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静火 > 075 基尔霍兹的新宣传(五)
    七个管事互相看了看,才终于推出来了一位有些高瘦的管事,从之前介绍风土人情的情况来看,这是白鸟商会的管事。

    他开口询问道:“大人接下来还有加税的打算吗?”

    路易斯含糊道:“加税可不是看我的打算,这得看林奇会长的指示和帝国的方针——粮食歉收下上调酒水税,想来也是不得为之啊!”

    “当然,我们可都是坚决拥护帝国的。”那管事说完废话,低声问道:“那大人你是想要什么呢?”

    “国家富强,人民生活幸福……?”

    “大人,这些话就不用说了吧。”这样试探几轮,发现不可能直接得到保证,白鸟商会的管事收起了脸上庄重的神色,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盒子,换上了油滑的笑容:“这是南边那些废墟里出产的诡异道具,还请大人笑纳。”

    路易斯看了眼木盒,没有打开,只是淡淡问道:“这是打算向我行贿吗?你知道,特别行动处的含义吗?或者说,想要去实际体验一番?”

    虽然他只是挂着一个名头,但军校里的情报处的日常审讯、关押俘虏等培训,也算半个参照,只要真需要这样做,名头还是能变成实际的。

    说起来,前世大嘤的情报机关部门叫军情5处,毛子叫克伯格,阿妹瑞卡的是经常和曰本小学生一起卧底黑衣组织的中情局c/i/a,以色列则是萨摩耶,听着倒像是某种犬类。唯独某个国家的情报部门,正式名称似乎从来都没有一个影,只能用有关部门甚至北j方面替代,也许真叫龙组也不一定……

    “路易斯阁下,这怎么称得上行贿呢?”那管事听到这样的威胁,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热切:“基尔霍兹离那些废墟这么远,基本不会出现诡异,但要是城里有谁身上的诡异物品失控了,大人有一个道具,也能更好地为帝国做贡献啊!”

    “是啊,只有大人的实力足够强,才能更好地为基尔霍兹做贡献啊!”其他六个管事也将自己准备好的物品送了上来。

    为了避免路易斯还没看物品就拒绝,他们还贴心的打开了盒子。

    顿时,六种材料本身具有的波动便充盈了整个房间,甚至克里斯蒂娜的声音也久违地响了起来:“左手边第二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尽量要过来。”

    克里斯蒂娜一说话,路易斯便过滤掉了白鸟管事解释为何不打开盒子的言论,只是在心里问道:“那对你很重要?”

    “里面包含的信息也许用得上,不过不急……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

    说到最后,冰冷的言语里竟似乎流露出了某种落寂,隔着数千年的光阴传递过来,仿佛一滩将人整个拉下去的泥沼。

    “我知道了。”

    路易斯视线跟着看过去,除去那件诡异道具避免失控没打开,左手边第二个盒子里装的是一节翠绿的藤蔓,生机勃勃。

    见路易斯的视线有了实处,拿出这盒子的管事对其他几人得意地挑了挑眉,才缓缓介绍道:“大人,这是从精灵之森那边获得的生命之藤,大部分都生长在生命之泉旁边,位于精灵的禁地里面,只有少许能够在精灵之森找到……”

    坐在一边的朱利安看路易斯依旧没说话的打算,以为他是担心这些管事的要求是让他违背军法,便指点道:“路易斯,他们想要的是某些商品在加税上的豁免,其他的商品还是可以加税的——甚至,若是路易斯你能做到对某个商会免税,他们也许还乐意见到你加税。”

    这是自然,唯一豁免的那个商会可不会将价格降下来,那些税率增加导致的价格上涨,只会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

    微微点头,路易斯看向提供了生命之藤的管事:“你们金盏杯商会是怎么想的?”

    金盏杯商会的那管事矜持地笑道:“木材、附魔箭只、水果的税率,我们金盏杯商会希望路易斯阁下能予以方便,不再有酒水税那样的大变动,我们希望路易斯阁下能成为我们商会的朋友……这样一来,这些珍奇也不至于落到路易斯阁下您讨厌的那些人手上。”

    路易斯心中已经有所决断,实际上酒水税的调整只是一种缓兵之计,他对其他商品并没有多少调整的打算,甚至如果真按照林奇的时间表,没过多久基尔霍兹的自治会就会易主,到时候的汇率调整可就与他无关了。

    甚至金盏杯商会要求的这几样物品,前两样甚至能算战争必备的物资,因而答应下来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甚至可以算是白赚。

    但他思考了一阵,还是拒绝道:“不够,你给的东西只能选一个物品。”

