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陵夭 >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十九章 路璇(一)
    黄金海岸市。

    黄金海岸市是澳大利亚的第六大城市,位于昆士兰州,太平洋沿岸,是一座以旅游为支柱产业的度假城市。

    晚八点,有“南半球的迈阿密”之称的冲浪者天堂。

    月明星稀的夜空下,灯火通明的城市照亮了连绵的沙滩,白色的浪花不时涌上岸边,冲刷着柔软的细沙。

    沙滩上停着两台崭新的摩托艇,一黑红,一蓝白,炫酷的外观令它们看上去如同两只潜伏暗处静待猎物的猛兽。

    “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凡妮莎背靠黑红摩托艇,一身黑色连体泳衣,长发在海风的吹拂下朝一侧飘扬。

    穿着白色短袖和棕色短裤的莫凯泽正拿着一对20千克的哑铃交替弯举,略有气喘地说:“你喊……慢点。”

    “你不会做快点?”

    “做快了……太累。”

    “那就是现在不累了?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凡妮莎喊得更快了。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下飞机没多久,简单吃了点东西,莫凯泽就被凡妮莎带到了这片长达42公里的沙滩。

    摩托艇比他们来得早,在海滩上等候多时了。

    莫凯泽欣赏着“猛兽”那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身体,完美的线条仅仅看上一眼就令他热血沸腾,忍不住想要驾驭它体验征服大海的快感。

    “条件简陋,就用它吧。”凡妮莎从宽敞的艇头储物箱取出一对哑铃扔到莫凯泽面前,“交替弯举,做到力竭。”

    莫凯泽愕然,大脑反应不过来:“举哑铃?”

    戴上墨镜,凡妮莎屈膝坐在巡航座椅上:“简单测试一下你的力量极限,一周后训练结束还要再测试一次。”

    “要训练一周吗?”莫凯泽神情复杂,“用这个测试,管用吗?太草率了吧。”

    “欲速不达的道理还用我教你吗?没有什么是一蹴而就的。”凡妮莎催促,“少废话,赶快做!一、二、三……”

    听凡妮莎已经喊起来,莫凯泽连忙拿起哑铃,一手一个,深呼吸一口气,开始交替弯举。

    “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看到莫凯泽举得越来越吃力,凡妮莎渐渐放慢了喊的速度。她知道莫凯泽快到极限了。

    当凡妮莎喊到五十二时,莫凯泽满头大汗,双臂颤抖,明显已经力竭。

    “还能做吗?”凡妮莎询问了一句。

    回答她的是行动,莫凯泽表情痛苦,右手剧烈地颤抖,缓慢举起。

    当凡妮莎喊完五十三,莫凯泽右手没有放下,强忍着胳膊传来的撕裂感,又艰难地举起左手。

    “五十四,还能——”

    这次不等凡妮莎说完,莫凯泽双臂往下一垂,手一松,哑铃掉到沙滩上。

    “一看平时就不怎么健身。”凡妮莎站起来,高挑的身材在泳衣的勾勒下展现出诱人的曲线,“坐下休息,我讲你听。”

    莫凯泽盘腿坐下,轻轻活动着胳膊,缓解着肿胀和酸痛。

    “水上摩托很简单,要点有三。第一,谨记注意事项;第二,熟悉摩托艇;第三,掌握基本动作。”凡妮莎说,“至于花样和竞速——你会游泳吗?”

    “会。”

    “那就可以了,多落水几次,花样和竞速自然就不是问题。”凡妮莎言辞凿凿,“这里没有大白鲨,会游泳就不会淹死。”

    “懂了。”

    如果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或是专业的教练在这里,一定会感叹两人心真大,一个往死里教,一个往死里学。

    “这次是单人训练,没有其他人,不需要遮遮掩掩。”凡妮莎摘下墨镜,“我们的目标很简单,高强度的训练,花样和竞速,有异议吗?”

    “没有。”

    “有也没用。”

    莫凯泽嘴角微抽,没有说话。

    “注意事项,听好了。”凡妮莎围着他慢悠悠地转起来,边转边讲,“运动前不要大量饮水;贵重物品不要随身携带;穿戴好救生衣和安全帽……以上这些记住就好,不要当真,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刺激怎么玩。”

    怎么刺激怎么玩?莫凯泽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新秀谷。

    七莲塔,以辰的房间外,豌豆芽站在门前敲着门大喊:“荞麦,赶快给我出来!不然我就让你尝尝本小姐的袋鼠拳!”

    “我才不出去!死也不出去!”荞麦大叫。

    懒得与它废话,豌豆芽直接问以辰能不能进去。

    荞麦立刻回头,一双眼睛不安地看着以辰:“不能让它进来。”

    “没事,我不会让它抢你枕头的。”以辰笑笑,对门外的豌豆芽说,“进来吧。”

    房门自动打开,小袋鼠一蹦一跳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荞麦。

    豌豆芽伸出一只前爪:“偷睡都跑到这里来了,把枕头给我!”

