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七公斤的爱情 > 第193章 做我女朋友好吗?
    回到房间,刷牙的功夫,微信上收到很长很长的道歉。

    高深说他不是为自己辩解,只想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他并不是骨头轻到看见女孩子就昏头,但他也深刻反省了。

    之所以会一路跑去先锋书店那么远,因为她们几个根本不理会他要走的话,把那么贵的单反放在他手里,他几乎是一路追着过去的,最初只是想把单反还给她们,但他承认总想着拍完这几张就结束,谁知会越拖越久,是他的错。

    排队买梅花糕时,那几个女孩子围在那里,都把别人的路挡住了,他特别尴尬,既想跑开摆脱她们,又想给女朋友买梅花糕吃,最后硬着头皮多买了四个,就有了简糯看到的那一幕。

    高深说他应该学会拒绝,这毕竟和半路捡回闫心悦是两码事,他完全可以避免和回绝,他会好好反省,以后好好判断什么忙该帮,什么忙不能帮。

    简糯躺在床上,把长长的道歉看了好几遍,不论如何,她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心情已经好多了,更何况已经过去的事,她没必要抓着不依不饶的。

    简糯回复明天想睡懒觉,睡到自然醒退房,不然回去就是礼拜一了。

    高深问起来吃什么,我们可以提前网上领号。

    简糯撅着嘴还没打字,高深先发来消息还是去那家红公馆好吗,我不想你在南京留下什么不好的回忆,吃完了我们散步去大报恩寺遗址公园,逛完去高铁站。

    恋爱后的第一次不愉快,算是过去了,而简糯不去隔壁房间都不晓得,男朋友竟然还带着工作出来玩,所以才说明天睡到自然醒,不仅是自己想偷懒,还想让高深多睡会儿。

    事情一码归一码,他们在一起毕竟是开心甜蜜的时候多,高先生真的很照顾很体贴她。

    不过第二天早晨,简糯比自己想象得醒得早,正好包里有好些高深来南京的路上塞给她的零食,一面吃一面把东西收拾好,刚好悠悠也起来了,看到姐姐的留言,立刻回消息给她。

    她们通了电话,简糯不至于把昨天的事告状,她都不喜欢高深向别人说,怎么好自己大喇叭地到处宣传。

    但悠悠说“姐姐,我觉得谈恋爱好麻烦,我是不是不够喜欢贺天泽,被他的爷爷奶奶和妈妈一搞,我再也没有想给他剥柚子的心情了。”

    简糯反而觉得,不是悠悠不够喜欢人家,而是在她的内心,尊严和骄傲从来也没有被抛弃,贺天泽的妈妈通过学校干涉甚至带了“羞辱”的性质,悠悠又不可能去打人家骂人家,那离得远远的,别再有瓜葛,也是一种解决的方法。

    悠悠说“我和妈妈商量的,想让贺天泽回去保护他的妈妈,他还是愿意思考的。但昨天我们家庭聚餐,很开心,我却不敢告诉他,发的朋友圈也只是小范围的。姐姐,一想到将来很长的日子里,我都不能把自己开心的事分享给他,在他面前是特定的那个我,我就觉得好难过。”

    简糯说“你太贴心,不愿意让贺天泽难过,可是悠悠你想过没有,贺天泽如果是个悲观消极的人,我想他根本不会向你表白。”

    “是这样吗?”

    “但你爸爸说的也没错,正如你所担心的,长此以往,会很累很累,本该享受爱情的,却变成了两面人。”简糯说,“悠悠,贺天泽喜欢上你的时候,就是原本最自由最快乐的你,如果将来他无法承受你的幸福,那你们早晚要散的,或者你为了他开始压抑自己改变自己,那他也会有一天发现,他不喜欢这样的你。”

    悠悠说“姐姐,我有些难过。”

    简糯坐起来说“我们的人生里,不是只有爱情的,你还有学业,姐姐还有工作,我们还有爸爸妈妈和朋友,悠悠,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一定是为了幸福才行。”

    悠悠嗯了一声“和小高哥哥也好好好的,我还等着做伴娘。”

    简糯笑道“真有那一天,伴娘一定是你。”

    但那一天是哪一天,她心里没有底,她和高深的恋爱模式和别人都不太一样,父母的状态也不一样,方方面面的事都需要磨合,提结婚,真是太早太早了。

    不可否认,谈恋爱真是很麻烦的事,必须短时间内了解到一个人的人品、性格、价值观等等,然后调整自己或调整对方,明明二三十年里各自美丽地生活着,突然之间就为了“爱情”要迁就对方,甚至打磨自己,这能不麻烦吗?

