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嫁给了远古恶狼 > 关于是不是老狼吃嫩草的问题
    大雪埋的很厚,阮秋秋小心的挖了一会儿,才终于采摘到了第一株小人参。

    小人参的个头只有她半个手掌大,根须粗壮,椭圆形的叶子被雪打的有点蔫,但整株小人参里的灵气却很充沛。

    阮秋秋松了一口气,把背包放了下来,找了一块小兽皮简单的裹住了手,便开始挖人参。

    莫鱼没有说谎也没有看错,这一片确实长了一片小人参,年份都不算太大,甚至都达不到一阶,不过每一株小人参里的灵气都很浓郁。

    阮秋秋挖了小半个小时,一共挖出了十九株小人参。

    阮秋秋把这些小人参都装进了背包里,然后才站起身,拿着矛刺开始绕着树木根部转了转――

    这一片灵气十分浓郁,也许还生长着许多别的药草,或许还能让她走大运,挖到几块灵石也说不定。

    想到这儿,阮秋秋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书里的福气包女主柔月娆都没怎么在野外挖到灵石,她一个女配怎么可能那么走运,说不定今天除了这些小人参外就不会有别的收获了……

    脑海里这个念头刚刚掠过,阮秋秋经过一颗巨木,转角就在有些陡峭的岩壁上望见了几株成色很好的凝血草。

    看成色,大概率是二阶的。

    阮秋秋:“……!”她难道要转运了吗?

    阮秋秋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头,朝不远处的岩壁附近扔过去。

    “啪嗒”,石头撞击在岩壁的声音挺响的,但周围却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

    阮秋秋一边用灵气警戒着,一边拿着矛刺,慢慢走了过去,把一共四株的二阶凝血草都采摘了下来。

    岩壁有些高,她爬下来的时候没注意,手滑了一下,跌在了雪地上,右边脸上也不幸被划出一道伤口,流了点血。

    阮秋秋“嘶”了一声,看着手里的药草又高兴又怅然,“这么好的药草,我要第一个用了。”

    她摘下了一小片凝血草的叶子,揉碎之后涂在了右侧面颊上。

    药草效果不错,没过两三秒,血就止住了。

    阮秋秋把凝血草装好,正打算感慨自己今天运气真的不错,就又陆续偶遇了消炎消肿有奇效的一阶三支莲和止痛不错的三阶针苍草。

    甚至还挖到了一大块姜。

    阮秋秋没放过这一小片悬崖顶上的任何一处角落,完整的搜刮完了药草之后,摸着鼓鼓囊囊的背包,弯起了唇角。

    今天的收获特别丰富,是她今天突然转运了,还是小鱼发现的地方好?

    她当非酋当了二十多年,没道理突然就转运了,是这个地方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心神一动,调动体内的灵气,深入地下,一寸一寸的搜索。

    为了提升探测范围,阮秋秋也顾不上什么形象,半趴在雪地里。

    她辛苦探测了十几分钟,还真的被她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在最靠近悬崖附近的那颗巨木下方一米多一些的地方,有一团很浓郁的灵气。

    阮秋秋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下,先到了悬崖边,朝下看了眼小鱼。

    小鱼也正眼巴巴的抬头望着悬崖,看见她探出头,立刻有些心安的抬起双臂,朝她招了招手。

    ――他们约定好,如果没有异常就不要大声叫喊,而是朝对方招手。

    阮秋秋也朝抬起双臂朝他招了招手,示意自己现在是安全的,接着才回到了刚刚探测到的、极有可能有灵石的地方,拿起矛刺开始挖。

    二阶魔物身上最尖利的爪子很好用,破开松软的泥土也很轻松,也许是因为兴奋,阮秋秋一连挖了一米多深都没觉得多累,也不觉得特别冷了。

    “叮!”矛刺尖端碰到了坚硬的石块,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阮秋秋眼睛一亮,连忙半蹲下来,小心的用矛刺尖端一点一点挖开周围硬硬的泥土。

    很快,她就拂开了泥土,挖到了一块半个巴掌大的、晶莹的不规则晶石。

    是灵石!

    阮秋秋沾满了泥的手掌上放着一块灵气比上次那枚二阶快到三阶的魔核还要充裕的灵石,喜上眉梢。

    她拿出一块兽皮,小心的把这枚灵石包了起来,接着继续挖。

    辛苦了大半个小时,阮秋秋又挖出了三枚灵石,其中两块是和刚刚那个差不多大的;

