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心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抱着电脑给公司打了一份长长的报告,把这边发生的事情详细地写了上去。

    这天晚上因为受台风影响,窗外一直是风雨交加,一如许多人的心情。

    第二天上午天气有好转,但还是在吹风,沈心跟团员们说上午继续留在酒店,下午的行程视天气而定。

    通知到每一个人后,沈心换了身衣服去酒店的自助餐厅吃早饭。

    她端着盘子选餐的时候,梁倩倩十分八卦地凑了上来:“沈导游,昨天那个小孩真的是秦音的?她现在和杜新宇怎么样了?”

    沈心道:“这件事我今天上午会单独找你们聊的。”

    梁倩倩没想到还要单独找他们聊,“哦”了一声便没再问什么,端着餐盘走了。她刚走,叶知游又端着一个盘子,走到沈心旁边夹菜:“公司开除你了吗?”

    沈心:“……”

    就叶先生这样,一辈子都不会相亲成功的。:)

    她朝叶知游笑了笑,耐着性子对他道:“公司说了,我是临出发才接手的,所以嘉宾资料有问题跟我没有关系,不过……”

    “不过什么?”

    沈心撇了撇嘴:“不过如果后续的事情我处理不好,就是我的责任了。”

    叶知游点点头:“还不错。”

    “……”沈心在心里“呵”了他一声,“公司让我单独跟每个嘉宾说明情况,如果其他嘉宾都不追究秦韵,公司也就不追究了,但如果有嘉宾要追究,公司也会追责到底了。”

    叶知游忍不住感慨一句:“你说你当个导游,怎么这么不容易呢?”

    “……”这次沈心没忍住,直接呵了出来,“你们这些当老板的当然不会理解我们小员工有多难,每天不想辞职个七八次,就说明我这天工作没有投入。”

    叶知游:“……”

    他放下手里夹菜的夹子,看着她:“你这样说,就不怕我也去投诉你?”

    沈心有些意外地看他一眼:“你知道我被投诉了?”

    叶知游道:“徐博告诉我的。”

    “哦。”沈心夹了几只虾到自己的盘子里,若有所思地问他,“你知道一碗狗蛋儿吗?”

    “……没听过。”叶知游说完,端着盘子走到一张空桌前坐下,开始吃早饭了。

    沈心也找了个空位,走过去坐下。想到吃完这顿饭,她就要一个一个去找团员谈话了,她的心就有点儿累。

    这顿早饭一定要多吃一点。

    因为台风的关系,团员们倒也老老实实地待在酒店房间里,省去了沈心不少麻烦。谈话比她想象中的要顺利,大家都表示可以理解秦韵,不追究这件事了。沈心知道,他们这么大度,倒也不是有多善良,只是因为秦韵没有骗他们头上罢辽——秦韵进团第一天,就和杜新宇互相看对了眼,基本没和其他男嘉宾接触过。

    所以最后还是要看杜新宇的态度。

    杜新宇的房间没人,秦韵也没有在房间里,她发了个消息过去询问,才知道他们两人上午约了见面,说要聊聊。

    经过一晚的沉淀,他们两人是需要聊一聊了,沈心也没有去打扰,只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

    秦韵和杜新宇就约在酒店附近的海滩,这会儿雨停了,风也不似昨晚那么大,又有不少游客出来活动。两人沿着海边走了一路,一时半会儿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杜新宇先开口:“如果不是你妹妹他们找过来,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一直骗我?”

    “当然不是!”秦韵想也没想地否认,“其实这几天,我有好几次都想告诉你实情,但我害怕我告诉你以后,你也会像其他的相亲对象一样,就再也不理我,我也挣扎了很久……”

    杜新宇抿着嘴角没答话,秦韵看着他,对他道:“新宇,我相亲过很多次,第一次遇到这么喜欢的人,所以我害怕了。我知道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从一开始我就走错了,所以才会有后面这些事。我报名的时候,其实也没有抱多大希望……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这件事是我做错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秦韵一说起这事,情绪就有些控制不住,她别过头去擦了擦眼泪,没有再说话。

    前面不远处停着几艘帆船,海滩上还围着几个游客,似乎是在跟船家询问,今天能不能出海。

    “现在风还没有完全停,不是很建议出海。”

    有游客跟船家说:“我们明天就要回家了,还没坐帆船出过海,今天不坐就没有机会了。”

    船家想了想道:“现在这个风力船是可以开,但如果一旦风有变大的趋势,我们就要立刻返航,你们愿意吗?”

