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嫁给了远古恶狼 > (一更)他变得更难看了,更比不上田螺灰狼了
    “看”着那头魔族三只脚后面拖着的两条半长着倒刺和丑陋疙瘩的尾巴,大灰狼先生几乎立刻判断出这头魔的等阶和类别。

    ——这是一头快要饿扁了的两阶快三阶魔物。

    这种魔物属于低阶向中阶过渡的魔族,尚且没有产生多少智慧,吞吃人族和妖族的本能更甚。

    它会出现在这儿,八成是因为骤降的大雪,让它饿的失去了理智。

    “咔哒”、“咔哒”、

    重心奇怪的魔物踩着雪,深嗅着四周人类的气味,一步一步的朝山洞这边走来。

    大灰狼先生颤了两下睫毛,一双灰蓝色的瞳仁渐渐浮起了淡淡的血光。

    不管这头魔物饥饿到了什么程度,他都不可能让它进入山洞,吃了自己或是他那个……喜欢田螺灰狼的小夫人。

    狭长的双眸变得凌冽,大灰狼先生原本顺滑的黑色长发上,也立刻多出了一对毛茸茸的狼耳朵。

    他忍着断肢和妖核的阵阵刺痛,变成了半妖形,动作灵巧的掀开了盖在他身上的两块兽皮,跪坐在了床上,略烦躁的把他那个小夫人给他断肢上裹着的柔软兽皮拿了下来,悄悄甩了甩身后的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他的妖识和妖核附近刚恢复的妖力,最多只能让他变成妖形战斗三分钟,而且并没有百分百赢的把握。

    也许,他会死在今天夜里。

    那头魔物还在一点一点的试探,不敢贸然靠近山洞。

    渊诀将妖识收了回来,扫过石桌,立刻就发现了上面叠好的两件黑色的兽皮衣。

    他瞳仁颤了颤,薄薄的唇抿的很紧。

    是那个人族给他做的衣服?

    从来没有人或妖给他做过衣服。

    这个尺寸,总不可能是给那头田螺灰狼做的衣服吧。

    压抑着喉咙里忍不住泛起的低哑笑意,恶狼先生的妖识落到了石床上躺着的阮秋秋身上。

    她大约是累了,睡得很沉,她那件兽皮衣很旧,有些往下滑,露出了纤长的脖颈和一小片皮肤。

    阮秋秋很瘦、很脆弱。

    但她的却也很坚韧,胆子也很大。

    妖识落在她的面颊上,大灰狼先生一对尖尖的耳朵往下折了折。

    他那双没有焦距的眸子第一次精准的落在了阮秋秋的脸上,心口泛起密密麻麻的酸涩。

    渊诀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掌,放纵了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的私心,略冰凉的指腹轻轻按在了她的唇上。

    只一下,他就猛然缩回了手,像是被那柔软的触感烫的浑身发麻,双眸泛红。

    他甩了下有些炸开的大尾巴,表情略狰狞的用舌尖抵了抵的尖利的犬牙。

    这么软。

    大灰狼先生低低喘息了一声,抽出一丝妖识,下了一道效果比以前弱上很多倍的深眠术法,点了点阮秋秋的额头。

    黑暗中传来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只包含着一个单调的音节:“……睡。”

    她虽然胆子很大,但看到他和长得比他妖形丑陋数倍的魔物撕咬战斗,就算不被吓到也会觉得恶心的吧。

    他不想再比田螺灰狼差了。

    啧。

    这个人族,真是气狼啊。

    渊诀缓缓收回大掌,动作轻巧的跳下了石床。

    他略有些滑稽的跳到了石桌边上,动作轻柔的摸了摸那件兽皮衣,甚至有点变态的拿了起来,忍不住深深嗅了嗅。

    上面都是他和阮秋秋的味道,没有别的狼的味道。

    这么大,只有他能穿的上了。

    但大灰狼先生也只是摸了摸,就恋恋不舍的放回了石桌上。

    这么干净的皮子,穿着去战斗会弄脏的。

    但……

    大灰狼先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眯了眯狭长的眼睛,他坏心眼的从尾巴上拔了一小撮毛毛,然后塞到了那两件衣服里。

    这样,就算他今晚死了,这套衣服上也全都是他的味道了,不会再有狼愿意穿的。

    “咔哒”、“咔哒”、那头魔已经到了距离山洞不到十米的地方。

    大灰狼先生眸光凛冽起来,离开山洞之前,他没忍住又回头看了眼石床上好像睡得很香的阮秋秋了,薄薄的唇微微张开,却到底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

