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陵夭 >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十八章 四霸三鬼(三)
    没过多久,黑暗之剑和小木剑都检测完毕。

    “事实证明,这只是把普通的小木剑,普通的木质材料、普通的能量强度。”厄尔里茨把小木剑还给以辰,“唯一值得重视的就是制造工艺非常精湛,相比普通的木制工艺品,绝对能卖一个不菲的价格。”

    “普通的能量强度。”以辰挑眉,“也就是说有能量。”

    “是物质都有能量,就拿你来说,你的头发、指甲等都有能量,甚至因为你是活物,它们的能量比小木剑还多。”

    “活……物。”以辰眼皮微跳,科学家都是这么形容人的吗?他怀疑厄尔里茨的专业是解剖学,起码与生物学脱不了干系。

    “躺到那张床上去。”厄尔里茨指着一台床型仪器,床头床尾各悬浮着一个发出微弱白光的半圆环,怎么看都像是一台医用机。

    “我?”以辰错愕。

    “难道是我?”厄尔里茨淡淡地说。

    以辰无奈地摇摇头,朝那台“机”走去。迈克尔走到厄尔里茨旁,拽了拽他的袖子,低声说“你干吗?不要胡来啊。”

    “只是对他做个检测,怎么就胡来了?”

    “你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剑息透视仪。”厄尔里茨笑眯眯地说,“我一直当你知道啊。”

    “那你还敢当着我面做?”

    “你的意思是让我背着你做?”

    迈克尔气不打一处来“少在这胡搅蛮缠!背着我更不能做!不是说好了只检测黑暗之剑吗?技术不成熟的东西能随便用吗?万一出了问题,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人都来了,总不能浪费。”厄尔里茨振振有词,“大胆尝试是科技进步的核心要点之一……”

    “你这是强词夺理!什么叫浪费?浪费什么?那是人,不是东西!大胆尝试,你都大胆到在人身上尝试了!”迈克尔冷声说。

    “随你怎么说,反正人已经来了。”厄尔里茨摊了摊手,伸出小拇指,“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只是个小检测,撑死也就一丁点儿副作用。”

    “你这是阴谋!**裸的阴谋!”迈克尔气得跳脚,这家伙明知道检测黑暗之剑时黑暗之主一定在场,当时还那么说,明显是早有预谋!

    “我们在这争吵是没有意义的,检测开始了。”

    “谢谢你的提醒。”说着,迈克尔扭头看向工作人员,“我命令你们,立刻停止检测!”

    尴尬的一幕上演,对迈克尔的话,工作人员置若罔闻,依旧熟练地操作着仪器。

    厄尔里茨笑容玩味“我的提醒貌似并不起作用。这里是质门,我说了才算。你没有直接命令他们的权利,约翰逊先生。”

    “但我有直接命令你的权利,瓦时纳尔多拉杰先生。”迈克尔哼了一声,“奥地利有这个姓氏吗?麻烦得让人怀疑人生。”

    “许多孤儿都喜欢给自己起诡谲的姓名,不在意世人的眼光,只为活得更自由、快乐,哪怕生活艰难。”厄尔里茨眼神迷离起来,“知道吗?孤儿并不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而是被上帝抢走的宠儿。”

    迈克尔神色复杂,犹豫了一下说“虽然知道你是在这里装可怜,但还是对你说句对不起,又戳到你的痛处了。”

    厄尔里茨笑笑,双手揣着口袋“我这算苦肉计还是苦情戏?挺好用的。看在你都秃头了的份上,原谅你了。”

    “秃头我忍了,赶快让他们停下。”

    “你别忍,不可能。”

    “慈母多败儿,上帝把你宠坏了!”

    “凡俗苏子,你敢训斥天父!”

    两人的翻脸速度令一旁的工作人员看得呆若木鸡。

    “我命令你,立刻让他们停止检测!”迈克尔声音低沉。

    “你说什么?年纪大了,耳朵不是很好,还没来得及戴助听器。”厄尔里茨佯装耳聋,“医生说是间接性失聪。”

    “好!很好!你做,随便做,我不管了!”迈克尔沉着脸坐到椅子上,“发生意外,后果自负。不要怪我没提醒你,那小子要是有个好歹,责任可不是你这位副主管能承担得起的。”

    “吓唬我是不是?还能掉脑袋不成?”

    “难道只有掉脑袋你才肯收手?”

    “怎么说话呢?说得好像我谋杀似的。”厄尔里茨笑呵呵地说,“不过,我喜欢。为了伟大的科学事业,任何一个科学家都会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迈克尔脸色难看,暗骂厄尔里茨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十分钟后,检测完毕,以辰脚刚落地,就踉跄了一下,幸好迈克尔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他。

    见迈克尔看来,厄尔里茨一脸无所谓地说“头昏脑涨很正常,这是检测后的不良反应,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最好是这样。”迈克尔瞥了他一眼,扶着以辰向外走,没走几步回头说,“厄尔里茨,我忽然觉得偷喝你茶是对的。”

    “小题大做,趁机谋取好处。”厄尔里茨抬头看着天花板,“你可以继续偷喝,不过你那些私事就恕我无能为力了。”

    上一秒还怒气冲冲的迈克尔,下一秒就变得笑容可掬,厚着脸皮说“我开玩笑的,以后绝对不偷喝。像你这么彬彬有礼的知识分子,绝对言而有信、一诺千金……”

    “快滚!”

