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沈心提前半个小时去了机场,在出机口等着旅游团的成员。

    航班信息显示准点降落以后,沈心就把旅行社的小旗子举了起来,让团成员能在出来后第一时间看见。

    “那不是沈导游嘛?”王先生和王太太是最先出来的,一眼就看见了沈心。沈心朝他们挥了挥手,笑着打招呼:“王先生王太太,又见面啦!”

    其他的成员紧跟在他们两人之后,很快找到了沈心。沈心领着大家走到一个稍微开阔点的地方,按照名单点了一次名。

    “郑希妍。”

    “到。”一个留着及肩短发到女生举起了手,“我旁边这两个是刘h和黄婧t。”

    沈心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女生就是这次参团的三个高中生之一,也许是因为出门旅游,她还稍微化了妆。她旁边那个叫刘h的女生,也跟她一样化着淡妆,正拿着手机在玩儿。

    跟她们两人相比,那个叫黄婧t的女孩子就显得要朴素很多,她脸上带着一幅眼镜,也没有化妆,看上去有些内向。

    沈心点了点头,把她们三人的名字勾上,又继续点名:“江啸。”

    一个年轻男人默不作声地举了举手,又把手揣回了兜里。他穿着一件灰白色的连帽卫衣,卫衣的帽子严严实实地戴在头上,把他的脸遮去了大半。卫衣外面还有一件黑色的外套,他两只都揣在外套到衣兜里,埋着头缩着肩,看上去比刚才的黄婧t还要内向。

    沈心问他:“你是江啸。”

    男人也不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沈心在他的名字后面也打了个勾,这位江啸先生可能不是内向,只是单纯的不想理人。

    清点完人员后,沈心收起资料,举着小旗子领着他们往大巴车停靠的地方走。

    车上,沈心按照惯例讲了一番欢迎词,顺便简单介绍了下这五天的行程。因为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今天的第一站是带大家去吃午饭。

    H市是著名的旅游城市,有山有水有小吃。因为吃了饭就会先去游览一座小山,顺便坐轮船游游湖,所以午饭地点也就选在了附近。

    吃饭的时候沈心一直在观察团里的人,王先生和王太太看上去还是那么恩爱,三个女高中生比较吵闹,看见什么都想拍照,而那位江啸先生,沈心至今还没听他说过一句话……

    为什么她总有股不好的预感?不,沈心,你不能自己吓自己。

    下午天气很好,她按照行程带大家去坐轮船游里湖。三个高中女生似乎特别期待坐轮船,听见要去坐船就尖叫着跑到湖边去了。

    沈心让大家聚在一起,自己去拿了票,把游客一个一个送上了船,自己才跟了上去。

    “黄婧t,快来帮我们照张相,快点!”郑希妍和刘h站在栏杆边,指挥着黄婧t给她们照相。沈心觉得有些奇怪,今天一直是黄婧t在帮她们两个照相,她自己好像一张都没有照过。

    沈心想了想,走上去问黄婧t:“需不需要我帮你们三个排张合照?”

    黄婧t拿着相机看了看她,飞快地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对面的郑希妍和刘h笑了起来:“黄婧t不喜欢拍照,是不是啊?”

    黄婧t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她们这么说沈心就没再坚持帮她们拍照,她叮嘱几个她们要注意安全以后,又看向了一个人站在栏杆边的江啸。

    他是一个人来参团的,来了后不仅和她这个导游没有任何交流,和其他的团员也是毫不沟通。起初王先生王太太还想和他说话,碰了几次钉子后也不再找他攀谈了。

    他这会儿就一个站在船上吹着风,头上的帽子也没有摘下来。因为他散发的气息过于沉闷,沉闷到沈心觉得他说不定想跳下去,赶紧走上去跟他搭话。

    “江先生,需要帮你拍张照吗?”

    对方没有回答她,还是维持那个姿势看着湖面。沈心又叫了他一声,这次江啸终于回头看向了她。

    “……”

    这样的沉默大概持续了三秒,沈心朝他笑着道:“打扰了。”

    她本来以为团里最难搞的会是三个高中女生,现在看来,这位江先生可能比她们更难搞。

    好在今天的行程不多,带大家去小吃街吃完晚饭以后,大巴车就把他们送回了酒店。

    因为这是H市的本地团,所以公司是不给沈心提供住宿的,她把团员送到酒店,晚上还得回自己睡觉。

    “大家晚上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酒店的员工,也可以联系我,我就住在这附近。明天早上大家吃完早饭,在酒店大堂集合,我们九点准时出发。”沈心把房卡发到每个人手中,看着他们都上了楼,才自己坐车返回了家。

    李姝棠家有请专门的做饭阿姨,所以沈心也不用操心她在家有没有饭吃。而且这阵子谢开怀都住在这边,家里的伙食只会更好。

    这样想着,沈心竟然又觉得有些饿了。

    她快步往李姝棠的别墅走去,还没打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欢声笑语的声音。

    什么情况?难道家里有客人?