    甚至临走前,还加了点燃木。

    ……

    山洞外面的大雪还是没有停下,月亮被厚重的云层遮挡着,几乎没有任何亮光。

    但这样的黑暗并没有影响到用妖识视物的渊诀。

    从他放下兽皮帘的那一刻,就变成了妖形。

    快要突破到三阶的魔族并不好惹,若是以前,他能迅速秒杀这种魔物。

    但现在,他的实力却不如面前这头三只眼睛的丑陋魔物,甚至要拼死战斗,才有活下来的可能。

    为了尽可能的取得胜利,他只变成了体长约一米左右的狼崽,来降低对手的警惕。

    瘸了腿的灰色狼崽在雪地里快速奔跑着,从他断肢上传来的淡淡的血腥气几乎瞬间就勾起了那头体长近三米的魔物的食欲。

    它刚从别的地方流浪到这片森林里,碰上大雪,十数天没有近食,已经快失去理智。

    在它固有的记忆里,狼妖的肉很难吃,又干又涩也不好消化。

    可这头狼崽的血的味道里,似乎混杂着魔族的气息。

    是血脉精纯的魔族的香味、甚至比它有幸见过一次的六阶魔族的血的味道还要香。

    这头狼崽的心脏,绝对是大补之物。

    口水开始不自觉的分泌,滴答滴答的顺着魔物那张宽大丑陋的嘴巴往下流。

    吃!吃!

    吃!!

    它要挖了他的那颗心。

    魔物几乎瞬间就把前两日看到的、闻起来就比寻常人类滋补十数倍的阮秋秋抛之脑后。

    它快速追了上去,打算挖掉面前这头狼崽的心脏之后,再折回来吃了山洞里的阮秋秋。

    人类的肉可是十分鲜美的,它会好好的品尝,一根骨头都不剩下。

    渊诀把这头魔物引到了离山洞有一段距离的山坳处,佯装摔倒,“凄惨”的倒在了地上,调动着碎裂妖核周围仅剩不多的妖力,时刻准备着给面前这头恶心的魔物致命一击。

    大灰狼先生注意到了随着他妖识和妖力的使用,他原本就碎裂的妖核上又多了许多黑点点。

    那些黑点似乎在吞噬他的妖核,让他每分每秒都比之前更加被动。

    “咯咯咯——”魔物看着地上那头狼崽,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叫声。

    大约是觉得自己一定能吃上一颗热乎的心脏,魔物似乎并不着急,一点一点的朝大灰狼先生踱步而去。

    在它自信的伸出三根爪子,掏向他心脏的时候,渊诀锁定了它脆弱的脖子,眼底闪过血光。

    “轰!”

    一道血红色的暗光闪过,那头魔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骤然变大的大灰狼先生用利爪割下了头颅。

    它三只眼睛瞪大很大,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绿色的血从它断裂的脖子上流出来,魔物的三只眼睛却猛然爆裂开来。

    大灰狼先生猛的朝边上扑着闪躲,但妖力几乎全部消耗殆尽的他还是不小心被溅到了一些绿色的浓液。

    背部的几撮皮毛瞬间被腐蚀,在空气中弥散开了浓郁的焦臭味。

    还有几滴不小心沾到了他那张毛茸茸的狼脸和耳朵上,气的大灰狼先生一边疼一边用利爪剖开了那头魔物的胸口。

    他本来就已经毁容了,现在完了,更难看了,更不如田螺灰狼了。

    尖利的爪子从那头恶心的魔物体内掏了掏,剜出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浅蓝色魔核。

    运气不错,这头魔物体内有魔核,还是水系的。

    他现在妖核破裂不能直接吸收了,却可以给那个人族。虽然这头魔物的肉几本上全是毒素,几乎全都不能吃,但这枚魔核,总够她换上好些肉回来了。

    恶狼先生变回了半妖形,用所剩无几的妖识打量了一下这头魔物的尸体,发现它的头上上有一小块红色的、颜色鲜艳的皮毛。

    他割下那魔物尾巴上绒绒的部位,又拔下了那魔物浑身上下最尖利的地方,拿在手里,扶着一颗颗巨木往山洞走。

    结果比他预想的好,他还活着。

    就算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比魔族还可怕。

    从来没有任何同异性雌妖或者女人相处经验的渊诀先生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在意那个人族,他只拼命给自己找理由。

    大灰狼先生觉得他其实是一头很坏的狼。

    他明知道他可能活不久了。

    却还是吃了人家好多食物,和她睡了一张石床。

    甚至他还对她耍了流氓,摸了摸人家的唇。

    他这头狼还过分的,把她做的那件衣服全都染上了属于他的味道。

    所以……

    他想回去。

    起码,把东西给她。

    可是,才好不容易翻越过了山坳,渊诀体内最后一丝妖力就全都消耗殆尽了。

    没有了妖力的支撑,他近乎狼狈的踉跄着往前。

    焦黑的血顺着他已经不能算是俊美的面颊往下淌,低落在他光裸的身上,断肢传来快要麻木的疼痛,甚至碎裂的妖核上,也多了许多数不清的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