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祖宗饶命 > 第四十三章 心如鹿撞
    “呃……”

    杨轻舟呻吟了一声,从昏沉之中悠悠醒转。

    视线有着些模糊,他忍不住捂了捂额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彻底看清了周围的情况。

    他所处的地方,是一个颇为舒适的卧室,装潢比较古朴,设施一应俱全。

    一瞬间,他思绪如潮,立即回忆起了晕死前的一幕幕。

    自己不是在和陆前辈交谈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顿时一惊,下意识地按住了伤口位置,发现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伤口也已经结痂,搞不好连疤都留不下来。

    难道是前辈的药效……

    “咦?你醒了?”

    就在这时,一道甜美的声音,突然响起。

    为何会有女子?

    杨轻舟微微蹙眉,立刻循声望去。

    眼前,一名黛眉檀口,眸似秋水的女孩正俏生生地站在床边望着他。

    女孩身着一条碎花连衣裙,仿如一朵盛开的百合花,当真如明珠生晕,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秀美若画,清丽如仙”便是如此了吧?

    一时间,杨轻舟脑海一片空白。

    “你……怎么了?”

    陆媛媛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慌乱,倾斜着脑袋,俏脸微红,轻声问道。

    三天前,老祖宗带着两个浑身重伤的青年回来,顺便介绍了一下两人的身份,众人都热情不已。

    当时她也在场,目光顿时被这名五官分明,看起来爽朗清举的男子吸引了,忍不住心里小鹿乱撞。

    好巧不巧,老祖宗事务太繁多了,需要找两个后辈来照料这两个重伤青年。

    当时睁着一双牛眼,抱着膀子看戏的陆媛天,当即便被老祖宗指派去照顾另一个浓眉虎目的青年了。

    而她自己,则被选来照顾眼前这个清秀的大男孩……

    不知道为什么,她当时忍不住嘴角微翘,心中却是无比高兴的。

    这几天,她一直在细心照料这个男子。

    听老祖宗说,他的名字叫杨轻舟,是三百年前杨苏前辈的后人。

    杨苏前辈,她在历史书上是看到过的。

    明明是一名寒窗苦读的书生,却一腔热血,持一杆长戟,救国救民。

    说起来,杨轻舟好像也有一杆长戟呢……不过昏睡期间,老祖宗代为保管了。

    他长得真好看啊,鬓若刀裁,五官如雕刻一样分明。

    书上写的“风调开爽,器彩韶澈”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

    每次帮杨轻舟擦脸的时候,陆媛媛都忍不住这样想。

    “小姐,对不起,我只是……呃,请问这里可是陆前辈居所?”

    杨轻舟顿时有些慌乱,不知如何去解释,只好强行跳过了这一环。

    陆媛媛见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笑,轻声道:“我叫陆媛媛,是陆三生老祖宗的后代,老祖宗嘱咐我,等你醒来之后先将丹药服下,尽早去议事厅找他。”

    说完,伸出一只玉手,将一颗丹药递到了杨轻舟面前。

    “谢过小姐。”

    杨轻舟神色严肃,朝着陆媛媛款款躬身一礼,便伸手去接丹药。

    在两人指尖碰触的那一瞬间,杨轻舟一张俊脸瞬间红了,陆媛媛脸上也微微露出一丝红晕。

    “呃……我先去忙别的啦,对了,衣服已经叠好了,就在桌上!”

    陆媛媛俏脸微红,叮嘱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杨轻舟久久站着,握着手中的丹药,双手颤抖,依旧没缓过神来。

    方才指尖触碰的一瞬间,他的整颗心脏仿佛被电流经过了一样。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这种情绪。

    陆媛媛。

    名字真好听。

    杨轻舟微微一笑,将这个名字记入了心中。

    旋即,立刻服下了丹药,拿起桌边的衣服,披身出门而去。

    打开房门之后,一道声音从左侧响起。

    “轻舟,你醒了?”

    杨轻舟扭头一望。

    只见赵立跟一个一身贵气,但长得颇潇洒的青年正勾肩搭背地朝着自己走来,大张着胳膊向这边打着招呼。

    “赵立,你的伤势……?”

