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嫁给了远古恶狼 > (二更合一)他是一头那样自私的大灰狼
    阮秋秋的声音其实很小,她顾忌着“主卧”里可能还在休息的大灰狼先生,说话也轻轻的。

    但她声音小,却架不住大灰狼先生偷偷的竖起两只尖耳朵仔细的听。

    “我和夫君的家”、“小孩子”、“躲雪”等词都被他听的清清楚楚。

    他那个人族小夫人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没有丝毫勉强的意思。

    好像,她是真的心甘情愿的对着外人说――

    “这是我和夫君的家。”

    家。

    这个字眼陌生又熟悉,是他从来没有拥有过的、珍贵的东西。

    大灰狼先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但心口那些莫名其妙的委屈和痛苦,却如同阳光下的阴霾,被一点一点的驱散了。

    他缓过来了一些,就连因为闻到有男人的味道、而微微炸开一点毛毛的大尾巴也恢复了正常。

    大灰狼先生这才有些窘迫的发现,小夫人刚缝好的兽皮,又被他的爪子给弄烂了。

    他悄悄的把狼爪变成了人类的手掌,然后用两只大手,把十个洞洞给盖上了。

    只是一对狼耳朵,还是忍着疼竖着,仔细的听外头的谈话声。

    ――山洞外的雪地上。

    阮秋秋对着个头瘦弱的小男孩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着莫鱼明显紧张起来的表情,笑着说了句,“我们家很大的,你只是在山洞入口躲一下雪,是不需要见到我夫君的。”

    莫鱼听到不需要见到大灰狼先生,明显松了一口气。

    他对上阮秋秋的眼睛,略显老成的小脸倒是露出了几分符合他年纪的稚气和窘迫来。

    莫鱼拿着手里的骨棒在雪地里剁了一下,然后颇为“勇敢”的抖手走到了山洞入口处,“我、我没有害怕你、你夫君,前首领大人又不会突然吃小孩。”

    听到说话的声音真的是个小孩子,大灰狼先生一颗还是隐隐有些烦躁的心才终于平息了下来。

    他那只受了伤的毛绒狼耳软趴趴的垂了下来,只竖着另外一只耳朵。

    阮秋秋似笑非笑看了莫鱼一眼,逗了他一下,“你真的不怕?”

    莫鱼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说,“我不怕。”

    莫鱼犹豫了一下,转过小身体看了眼因为兽皮帘子的遮挡,而显得黑漆漆的山洞内部,硬是咬着牙说,“以前是挺害怕的……”

    “但你不是说,你和你、你夫君都亲热了七八回了吗。”莫鱼这个糟心的娃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板着小脸十分认真的分析道,“你们那么亲密都没事,我应该也不会有事。”

    阮秋秋:“………”

    正在偷听的大灰狼先生:“……………?!??”

    他过于震惊以至于整头狼都蒙掉了,脸上猛的窜起一股热度,迅速蔓延到了耳根,再扩散到脖子,最后烧到了浑身上下的每一根毛毛上。

    他、他是不是听错了?

    为什么那个人类小男孩会说出这种话,难道是阮秋秋说的吗?

    可是他怎么不记得,他什么时候有和小夫人亲热过???

    难道……

    难道是他之前昏迷的时候,对她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大灰狼先生完全处于了混乱之中,开始拼命回想在他昏迷的那几天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非……他咬她了?

    他知道阮秋秋身上的味道很香,又软软的,是丧心病狂的妖和魔物最喜欢的那一款食物。

    她看起来就很好吃。

    但如果他咬了她,为什么他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就算只是半妖形,牙齿也有些尖尖的,如果咬她,他应该会有感觉的……

    除非,他轻薄她了。

    但他一直有控制自己的睡姿,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小夫人,在此之后都没有越界过……

    回忆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不小心碰到的柔软,大灰狼先生脸红到快要滴血。

    如果他真的轻薄她了,还是七八回,他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阮秋秋为什么要这么说?

    渊诀心底疑惑,脑袋晕晕乎乎的,胡思乱想着。

    山洞外的阮秋秋也没想到莫鱼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她下意识的朝山洞里看了一眼,有些慌乱的解释,“嘘……这种事不能随便说出来。”

    莫鱼挠了挠头,点了点头,“……哦。”

    莫鱼看了眼阮秋秋红红的脸,疑惑的说,“亲热应该没什么吧,我也经常和薄荷亲热,她还喜欢拉我手。”

    阮秋秋:“……”拉手手就算亲热了吗?

