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心的心跳莫名快了一拍,想要说出口的话也一时忘了个精光。

    她干咳了一声,用以掩饰自己突如其来的尴尬:“那个,既然人找到了你也上去休息吧。”

    话一说完,沈心自己先遛了。

    叶知游跟在她后面,一起走进了电梯。他站在沈心旁边,低头奇怪地打量着她:“你突然怎么了?”

    “……没,没怎么啊。”沈心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随口扯了个慌,“就是谢天谢地我的工作保住了。”

    叶知游不轻不重地“哦”了一声:“那也还不一定吧。”

    沈心:“……”

    真是那什么嘴里吐不出象牙!

    折腾了一上午,下午风终于停了,太阳也渐渐露出了脸。沈心见天气转好,便通知大家下午可以按照原定行程出发。因为已经接近行程的尾巴,这两天她会带大家去一些M岛大型的购物广场。虽说也是购物,但M岛的很多特色产品都只能在那里买到,还是很有纪念意义,再者说,好歹出来一趟,还是得给亲朋好友带点东西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里安全。:)

    秦韵和杜新宇早上刚经历了生死,这会儿还没缓过来,下午的行程他们两人就没去,留在酒店里休息。沈心出发后特地给他们两人发了消息,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想买的,她可以帮他们带回来。

    来了M岛没去特色购物广场,还是有些可惜,所以两人都发了点儿东西给她。考虑到是帮带,他们也只挑了些方便携带的东西让她帮忙。

    M岛的特色购物广场面积大商品种类又多,团成员们在里面逛了一下午,还有些意犹未尽。回去的路上沈心先带他们去吃了晚饭,然后才让大巴车送他们回酒店。

    到了酒店正好遇到吃晚饭回来的秦家两姐妹和慕慕,沈心就直接把东西交给了秦韵。杜新宇的东西,她亲自给他拿了上去,正好她还要找他聊聊。

    杜新宇晚上没出门吃饭,只让酒店帮他送了份餐上来,沈心上来的时候,他桌上的餐盘还没有收拾,有些乱七八糟地摆在那里。

    “不好意思沈导游,稍微有些乱。”杜新宇简单收拾了一下,请沈心在沙发上坐下了,“今天上午的事情真的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帮我带东西。”

    “没关系,应该的。”沈心笑了笑,也没再绕圈子,直接进入了正题,“其实我过来找你,还想和你谈谈秦韵的事。”

    沈心找每个参团的人都谈了话,这事儿杜新宇已经听说了,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他十指交叠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实话,我刚知道秦韵骗了我的时候,我很震惊,也很愤怒。这几天的相处虽然不长,但我也是真心的,我是真的想继续和她发展。”

    沈心轻轻叹出口气,对他道:“我理解您的心情。”

    杜新宇继续道:“上午我约她出去,也是觉得这样冷处理不能解决问题,想跟她聊聊,没想到出了那种事。”说到这里,杜新宇似乎又想起了在船上的惊魂时刻,脸色又有点发白:“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那种命悬一线的时刻,当时海上的风很大,一个大浪打过来,整艘船好像随时会沉下去。船上的其他游客一直在尖叫,船家一直叫我们抓紧栏杆,但当时那种情况,真的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大家都趴在船上,只能听天由命。”

    沈心没说话,光是听他的描述,她都能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骇人。

    “那个时候我心里唯一想的,就是大家能平安回去,之前一直困扰了我很久的烦恼,在那一刻,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杜新宇略微激动地说到这里,平缓了片刻,才接着往下说,“经过这件事,我才真实地感觉到,生命真的太脆弱了,能活着已经是上天对我们最大的恩赐了。至于其他的,我现在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也没有必要再去追究什么了。”

    沈心听他说完,感觉他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看破红尘了。不过既然连他都不追究秦韵的事,公司也不会说什么了。“好的,杜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行程也马上要结束了,如果你还是感到身体不适,明天也可以留在酒店休息,或者就在附近转转。”

    杜新宇点点头,道:“没关系,明天的行程我可以参加,做事还是要有始有终。”

    沈心站起身道:“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我们还是八点在酒店大堂集合。”

    “好的。”

    第二天的行程,秦韵和杜新宇两个人都参加了,但两人也不像之前那样,走哪儿都黏在一起,关系看上去疏远了不少。

    最后一天,沈心带他们去了M岛最大的一个免税店,然后一车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机场。

    秦音和慕慕和他们买的是同一班飞机,一行人平安返回了H市。

    重新踏上祖国的土地,沈心快要感动哭了,这个相亲旅行团,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落下了帷幕!