    出海是要买船票的,船票是包含一个完整的行程,中途返航对游客来说当然是损失。但现在这个船家愿意开船已经不错了,所以游客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可以可以,都听你的。”

    “那你们三个上来吧,还有人想走吗?”

    杜新宇和秦韵刚好走到这里,听到船家的话,杜新宇问身边的秦韵:“要去坐船吗?”

    这句话缓解了两人一直紧绷的气氛,秦韵当然是点头说好。

    沈心还待在酒店里继续写报告,酒店前厅经理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说天气还不太稳定,等会儿可能还会下雨,让他们最好不要离开酒店太远。

    沈心发了个“谢谢”过去,想了想不放心,又给秦韵发了条消息:“你们回来了吗?”

    秦韵:我们这会儿在船上,还要一会儿

    沈心:你们坐船出海了??

    秦韵:散步的时候刚好遇到一个船家要出海

    沈心:“……”

    天啊,虽然她爸爸妈妈给她取名为沈心,可她这一生,过得一点儿都不省心!!!

    沈心:酒店跟我说天气可能有变化,你们快点回来

    她这条消息刚发出去,外面的风就变大了。海面不再像刚才那般平静,一个大浪打过来,整艘船都晃得厉害。

    “不行,风大了,要立刻返航!你们拉住栏杆往里走!”船上现在唯一还能保持镇定的就是船家了,其余坐船的游客全都吓得脸色苍白,尖叫连连。

    沈心发现外面的风变大了,又给秦韵和杜新宇发去消息,但是两人都没回复。她心里一阵着急,拿着手机就出了门。住在她旁边的叶知游听见她关房门的声音,也跟着走出去看了一眼。

    沈心的背影看上去慌慌张张的,叶知游不放心,叫了她一声:“出什么事了?”

    沈心听见他的声音,回过头来急急忙忙地说了一句:“秦韵跟杜新宇坐船出海了!我得去找他们!”

    叶知游带上门跟了过去,语速飞快地跟她说:“他们都出海了,你出去也没办法。现在风这么大,你别人没找到自己被风卷走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是导游啊,我总不能不管他们了吧!”沈心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我去前台问问,有没有海上搜救的船队之类的。”

    他们两人在走廊闹出这么大动静,很多人都听见,周莹打开门,正好看见叶知游和沈心拐进了电梯间。

    前面徐博也把门打开了,他看了眼同样站在走廊的周莹,朝她笑了笑,朝电梯间的方向走过去了。

    周莹抿着嘴唇,在走廊上又站了一会儿,最后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酒店前台,沈心正焦急地等着前台员工帮自己联系船队。她一直在给秦韵和杜新宇打电话,但两人都没有接。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是着急。

    叶知游站在她身边,安抚道:“别急,这里开船的船家肯定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就算遇到什么意外,也一定会想办法自救。”

    “希望吧。”沈心握着手机,只希望风快点停下来。

    “沈小姐,这边已经联系到船队了,但是他们也需要等风稍微小一点的时候,才能出海搜救。”一直在帮沈心联系的前台姑娘跟沈心说明着情况,“他们应该走得不远,而且船家会给游客准备救生衣,应该能撑到救援队过去。”

    “行吧,谢谢。”沈心的心情沉重,她现在已经顾不上担心失不失业的问题了,在生命面前,一切烦恼都突然显得渺小起来。

    她就希望秦韵和杜新宇都能平安回来。

    陆陆续续地又有几个团员下来,似乎是都知道秦韵和杜新宇出事了。又过了会儿,外面走回来两个人影,沈心冲上去一看,正是失联这么久的秦韵和杜新宇!

    两人全身都湿透了,模样十分狼狈,秦韵的身上披着杜新宇的外套,但没有一点作用,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杜新宇的脸上也没什么血色,他扶着秦韵,一起走进了酒店。

    “太好了,你们终于回来了!”沈心冲上去,简直要喜极而泣了。叶知游紧随其后,但却是态度尖锐地跟秦韵和杜新宇道:“你们两个有脑子吗?这个天气还出海?沈心都担心得要冲出去找你们了,你们自己作死还想害死导游是不是?”

    秦韵刚刚劫后余生,情绪本来就在崩溃的边缘,被他这么一吼,顿时控制不住哭了出来。沈心连忙上去安慰:“行了行了,人没事就好,你们先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慕慕还在他小姨那儿,这事儿我们都没敢告诉他,你们回来了就好。”

    “对对,人回来了就好。”其余团员也站出来打着圆场,把秦韵和杜新宇扶回了房间。沈心一直悬着的心可算放了下来,看见还留在大厅的叶知游,她本来想教育他两句。可她这会儿才发现,叶知游穿着酒店房间的拖鞋,就追着她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