    她看着莫鱼纯洁的眼神,感觉有点糟心。

    “这个……”阮秋秋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大人和亲热和小孩子之间的亲热是不一样的。”

    莫鱼:“?”

    阮秋秋:“……”

    她叹了口气,只好拿出了小时候听的最多的那句话:“你以后就知道了。”

    莫鱼:“……”

    他噘了噘嘴,但还是懂事的没继续问。

    阮秋秋抬手无力的按下面颊上的热度,“小鱼,你在这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莫鱼乖巧的点了点头,阮秋秋没有再耽搁时间,转身进了山洞。

    脚步声越来越近,大灰狼先生的脸也越来越红。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尽量平缓又冷静的、做一头高冷的睡美狼。

    然而阮秋秋在撩开兽皮帘子的那一刻,就发现他的异常了。

    储备粮先生的呼吸声很重,几乎快要达到喘息的地步。

    耳朵和尾巴上的毛毛有点炸,脸也特别的红,本来满是伤疤的俊脸上渗着细细密密的汗。

    “糟糕。”阮秋秋的心暗暗提了起来,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石床边,像之前几天做过很多次的那样,把手放在了大灰狼先生的额头上。

    她的手很凉,好像一下就让他额上的热度降了下来,但又好像一下就让他身上的热度升高了。

    阮秋秋离得近了些,大灰狼先生才猛然嗅到她身上一丝淡淡的、干涸了的鲜血的味道。

    她伤的不重,伤口大约是用自己的灵力愈合过了,身上的血迹也被她处理过了,以至于味道淡的几乎完全被那个叫“小鱼”的人类小男孩遮掩住了。

    他第一时间居然没有发现。

    大灰狼先生盖在兽皮下的大掌倏然紧握,愧疚和自责像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他心底的热度。

    只是出去了一趟,她就受伤了。

    怎么会受伤,

    在哪里受的伤,

    是谁伤了她?

    是附近森林里的野兽吗?

    还是炎狼部落那些狼妖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渊诀只觉得无比的愤怒和憎恶,表情也狰狞了起来。

    阮秋秋看见他脸色难看,还以为他是疼的,特别担心。

    她检查了一下床边放着的快完全透明的魔核和三个小木杯,在发现里面的水滴都干涸了之后,心被提的更紧了。

    确定了大灰狼先生虽然表情很扭曲,但他脸上的那些魔气没有再动、也没再发烧之后,才稍稍放下了一点儿心。

    “还好没再发烧了。”她苦笑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出门之前再花点时间凝聚一些治愈水珠放在家里备用。

    只是这样就要让莫鱼等她了。

    阮秋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还是搬起了“主卧”里的一个石凳,又拿了一块大灰狼先生用来盖腿的兽皮,撩开帘子走到山洞口,十分抱歉的看着莫鱼,“小鱼,你能不能坐这儿,多等我一会儿?”

    莫鱼愣了一下,然后就用了点了点头,“好的。”

    在哥哥喝下了“宝贝”之后,就已经好多了,甚至还短暂的清醒了两秒,所以莫鱼现在是真的没有之前那么着急了。

    “小鱼,谢谢你。”阮秋秋把兽皮递给他,“别着凉。”

    莫鱼朝她笑了下,没有拒绝阮秋秋的好意。

    阮秋秋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看见石锅里的热水还有一些,便拿了一个木碗,倒了一碗也递给了莫鱼。

    看见小男孩听话的等在门口,她赶紧回了“主卧”,抓紧时间凝聚水滴。

    她脚步凌乱,动作很急。

    大灰狼先生知道嗅到了空气中渐渐浓郁起来的灵气的味道,他知道她是又在帮他。

    她这次出去,也是为了他。

    甚至,她还受伤了。

    而他,却只能像一个废物一样躺在石床上,光是克制体内的魔气和疼痛就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力气。

    对于现在的困境,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是那样一头自私的大灰狼。

    他明知道他这样一头残疾的狼妖,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对她来讲,已经成为了一个拖累,一个负担。

    但他还是,那样狡猾的、阴暗的、可恶的,装作没有醒过来。

    渊诀很想知道,她今天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带回来的那个小孩是谁,他有没有真的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轻薄她了。

    为什么会受伤,是哪些妖欺负她了,是不是炎狼部落的那些狼妖。

    想到炎狼部落的那些狼妖们,大灰狼先生陡然不安起来。

    他烦躁的抖了抖耳朵,一个让他心底越来越不安的念头却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在他脑海里。

    炎狼部落里的那些狼妖,应该没有在他的小夫人面前说一些关于他身上诅咒的事情吧?