    她真是比唐僧取得真经还开心。

    和来时一样,沈心举着小旗子,带领着大家找到了公司派来接他们的大巴车。陆经理已经在车上等候多时了,见旅行团的贵宾们平安返回,热情地上去帮大家放行李。

    车上,陆经理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谢幕演讲,其中心思想就是感谢大家参加吉悦旅行社的旅游团,以后也一定要多多支持。

    一个小时后,大巴车把大家送回了最初的集合点。

    众人各自拿着行李,跟沈心挥手告别。虽然相处时间不算长,还整出了不少幺蛾子,但这一刻竟然还有些舍不得。

    叶知游是最后一个下车的,沈心在一旁等着他拿行李,还不忘提醒他:“东西都拿齐了吗?”

    “嗯。”叶知游的东西本来就不多,最后两天购物他也没买多少东西。

    “这个给你,是我们参团的纪念物。”沈心把陆经理带来的纪念小徽章颁发给了叶知游。

    叶知游看了眼手里印着吉悦旅行社LOGO的徽章,笑了一声:“这个上面怎么印的不是你呢?你不是你们公司代言人吗?”

    “……”沈心道,“我说过了,我是分公司的旅游推广大使,不是代言人。”

    “行吧。”叶知游顺手把徽章放进包里,对沈心道,“谢了。”

    “不客气。”沈心说完,两人之间迷之安静了一瞬。她抿了下嘴角,朝叶知游笑了笑:“那再见啦,叶先生。”

    她这话说完,简航正好开着车来接叶知游了。叶知游看了眼停在不远处的车,也朝沈心道:“再见。”

    沈心看着叶知游上了车,等到他的车开走,她才把自己的行李也拿了出来。大巴车只把他们送到这里,陆经理叫了个车,对沈心道:“我还要回公司,你今天就先回家吧。连着带了两个团你也辛苦了,明天你休息一天,后天一早准时到公司报到。”

    “我知道了,陆经理。”沈心应下,等陆经理的车也开走,便拿出手机给李姝棠打了个电话,“喂,李姝棠,我回来了,你在哪儿呢?”

    李姝棠那边有人聊天的声音,似乎是跟朋友在一起:“我跟池俊在一起呢,今天可能不回去了。”

    沈心在心里给了她一个白眼:“行吧,那我自己回去。”

    李姝棠问她:“要不你发个定位给我吧,我派车过去接你。”

    “不用了,你还是专心谈恋爱吧,我自己叫车回去就行。”

    “那好吧,你明天不上班吧?走,明天你姝棠姐带你吃大餐去!”

    沈心顺手拦住一个出租车,把自己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里:“明天我准备睡一整天,我快要累死了我跟你说。”

    李姝棠道:“没问题啊,我晚上带你出去吃大餐不就行了。”

    电话那边传来池俊的声音,因为隔着一段距离听着比较模糊:“吃什么大餐?有我的份吗?”

    “我请我们家沈心呢,有你什么事儿,一边儿玩儿去啊。”李姝棠打发走池俊,又跟沈心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明天在家等我。”

    “行,那我挂了啊。”

    沈心回到家后,行李也懒得整理,煮了碗面条就泡了个澡窝到床上。叶知游被简航接走以后,还顺便去公司参加了一个会议,然后才出去吃晚饭。

    饭吃到一半,他爸又给他打电话了。叶知游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把电话接了起来:“你对我的行程真是了如指掌啊。”

    叶爸爸在那头笑呵呵地道:“也不算,我就没想到你会突然参加相亲旅行。”

    叶知游拿纸巾擦了擦嘴角,问他:“你找我有什么事,又想让我回家继承公司?我让丁逸给你说,睡前喝杯蜂蜜牛奶,你喝了吗?”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我的身体有你妈妈照顾。”叶爸爸没被他的话带着走,“今天给你打电话,除了继承公司的事,还想问问你相亲相的怎么样了。”

    “这个也不劳你费心了。”叶知游用他的话堵了回去。

    叶爸爸骂了一句:“你这个臭小子,我是你爸爸,我不操心谁操心?听你这口气,就知道你没有成功。”

    “没办法,谁叫我这么优秀呢。”

    “呵,优秀就回来继承公司啊,怎么不敢?”

    叶知游慢条斯理地道:“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也不是完全不可以。”

    叶爸爸一愣,他跟叶知游软磨硬泡了这么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松口,不觉有些好奇:“你跟我说一说,你怎么突然就改变想法了?”

    叶知游道:“因为有人跟我说,影视公司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

    叶爸爸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猜这个人是个姑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