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皇子妃 > 第41章 照红烛(2)
    之后出宫、上马,一路徐徐而行。明明准备了那么久,以为对娶岚意过门的期待,已经消散了些许,没想到真正在裴府接亲时,卫长玦看着岚意身着皇子妃的礼服,从里面缓缓走出来,那种激动之情,竟至顶峰。

    岚意头上的珠玉轻轻摇晃,泛着圆转的光芒,而佳人容貌本就迤逦,双颊微红,丹唇唇角微微上扬,双瞳剪水,里头藏着的害羞,一下就撞进了卫长玦心里。

    他默默地想,自己终于该有个家了吗?往后碰见被排挤、被斥责的情况,终于能有个人陪在身边,度过漫漫长夜了吗?

    在女官的高声宣告中,岚意拜别父亲,裴归心里百感交集,嫁女儿果然不好受,从今往后,这个闺女就不在风荷院住了,再想见她不再是带句话就能见到,李姨娘在后面仔细偷摸看着,果不其然瞧见了丈夫眼角一点晶莹,自己念及岚意撒娇的模样,也不好受,拿起帕子擦了擦眼睛。

    裴之冽跟在她身边,十分懂事地凑过去在母亲耳边小声安抚,“姨娘别难过,等我金榜题名,就带你光明正大地去瞧长姐。”

    李姨娘点点头,颇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边厢岚意披上红绸,上了八抬大轿,出大门而去,一路浩浩荡荡的护军,将她接到皇子府,此处已经张灯结彩,放眼望去珍馐佳肴、珍奇摆件,真正是琳琅满目,虽没有逾越制度,却已经是皇子所能拥有的最高规格,显然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看起来不如四皇子,皇后费了很多功夫。

    岚意在命妇的牵引下,莲步轻迈,一步步完成了合卺的仪式,之后她便被送进了房中,卫长玦温和地对她说了一句自己得先出去应酬应酬,就暂时离了这里。

    屋中一时寂静,只能隐隐约约听到远处有喧闹之声和丝竹之乐,岚意眼前一片红色,倒是想挑开盖头,看下未来生活的地方,却被旁边的掌事女官拦住,“王妃还是等殿下过来吧,免得传出去,那些小嫂子们还当您坐不住呢。”

    她是笑着说的,语气也很和善,岚意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容,心里先就贴近了几分,问道:“不知该怎么称呼,您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么?”

    女官眉眼弯弯,是个喜庆的人儿,“王妃这会儿就该换称呼了,明儿早上要穿戴朝服觐见皇上和皇后娘娘,可别喊错了。”

    对方这样指点自己,岚意不敢怠慢,忙道:“是,您说的是,我得改口唤‘母后父皇’才好。”

    女官这才温和地说:“奴婢叫菱角,打从皇后娘娘入宫起,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儿,今日恭王殿下大婚,娘娘在宫中没法亲眼看见他娶王妃过门,特让奴婢过来瞧瞧,顺便支应一下,等待会儿回去了,奴婢还要把恭王府里发生的事都讲给娘娘听呢。”

    岚意忙说:“那劳您向母后问安,明天一早,我便和殿下一起入宫向她请安,请母后也早些休息。自然菱角姑姑也是,忙了一天,一定累了,等殿下回……回来屋里,您也早些回宫安寝才是。”

    菱角乐开了花,“当不起王妃这样称呼奴婢,您就和殿下一样,也喊奴婢名字就行了,虽说咱们未央宫里没有太多规矩,但有时候您对奴婢好身边的人是知道,可叫其他有心人听去,指不定编排什么话。”

    岚意明白这是为她好,若是太捧着皇后身边的宫女,旁人不会觉得岚意晓得尊重人,只会说她身份低微才会这么撑不起来,便感激地说:“好,菱角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尊重你陪伴母后那么多时日,以后就放在心里。我初入宫闱,虽然和教养嬷嬷学了一些礼数,却终究有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不甚明白,往后若向你讨问,还请不吝赐教。”

    客客气气不卑不亢的小闺女,菱角自然也很喜欢,笑言:“说什么赐教不赐教,奴婢巴望着王妃和殿下能好好过日子,自然是知无不言,明儿王妃见到娘娘,受她教导,才是王妃正经该听的。”

    岚意连连点头,“这是自然,老实说先前我没能和母后多说几句话,终究有些陌生,今儿嫁入恭王府,步步都得小心,想到明天入宫,更是紧张极了,可看到你这样温和,我心里就安稳许多,我想母后也一定是这样善良温柔的人。”

