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陵夭 >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十九章 路璇(二)
    见以辰只是把玩数据腕环,并不知道怎么做,荞麦说:“触摸徽标,等那镯子亮了之后再往徽标上滴几滴鲜血就可以了。”

    “数据腕环是通过识取d进行激活的,激活之后还要记录虹膜、指纹,还有生命体征。”豌豆芽补充,“另外,音视频通话它比手机方便,并且不会被窃听和跟踪。不过它的投影太过显然,而且不能缩放,所以公共场所和空间比较小的地方最好不要使用。”

    以辰看着拇指肚犹豫不决:“真的要滴血吗?”

    “除非你不想激活。”豌豆芽说。

    “豌豆芽,我……晕血,能不能……回床上?”荞麦还在想着偷睡,佯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弱弱地说。

    “装,继续装,你怎么不晕人?不晕鼠?”豌豆芽蹦到沙发上,朝荞麦头上一个个栗暴打去。

    “你不是鼠科,你站错队了。”荞麦急忙用枕头捂脑袋,可惜小枕头完全捂不住大脑袋,不到半分钟就开始告饶:“别打了,我错了,错了。”

    豌豆芽得意地收回小爪子,掐着腰,像是一个凯旋的大将军,踌躇满志。

    “不公平!为什么同样的话说出来结果都是我挨打?”荞麦抗议。

    “因为你弱啊!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笨蛋!”豌豆芽趾高气昂地说,“拳击袋鼠是澳大利亚的国家化身,本小姐作为袋鼠一族的佼佼者,那可是响当当的拳击高手。”

    “本公子还是树袋熊一族的佼佼者呢。”荞麦不服气地挺起那圆滚滚的肚子,霸气地说,“有没有要比一比睡觉的?二十个小时起步的那种。”

    “如果可以,我并不想打扰你们,但接下来该怎么做?三滴够不够?”以辰用嘴吸拇指肚,腕环正亮着,徽标上还有点点血迹。

    以辰甩着手,盒子旁放着一把小刀,那是质门周到的服务。

    说实话,要没有这把锋利的小刀,他宁愿挨饿。

    他可不会傻到用嘴咬,那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一般情况,人根本咬不破自己的手指,不是皮厚,而是太疼了,疼得要命,疼得钻心。

    “够了。”豌豆芽说。

    半个小时后,桌上摆满了可口的饭菜。

    荞麦在旁边看得馋涎欲滴,恨不得扑上去大快朵颐。豌豆芽继续它那数据腕环和微米耳机的使用教学。

    早已饥肠辘辘的以辰边吃边学,狼吞虎咽的样子令人不堪入目。

    黄金海岸市。

    浅水区,凡妮莎和莫凯泽身穿救生衣,一人开着一台摩托艇。

    “这款摩托艇,最多乘坐三人,具有良好操控性和平滑减速优势。”凡妮莎开着那台黑红摩托艇,“四冲程四缸发动机,双顶置凸轮轴,玻璃钢材质。简单说,这家伙500匹马力。”

    右把手前进,左把手后退,转弯依靠操舵装置,放有毛巾的水密储柜,艇头、艇尾储柜,滑水拖钩,还有获取速度、转速、燃油、电池等信息的多功能仪表盘……

    莫凯泽飞快地熟悉着摩托艇,凡妮莎说得很详细,几乎没有任何遗漏。

    “不需要巡航辅助和无尾流模式。记住,摩托艇没有刹车系统,只能减速或熄火滑行,时刻注意过热报警、低燃油报警、低机油压力报警……”凡妮莎淡淡地说,“另外,摩托艇没有安装航行灯,夜晚比较危险,应急自救教过你了,我不想到时候带一具尸体回去。你有一分钟的熟悉时间,一分钟后我开始教基本动作。”

