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租约到期:黏上总裁不放手 > 第105章:他要娶别人了
    “吱嘎……”门开了,秦峰缓步向车艾钱走来,脸上的笑容却比刚下车时冷了很多,车艾钱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得秦峰问道:“艾钱,听说你又打算逃跑了?还是跳窗,怎么样,伤到没有?”

    “学长,我想跟你谈谈。”车艾钱无视了秦峰语气中的揶揄,冷静地开口说道。

    没想到秦峰却冷嗤一声,没有回答车艾钱的话,反而一幅看透了车艾钱的模样,看向车艾钱的目光中带着怜悯和嘲笑,他说:“我知道你想谈什么,你不就是想让我放你走么?你知道顾北幽还活着了,你想去找他,可我不许,而你,现在也没机会了!”

    “我不是想让你放我走,我是……等一下,你说顾北幽还活着是什么意思?北幽他出了什么事么?”车艾钱瞪大双眼,满脸惊慌,听到顾北幽的名字,她没有办法再冷静了,什么叫他还活着?只有差点要死的人才会用这样的话去形容吧!北幽他出了什么事?他受伤了么?

    “呵呵,别装傻了,我刚收到顾北幽还活着的消息你就要逃跑,还装不知道?车艾钱,有时候看看,你和你妹妹也没什么两样。”

    秦峰冷哼,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这幅样子完全颠覆了车艾钱心中那个温柔的学长模样,他为什么还会这么说?到底发生什么了,秦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看着车艾钱错愕的模样,秦峰忽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从未想过伤害车艾钱,他是爱车艾钱的,他怎么会这么说话去刺激车艾钱?车艾钱又怎么会和车眠眠一样呢?她们分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秦峰看着车艾钱受伤的模样微微心痛,上前一步,词不成句地解释道:“艾钱,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太害怕了,听说你又要逃跑,我真的……”

    “学长,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求你告诉我,北幽他到底怎么了?”车艾钱打断秦峰不知所谓的道歉,直截了当地问道,现在她的心里只有顾北幽一个人,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秦峰的情绪。

    听到车艾钱的问话,秦峰怔了怔,自嘲地笑了笑,他在想什么呢,车艾钱怎么会在乎自己说了什么呢?她在乎的只有那个人啊……

    “他没事,顾苍已经将白鲸集团的权利还回去了,顾北幽现在风生水起,势头正旺。”秦峰阴阳怪气地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车艾钱轻轻舒了一口气,顾北幽没事就好,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拿回大权了,这么说的话,她是不是可以不用再怕什么,可以直接去见他了?

    秦峰看着车艾钱发亮的眼睛,冷哼:“艾钱,你想多了,你没法再去见他了,他要结婚了。”

    结婚?

    车艾钱呆愣地抬起头,看着秦峰,心生疑惑,结婚怎么了?她和顾北幽早就订婚了,结婚不是正常的么?他为什么说她没有办法见北幽了?他要像囚禁车眠眠一样把她也囚禁起来么?

    对了,车眠眠。

    “秦峰学长,眠……”

    “顾北幽要和赵曦结婚了,赵曦怀了他的孩子,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这还是顾北幽主动提起来的,顾家所有的人都支持这场婚礼,包括顾北幽的奶奶。”

    秦峰打断了车艾钱的话,面无表情地说着,像个无情的刽子手,将车艾钱按在行刑台上,手起刀落,一丝犹豫也无。

    话停在了车艾钱的嗓子眼,秦峰的话犹如一把利剑一般狠狠地插在了她的心上。

    怀了他的孩子……顾家所有的人都支持这场婚礼……是他主动提起来的……

    斗大的泪珠瞬间从车艾钱眼角滑落,他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快就娶了别人呢?而那个人,那个人还是害得他们的孩子流掉,也害得她再也不能做母亲的人……为什么是她呢?为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是她!

    车艾钱无声地哭,双拳紧握,指甲狠狠插进手掌里,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到地板上,她似乎毫无察觉。

    心,好像被人挖走了,好疼。

    顾北幽,你真狠啊。

    “艾钱,你别哭,你别哭啊……为了他不值得的。”秦峰见车艾钱哭了,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他走上前,轻轻拍着她的背,试图用自己的温柔安慰她。

    “学长,你是骗我的对不对?这是假的对不对?北幽他不会这么对我的,他不会的……”泪水遮住了车艾钱的眼,她像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狠狠地抓住秦峰,一遍一遍的问着,着急于听到她想听到的那个答案,谁知秦峰却掰开了她的手,轻轻叹了口气:“艾钱,我没有骗你,顾北幽要娶别人了,而我刚好收到了顾家的请柬,如果你还是不信,我可以带你过去……”

    “不,我不去,你是骗我的!你肯定是骗我的!我不去!”车艾钱终于忍不住了,歇斯底里地大吼,也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她的心彻底溃败了,不只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她无辜逝去的孩子,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与她日日温存的人,竟然会娶杀害他们孩子的凶手!

    怪不得当初他放过了赵曦,怪不得她在海豚岛等了那么久都没有收到顾北幽的消息,她还在傻傻地等他,却不想人家早就判了自己死刑,她的离开,分明是给了他和赵曦勾通曲款的机会。

    “艾钱……”

    看到车艾钱这副模样秦峰也很心痛,在他眼里,车艾钱一直都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被人欺负的时候也没有哭过,不管发生什么,好像都能乐观面对,可现在,却为了另一个男人哭成这样。

    顾北幽,你何德何能!

    “学长,你还是带我去吧,不亲眼看到,我还是不敢相信,他分明不是那样的人,我还是不敢相信。”

    车艾钱抽泣着说道,她从来不是个逃避现实的人,虽然不敢相信,但她也不愿把自己锁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梦里,也不愿什么都不做就确认顾北幽彻底背叛了自己。她太知道被人误会是什么感觉了,所以,她不能让顾北幽和以前的她一样,她爱顾北幽,她又怎么舍得冤枉顾北幽。

    “好,我带你去,时间就在三天之后,你别哭了。”秦峰安慰道。

    “我知道了,学长,我不会再哭了,你可不可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车艾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忍住了哭泣,对秦峰说道。

    “那,你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秦峰有些不舍,但车艾钱已经靠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似乎很累很疲惫,秦峰也不忍再去打扰这样的车艾钱,只好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间。

    秦峰走出房间的那一瞬间,一行清泪再次从车艾钱眼角滑下来,这一次,她终于卸去了所有的防备,颤抖着身体,放肆哭着,脑海里不断涌现和顾北幽在一起时候的美好。他分明也期待过那个孩子的到来,他分明也在保护着她,为什么这么快就改变了注意,为什么?

    她不懂,也想不明白,她就这样一直蜷缩着身体,不知哭了多久,才终于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次日,秦峰再次忙了起来,似乎昨日的相见也是他特意抽出时间,特地来告诉车艾钱顾北幽要结婚了这件事,车艾钱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三天,不知黑夜白天,也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一口食物都没吃,只是喝了几口水,强撑着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