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他从地狱里来 > 534:洪醒番外:深夜爬老婆的墙
    金鸭奖最佳男主角的得主是江醒,洪端端对他的印象分直接由二十分降到了零分。

    萧既没拿奖,她赶紧去发微博鼓励。。。

    洪端端V:你在我心里永远最棒,加油!

    江醒在片场化妆间里刷微博。

    巩帆来问他:“你得罪洪端端了?”

    “我上去哪得罪她。”

    见都见不到。

    洪端端最近在“避嫌”,她入了萧既的粉籍,刻意避着江醒。

    “你手头那个剧本,本来女二的人选是洪端端,但她那边推了,给的理由是不想跟你合作。”

    洪端端厉害啊,在圈里横着走,大导演的戏她说推就推,也不怕得罪人。

    “她是萧既的粉丝。”

    “这就恨上你了?”说实话,巩帆挺佩服洪端端的,在娱乐圈还能活得那么真实,“不过也能理解,你最近是有点针对萧既。”

    江醒和萧既是同类型演员,两人之间一直存在竞争,之前江醒事业心不强,最近他可一点也没客气。

    “没针对他。”江醒把手机往化妆台上一扔,闭上眼睛,一副不想搭理任何人的语气,“弱肉强食,我只是在营业。”

    巩帆看得出来,他很烦躁。

    因为洪端端刻意避开,之后的两个多月她没再和江醒同框过。江醒也很忙,接了代言和新戏。

    江醒的粉丝对此甚感欣慰:【我们醒哥终于开始刻苦搞事业了!终于看清某花瓶女毯星的真面目了!】

    七月份,洪端端主演的古偶剧上星播出。

    她和剧组的几个演员一起上了一档节目,为了宣传新剧,中间有这么一段:

    主持人问她:“如果抛开角色本身,你是会选择三皇子还是六皇子?”

    三皇子是剧中的男主,六皇子是男二。

    洪端端很实诚:“六皇子。”

    主持人还想挖点什么:“为什么是六皇子?”

    六皇子不良于行,十足的美强惨,是剧谜心中的意难平。

    “他更接近我的理想型。”

    为了收视率,为了话题,主持人肯定要深挖啊:“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有具体的标准吗?”

    洪端端看着镜头,回答得很认真:“要爱笑,善良,有正义感。”她露出了小迷妹的神情,“像我偶像那样的。”

    主持人很会抓重点:“也就是说,你的理想型是萧既?”

    圈里不少女艺人公开表明过自己的理想型是萧既,洪端端也就没否认。

    “对,不过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

    照理说谈到这里可以收了。

    但主持人没有:“既然谈到了理想型,那我再问个问题,端端有很不喜欢的男艺人吗?”

    洪端端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胡搅蛮缠。

    她不想回答,就很敷衍:“没有。”

    “你觉得江醒怎么样?”

    干嘛突然cue江醒?

    洪端端很不开心,对着镜头也不笑了:“跟剧无关的问题不回答。”

    主持人歉意地笑了笑:“我不喜欢我这样问吗?”

    洪端端职业假笑:“不喜欢。”

    这是当天的现场。

    结果剪辑后出来的预告是——

    主持人问:“如果抛开角色本身,你是会选择三皇子还是六皇子?”

    她答:“六皇子。”

    “为什么是六皇子?”

    从这里起就开始有删减了:“他更接近我的理想型。”

    “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像我偶像那样的。”

    “你的理想型是萧既?”

    “对。”

    重点内容是没变,但少了几句话味道有点不一样了。

    主持人又问:“端端有很不喜欢的男艺人吗?”

    她的回答没了,节目组就剪了她一个很不开心的表情。

    “你觉得江醒怎么样?”

