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嫁给了远古恶狼 > (入v通知)她居然敢骂妖
    24(入v通知)几乎没有收获的秋秋和好运的捡到蛋的田螺灰狼先生炎狼部落的狼妖们

    阮秋秋仔细检查了一下家里的东西,确定石灶里的木柴是够的,床边也放上了煮好切碎的肉和三小木杯的治愈水滴。

    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石床上面色苍白的大灰狼先生,没有再浪费时间,拿起了手边的矛刺,离开了山洞。

    外头的天光渐渐亮起,让阮秋秋有些欣慰的是,明明昨天夜里外面的风犹如恶狼咆哮,但早上了,外面的风雪倒是不怎么大了。

    轻小的雪花慢悠悠的落下,虽然还是有些遮挡视线,但比起之前连成片几乎让人看不见的情况还是好多了。

    阮秋秋松了口气,从储藏室里拿了之前做出来的陷阱支架和一点点用来做诱饵的肉干,迈出了山洞。

    根据她之前来时和上次去找大灰狼先生的经验,从山洞往北是森林,走大半个小时左右有一条小河,一路上大都是光秃秃的巨木,偶尔夹杂着几颗还绿着像松树的古树。

    她今天的计划是先往北走五六分钟左右,在离他们山洞最近的几颗常青巨树下挖一个陷阱,顺便在那及颗巨树周围砰砰运气,看看能不能寻到一些药草。

    如果能抓到猎物或者弄到药草,她就先回来一趟,之后再往南走,看看能不能在炎狼部落里试试。

    如果抓不到,她就直接往南走,用兽皮背包里的盐石和炎狼部落人或妖换一些食物,晚一点回来再去一趟巨树下,看看能不能抓到猎物。

    最理想的状态是,她今天能在不被远古生物和魔物攻击的情况下,弄到猎物和药草,最好还能探清炎狼部落的位置,方便下次再去换东西。

    但阮秋秋知道,想要同时实现这么多实在太难了,她今天只要能搞到药草就算胜利。

    jio在雪地里深深浅浅的迈着,积雪已经快要没过脚踝,走起路来十分吃力。

    但好在她现在已经是一名一阶的异能者,还是耐寒耐热的水系,积雪并没有给阮秋秋带来太大的威胁,她顺利的来到了靠近山洞的那几颗常青树下。

    阮秋秋选了靠近中间的位置,拿起手里武器开挖。

    约过了大半个小时,她才将陷阱挖好。

    用一些周围的枯枝和雪简单的掩盖了一下陷阱,又在上面放了一条小拇指长的肉干和一小块没被磨碎的块茎,这个陷阱才算是初步完成。

    她仔细看了眼四周近乎一片白茫茫的雪花,明白大概凭借她的肉眼是没办法捕捉到什么矮小植物的影子了,阮秋秋深吸了一口气,扶着一颗树,闭上眼睛,调动了体内的变异水系异能。

    ——之前她在山洞里的时候,为了食物和药草保持新鲜,偶尔会在修炼间隙用异能给肉干和药草保个鲜。用异能的次数多了,阮秋秋就发现她能感知到药草里的微弱生命力。

    给妖族用的药草,和普通的枯草还是有些不同的。

    就算今天早上临时给大灰狼先生凝聚了二十多滴治愈水珠,但阮秋秋体内的变异水系灵气还留存有二十多缕,她小心的抽出了两缕异能,顺着巨木的根部开始一寸寸的搜索。

    约莫十几分钟后,阮秋秋有些失望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片区域,并没有能够入药的植被。

    或者可以说,几乎就没有什么植被,大部分还有些生命力的植物都被啃秃了。

    不过这也间接证明了这周围或许还是小动物活动的迹象的,也许等她晚一点来看,陷阱就能抓到一些小型猎物。

    虽然这么安慰自己,但阮秋秋还是有点不死心。

    她绕着几颗巨树周围转了转,眼瞅着真的一点收获也无,才摘下临时做的一顶丑兮兮的兽皮帽,抖了抖上面的雪花又戴上了。

    ……

    阮秋秋本来是打算没什么收获就不回山洞的,但她布置好陷阱,打算进行计划下一环的时候,还是很担心家里的那头大灰狼。

    于是在往南走、到炎狼部落试试运气之前,她还是悄悄的回来了一趟。

    大灰狼先生好好的躺在石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兽皮,和她离开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确认了大灰狼先生依旧存活√,阮秋秋喝了碗热水,才再次离开。

