心思暴露出来,只对叶知游道,“很快就办理好了,您再等等。”

    “哦。”叶知游应了一声,跟沈心道,“把我的房间安排在你隔壁。”

    “……啊?”沈心有些懵。

    叶知游看向她:“有什么问题吗?如果在入住期间遇到什么问题,我找你过来解决也方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