    她假笑:“不喜欢。”

    洪端端看完后:“……”

    她想骂人。

    观众和粉丝也想骂人,大部分都在骂她。

    【卧槽】

    【洪端端你算老几?】

    【不喜欢?我们谢谢您!】

    【谁要你喜欢,离我们醒哥远点!】

    【也不知道是谁一直蹭】

    【洪端端的偶像是萧既,不喜欢偶像的对家不是很正常吗?追星女孩都这样】

    【这么明显的剪辑痕迹看不出来?】

    【节目组真恶心,又恶意剪辑】

    【……】

    原版的视频杨幼兰没拿到,剧方劝她们算了,就当宣传新剧,杨幼兰气不过,找到了节目组,节目组是道歉了,还开除了一个剪辑师,也删除了预告,并把正片里这段整个删掉了,但并没有把原版放出来。

    节目组狡猾,话题赚到了,粉丝胃口也吊起来了,不用担心整片收视率,表面上还一个都不得罪。

    正片放出来后,粉丝看到没有预告里的那段,一口咬定是洪端端用了人脉给节目组施压删掉了。

    洪端端发了一条微博澄清:【原话不是这样,被剪辑了】

    她的黑粉本来就多,江醒的粉丝又不喜欢她,所以不管剪辑痕迹多重,也会有一大波人选择性地无视,只专注于攻击。

    【洪端端滚出娱乐圈!】

    【不道歉吗?】

    【不管原话是怎样,再怎么剪这些话也是你说了的,你不说别人怎么剪?】

    【原版:我不喜欢钱喜欢江醒。剪辑版:我不喜欢江醒。这个道理不明白?】

    【为什么总黑洪端端?演技不好我们改!我们学!那么多演技不好的为什么总是追着她骂?因为她有钱长得美?因为她爸妈是天王天后?因为她舅舅是导演?因为她有一屋子的名牌包?因为你们的老公、男神公开夸她漂亮?因为她有你们没有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不喜欢她,太装了】

    【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

    【管你们怎么黑,我就是喜欢她】

    【……】

    “你在刷什么?”巩帆探头瞄了一眼,“洪端端的微博?”

    江醒坐在保姆车的后座,没接话。

    助理小左开车,巩帆坐中间。

    “她这次被骂惨了。”

    巩帆在这个圈子多年,深谙其中的规则,看得出来洪端端这次是被节目组坑了,不过洪端端那边他管不了,他只管自家的艺人。

    “这件事你别管,你现在说什么都会反弹,你不帮她,粉丝会觉得你讨厌她,然后跟着你一起讨厌;你帮她,粉丝更气、更嫉妒,还不如沉默,不制造任何话题,让热度尽快退下去。”

    江醒把车窗打开,摸到烟,点了一根:“你想多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帮她?他哪有那个立场。

    洪端端不跟父母住,一个人住高档小区里,杨幼兰陪她到了十点多。

    “我回去了。”杨幼兰不放心她,走到了门口又折回来嘱咐,“你早点睡,别看手机,也不要接闲杂人等的电话。”

    “我知道了,你都说了一万遍。”她一副没在放心上的样子,“放心好了,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多买几个包的事情。”

    “那我走了。”

    “拜拜。”

    杨幼兰走了,门一关上,洪端端的表情一下子就丧下去了。

    她也是血肉骨头做的,也会痛。她很难过,不想理,但忍不住,老是去看评论。

    她没翻几页,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克星。

    她声音恹恹地接了:“喂。”

    客厅的窗帘开着,人影在楼顶,从上面能看见漏出阳台的灯光。

    “是我,”他说,“江醒。”

    洪端端其实跟他没怎么私下联系过:“我知道,我存过你的号码。”

    电话那头沉默,她听到了风声。

    她等了一会儿,还是解释了:“我说的那些话被剪辑了,原话不是那样。”

    江醒回:“嗯。”

    洪端端觉得有点尴尬:“那……再见。”

    她正要挂——

    “洪端端。”

    她把手机又放回耳边。

    江醒的声音很低:“别难过。”

    洪端端耳膜被击中,麻了一下。

    他怎么知道她还难过呢?连经纪人都以为她已经好了。

    次日,洪端端收到了一份匿名礼物,是一车包包。

    ------题外话------

    ****

    这几天比较忙哈,忙出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