    一家距离沙滩不远的高档酒店,楼顶被磨砂玻璃分成了数个具有一定私密性的包厢,为旅客提供了露天的休闲场所。

    位置极佳的五号包厢,三面是磨砂玻璃,另一面是木制栏杆,这是楼顶四边独有的设计,站在栏杆前能清楚地俯瞰城市。

    玻璃茶几上放着果盘和芒果汁,身材高挑的女孩戴着青色面纱,慵懒地坐在灰色的布艺沙发上,微微仰头看着迷人的夜空,清香的秀发披散到肩部,米色的猫眼形太阳眼镜和丝缎风衣,简单又时尚的装扮。

    一名衣着华丽的青年乘坐电梯来到楼顶,身后跟着两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人。

    青年左右看了看,径直走到女孩所在的五号包厢前,轻敲木门:“沃泰报社。”

    “进。”包厢内传出女孩甜美的声音。

    推开门,看到沙发上的女孩,青年露出温和的笑容:“彡小姐。”

    看了一眼青年伸出的手,女孩目光又投向夜空,指了指旁边的单人沙发。

    青年略有尴尬地收回手,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两名黑衣人站在他身后。

    女孩按下服务铃不久,衣冠楚楚的侍者端来香槟和高脚杯,为青年斟酒。

    青年耐心地等着,闭口不言。

    少时,侍者离开,他才说:“彡小姐眼光独到,这里氛围安静、视野开阔,是个放松人心的好地方。

    “东西呢?”女孩并没有与他闲聊的兴趣。

    “幸不辱命。”对于女孩的直接,青年也不懊恼,在手下把黑色手提箱放到茶几上,亲自打开沿着玻璃桌面推到女孩面前,“彡小姐要的资料,一式三份,都是纸质版。”

    “最好别让我失望。”女孩拿起部分资料翻看。

    “沃泰报社的办事能力,彡小姐尽管放心。”青年说,“报社是贩卖信息的龙头组织,在国际上的地位我就不多说了。只要买主有钱,我们就有信息。”

    “那我要是把你们杀了呢?沃泰报社多久能找到我?”女孩看向青年,“或许可以试试,就当是让我直观感受一下你们报社的办事能力。”

    “彡小姐说笑了。”青年的目光中透露着浓浓的警告味道,“奉劝彡小姐一句,不要拿报社的名誉开玩笑,那个代价你承受不起。”

    “你的语气,我不喜欢。你可以走了,尾款我会让人汇到账户上。”

    “报社向来尊重每一位客户,我会注意。”青年充满歉意地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有件事还没有和彡小姐说清楚,当时你的要求是最大限度搜集资料,而我们给的答复是必要时会增加酬金。”

    “有话直说。”

    “实不相瞒,彡小姐手里的这些资料,报社花费了不小的精力,所以需要增加酬金,十万美元。”青年食指交叉,解释说,“彡小姐可能有所不知,有些人受到特殊保护,在网上是搜集不到资料的。这些人的资料都是报社派人实地搜集所得,经过反复核实,确认无误才会交给客户。”

    女孩看着资料中的照片:“他的资料在网上搜集不到?”

    “对,那小子是——”青年话只来得及说了一半,剩下的话被宛如实质的杀机卡在了嗓子里。

    彻骨的寒意传遍全身,青年如坐针毡。

    “你说什么?小子?”女孩锋锐的目光透过太阳眼镜直视着他,白皙的小手缓缓握紧,“之前要杀你是玩笑,现在……我当真了。”

    强行压下内心的不安,青年眼睛微眯,冷哼一声,身后的两名黑衣人立刻掏出手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女孩。

    神情变得冷漠,青年端起高脚杯:“彡小姐,请你注意自己的态度。沃泰报社打开门做生意有一条最基本的原则,欢迎客户,消灭敌人。”

    “钱,一分不会少;酒,带下去喝吧。”

    酒店楼顶闪过耀眼的青光,三个黑影如同破麻袋般自数十米的高空摔到地上,血腥的场面瞬间引起街道上行人的恐慌。

    一名黑袍人走进了包厢,沙哑的声音响起:“老七,没必要发那么大火。若是连蝼蚁的话都计较,你会活得很累。”

    “五哥,你怎么来了?”女孩有点意外。

    “有事和你商量,顺便出来活动活动。”黑袍人坐到了青年刚才坐的那张单人沙发,“怎么样?到了澳洲,生活还习惯吗?”