    这一次她出门就很没有底,她也知道大灰狼先生是被部落抛弃了的,也许她这次去炎狼部落并不能得到什么收获。

    但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试一下。

    书里的主要场景都是在风狮部落和风狮部落附近的森林,基本上没怎么提炎狼部落的事情。

    所以阮秋秋并不具备任何先知的优越性,她既不知道炎狼部落在哪里,也不知道炎狼部落的狼妖们会不会很好相处。

    自从她嫁过来,已经差不多七天了。

    但大灰狼先生的山洞却没有任何一头狼妖拜访,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族拜访,想想也知道,她的夫君和他们相处的并不和睦。

    搞不好,那些狼妖们还以为她已经被大灰狼先生吃了也有可能……

    阮秋秋一边想着,一边顶着风雪往南面走。

    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

    已经很疲惫了的阮秋秋还是没有看到有什么部落的影子。

    又走了快半个小时,在阮秋秋合理怀疑她是不是走出了方向的时候,终于在视线范围内看到了一处山坡,有几个山洞在落满了雪的山坡附近,错落分布着,但都隔的不远。

    “呼……终于要到了吗?”

    阮秋秋呼出一口气,捏了捏自己快要冻僵的鼻子。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里的矛刺用一块兽皮裹了起来,塞在了背包的缝隙里。

    她往离她最近的一处山洞前进,刚到离那处山洞约二十米的地方,就看见有一头年轻狼妖皱着眉头撩开了山洞门口的兽皮帘子,凶神恶煞的走了出来。

    “谁啊?今天老子休息,不捕猎。”

    那狼妖嘴巴里骂骂咧咧的,一出山洞,看见站在门口的阮秋秋,瞬间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操,你他妈怎么还活着???”

    阮秋秋:“…………”

    她有些紧张的抬起头,看清了面前狼妖的样子。

    他正好是当初用三百斤盐石将她从风狮部落换回来的四头狼妖中年纪最小的那头狼妖。

    不过他们几头狼妖似乎都把她当工具,也没和她说过他们的名字。

    阮秋秋攥了攥手,朝他扯了下嘴角,“是啊,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

    她虽然嘴巴上这么讲,心里却在想——

    她就是还活着,大灰狼先生就是没把她吃掉,田螺灰狼先生还保护了她。

    年轻的狼妖上下打量了一下阮秋秋的衣着,在看到她破破的兽皮衣上还打着颜色不一样的补丁和她瘦骨嶙峋的身体,瞬间嗤笑出声,满眼的“同情”。

    阮秋秋不想理会他的嘲笑,只是很平静的说,“我是来换食物和药草的,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在哪里能换到给妖族治疗的药草?”

    “我带了盐石。”

    阮秋秋话音刚落下,那头年轻的狼妖就拧起了眉毛,“换给妖族治疗的药草?”

    他像是嗅到了她身上浓郁属于大灰狼先生的味道,又惊惧又后怕的往后退了两步,语气也恶劣起来,“怎么?那头废物瞎子狼还没死么?还用的着你一个人族来给他换药草??”

    “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你走投无路才来投奔咱们部落的呢。”

    年轻狼妖语气讥讽,一张原本看起来还算阳光青春的狼脸在阮秋秋眼里瞬间变的丑陋无比。

    阮秋秋眸光冷了下来,紧紧抿了抿唇,声音很冷,“我夫君不是废物。”

    那头年轻的狼妖明显没想到她会那么讲,整头狼呆滞了两秒,接着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很大,把周围几个山洞里住着的狼妖和人族都引了出来,十多只年纪不一的狼妖和人族纷纷从山洞里走了出来,站在山洞门口往这边看。

    他们身上穿着比她和大灰狼先生温暖数倍的柔软兽皮,大都神色冷漠且不善。

    见到有妖出来了,那年轻的狼妖故意大声的说,“大家听见了吗,这人族要给咱们那废物首领换药草呢!”

    “啊?”一头雌妖听到后立刻娇俏的笑了起来,“不是吧?”

    她看向阮秋秋的已经冷下来的脸,故意讥讽着说,“你这就是嫁给咱们前任部落首领的那个人族女人吗?叫那头被诅咒了的丑狼夫君,你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啧,你身上全是那头丑狼的味道,该不会也携带了诅咒吧?”

    她说完,做了一个惊恐的表情,仿佛染了大灰狼先生味道的她看起来就像是病毒传染源。

    阮秋秋攥紧了拳,心底窜起一团猛烈燃烧的怒火,痛苦的灼烧她的胸口,让她沉闷压抑到有些喘不过气。

    她知道炎狼部落的人不喜欢大灰狼先生,但她没想到他们会对他抱有那么大的恶意。

    明明连重伤濒死的他都要惧怕,却能在背后对他进行这样的言语奚落讥讽和侮辱。

    还有诅咒?