    还有一块体积虽然比前面四块都要小,但晶莹程度却上了很大一个层次,灵气也更浓郁,阮秋秋估摸着这块灵石的品阶很可能达到了四阶靠近五阶的地步。

    这也难怪这个不算很大的悬崖顶上,生长着这么多灵气充沛的药草了。

    也幸亏这个悬崖顶很偏僻,四面都是断层的,野兽和一般的魔物都过不来,鸟禽也最多吃掉一些表面生长的药草,不然这种好事哪里轮的到她。

    阮秋秋抬手擦了擦脏兮兮的脸,把灵石装好,从一米多深的洞里爬了起来,又把土填了回去。

    她浑身都脏兮兮的,背后出了一层汗,体力也消耗了大半,但却特别的激动。

    有了这些药草和灵石,大灰狼先生应该就能好起来了吧。

    再不济,他应该也能恢复一些,他们也有了跑路离开炎狼部落的本钱。

    这次,真的要好好感谢小鱼。

    阮秋秋填完土,稍微靠着树干休息了一两分钟,确认了一次卡在凸起的山壁上的绳子,发现上面的小石头已经出现了裂痕。

    如果她刚刚没细心检查一下,直接借绳子攀回去,八成会摔下悬崖,十几米高的陡峭悬崖,她不死也残。

    阮秋秋脊背有点发凉,丰收的喜悦也淡了一些。

    她替换了新的石头,又确认了几次绳子的称重,才小心的背着今天的收获徒手爬回了巨木的树干上,一直到紧紧的抓住了结实的树干,才有些惊魂未定的松了口气。

    她感觉自己的脚都有些软。

    阮秋秋喘了两口气,一只手臂抱着树干,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摩擦自己改良版的裤裙,让自己被又脏又肿又抖的手恢复一些知觉和灵敏。

    缓了两三分钟,阮秋秋才觉得腿没那么软了,她想了想,还是把绳子割断,把剩下的约一米多的绳子回收了。

    对面山崖上凸起的石头还有好几块,若是下次还需要到对面去,也不可能留着这个绳子继续用。

    从巨木上爬下了下来,阮秋秋几乎是瞬间就瘫坐在了地上,她来来回回大约花了快三个小时,又是高空攀爬又是挖洞的,真的很累。

    见到她十分狼狈、身上又脏又有大大小小的伤口,莫鱼内疚的红了眼眶。

    小孩跺了跺脚,“秋秋姐,你还好吗?”

    阮秋秋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比起身上这些养养就能好的擦上和划伤,他们今天的收获才最值得庆祝。

    小鱼再三确认了她真的没事,才像大人一样的松了口气。

    阮秋秋注意到他肩膀塌塌的,手腕还有些不自然的发抖,心口有些暖――

    这孩子肯定真的把她临走之前,说她如果掉下他要接着的话记在了心上,一直像一个真的男子汉一样,信守着诺言。

    “小鱼,我们再抓点鱼,然后在路上再看这次的收获你看怎么样?”阮秋秋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担心会有什么野兽经过,这个地方虽然比森林别的地方安全一些,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危险的。

    莫鱼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他眼睛晶亮的看着阮秋秋,“秋秋姐,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女孩!”

    阮秋秋被他这一句“女孩”直接叫脸红了,她提醒了小摸鱼一下,“我已经成年啦,小鱼。”

    莫鱼十分疑惑的挠了挠头,“可是秋秋姐,咱们人族二十五才算正式成年啊。”

    阮秋秋:“………”对,她倒是忘了,在这个充满灵气的世界里,哪怕没有修炼天赋的人类,只要不遇到天灾,不被魔物掳走吃掉,有部落庇护,一般都能活到一百多岁。

    那确实,如果按照这个世界的算法,她还没成年。

    阮秋秋一边用矛刺砸碎小河上厚厚的冰层,一边问小鱼,“那没到二十五就可以成亲了吗?”

    莫鱼用力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啊,只要到了十岁,就可以成亲了,我也想成亲,只不过没有人或者妖愿意嫁给我。”

    阮秋秋:“……………”

    她突然想到,妖族的话好像要满三十五才算成年,不知道大灰狼先生今年多大,他们两个的婚姻算是老狼吃嫩草还是两个未成年的过家家……

    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大灰狼先生拟态的狼崽,阮秋秋觉得他很有可能还没满三十五。

    就是不知道大灰狼先生毛有没有长齐……

    嗯……根据她之前搞狼的时候,不小心瞥到的尺寸和大灰狼先生别的部位还算浓密的毛发,那头狼应该不至于不具备某种能力吧……

    一边小鱼见阮秋秋脸越来越红,自以为很懂的说,“秋秋姐,你放心,爷爷说了,没成年就成亲除了不那么容易要崽子,没什么不好的。”

    崽子……

    “…………”听到他的话,阮秋秋都快裂开了。

    她手上力气变大,矛刺瞬间打碎了冰层。

    小河里的鱼闷了好几天,骤然有了新鲜空气,就争抢着往外跳。

    跳出来的鱼大都是长着尖牙的双角刺鱼,一口尖牙很是凶残。

    好在阮秋秋早有准备,在灵气的辅助下,拿着矛刺狠狠往下一刺,便麻溜的往边上跑,虽然还是被咬到了一口,但好在也叉到了一条鱼。

    等那条肥肥的、约三四斤重的双刃刺鱼不懂动了,她才把鱼放到了瞪大了眼睛的莫鱼手里,如法炮制的又抓了一条。

    等她第三次想要叉鱼的时候,小河里的那些鱼明显有了警觉,阮秋秋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再成功。

