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陵夭 > 亚洲卷·单车女王与轻灵魔法·风 第五章 晨韬(二)
    翌日,一大早,卡车一辆接着一辆,形成长龙驶入已经停止营业的滨海湾花园,无一例外,都是封闭式车厢,看不到里面装了什么。

    一身睡衣的以辰揉着睡眼,懒洋洋地来到阳台。闻着新鲜的空气,精神了不少,他十指交叉反举过头顶,伸了一个大懒腰,嘴里还发出奇怪的声音。

    “起这么早可不符合你性格。”一边的阳台上,莫凯泽手持【道剑·尘冕】练剑。

    瞅了他一眼,以辰没好气地说:“都怪格子,自从前几天他修改了闹钟的程序,那只猪就关不了了,每次都要叫上十分钟。”

    “你可以把它扔到客厅,或者随便一个房间。”青光一闪,【道剑·尘冕】变成小铁剑,被莫凯泽放回口袋里。

    “还是算了,我怕那只猪四条腿也能动了。”以辰摇摇头。

    “格子没那本事吧。”莫凯泽说。

    “我有。”以辰另一边的阳台上,凡妮莎站在栏杆前,看着下面的卡车,“对付不自觉的人,自然要用非常规手段,赶快练剑。”

    丢给莫凯泽一个无奈又悲哀的眼神,黑光一闪,【道剑·夜束】出现在手中,以辰深呼吸一口气,开始练剑。

    保证以辰早起练剑,正是凡妮莎让格子修改闹钟程序的原因。

    不过以辰也暗暗下决心,要把那只猪给恢复正常。

    “这就开始布置了吗?”莫凯泽也注意到了卡车。

    “我们也该安排了。”说完,凡妮莎转身走进套房。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不知不觉间夜幕就已降临,笼罩了酒店,更笼罩了花园。

    经过一天的布置,滨海南花园一处已经拉起了高高的黑布,即便是顶部也不例外,将整个舞会场地完全遮在里面,以免被酒店的人提前看到。

    酒店顶层,就是茏葱青翠的空中花园和清澈怡人的无边泳池,在这里能够全方位俯瞰新加坡的繁华景象。

    “姐,都安排好了。”宋峰坐在绮娜对面,汇报着情况,“拉尔森正在做最后的确认工作。”

    “记住,这次任务以试探为主。真要是风王殿,一旦惹恼了她,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绮娜表情严肃。

    “明白。”

    “这次的希望都寄托在莫凯泽身上了,但愿他对付得了芙尔什羙吷,哪怕拖住也好。”绮娜离开木椅,走到边缘处,俯视下方被黑布遮住的舞会场地。

    宋峰望着夜空:“他还年轻,却要背负这么多,上天真是残酷。”

    “这是道剑之主的使命!在他成为风之主的那一刻,他的宿命就已经注定,宿敌也已经产生!”

    宋峰叹了口气:“这样的重担,我们这个年纪都不一定能承受住。”

    “你和我说说,‘我们这个年纪’是什么意思?我们是一个年龄段的人吗?我比你小很多岁好不好?”绮娜双手掐腰,转过身来瞪着宋峰,气呼呼地说,“就算是莫凯泽,我也只比他大了四岁!四岁,而已!”

    “学姐,四年时间也挺长了。”莫凯泽走了过来。

    “长什么长?”绮娜一双眸子眯起来,活动手腕,“小学弟不要找打啊,我虽然没有宝贝那般说动手就动手的性格,但也不是什么好脾气。”

    莫凯泽摸了摸鼻子,不敢再张嘴。

    “看在那声学姐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绮娜哼了一声,“仅限于这一次,记住了吗?”

    “记住了。”莫凯泽嘴角微抽,心说年龄果然是女人的一大忌讳。

    “人不少嘛,我以为只有戴维斯小姐在呢。”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传来,虽然甜美温和,但却夹杂着明显的敌意。

    那是一个妖娆的白人女子,胸部饱满,体香芬芳,彩色长裙下是诱人的身段,长裙有开叉,走动间露出白皙的长腿,裙摆随风微微飘舞。

    娇媚的容貌和成熟的气质使女子一颦一笑都充满了勾魂摄魄的诱惑力。

    “三位好,我是彡小姐的助理兼舞团队长,凤盈。”说话的工夫,女子已经走到三人面前。

    彡柚!莫凯泽精神一振,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位不速之客。

    “凤小姐有事吗?”绮娜淡淡地问。

    “是这样的,彡小姐听说你们的位置不是很好,特地让我来送几张票。”说着,凤盈拿出十张票放到桌上。

    扫了眼桌上的票,绮娜说:“都是第一排,彡小姐还真是看得起我们。”

    “在彡小姐心中,各位一直都是贵宾。”凤盈含笑说。

    “既然是彡小姐的好意,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在绮娜眼神示意下,宋峰说。

    “凤小姐还有事吗?没事烦请离开,我们还有些事情要谈。”绮娜下逐客令。

    “不急,我还有话要说。”凤盈看向一直缄默不言的莫凯泽,“想来这位就是莫凯泽莫先生吧,彡小姐有句话让我带给莫先生。”

