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388章 青岚,我脏了
    颜伊一边跟楼银海讨论,一边侧身挨在柜子旁边。

    她刚好就在门缝前,直接挡住了门缝的所有视野,乐语只能看到颜伊那曼妙的背影。

    哒。

    哒。

    乐语和宁心媛的视线同时往下滑,看见颜伊的左手贴着门缝,手指轻敲木柜边缘,发出哒哒的声音。

    宁心媛顿时意识到什么,乐语都感觉到她心跳加快,体温上升了。她缓缓将手伸过去,乐语主动让开身子,看她们捣什么鬼。

    宁心媛费力地将右手伸过去,但这样一来她就像是主动抱住乐语,身体跟乐语贴得更紧了,然而现在她也顾不得——因为颜伊的手快要伸进来了。

    两只手相触的瞬间,颜伊马上就抓住宁心媛的手,宁心媛试图将她往外推,然而宁心媛根本无处借力,而颜伊又肆无忌惮,因此宁心媛非但没有成功,反倒是手被颜伊抓住把玩。

    而且就在乐语眼皮子底下。

    可以,这份橘子香味的狗粮我先干为敬。

    宁心媛也意识到自己在丢人,便果断将手收回来,甚至有些脸红地将脸藏起来。

    但颜伊并没有就此罢休,她的左手将门缝微微挤开,直到她的左手能伸进来。她的玉指就像是章鱼的触手在空中肆意狂舞,嚣张地抓捕躲在柜子里无法逃走的猎物。

    外面的颜伊正微笑着跟楼银海讨论学术问题,但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自己的左手上。

    面前是天灾系导师楼银海,旁边还有一个外人商令仪在,可以说一个不小心就会暴露,而一旦暴露就是皇院几十年内最大的丑闻。然而正是这份岌岌可危的危险,才令颜伊感到尤为刺激,甚至欲罢不能,哪怕是冒着巨大风险也不惜一试。

    碰,碰到了,是衣服……是手臂上的衣服……

    哎呀她这么调皮,居然还敢打我的手,那我就更不客气了……

    是肩膀,再进去一点就是光滑的锁骨,然后上去一点……

    好滑,好嫩,姐的脸摸起来还是这么舒服……真是爱死她了!

    柜子里,宁心媛脸涨得通红,眉眼间满是笑意,忍俊不禁地看着乐语。乐语面无表情,任由颜伊的手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他也没有丝毫反应。

    外面很危险,男孩子真的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你看这一不小心就被人猥亵了。

    不过,若是乐语说‘琴乐阴被颜伊猥亵摸脸了’,那肯定是没人信,主宾语反过来还差不多。

    其实跟今天经历的事比起来,被颜伊摸脸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一点都不值得在意……哎哟你摸就摸了,怎么还捏?

    捏就捏了,你怎么还掐?

    掐就掐了,你怎么还将手指让我嘴上怼!?

    乐语真的完全刷新对颜伊的认识。什么完美女神,什么大众情人,都是假的,到头来还不是一个需要吃饭喝水,会拉屎放屁,喜欢玩火找刺激,甚至得寸进尺,将骚贯彻到底的女流氓。

    太过分了,青岚都没这么过分。

    乐语坚决捍卫自己口水的贞操,闭住嘴巴紧守牙关。颜伊摸了很久都怼不进去,生气地捏住乐语的鼻子。

    她捏住还不放。

    似乎打算靠这样来逼乐语开口呼吸。

    乐语幽怨地看着宁心媛,宁心媛眨眨眼睛,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轻轻拍了一下乐语的大腿,似乎是安慰他,又像是敦促他赶紧就范。

    颜伊忽然改变了想法,摸到了乐语的耳垂,又是捏又是刮,玩得不亦说乎。有冰血体质的乐语当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但在他看向宁心媛时,宁心媛下意识往后躲了躲,像是想藏起自己的耳朵。

    懂了。

    永远用不上的情报·宁心媛的弱点是耳朵·get。

    或许是觉得‘宁心媛’忍耐力到达了临界值,又或许是良心发现,颜伊忽然主动将手收回去,两人忍不住松了口气。

    但离结束还太早——颜伊又将手伸进来,在乐语脸上抹来抹去。

    湿湿的。

    跟刚才不一样,颜伊的手指忽然多了一层透明的液体,在乐语脸上滑动的时候,甚至能勾出透明的丝线。

    宁心媛都看懵了。

    乐语依然面无表情。

    感谢‘冰血体质’,不然乐语现在可能直接将颜伊的手指咬下来——她居然舔了手指头之后再伸过来!

    不就是摸一下脸,还用得着上润滑吗!?

    人性的幽暗真的是难以想象,你们平时玩这么大的吗?

    这次颜伊倒没有将手指往乐语嘴里怼,只是轻轻在乐语嘴唇抹匀了,就像是涂口红一样。

    乐语面无表情地摸了摸宁心媛的后脑勺,示意她不要紧张。

    宁心媛一脸担心的模样,似乎觉得乐语随时会发飙,双手紧紧地抱住乐语的腰,希望他能冷静下来。

    乐语很冷静。

    他知道回去要洗脸,但也知道挽回不了此刻的失节。

    青岚。

    我脏了。

    信里写的诺言都是真的,是世道改变了我的颜色。

    当颜伊玩得差不多了,商令仪也终于测试完金属徽章,问道:“颜老师,真的没有其他流传出去的心相印吗?之前报废的两对,真的是报废了吗?”

    “怎么?”颜伊也回过神来,注意到商令仪的问题:“你见过其他人用心相印?”

    商令仪摇头:“没有,我只是看能不能找到更多可用的心相印,这个通讯工具真的十分有价值。”

    “如果测试完了,那我们去隔壁办公室详聊吧。”颜伊不着痕迹地将手收回来,拉上了柜子的缝隙:“大家站这么久也快累了。”

    商令仪敏锐地注意到什么:“看来颜老师不太欢迎外人进你的研究室呢……”

    “正常人都不喜欢外人进自己的研究室。”楼银海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对于我们来说,研究室就是男人的内裤,女人的亵衣,外人的每一次踏入都是一次侵犯。”

    颜伊连连摇头——这只是楼银海的个人看法,跟我无关。

    三人边走边聊离开了研究室。

    当研究室门关上的瞬间。

    柜子里同时传出两声如释重负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