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恐怖灵异 > 谋杀者 > 52、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张子昂说:“既然林飞是凶手,那么他已经完美隐藏起来了,石冰却用这样的方式让他暴露在我们眼前,虽然不能说石冰是在帮我们,但最起码可以确定石冰不想让林飞躲在幕后搞事,石冰的身份敏感,会不会是和他的身份有关?”

    听到石冰的身份,我立马想到了和他有关联的人——肖从云,师傅白崇,还有聂队,虽然暂时聂队的身份还不能确认。

    我说:“那么现在就有两个已经死掉的人是活着的,一个是肖从云,另一个是林飞。”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好像有什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这让我说话的语气停顿了一下,樊队和张子昂吗,明显都听出来了我的停顿,张子昂问我:“你想到什么了?”

    我看着张子昂说:“莫不是从一开始我就想错了,在我桌子上的那张字条说有一个死去的人还活着,我一开始觉得是肖从云,可是现在却觉得,如果这张字条是聂队放给我的,那么他说的绝对不是肖从云,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他就在暗示另一个人。”

    张子昂听了问我:“你为什么觉得不是肖从云而是别人?”

    我也没有理由,我说:“直觉,我甚至觉得那个将我从这里带离送到郊外仓库里的人,可能就是肖从云。”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王晓来,我又问:“有王晓的音讯了吗?”

    这回是樊队问我:“怎么忽然就提到王晓了?”

    我说:“我只是觉得,他和这个绑架案有关,但是究竟和哪里有关,我却不确定。”

    樊队问我:“你觉得他和你的绑架案有关?”

    我说:“我说不上来,我就是觉得他在其中应该扮演了什么角色,还有,王晓作为调查队里的成员,为什么……”

    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因为我也没有证据表明他和这个绑架案有关,所以接下来的话语我也不好说,毕竟现在他还是以一个失踪者的身份在调查,我这样说话似乎有些不妥当。

    樊队只是平静地说:“目前还没有他的半点线索。”

    我狐疑地看了樊队一眼,他表现的太过于镇静了,反倒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的样子,而且这越发让我感觉王晓有些古怪起来。

    我边想着边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这些案件交错在一起,让人没有半点头绪,甚至在确定了林飞就是凶手,也无法找到他和这些案件的全部关联,甚至还有很多说不通和不合理的地方。

    我问樊队:“这里还有什么别的发现吗?”

    樊队说:“这里死过一个人。”

    我愣了一下:“什么?”

    樊队说:“就在你坐着的那个地方,曾经死过一个人,上面留有尸体残留的痕迹。

    我看向身旁的这个椅子旁边,一时间却也无法辨认什么,我问:“那么死者的身份确认了吗?”

    樊队说:“还没有这么快,杜成康已经将样本带回了法医中心检测。”

    我这才知道,我和樊队坐在酒吧里聊天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安排了所有的一切,而我却全然不知。

    其后是我和张子昂一起回去的,在回去的时候我和张子昂说:“我感觉,我应该见过林飞。”

    张子昂问我:“什么时候?”

    我说:“林飞失踪的那一晚,我记得我在酒吧的厕所里看见一双脚,这双脚和我在医院里去找邹林海的视频里的那个人穿着一样的鞋,而这双鞋又在我家里出现,我感觉这个人,应该就是冒充李浩宗的那个人,他就是林飞!”

    张子昂没有说话,我这时候说:“那么段家铭呢,段家铭是什么人,他和额林飞之间是不是也有联系?”

    张子昂说:“目前这个人还没有半点线索,毕竟单凭一个名字很难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我就不说话了,我一直觉得这些案件里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了,可是我忽略了什么东西?

    在将要回到家里的时候,我会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凶手要用方明的死亡来开局,明明蝴蝶尸才是最早死亡的案件,但是凶手硬是将蝴蝶尸案做的悄无声息毫无线索,而让我们率先发现了方明的死亡。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会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我看向张子昂说:“在方明家里,一定是他家里!”

    张子昂问我:“什么在方明家里?”

    我说:“那个反常的地方,一直以来让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就在方明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