    杨轻舟微微一笑,赶忙上前两步,关心地问道。

    赵立立刻指了指一同来的陆媛天,笑道:“早就没事了,可多亏了媛天小哥的照料啊!”

    他一天前就醒了,本来还很茫然,眼前出现一个活蹦乱跳的青年,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讲了一通,这才算明晰。

    他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上师居然还世,不禁憧憬万分,立刻去见了一见。

    没想到,上师竟看上去如此年轻,可即便如此,依旧气势绝伦,让人产生不出任何一丝胆敢冲撞的念头。

    而这个活蹦乱跳的青年,名叫陆媛天,性格挺好的,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正是上师大人的后人。

    两人之前都是当惯了大少爷的,不禁一拍即合,臭味相投了起来。

    陆媛天正在端详杨轻舟,心里忍不住叽里咕噜个不停。

    卧槽,这小子长得好帅啊……不行,我也帅。

    你看这货长得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肯定是个小弱鸡……反正肯定跟我这种气质脱俗的极品男人没法比,哼!

    陆媛天正在这般想着,一听赵立夸自己,立马拍了拍胸脯,尾巴翘得老高,拔高了个分贝,道:“嗨呀,这有啥的嘛……天哥我在漳城的时候,那才是最巅峰,向来有漳城小魔王之称的,一出手,那必然是天下神鬼皆惊,现在,不行了不行了。”

    说着,还装模作样摆了摆手。

    如今,漳城那边的产业已经卖完了,爷爷带着众人来了这里重新开始。

    超跑没了,小弟也没了,之前跟着自己的小太妹也让隔壁大少撬走了……

    这样一想,还真是难过啊。

    陆媛天低下了头,一副伤春悲秋过往云烟不复在的样子。

    “轻舟见过陆大哥,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杨轻舟淡笑一声,拱了拱手,态度有礼而清冷。

    他实在对这种痞里痞气的大少作不出亲近的样子来。

    父母去得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生活。

    这种仗着自己家里富有,莫名其妙欺负自己的同学,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有。

    他的书被他们撕过。

    衣服被他们恶搞过。

    走在路上被他们嘲讽过。

    做了恶心的事情也强行扔到过他的头上。

    老祖宗祖训在先,对付没有修真的人,他始终下不去手。

    杨轻舟一概都忍了下来,却深深认为这群痞气的豪门阔少,不仅品行不端,学习不行,样貌不行,却总是可以从欺侮优秀的人身上依次找到自信。

    为了不起冲突,遇到这种性格的人,他也尽量避而远之。

    “没问题啊,抽空一起去按摩,我认识的小姑娘手法贼好,保管让你身子骨倍儿有劲儿!”

    陆媛天冲着杨轻舟挑了挑眉。

    粗鄙之所。

    杨轻舟蹙了眉,没有作声。

    一边的陆媛天本来以为杨轻舟会立刻笑逐颜开地回复自己,谁知那人连头都没点,脸色更是冷冰冰了。

    陆媛天哪里受过这个待遇,立刻反应过来了。

    我擦,你个小白脸,还挺孤傲。

    不理老子是吧,老子还不稀罕理你呢!

    他刚想跟赵立说说话缓解缓解尴尬,一扭头,赵立的眼睛又红了。

    “唉……媛天小哥,我之前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赵家日子本来过得好好的,可现在……人都都没了。”赵立哀叹连连,拳头紧握,咬牙不止,“混账疆土五毒,我一定要报仇雪恨!”

    杨轻舟闻言,立刻上前轻声安慰了几句。

    陆媛天也赶紧巴拉巴拉,说什么有自己在绝对没问题什么什么的。

    赵立长叹一声,缓缓道:“好了……既然轻舟也醒了,上师前辈在议事厅,我们便快些过去吧,别让前辈久等。”

    “那便走吧,议事厅不远的,拐两个弯就到了。”

    陆媛天笑逐颜开,赶紧带路。

    杨轻舟默不作声。

    就这样,三人一路前行,来到了议事厅前。

    陆三生正坐在主座上翻阅一本古朴典籍,看到三人进来的时候,这才放下手中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