    想到这个可能,大灰狼先生越来越惊惧。

    结合阮秋秋刚刚收的伤,那干涸的血液的味道,想到她可能被那些狼妖欺负了,大灰狼先生就快要克制不住浑身澎湃的、对炎狼部落那些狼妖们近乎疯狂的杀意了。

    万一……

    万一那些狼妖真的说了。

    万一……

    万一阮秋秋知道了他身上诅咒的事情……

    想到这种可能性,渊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利爪的手掌蓦地用力,狠狠嵌入了石床里。

    “咔哒”清脆的声音响起,如同一道惊响,唤回了杀意越来越浓郁的大灰狼先生的理智。

    石凳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是阮秋秋猛然站起来的声音。

    渊诀有些慌乱,他以为阮秋秋听到了他弄碎石床的声音,发现他醒着了。

    他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解释,有些心虚的把狼爪从石床里拔了出来。

    可紧接着,山洞口就传来了“砰”的重物落地的声音,伴随着幼童剧烈的咳嗽声,清晰的传递到了“主卧”里。

    阮秋秋根本没注意到大灰狼先生已经“醒”了,她手忙脚乱的撩开兽皮帘子往外跑,声音焦急,“小鱼,你怎么了?摔倒了吗?”

    听着阮秋秋的话,又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剧烈的咳嗽声,大灰狼先生猛然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一件致命的、他刚刚忽略了的事情――

    阮秋秋拿给小男孩的那块兽皮,是他身上刚刚盖过的。

    “主卧”外的咳嗽声越来越虚弱和痛苦,渊诀几乎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也许,那个叫“小鱼”的小男孩,因为接触了他使用过的东西,被他“诅咒”了?

    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升起,大灰狼先生就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有些克制不住的发抖,浑身的血液都快要逆流了。

    ――这几天,他断断续续的醒来,也隐隐猜到了一些有关自己身上诅咒的事情。

    以前他不知道“诅咒”是什么意思,但自从他重伤,上次又接近死亡之后,他就发现了一些事情。

    那些从他体内不断肆虐、却又不像是会要了他命的那些魔气,似乎并不是来源于之前攻击他的魔物。

    而是来源于他的体内。

    那些裹挟着鲜血的魔气,就像是掩盖着真相的,血淋淋薄纱。

    只要轻轻的撕开那层纱,他就能知道,困扰了他二十多年的“诅咒”的真相是什么。

    那些源于他血脉里的东西,是缠满了魔气的、会在他无意识的时候,伤害和“诅咒”靠近他的一切生物的肮脏的、

    怪物的血。

    他隐约能猜到“诅咒”是什么,但他却不愿意去想。

    他觉得自己恶心,更害怕阮秋秋会知道。

    那个因为意外,而来到他身边的人族小夫人很特殊。

    她的灵力能压制他的“诅咒”,不会被他连累,也不会因为靠近他就受伤。

    她不知道他身上诅咒的事,不会躲的远远的,还和他睡一张石床。

    她把他从雪夜里捡了回来。

    因为她对他的态度太正常了,正常到他都快要忘了,他是一头被诅咒了的狼妖的事情。

    渊诀都快要以为,他只是一头普通的大灰狼。

    不是被所有人或妖惧怕的首领,不是怪物,就只是一头普通的、伤势会慢慢好起来的残疾的大灰狼,是田螺灰狼的替身,是她的“夫君”。

    可现在,因为他的疏忽,因为他的无视,因为他没有提醒,他很可能即将害死她带回来的这个孩子。

    就算她能把那个孩子救回来,但也一定会知道他身上“诅咒”的事情。

    他这几天一直刻意忽略的、隐隐有些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如果知道,他差点害死了门口的那个小男孩,她真的不会在意吗?

    忍着脑海一般撕裂的疼痛,渊诀喉间苦涩,挤出了一丝妖识,几乎克制不住的全身颤抖,他怀着一丝不是他想的那样的期待,朝山洞外看去。

    他看见阮秋秋正神色慌乱的抱着一个瘦弱的人族小男孩。

    而那个男孩面色苍白,唇边不停的咳出鲜血。

    在地上,散落着一块沾满了血迹、刚刚还盖在他身上的那块兽皮。

    很明显,那个小男孩是被他“诅咒”了的。

    而阮秋秋,很快就要知道了。

    眼底泛起猩红水意,大灰狼先生第一次张开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他刚刚还在暗自高兴,她说出了“是我和夫君的家”这句话。

    但现在,他就要失去这个“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