    冰洞也渐渐平息了下来,不再有鱼冒头了。

    阮秋秋的小腿被咬了好几口,她见好就收,没再强迫自己再继续抓鱼。

    担心鲜血的味道会引来野兽,阮秋秋抓紧揉碎了一片凝血草的叶子,给自己止了血,又把地上的鱼血也埋住了。

    但她还是低估了自己鲜血的美味程度,之前她在十几米高的山崖上还好,也就只流了一点点血,所以没引起什么魔物的注意。

    这次她被好几条鱼狠狠了咬了好几口,流了不少血,尽管已经止住了,但出血量也足以引来魔物。

    ――在两人刚刚顺着藤蔓爬进通道,阮秋秋就看见不远处跑来了一头样貌可怕的魔物。

    那头魔物高约两米,浑身惨绿鳞片,样貌似牛,赤目血口,疾跑到阮秋秋刚刚埋血的地方,发出刺耳的吼叫声。

    阮秋秋不敢多看,连忙切了一块姜,挤出姜汁洒在身上和洞口,然后快速离开了通道口。

    两人一路不敢停留,直接不停歇的往回走,一直到爬到了树洞里,把通道口都用石头堵上才停了下来。

    想到刚刚那头魔物,阮秋秋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小鱼也一样,两人在树洞里坐了十几秒,才缓过了神。

    “刚刚那是魔物吗?”小鱼镇定过来之后,居然还有一些兴奋,“我第一次见到魔物!”

    阮秋秋:“……”

    阮秋秋:“……别说这个了,先看看这次的收获。”

    尽管这次主力是她,但阮秋秋也没想着独吞,如果不是小鱼告诉了她还有这个地方,她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收获的。

    阮秋秋把东西都拿了出来,正打算和小鱼分,小男孩就十分不好意思的说,“秋秋姐,我不要一半,太多了,我只要这么多就好了。”

    小男孩说着,犹豫着挑了六七株小人参,又拿了两株药草,说什么都不肯再拿了。

    阮秋秋叹了口气,小鱼年纪小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但她也不好占人家便宜,她刚想开口说话,小鱼就说,“秋秋姐,如果你觉得占我便宜了,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些……”

    阮秋秋:“什么?”

    小莫鱼咬了咬唇,“那个,你夫君山洞里的宝贝……”

    阮秋秋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含有治愈效果的水珠。

    她失笑一声,“当然可以。”

    既然小鱼这么说了,阮秋秋也没有非要给他很多,毕竟大灰狼先生确实更需要药草和灵石。

    但她想到莫猫是一只半妖,还是拿了一块灵石递给了小鱼,“这个是对你哥哥很好的东西,但是姐姐的夫君更需要,我可以拿三块吗?”

    莫鱼点了点头,“我什么都没干,昨天还喝了好多‘宝贝’,一块就够了。”

    阮秋秋眉眼柔和了下来,又分给了莫鱼一条小一些的鱼,他也没有拒绝,都用自己带来的那块旧兽皮包好了。

    要离开的时候,阮秋秋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这种感觉在她往回走了十分钟,走到岔路口,即将和小鱼分道扬镳的时候越发强烈。

    ――就好像,有什么麻烦的事情找上了她和大灰狼先生。

    ――是危险,还是陆子冉和柔月娆?

    想到这个可能,阮秋秋顿时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往前走。

    小鱼吃力的背着鱼和药草,转过身,朝她鞠了一躬,“秋秋姐,我从这边回去了,今天谢谢你了,下次雪停了你要来找我们啊,小薄荷可喜欢你了。”

    阮秋秋越发不安,她勉强的笑了下,尽量没有表现出异样,朝小男孩挥了挥手,“好,小鱼再见。”

    眼看着莫鱼走出了一段距离,阮秋秋犹豫了一下,立刻转过头往回跑,她爬上了那处隐蔽的树洞,钻进通道,把背包里大部分有价值的东西都藏了起来,只留了小半块姜,几株小人参和半株凝血草。

    灵石她弄不碎,就握着抓紧吸收了一些,直到丹田内的灵气完全恢复,犹豫了一下连鱼也没拿,只拿起了矛刺,把树洞重新堵上,快速往山洞附近小跑。

    她的决定是正确的,就在她即将抵达山洞附近的时候,阮秋秋看到了正从另外一个方向气势汹汹的朝他们山洞走来陆子冉。

    他铁青着脸、满脸怒意,隔着老远就开始喊,“阮秋秋!阮秋秋你给我出来。”

    语气又愤怒又幽怨,活像一个被绿了怨夫,好像她阮秋秋做了什么对不起他陆子冉的事情一样。

    “……草。”阮秋秋忍不住低低骂了一声,这个渣狮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柔月娆还是不肯放过她这个“情敌”所以让陆子冉来找她麻烦?不应该啊,柔月娆虽然白莲了一点但不是那种非要痛下杀手的类型。

    那就是陆子冉自己要过来?还是炎狼部落的什么阴谋?

    阮秋秋没着急出现,扒在离山洞二三十米远的一颗巨木后面,打算观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