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三界劳改局 > 第378章 双排
    就在这时,卢雨晴道:“这……太贵重了吧?”

    柳毅一听,也有些犹豫。

    大姑、二姑等人也有些犹豫,手里的礼物放回了盒子里,显然他们也明白,这么贵重的礼物,不是那么好收的。

    余会非马上道:“不贵重,这些东西和小歆比起来,不如她一根头发。只是一份见面礼,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叔叔阿姨开心,同时也了解一下我的情况。我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但是让小歆衣食无忧还是能做到的。”

    此话一出,众人集体翻白眼。

    妈的,出门七架飞机,随手几百万,上千万的礼物乱送,你跟我说你不是大富大贵之人?

    那我们是啥?

    要饭花子里的精锐穷逼么?

    这时候柳歆也开口了:“好了,爸、妈,这些对于他来说,的确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了。总之呢,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要不咱们进去说吧?外面人太多了。”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这边的动静太大了,引来了许多人围观,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意思。

    松下船一也表示,他们就跟交警部门申请了半小时的停机时间,过一会再不飞走,没准就要被扣下了。

    于是余会非让那些飞机赶紧走,不过松下船一,却被余会非留下了,允许他跟这蹭饭。

    松下船一顿时大喜,高兴的牙豁子都笑出来了。

    他知道,这回他要高升了!

    柳母卢雨晴拍拍手,招呼大家:“大家都别站在外面聊了,一起进店吧。”

    众人纷纷点头,然后纷纷招呼余会非跟着进去,只不过那表情,那语气,没了之前的试探和审视,剩下的只有亲近了。

    那是张嘴闭嘴都是:“以后照顾好小歆啊。”

    “侄女婿,牛逼啊。”

    “侄女婿,回头咱们得喝两杯。这块表我看上好几年了,家里老虎不给买啊……终于到手了,哈哈哈……”

    ……

    一群人拉着余会非等人进了酒店。

    外面,柳城看了一眼面前的张戈,问道:“你……有事?”

    张戈张张嘴:“我……就……看看,我还有事,先走了。”

    柳城笑了:“你小子这就放弃啦?”

    张戈带着哭腔道:“面对你,我厚着脸皮留下来,最多挨顿揍。面对那小子,我厚着脸皮进去,也是丢脸啊……算了,争不过,放弃了。今晚我要去ktv大醉三天,不醉不归……”

    “曹,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回头,给我留个位置!”

    “好嘞!”

    张戈走了。

    对于张戈,柳城的评价就是,人不算坏,但是不适合他妹妹。

    至于余会非对于张戈,其实已经忘记了……

    他自从进了酒店后,那被大家全程热情招待,光应对大家的热情就已经没精力了,实在是注意不到别人了。

    抽空,余会非问了一生松下船一:“你能喝酒么?”

    松下船一自豪的拍着胸脯道:“当然!像我们混社团的,喝酒是必须的。在我们社团,我可是酒神,寻常清酒,三五瓶不成问题!”

    余会非笑了笑:“这个局能抗下来不?”

    松下船一自信的道:“放心,喝完了,我还能送您回酒店。”

    余会非满意的笑了。

    菜还没上来,大伯起身道:“小余啊,你第一次来这边吧?”

    余会非赶紧道:“我家也是这边的,狮子铺的。”

    “嘿!那巧了啊。我们老家都是双排的,有时间大家一起坐坐?”大伯笑道。

    余会非道:“我正打算找时间带小歆去家里坐坐呢。”

    柳毅道:“去也行,不过小歆,你得上点心。”

    余会非马上道:“不用,我妈看到小歆,估计就乐开花了。我对她有信心……”

    众人都笑了。

    大姑道:“好了,不废话了,永州规矩都懂。大家一起喝四个,然后捉对厮杀打圈啊!”

    大伯道:“那不行,得按照咱双排县的规矩来。上扁担!”

    结果真有人拎着扁担进来了。

    松下船一有点懵,低声问道:“老板,啥情况?这喝酒还带打仗的?”

    余会非还没说话,那边服务员已经将扁担放在了桌子上,另外另个服务员抬着一筐酒杯走了进来。

    酒杯一字排开,顺着扁担这头码到了另一头。

    扁担两边,一边一排!

    大伯道:“我们这的规矩是先喝一双,再喝一排。

    一双都懂,就是两杯……

    一排么,就是这一排了。”

    听到这话,松下船一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低声道:“老板,这是喝酒,还是玩命啊?”

    余会非嘿嘿道:“你怕了?”

    松下船一刚吹出去的牛逼,怎么可能立刻吃回来,深吸一口气道:“放心,我一定坚持到最后。”

    现在他已经不说开车送余会非回去的事儿了,显然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

    不过当集体四杯酒过后,他也上来酒劲了,撸起袖子跟着开喝。

    结果,四杯之后就是先喝一双、再喝一排的局面。

    连喝两人后,松下船一就扛不住了,转身就往洗手间冲。

    大家见此,哈哈大笑……

    众人也不管他,众人继续推杯换盏。

    柳歆这次没喝酒,而是安静的坐在余会非和柳毅身边,一边帮余会非倒酒,一边帮余会非夹菜,倒水,偶尔提醒余会非多喝点水,擦擦他嘴上的油什么的。

    看得不少人羡慕不已。

    尤其是那些姐夫,一个个的看着自己的老婆道:“你看看你妹妹,都一个姓,差距咋这么大呢?”

    结果那些姐姐集体看向了柳城:“要不,我让你见识一下一个姓的相似之处?”

    几个姐夫瞬间老老实实的喝酒了。

    余会非本着老山羊的话,逮住老丈人柳毅那是一杯接着一杯。

    一人打了两圈后,柳毅直接脱了外套,站起来道:“小杯没意思,上高速了啊!”

    然后他就拿起了分酒器……

    余会非也不怂,也拿起了分酒器。

    他很清楚,现在喝的不是高度酒,是度数不是太高的米酒,米酒这东西后来劲,见风倒。

    只要不见风,只要不停下,一般都还能战。

    余会非早就是五斤白酒的量了,如今修行之后,身体素质暴涨,喝酒的能力也是大增,自然是谁也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