    什么诅咒?

    大灰狼先生身上若是真的有诅咒,和他一起待在一个山洞里,甚至还睡在一张石床上的她怎么没事。

    她只觉得那些嘲笑声无比的刺耳。

    阮秋秋紧紧抿着唇,她很想发火,但理智告诉她不行。

    起码,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

    “你好像很生气啊?”那头年轻的狼妖看着阮秋秋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挑了挑眉,“我们不过是说了事实罢了。”

    他声音里有着怒意,神情也激动渐渐激动了起来,“那头大灰狼本来就残疾不能捕猎了,还因为他的诅咒害死了我们部落那么多的狼,现在落到这个地步是他活该,他早就该死了,早就该死!”

    “你想在我们部落换到给那头狼治病的药草,劝你死了这条心,做梦比较快!他该死!他该死!”

    年轻的狼妖越说越激动,“如果不是因为他,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上的诅咒,要不是因为族巫,我怎么会忍……”

    眼见他的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了,有可能要把他们部落的秘密都说出来了,一直在隔壁山洞看戏的一头年长些的妖走了过来,用力拍了拍年轻狼妖的肩膀,喝到,“宁越,你想说什么?”

    叫宁越的年轻狼妖猛地清醒过来,疼的龇牙,“羽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说……”

    他没说完,就被那个叫羽哥的年长狼妖打断了。

    谢羽朝宁越挥了挥手,表示不用在意,转过身,望向了阮秋秋因为气愤而隐隐泛红的漆黑杏眼。

    他觉得面前这个人族真是很有趣,干脆为了照顾站在下坡处的阮秋秋的身高,半弯下腰,靠她近了些。

    阮秋秋被这只妖新奇的眼神恶心到了,往后退了退,丝毫不掩饰眉眼之中的嫌弃。

    但在谢羽眼里,这个人族比部落里其他好吃好喝养着的人族都要瘦小一些,裹着破烂的兽皮衣,弱弱歪歪的,眼神倒是坚毅,让他这只见识了太多美人的风流妖有点见猎心喜了。

    谢羽盯着阮秋秋还算白皙的脸蛋,缓和下了声音,十分轻挑的嬉笑着勾唇说,“我看你好像挺漂亮的啊,怎么就没眼光看上那头大灰狼了呢?我比他帅多了,身材也好,这样吧,要是你愿意对我笑一笑,喊我一声羽哥,我就送你一些女人爱吃的水果和皮子怎么样?冬季里的水果,可是很难得的呢。”

    他声音倒是好听,温温柔柔的,但在那几句轻描淡写的话里,却藏着数不清的轻蔑。

    阮秋秋快要被这妖恶心死了,她冷笑一声,在谢羽期待的目光之中,声音清晰的回荡在四周,“滚。你比我夫君丑一万倍。”

    “让我叫你羽哥,可去你/妈的,狗比崽子。”

    狗比崽子……

    崽子……

    阮秋秋忍无可忍,没控制声音,骂妖的话格外突出,所有人和妖都听得清清楚楚,原本还有些嘈杂狼妖们全都惊呆了。

    他们没料到阮秋秋会骂妖,或者说,他们没想到一个无依无靠夫君还濒死了的人!族!

    居然有胆子骂妖。

    这个世界上,哪个部落的人族不都是卑微的生存在妖族部落的庇护下,战战兢兢的活着。

    一个人类,寿命不过只他们妖族的五分之一,他们妖愿意庇护他们保护他们已经是仁慈至极,居然有人敢骂妖,还骂的一头的对她示好想施舍她的妖。

    被骂的还是他们部落实力排前几的妖!

    由于过度震惊,一时之间,这片山洞附近的妖族们都没说话,只剩下飒飒落下的风雪声。

    谢羽整头狼都懵掉了,他原本完美自信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大脑僵硬到当机。

    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的幻听,不然他怎么会听到面前这个看起来瘦小的人族雌性在骂他?

    骂他这个部落里年轻一辈狼妖中原本战斗力仅次于渊诀,现在战斗力第一且人气妖气都是第一捕猎也好魅力也好全都是第一的帅气狼妖“狗/比/崽子??”

    “我去。”那头年轻的雌妖第一个反应过来,她又惊讶又有些说不出来的佩服,真情实感的感叹,“这阮秋秋果然是脑子有问题吧,她居然骂羽哥狗/比/崽子……”

    谢羽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的妖脸像是被用力扇了好几巴掌,火辣辣的疼,原本完美的表情终于裂开了。

    他猛然直起身,双手幻成了锋利的狼爪,望向阮秋秋的视线也扭曲了起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