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嫁给了远古恶狼 > 等待被骑士唤醒的睡美狼
    阮秋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起来。

    外面的光混杂着冰冷的尘土,从缝合的并不严密的兽皮帘子缺口处透了进来,让山洞里难得的亮堂了一些。

    大约是昨晚终于吃饱了一次,点着燃木的山洞里温度不低,材质特殊的石床也很温暖,她昨晚休息的不错。即便在深眠之前帮着大灰狼先生分担了一些痛苦,但阮秋秋好像没有感觉到身体哪里有些不舒服。

    困意尚未退去,阮秋秋就没急着爬起来,而是闭着眼睛缓和睡意,顺便从裹得严严实实的兽皮里探出手,悄悄咪咪的把手伸到了大灰狼先生的兽皮被那边,想要找到他的大掌,探究一下某狼现在的状况。

    山洞里的燃木已经快要熄了,手一探出兽皮被,阮秋秋就被冻的一哆嗦。

    但她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就那么摸索,等她那只爪子好不容易跨越横隔了半米兽皮的距离,来到了大灰狼先生盖着的兽皮里,又快要睡着的阮秋秋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她顺着兽皮的毛毛开始往下,试图找到某狼的大掌。

    但她在兽皮上摸了半天,都没有碰到大灰狼先生的手臂,只碰到了兽皮上那几个不知道什么被他挠破的洞洞。

    阮秋秋:“……?”

    她又往他那边探了探手,但无奈她胳膊不够长,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大灰狼先生的大手。

    在疼痛和纠结中挣扎了整整一个晚上、思考自己对阮秋秋特殊的感觉到底应该是什么的、即将昏迷的大灰狼先生感觉到往兽皮被里的冷风,听到她的手掌摩擦兽皮的声音,面颊渐渐的带上了一丝粉。

    他尽量不被她察觉的往边上躲了躲,银灰色的尖耳朵抖了抖:“……”

    他的人族小夫人,刚睡醒就想要对他这头狼做些什么吗?

    昨晚他明明都已经和她握了很久手了,她怎么还不知道满(?)足。

    “咦?”阮秋秋又摸了摸,没摸到,担心他是不是又像上次那样偷偷的引开魔物了,心底一惊,猛地清醒,下意识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瞬间把手臂放下,快要撑不住了的某狼:“……”

    阮秋秋心惊的侧过头,就瞅见了昨晚什么姿势,今天还什么姿势,只是好像比平时更往外靠了不少的大灰狼先生。

    “还好。”阮秋秋松了一口气,往他那边移了一段距离,裹着兽皮,总算是碰到了大灰狼先生的手掌。

    她的灵气又不由分说的缠了上来,和他体内的一缕魔气缠绕在一起。

    几乎瞬间,渊诀就觉得浑身的疼痛减轻了许多。

    阮秋秋则是瞬间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腰猛地弯了弯,差点没能直起来。

    她的那丝灵气没能坚持多久,大约只维持了三十秒左右,就消散了。

    阮秋秋疼的脸色发白,但心情却还是好了不少,“背上的伤口居然好了。”

    他身上伤的最严重的几处就是肩膀、后背还有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咬下来的左腿。

    她虽然已经很努力的治疗,但缺乏药草,大灰狼先生的伤口就一直断断续续的流血。

    昨晚她只勉强帮他止住了血,却没想到今天他背上那一道伤就已经结痂了,看状况,还非常的好。

    “是昨天的灵气起作用了吗……太好了。”阮秋秋一边平复身体上的疼痛,一边轻轻的低语。

    她真的很高兴,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她第一次看到大灰狼先生的伤势有如此明显的进步。

    阮秋秋忍不住弯起了唇,她脸色因为刚刚的疼痛感变得有些苍白,但却笑得很开心,甚至忍不住把有些冰凉的手,放在大灰狼先生微微探出了兽皮下的一小截毛绒尾巴上。

    他大尾巴外侧的毛毛有点硬,里面的毛毛很软和,细软细软的,摸起来很舒服,阮秋秋过了把手瘾,一边薅了把狼毛一边轻轻的说慢吞吞的说,“你快要好起来了吗?储备粮先生?”

    ――--听着她略有些期盼的语气,渊诀第一次觉得被她摸尾巴的时候,会传遍全身的那种触电感弱了很多。

    他有些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如果阮秋秋知道……

    他的伤口会好的那么快,并不是因为她努力输送到他体内的灵气,而是他身体里那些魔气的功劳。

    她还会不介意,会期盼着他好起来吗?

    知道了,会厌弃他么?