    “挺好的。”女孩喝着芒果汁。

    “你现在的情况不比我好多少,好好休养,争取早日消退后遗症。”黑袍人说,“海神港被毁,新秀俱乐部弦正绷得紧,最近不要再刺激他们,以免狗急跳墙。四十年前的事,不能再发生了。”

    “我知道。”女孩颔首。

    黑袍人伸出一只普通的手,伴随那双深蓝色的眼睛睁开,手背上一根根晶莹的蓝色血管凸了起来,沿着手臂蔓延至全身,犹如一张文在身上的蓝色大网:“脆弱的身体却能承受住元素的侵蚀,人类真是一种奇特的生物。”

    “或许这就是情感文明最特殊的一点。”女孩放下杯子,捋了下耳边的秀发,“五哥刚才说有事和我商量,什么事?”

    “两件事。”凸起的蓝色血管渐渐回到了身体里,沉吟了一下,黑袍人说,“第一件,我们需要一批手下。”

    “我联系军团。”

    “听我把话说完。”黑袍人抬了下手,“我说的手下不是军团,是在这个世界有一定办事能力的组织。最好是那些站在社会阴暗面的人,这样才不容易被新秀俱乐部发现。”

    “五哥,你都说他们是蝼蚁了。我们需要蝼蚁吗?”

    “蝼蚁的力量或许不值一提,但蝼蚁的能力还是很有用处的。”黑袍人指了指黑色手提箱,“这些小事很浪费时间,你总不能每件事都亲力亲为,那可不是我认识的七王殿。”

    “五哥,你又拿我打趣。”女孩似是一笑,“大哥在的话,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如果大哥,这个世界就没有反抗了。”黑袍人说,“要学会利用社会秩序,情感文明是综合力量最强的一次文明,尤其是他们口中的科技力量。现在才刚刚开始,还不是破坏公约的时候,他们需要时间,我们也需要时间。”

    女孩走到栏杆前,目光仿佛无视了距离投到那个在海上开着蓝白摩托艇的身影上:“另外一件事呢?是什么?”

    黑袍人沉默了几秒:“找个时间,认识一下吧。”

    女孩一愣:“会不会太早了?”

    “只是见个面而已。”

    “我先去把那个女的杀了。”

    “不行。”黑袍人拿过一个高脚杯倒酒,沙哑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放在平时杀就杀了,但现在绝对不行。新秀俱乐部昼警夕惕,这个时候杀人无异于点燃火药桶。饥火烧肠的鲨鱼群闻到了血腥味只有一个结果,发了疯似的撕咬。”

    “虎鲸是鲨鱼的天敌。”女孩耸肩。

    “蚁多咬死象的道理你应该懂。”黑袍人摇晃高脚杯,色泽明丽的浅黄色液体在杯中轻轻荡漾,“时间你自己掌握,不要打草惊蛇。”

    “听五哥的。”见黑袍人拿着高脚杯的手伸进宽大的袍帽,女孩美眸中顿时流露出好奇的神色,“你能喝酒?”

    “还能喝茶呢,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很奇妙,这大概就是灵魂的奥妙吧。”活动了一下脖子,黑袍人低声说,“不舞之鹤,用处不大。手下的事,我会尽快找好目标,你抓紧时间恢复,到时候我调些人给你,有什么要求?”

    “女性,人不要太多。”女孩抚着柔顺的长发,视线仿佛穿过磨砂玻璃直达电梯,轻声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尾巴,剪掉一条就会多出两条。”黑袍人放下高脚杯,站了起来,“既然他们来了,那我们也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