    荞麦不说话,求助地看向以辰。

    以辰赶快出来打圆场:“豌豆芽,抢东西可不是好行为。荞麦也不容易,你就不要抢它枕头了。”

    豌豆芽迟疑了几秒:“不抢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荞麦惊喜不已。

    “是真的,但规矩不能坏,偷睡了就要接受惩罚。”豌豆芽坏笑。

    不等荞麦说话,它就跳到了床上,朝荞麦扑了过去。

    一出袋鼠和树袋熊扭打的好戏在房间里上演,场面远比电影真实,小袋鼠有着极高的拳击水平,以攻为守,小树袋熊则靠着一身厚实的肉,以守为攻。

    以辰侧躺着,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片段。

    足足打了三分钟,两个小家伙才停手。

    豌豆芽依旧活蹦乱跳,两只小爪子不断挥舞,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古拳手。

    反观荞麦,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躺在床上,后腿夹着枕头,前爪捂着头,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打人也不是好行为。”荞麦学着以辰说话。

    “我打的不是人。”豌豆芽理直气壮。

    “打熊也不是好行为。”

    “你不是熊科,站错队了。”

    见两个小家伙又要吵起来,以辰赶忙喊停,示意它们不准吵,再吵就出去。

    豌豆芽和荞麦对视了一眼,都识趣地闭上了嘴。

    以辰满意一笑:“这几对了,和和气气的多好。我问你们,约翰逊先生呢?知道他做什么去了吗?”

    荞麦后腿松开枕头,往前一晃,借助反作用力坐了起来,前爪比划个不停。

    “你能说话吗?我实在看不懂你的肢体语言。”以辰无奈。

    荞麦小声说:“你不让我们说话。”

    “我是不让你们吵,又不是让你们闭嘴。”以辰扶额。

    “假聪明。”豌豆芽打了荞麦一个栗暴,“我们也不知道塔主去哪儿了,可能在办理公务,也可能在……自我放纵。不过依我看,多半是后者。”

    “所谓自我放纵,就是吃喝嫖赌。”荞麦抢着说,刚说完头上又挨了一个栗暴。

    豌豆芽收回小爪子:“是吃喝玩乐!”

    以辰心说真是尽职尽责的土匪头子。

    迈克尔把他送回来就离开了,说是还有急事需要处理,现在看来完全就是借口。

    “说到吃,能给我找些食物吗?我都快饿死了。”以辰摸了摸肚子。

    他早就饿了,然而身体不允许,只能躺在床上。

    “冰箱里有牛奶和果汁,吧台有伏特加和威士忌。客厅还有半包薯片,不过是塔主吃剩的。”荞麦如数家珍,“我推荐你叫餐,这里有送餐服务。”

    “送餐服务?都有什么?”以辰又惊又喜。

    “澳洲的美食大多都有,像炸鱼薯条、香肠卷、肉馅饼……”荞麦俨然是一个美食行家,不过那流口水的样子属实不雅,没说几句小脸就哀愁起来,“叫餐要花钱的,荞麦没钱。”

    “人民币行吗?我身上没有澳元。”以辰看着角落里的行李箱,钱包就在里面。

    早知道来到澳洲连饭都吃不上,就该带一些食物,最起码能充充饥,他这样想着。

    “不用不用,钱可以从年薪里扣。”豌豆芽眼睛冒光,像极了小财迷,“你们玫瑰会员都是有年薪的,十万澳元呢!”

    “怎么做?打电话?”以辰立马从衣服里摸出手机,豌豆芽不说他都快把年薪的事给忘了。

    “需要数据腕环,在那里。”荞麦指着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的桌上有着一白一金两个单色盒子,荞麦指的正是那个金色盒子。

    以辰挑挑眉,迈克尔跟他说过,数据腕环和微米耳机就放在他房间的桌上。

    荞麦用它那奇怪的逻辑思维组织语言:“对啊,那镯子很好玩的,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都能联系到木头人呢。”

    “镯……子。”以辰忍不住一笑。

    桌子和床只有五步的距离,但以辰却足足用了一分钟。

    坐到沙发上,他没有第一时间拿起金色盒子,而是轻揉太阳穴,缓解头晕。

    豌豆芽在桌面上蹦下跳,十分活跃。

    荞麦抱着枕头趴在沙发上,一脸的不情愿,它是被豌豆芽揪着耳朵过来的。

    原因无他,它想趁机偷睡但被豌豆芽发现了。

    揉了一会儿,眩晕感减弱,以辰拿起金色盒子。

    盒子没有任何装饰,甚至连字样都没有。

    他拆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金色的数据腕环,与安德烈、迈克尔的一模一样,外表光滑,正上方是俱乐部的徽标,紫金玫瑰。

    外观单调,颜色华丽,让以辰对质门的风格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