    简糯又躺下了,陷在软软的床垫里,或许悠悠还在可以挥霍青春,肆无忌惮享受爱情的年纪,不顾虑任何事、任何人地去喜欢一个人,但她还可以吗。

    她二十六岁了,在一些着急的长辈们眼里,四舍五入都三十了。

    昨晚对高深说了那么多的话,甚至说不愿意他和其他女性搭讪,她真的有资格去改变一个男人二十七年的人生吗,那她又为高深改变了什么呢,她可以一味地要求和索取吗?

    本来挺明朗的思路,一下子又堵住了,想要返回原处,却又找不到出发点。

    “爱情,到底是什么呢?”简糯又迷糊了。

    此时,和硕哥的三人小群里,突然有了消息,是陈硕发来的,他说自己退烧了,让高深和简糯别担心,现在就是普通感冒的症状,已经比昨天强很多。

    她正要打字回复,陈硕又发来一条消息我要和闫心悦处对象,你们反对吗?

    果然没错,简糯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她就知道,硕哥那么“缠”着闫小姐,肯定不是要给她排除情敌那么简单,何况本来就不是什么情敌。

    高深果然也醒了,很快回复她同意了?

    陈硕回答快了,等着喊嫂子吧。

    接着又一条糯糯还没醒吗,糯啊,高深欺负你没,告诉哥,哥揍他。

    简糯恍惚以为自己真有了个哥哥,陈硕怎么就感应到了呢,还是说他太了解高深,才能预估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矛盾?

    高深发了一连串拳头的表情睡觉吃药,你明天要是去不了公司,你的同事都要疯了。

    简糯始终没插上话,而高深也以为她没醒,还特地私敲她糯糯,劲爆消息,陈硕跟闫心悦表白了。

    “算了……”决定暂时放弃思考,如果真有一天不能开开心心和这位先生在一起,那再去想究竟是努力磨合,还是潇洒地分开。

    此时此刻,能和高深在一起,她很开心很幸福。

    这一边,陈硕发完消息,就爬起来下楼吃药,手机直接拨了闫心悦的号码,响了四五声才接通,他问“没醒吗,还在睡?”

    闫心悦说“醒了,你呢,好点了吗?”

    陈硕声音哑哑的,气息也弱,没好气地说“你听我声,是好了吗?”

    听闫心悦不吭声,猜想是自己太冲了,又换了语气说“谢谢你啊,给我同事送点心去,你淋到雨没,昨天雨很大很大,你别再感冒了。”

    “钱呢?”

    “什么钱?”

    “蛋黄酥的钱,麻烦你还给我。”

    其实在被闫心悦追讨了两次后,陈硕就故意不给了,欠着点什么,才有联络的机会,虽然良心受到一些谴责,反正也没外人知道。

    “前天晚上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陈硕开门见山地说,“做我女朋友好吗?”

    可是,电话竟然被挂断了。

    他再打过去,手机还关机了,重度感冒中的人,脑袋一下烧了起来,气呼呼地说“不处就不处,能好好说句话吗,撂电话几个意思。”

    然而这一边,闫心悦手忙脚乱地从被窝里摸出充电线,她的手机竟然断电关机了,好不容易插上电,等了半分多钟才能开机,但微信里什么消息都没有,还以为陈硕会生气,又会“口无遮拦”地说她。

    幸好没有,不然她真的不想和把没礼貌当性格的人交往,至少在她目前看来,陈硕还是属于性情直率,而不是没礼貌的人。

    于是主动发了消息,甚至截图了手机充电画面刚刚自动关机了,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当然,她听清楚了,只是自己心里,还没能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