    这些全是实话,菱角也听得出来,说起来出嫁的女儿,哪有不紧张的,骤然就要面对未知的人生和一段段全新的关系,想当初皇后初入宫时处处小心,也是这么过来的。

    被惹起了对旧事的怀念,菱角话匣子渐渐打开,不再囿于场面上的恭维。两个人就这样絮絮叨叨说着琐事,讲到最后竟然觉得口都有些干了,可巧卫长玦打发了前面想要过来闹洞房的一众人后,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先是愣了愣,他才大步过来,笑着说:“让你等得久了。”

    这个“你”,说的自然是岚意,新嫁娘之前再怎么坦然,这会儿多少有些害羞,顶着红绸就缓缓低下头去。

    而菱角在一旁递过玉质秤杆儿,笑眯眯的,“殿下挑盖头吧。俗话说得好,这盖头一挑,称心如意,福寿双安!”

    随着面前这人的动作,闷了许久的岚意眼前骤得实景,才微微抬起头,竟然就被那龙凤双烛生生晃了晃眼,于是在卫长玦看来,自己的妻子就像冬眠许久的小兽一般,缓缓地睁开了一双懵然的眼睛,紧接着下一刻,她脸颊上的红晕就更加明显,衬着清澈的双眸,在他心里竟是绝色无双。

    菱角看到两人默默相望,寻思着这就是对上眼了,高兴得不得了,行着礼道:“奴婢祝祷殿下与王妃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卫长玦回过神来,粲然一笑,偏过头去,“我进来的时候,菱角正和……正和岚意说着话?我瞧你们说得很开心。”

    第一次理直气壮地喊出妻子闺名,那种感觉也是颇有些奇特。

    菱角照顾卫长玦长大,说句僭越的话,真真当亲生儿子一般疼爱,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就晓得小主子终于得偿所愿,娶得自己中意的人,思及从前受过的那些所求从未得到的苦楚,菱角相信,岚意的到来,能让小主子否极泰来,心中喜上加喜。

    “王妃活泼可爱,又从容有度很会说话,奴婢也是个嘴碎的,一见就如故。”菱角再度行礼,脸上是放心的笑,“眼下盖头也挑了,奴婢也该回宫向主子复命了,这就告退。”

    卫长玦点点头,让人好生把菱角送出去,而这边新房的门被带上,屋里只剩一对儿新人坐在床沿。

    说来也怪,明明从前也说过话,比真正的盲婚哑嫁要好上许多,可真到了这个时候,竟都有些不知从何讲起。那红彤彤的蜡烛越燃越盛,上头龙飞凤舞,忽然爆了个灯花,吸引了两个人的目光,卫长玦看着喜烛,开了口,问的竟是:“你饿不饿?”

    岚意也实诚,点点头,“饿极了,要不是菱角陪着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真支撑不下去。”

    卫长玦很高兴,“我就知道你会饿,进来之前让厨子另做了几道小菜送过来,我想我们在外头吃菜饮酒,你就在这里等,肯定难熬。”

    岚意想了想,望着他,“这样合规矩吗?我,我没听说新婚之夜,还能先吃一顿再,再……”

    后面的话终究有些说不出口,岚意也很怕卫长玦会说出些闺阁秘语烧红她的脸,好在男人抬了抬下巴,直截了当地说:“恭王府里的规矩,最要紧的一条,便是你舒服就好。我卫长玦别的不敢说,饿不着你,冻不着你,这内宅里头,什么都听你的。”

    岚意怔忡,定定地看着他,卫长玦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用温柔的笑容掩了掩,才续道:“我本想把这些慢慢说给你听,但讲到这上头,竟然就脱口而出了。”

    岚意心里一暖,甜甜笑道:“既然你都说了这样的话,我也把先前想好的话说给你听——你是我的夫君,夫妻一体,我只有盼你好的,你说饿不着我冻不着我,那我只能告诉你,还是先前那句话,你待我好十分,我也待你好十分,你争的我同你一起争,你忍的我也同你一起忍,只要你把我当妻子,这一生你不负我,我不负你。”

    卫长玦看了她好一会儿,眼中有些细微的情意慢慢渗出来,正要抬手将她揽在怀中,外面小彦子朗声道:“殿下,饭菜都送来了。”

    岚意紧张之余松了口气,看见卫长玦起身过去端了饭菜过来,忍不住笑,“这下好了,都知道我贪吃了。”

    卫长玦把菜一一摆在桌上,尽是些色泽鲜美的食物,正色道:“不是你贪吃,是我贪吃,外面那些宴席上的菜,哪里有小厨房这么精细炒出来得好,我馋这一口,你过来,陪我一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