    “好嘞。”

    望着迈克尔离开的背影,厄尔里茨摇了摇头,小声说“还好这势利鬼有求于我,不然主管交代的事就难办了。”

    出了质门,迈克尔把以辰扶上车,伸出中指朝“质量之庭”比了一个挑衅味道十足的手势。

    比完手势,迈克尔连忙开车离去,他知道厄尔里茨一定在上面看着,不能给那家伙叫住他的机会。

    正如迈克尔所想,此时的厄尔里茨正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不过他并没有叫住迈克尔的打算,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

    “总算搞定了,办公室保住了。”厄尔里茨松了一口气,回到沙发上泡起茶喝,“尤德尔也是倒霉,正好撞到枪口上。”

    立柱式的床头台灯静静地亮着,柔和的光晕仅能照亮半个房间,以辰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半睁着眼。

    从质门回来他就一直躺着,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头晕。

    这绝对是他二十年来最惊险刺激的几天,难忘的经历!

    嘭嘭嘭!嘭嘭嘭……

    敲门声响起,夹杂着荞麦那奶声奶气的娃娃音“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以辰脸色古怪,声音怎么听都不像从门外传来的,更像是本来就在房间里。

    房门自动打开,胖乎乎的小树袋熊抱着碎花枕头溜了进来,还不忘探头朝门外瞅瞅,似乎想看看有没有被人跟踪。

    以辰努力侧过身,兴致勃勃地看着。

    确定没被人跟踪,荞麦关上门,大松一口气,背倚靠着门,一屁股坐到地上。

    它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自言自语“吓死我了。”

    以辰被这只活灵活现的小树袋熊逗笑了,打招呼道“你好。”

    “你好。”荞麦伸了伸小爪子。

    “你刚才那些动作……是认真的吗?”生怕它听不明白,以辰解释道,“我是说推门、探头、抹汗等动作。”

    “当然是真的,还能有假不成?要遵循客观规律嘛。”荞麦搂着枕头,扭动着身体走到床前,爬上床头柜,“我叫荞麦。”

    “我知道。”

    “不对不对,你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荞麦摇着小脑袋,“我跟你说了我的名字,你也要跟我说你的名字。”

    “你不是知道吗?”

    “我知道是我知道,你自我介绍是你自我介绍,两码事,要遵循客观规律。”小家伙着急地说,“快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叫以辰。”以辰哑然失笑,这个数据库还真是别具一格。

    “我叫荞麦。”小家伙又说了一遍,露出小树袋熊独有的微笑,“我们是朋友了,所以你介意让你的朋友在这睡觉吗?”

    “呃——不介意。”以辰听得稀里糊涂。

    荞麦拖着枕头往床上走来。

    立体投影是虚拟的,不会占用空间,但看着那近乎真实的小家伙,以辰还是往后挪了挪身体。

    于是,房间里出现了一个人和一只树袋熊同时躺在一张床上的滑稽场面。

    放好枕头,荞麦又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掏出一小床蚕丝被。

    盖好被子,小脑袋往后一躺,落到柔软的枕头上,荞麦惬意地说“好舒服啊。”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可以四处乱逛的吗?什么原理?”以辰兴趣盎然,对这个小家伙,他充满了好奇。

    荞麦眼珠转了转“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还会谈条件,有意思,说说看。”以辰一笑,心说好一个狡诈的数据库,外表看起来呆萌愚笨,实际精明得很。

    “等会儿豌豆芽找到这,如果它抢我枕头,你要帮我。”

    以辰伸手,手指轻易穿过它那虚幻的身体“怎么帮?”

    “你是黑暗之主,豌豆芽不敢不听你的话。”荞麦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更何况它也不一定能找到这,我们说好不作弊的。”

    以辰戏谑道“豌豆芽不敢不听我的话,你是不是也一样啊?”

    荞麦一听,憨厚的小脸顿时苦了起来“木头人说过,好人是不会以大欺小的。你好歹也是黑暗之主,不能欺负我这个弱者。”

    “木头人是谁?”

    “就是格子啊,豌豆芽说他没有感情,像块木头。”荞麦如实地说。

    “我答应你,要是豌豆芽抢你枕头,我帮你。”以辰一脸坏笑,“但你可要好好说,不然到时候我就装睡。”

    “好的好的。”荞麦一个劲点头,心里却抱怨人类太狡猾,它原本还想着能睡一觉,这下是彻底没戏了,“其实原理挺简单的,是全息投影,一种利用干涉和衍射原理的技术。整个七璃塔都装有投影系统,只不过部分地方需要经过允许才能进入,比如七莲室、道剑之主的房间等限制区域。”

    扭头顺着荞麦小爪子指的方向,以辰看到了天花板上一台类似度全景摄像头的小巧仪器正在悄然运转。

    嘭嘭嘭!嘭嘭嘭……

    敲门声再度响起,还有豌豆芽的喊叫声“荞麦!你给我出来!”

    这次以辰听清楚了,声音正是从那个类似摄像头的仪器中传出。

    听到的豌豆芽的声音,荞麦立时打了一个寒颤,脑袋缩到被子里,大声说“豌豆芽!你又作弊!”

    “早就跟你说过了,只有笨蛋才会遵循客观规律!”

    “我们说好不作弊的,你出尔反尔!”

    “我们还说好不躲到限制区域,你言而无信!”

    看了眼缩在被子里的小家伙,以辰似笑非笑地调侃道“原来是你先食言的啊,看着挺老实的,想不到一肚子坏水。”

    荞麦探出脑袋,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为了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