    莫凯泽面无表情:“请说。”

    “彡小姐说,她很期待与先生的见面。”

    莫凯泽目光平静无波:“我也期待。”

    “凤小姐,你该走了。”绮娜再次下逐客令。

    “戴维斯小姐貌似对我成见很大。”凤盈轻笑。

    “不是对你,是对你们。你,你的同伴,你的老板。”绮娜直视着她,唇角掀起丝丝笑容,“我说她是你老板,不知道说错了没有。”

    对视了半分钟,凤盈笑着说:“你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绮娜捋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慵懒地说:“你也不简单。”

    “对我也好,对我们也罢,总之戴维斯小姐是有成见的。不过这不重要,我只是来传话的。”凤盈不在意地一笑,转身离开,“戴维斯小姐,明天见。”

    绮娜不言,静静地看着女子离开。

    女子走后,莫凯泽看向绮娜:“学姐,你昨天还说想和那位彡小姐交朋友,今天就这么对待人家的助理,态度是不是改变太快了?”

    “你现在对那位彡小姐的怀疑比我更多。”瞥了他一眼,绮娜转过身去,继续俯视下方,“下次试探我,不要把怀疑挂到脸上。”

    “被教育了吧。”宋峰拍了拍表情僵住的莫凯泽,解释说,“今早刚得到消息,那位彡小姐的舞团是天堂蝶组,刚才那位助理兼舞团队长凤盈,就是蝶组组长凤鸣颖。”

    “天堂!”莫凯泽瞳孔一缩,对于这个国际犯罪组织他自然不会忘记。

    “今天的收获不小,原本只有五成可能,现在……七成了。”绮娜提醒莫凯泽,“主动变被动,明晚的舞会你自己小心。”

    莫凯泽点了点头。

    “你们知道姐刚才做了什么?”以辰一脸夸张地走过来。

    “你自称……姐?”宋峰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以辰摇头:“不是我,是你那位罗伯特副队,我发现她战争女帝的称呼真不是白来的。”

    “宝贝她做什么了?”绮娜问。

    “刚才我和姐一起坐电梯,电梯里有一个男的盯着姐看,还出言调戏。”以辰坐到凤盈刚才坐的椅子上。

    “然后呢?”

    “然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姐把那男的揍了。”以辰乱挥舞手。

    “还没完。”绮娜扬了下手,意思让他继续说。

    莫凯泽疑惑:“没完?”

    宋峰拍了拍他:“你不了解姐的性格。”

    “我也以为结束了,谁知道这才刚开始。”以辰说,“到了楼层,姐就一脚把我踢出电梯了。”

    “学姐呢?”莫凯泽问。

    “当然还留在电梯里。”以辰不禁吞咽口水,心有余悸,“我一直看着楼层显示器,姐把那男的硬生生从底层揍到顶层,又从顶层揍到了底层。”

    “那家伙胆子真够大的,偷瞄几眼也就算了,居然敢调戏姐。要是让他知道姐的格斗水平,给他几个胆他也不敢。”宋峰说。

    总统套房,身材高挑的女孩静站在阳台前,青色面纱遮住了精美的容颜,只留下一双清冷的眼睛露在外面。

    凤盈来到阳台,看着女孩的背影,恭敬地说:“七主,他们果然发现蝶组的身份了。”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让你去。”女孩望着夜空,“既然被发现了,那就索性坦荡一点。”

    “可他们是如何发现的?蝶组的资料都删除了。”凤盈不解,“难道是沃泰报社有人泄密?他们这么做可是自砸招牌。”

    “他们不会这么做,也没胆子这么做。”

    “那新秀俱乐部是怎么知道的?”

    女孩背对女子,缓缓地说:“当然是我告诉他们的。”

    凤盈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和疑惑:“七主这么做是为什么?”

    “因为……我本来就想让他们知道。”女孩回过头来,一股强横的威压自体内涌出,充斥整个阳台,“你很喜欢问为什么吗?”

    被强大的气势逼退数步,凤盈急忙半跪在地,娇艳的脸上满是掩盖不住的惊慌之色:“属下知错,属下再也不敢了。”

    绕过女子,女孩走进套房:“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是。”凤盈应道。

    不知何时,她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女孩的话没有附带任何后果,但正是这样才令她害怕。这说明在女孩心中,她的价值依旧可有可无。

    安静的走廊,打发了以辰,凡妮莎一边走一边拍着手上的尘。收拾完出言调戏的男子,她玩的兴致也没了,此时正准备回房间。

    “姐。”阿斯琉克从后面跑了过来,“刚查了完颜臻儿的航班,她的确离开新加坡,飞往中国了。”

    “中国哪里?”

    “上海。”

    “知道了。”凡妮莎说,昨晚实际是她和绮娜让莫凯泽劝完颜臻儿不要参加舞会的。

    从这几天的旅游来看,她自然能发现莫凯泽与完颜臻儿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寻常,莫凯泽明显很在乎完颜臻儿。

    若完颜臻儿参加舞会的话,难保莫凯泽不会分心。

    之所以查完颜臻儿的航班,也是顺便再验证一次路璇当初的猜测。

    如今看来,她们确实多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