    她打开大门走进去,看见李姝棠和谢开怀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最令人费解的是,叶知游竟然也在?

    客厅的大茶几上还摆放着许多吃的,有坚果有水果,看着像是在开茶话会。

    “叶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李姝棠没等叶知游回答,就开心地告诉他:“叶先生说这段时间可以过来帮忙辅导谢开怀的功课,你都不知道他多厉害,谢开怀卷子上的那些题他全都会做,比我们两个靠谱多了!”

    “……”沈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和李姝棠也算是国内名校毕业的学生,只不过高中毕业这么久,很多知识点都忘记了,确实不太会做谢开怀的数学题和理综题,但,叶知游这么会想到过来帮忙?他怎么突然这么好心??

    想着事出反常必有妖,沈心断定叶知游一定是在打什么主意。

    她走过去顺手给自己剥了个橘子,笑着问叶知游:“这样不好吧?打扰叶先生工作多不好。”

    叶知游道:“这种程度的题,谈不上打扰。”

    谢开怀:“……”

    沈心:“……”

    “我已经加了谢开怀的微信,他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在微信上问我。”说着叶知游站起身,对屋里的众人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再多打扰了。”

    “我去送送你!”李姝棠现在对叶知游是殷勤得不得了,谢开怀就比较郁闷呢了。他在学校里上两节晚自习已经很烦了,回到家竟然还要被辅导?

    他看出来了,这位叶先生不是想追他姐就是想追沈心,介于他姐已经有男朋友了,叶先生的目标很可能就是沈心!

    但,他是无辜的啊!:)

    沈心看谢开怀情绪十分低落,就知道他一点都不想被叶知游辅导。想到在学校作威作福的谢开怀,在叶知游面前竟然也只能乖乖听话,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觉得我回来晚了,我一定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

    谢开怀抬眸看着她,学着她的样子笑了几声:“还笑?你可长点心吧!”

    沈心摊手:“又不是我要补习,看你这么难受我可开心了。”

    她刚说完这话,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沈心下意识地心慌,这么晚给她打电话,多半没什么好事。

    还真就应验了。

    叶知游还没走出李姝棠的院子,就见沈心慌慌张张地打开大门,站在玄关穿鞋子。李姝棠正准备回屋,见她这个样子便问:“沈心,你这么晚还要出门啊?”

    “别提了。”沈心气不打一出来,“有团圆在酒店的房间里吸烟,把房间里的烟雾报警器触发了!现在酒店房间全湿了,还引起那么大骚动,酒店负责人叫我赶紧过去!”

    “……”李姝棠有些同情她,“这些人也太不懂事了吧,都是成年人了,抽烟就不能去吸烟室吗?”

    她这么一说,沈心更郁闷了:“是三个高中女生!!!”

    李姝棠:“……”

    “不跟你说我得马上赶过去,酒店那边都要气疯了。”因为情况紧急,常年不自己开车的沈心,也打算借李姝棠的车一用了。哪只站在门口的叶知游突然对她道:“酒店在哪里?这么晚了我送你去吧。”

    沈心愣了一下,看着她把酒店名字报了出来:“就在欢喜人家。”

    这个酒店叶知游听过,他点了点头继续往外走:“就在这附近,你等我取个车。”

    “啊,不……”沈心还想拒绝,被身旁的李姝棠狠狠一撞,硬生生打断了。沈心皱了皱眉,看她:“你做啥呢?”

    李姝棠道:“有叶先生送你还不好呢?这么晚了你开车我不放心。”

    “……那你这么不想着送我呢?”

    李姝棠挤眉弄眼地一笑:“这不是有叶先生嘛。”

    叶知游道车开了过来,停在29栋前:“上车。”

    沈心是真急着赶去酒店,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车。

    “把安全带系上。”

    沈心听话地系上了。

    叶知游等她系好,才把车开了出去。车子在小区的夜灯下不疾不徐地前进,沈心心里着急,但也不好催促他开得太快,毕竟天黑这么了,车速太快不安全。

    “怎么你带的团老是出事?”

    突然听叶知游问了这么一句,沈心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啊?”

    叶知游细数道:“第一次是整个团进了警局,第二次是冒名顶替还有些人差点命丧国外,这次又是把酒店房间淹了……你该不会是被诅咒了吧?”

    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