    官僚系统内默认的规则下绝对有着对应的火耗费用,不想要让手下的那些官员造反,就最好别随口用低廉的价格出卖权力。

    金盏杯管事微微一笑,点出了旁边的两个管事:“他商会的生意和我们在水果上有所重合,而这个商会,则在附魔箭只的税率与我们重合。”

    暗示完这些,他才对路易斯笑道:“当然,若是大人愿意单单给予我们商会唯一的优惠,那我们愿意出五倍的东西来获得这三样物品的豁免权。”

    他在唯一两个字上咬得很重,路易斯听了不禁微微摇头。

    整体调整税率这种事情虽说得罪人,但某种程度却也能尽数向上推,压力会由整个自治会承担,真要鬼迷心窍采用这种豁免权,估计第二天就能在地牢里看见他了。

    “你们金盏杯商会还是认真选一样物品吧,唯一豁免权那样的东西就别想了,没林奇会长的批准是绝对不可能的。”路易斯淡淡道。

    金盏杯商会的管事微微一笑,先前被点出的那两个管事对视一眼,“我们商会的选择是水果。”

    显然,这几个商会在来之前就预先商谈过利益交换的事宜,这些人拿出的物品市价基本都差不多,甚至考虑他们各自商会的生意,想来会更为便宜。

    商谈过程更是紧紧跟随着他的眼光,他对什么样的物品有兴趣,便由那家商会的人进行商议……想来这些事情在事后也会在他们之间成为一种“商人的人情”。

    有了双方都能接受的交换限度,路易斯装出的淡然面下,也不禁松了一口气。他原先还担心这样的提价是否反而成了狮子大张口,反而让对方觉得他是那种不能商谈的死脑筋,转而去想一些抹黑、暗杀之类的阴招。

    现在达成交易,心里倒隐隐有了种吃亏的错觉,这种泛起的心理不免让他啼笑皆非。

    不过他还是决定去找于连、耶德旁敲侧击一下,看看以往这些事情对应的结果,总不能真当了冤大头——尽管,实际上他什么都没付出。

    其他商会的管事也各自将要求报了出来,路易斯在心中对照了一番后勤处的消耗表后,除了某些数量变动有些异常的物品,其他的便先答应了下来。

    不过这些商会的生意都没有做到垄断,自然也没死守着一件物品,没被答应的物品很快也换了一件。

    宾主尽欢,谈完这些交易之后,白鸟管事将房间的屏蔽撤了下来,顺便从房间外招来了十个穿着更为暴露的女招待。

    “大人选个合心意的?”那白鸟商会的管事自如地揽着一个女子,对路易斯邀请道。

    那些女招待肩膀露着属于奴隶身份的刺青,路易斯视线在上面停了停就收回了视线,站起身婉拒道:“朱利安营长是知道的,我现在不方便碰这些。”

    朱利安也笑道:“你们还是叫马车来送我们的路易斯处长回去吧,要真留他下来,没准你们全都要被加税了。”

    虽然不知道朱利安脑补了什么,但这样的结果毫无疑问是有利的,路易斯便默认了下来,轻轻点头,“夜还很长,祝你们玩得开心。”

    金盏杯商会的管事陪他走出酒馆,给他叫了一辆到城东的马车,还提前付好了车费,这才偷偷将七张名片塞到他手上,热情地笑道:“阁下,您永远都是我们的朋友。”

    这朋友还真是廉价。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路易斯笑着说了几句,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里面那些人还在等着阁下呢,就别耽搁时间了吧。”

    等马车缓缓开动,脑中才重新响起了克里斯蒂娜幽幽的声音:“路易斯,你是不是也想体验一下北境那些热情的女子?”

    “哪有?我这不是着急考虑克里斯蒂娜你的事情嘛。”路易斯为自己叫冤:“我身上有没有婚约克里斯蒂娜你还不知道吗,要真想体验那可是毫无顾忌啊。”

    “所以现在后悔了吧?”

    “是啊是啊,我怎么就鬼迷心窍跑出来了呢?一下就从温暖的躯体变成冷冰冰的风雪了,还真是吃了大亏啊——”路易斯打趣完,话语一转:“所以那节生命之藤,要怎么做?”

    “你真要帮我?”

    “不然我换回来是为了什么?”

    见脑中的声音沉默了下来,路易斯笑着问道:“怎么?被我感动到不行了?那来点没后遗症突破高阶的方法怎么样?”

    “……早跟你说了,成为我躯体就是最好的方法。”

    接着,克里斯蒂娜缓缓报出了几样辅助材料的名称,“用这些东西,那节生命之藤也许能发挥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