    想了一整个晚上,不管是接触异性,还是狼族引以为傲的某方面经验全都为零的大灰狼先生,还不太能确定他对阮秋秋的感觉是什么。

    但他却得到了一个十分无耻的结论――

    他不想忘记她,也不想离开她,一点也不想。

    只要想想,和她分开的可能,他就快要发狂。

    如果一直只是一头残疾的没用的狼妖,他虽然很痛,会昏迷,会很饿,可能永远没办法好起来,但只要他耍流氓装作不醒,她就不会抛下脆弱的他。

    可是……

    她却会因此而劳累。

    会很辛苦,会被欺负,会看不见希望。

    最后两天,

    他再给自己最后两天。

    若是真的毫无进展……

    陷入深眠前,渊诀狭长的双眸紧闭,漂亮的唇角凝着寒霜,漆黑的眉弓下是化不开的阴郁。

    ……

    确认过恶狼先生没事之后,阮秋秋就抓紧时间起来了。

    她先烧了水,意粮删蛔约汉螅又搞了一下狼。

    因为昨天晚饭很奢侈,所以今天她和大灰狼先生的早饭就没那么丰富了,又吃回了之前的肉干煮块茎粉。

    今天的天气比昨天好很多,阮秋秋出去来回接雪备用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雪下速度变慢了,等她在小木杯里准备好含有治愈效果的水珠后,外面的雪花下的更小了。

    这么好的天气很适合捕猎。

    更适合去找药草。

    就算野兽出没的可能也会大上很多,但……

    她没有那么多选择。

    阮秋秋花了小半个小时,用“储藏室”里一些有韧性的干藤蔓和一块被剪破破烂烂的兽皮,简单做了一个长约两米的绳子,放进了背包里。

    准备好一切,阮秋秋就拿起矛刺准备出发了。

    临走前,她瞅了瞅躺在石床上的大灰狼先生――

    他依旧是她这十多天里见到的那样,脸色苍白,面颊上有很多狰狞的伤疤。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她的恶狼先生脸上的黑点点好像消散了不少。

    这让他的颜值又恢复了不少,看起来就像等着被骑士拯救的睡美狼。

    阮秋秋慢慢走到床边,看着储备粮先生苍白漂亮的面颊,鬼使神差的,越靠越近。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他的床边,冰凉的指尖已经轻轻抚上了他的面颊。

    微凉的触感传来,阮秋秋猛然回过神来,有点崩溃的收回手,心跳的居然越来越快。

    她觉得她大概是单身久了,看一头狼都那么英俊。

    不对不对,她已经不是单身了,田螺灰狼先生也确实很英俊没错……还救了她好几次……

    思绪越想越乱,阮秋秋用力咬了下唇,试图用疼痛给自己降温。

    她把矛刺放在了一边,疯狂往自己脸上扇风。

    她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又觉得自己刚刚在干什么啊,简直太傻了吧。

    阮秋秋深吸一口气,摇摇脑袋,努力把刚刚一切的不对劲全都从脑海里赶了出去。

    她拿起一边的武器,脸还有一点点红,“储备粮先生,我走了,我会带药草回来的。”

    阮秋秋说完,便没再耽搁功夫,检查完山洞里的东西后离开了。

    ……

    阮秋秋刚走到山洞口,就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远处的雪地上多了几个脚印。

    “谁?!”阮秋秋拿起武器,神色严肃起来。

    空气安静了几秒,只有莎莎的踩雪的声音。

    “我夫君还在山洞里睡觉,快出来,不然我叫他了!”阮秋秋一边警惕着,一边调动体内一丝灵气,试图在周围侦查。

    “秋秋姐姐,是我。”一道熟悉的童音响起。

    阮秋秋往不远处的巨木下看,瞥见了一个熟悉的、小小的男孩。

    “小鱼?”

    阮秋秋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微薄的灵气探测到那巨木周围确实只有莫鱼一个人之后,阮秋秋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她看着莫鱼睁着大眼睛往山洞这边看,但不敢过来的样子,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你伤好些了吗?”

    阮秋秋走到莫鱼身前,看见小男孩摇了摇头,“我身体好得很。”

    阮秋秋还没来得及再说一些什么,就听到莫鱼生怕她赶他走一般迅速解释,“秋秋姐姐,我没有事的,我是来和你一起去找药草的。”

    他小脸有些苍白,却是把手里的骨棒握的很紧,“你一个人在森林里走很危险,我知道有一条稍微安全一些的路,是哥哥以前发现的……”

    莫鱼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越来越愧疚,“秋秋姐,对不起,昨天没有和你说……今天我醒了就抓紧过来了,幸好你还没走。”

    阮秋秋看着小孩眼睛红了一圈,柔和下神色。

    对莫鱼的说的事,她倒是一点都不生气,这种安全一些的、不会遇到大型猛兽的道路可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说不定是他哥莫猫无数次摸爬滚打,艰苦捕猎才发现的。

    莫鱼谨慎一些是很正常的。

    她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头,和他平视,“没关系,小鱼本来是打算和我说的对吗?而且今天小鱼也抓紧过来了,小鱼不用自责。”

    “要道歉的话,我应该先道歉,昨天害你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