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武侠修真 > 诸天最强炼气期 > 第四十八章 调虎离山
    万华城,最大酒楼,醉仙楼。

    夏云磊跟随元宝游乐在这青沧国境内的大城中,日子惬意自不必多说。

    但两人各自都是有着要事在身,夏云磊还好,这偷跑离开南国,本来就当做是一场游历,虽然是想着去找何沐风,但自从何沐风进入古迹森林前失了联系,此时一时半会还无法取得联系,他也不着急。

    因为焚天宗最近好像也并没有对这件事怎么上心了,到是元宝这边,由于青沧国婚嫁当头的大事,他这代表元家观礼,自然是要早日启程。

    “三...云磊,你真不打算跟我一同去了?”

    车马前,元宝有些难过,夏云磊已经决定就在这万化城与他分别,毕竟夏云磊的身份不同。一般人自然是认不出,但青沧国国都沧澜城里可就不一定了,那里的很多青沧皇室高层基本都能认出来。

    这要是去了沧澜城,那就是羊入虎口,即便夏云磊已经舍弃了自己皇族的身份,但别人可不这么认为,这抓做质子的分量,他还是有的。

    看着有些不舍的元宝,夏云磊轻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高深莫测的笑道:“别担心,咱们不是留了传音鹤吗,而且,说不定咱们能还能很快再见的。”

    元宝手里捏着一个用纸折叠的一张纸鹤,轻轻抚摸,这就是夏云磊所说的传音鹤,用仙家术法制造的一种千里传音的手段。这是将一张符纸运用血咒书写阵法一分二后得来的,在任何情况都能找到另一半纸鹤,即便相隔万里。

    也有世人送了个雅称,情人鹤,这纸鹤自然要比何沐风接到的那种留音石要更为高级,因为制作方法和法阵符纸都是极为复杂的,所以能用的人基本也不会太多。

    而这两只都是这几日夏云磊找元宝特意买到的。

    元宝要走了,他是实在有些不舍得,毕竟这一路上来,夏云磊能与他无话不谈,自己也很是欢喜,此刻突然就要分别,到是有些不太适应。但都是大好男儿,哭这种事那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不过元宝自己到是有着一种对不舍表达的方式。

    那就是不停的给夏云磊塞东西,不管有用的没用的,身为首富之子,那底蕴自然不必多说。只要是能用钱灵石换来的东西,那一定都能拿得到。

    就见两人依依不舍,一憨厚胖实的人在路边不停给另一个吊儿郎当的清秀少年塞着东西,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元宝是觉得夏云磊身为皇子,现在偷跑出来,身上自然是身无分文,而自己这里能给的那基本就剩些钱财之类的东西。索性把自己能给的都给了。

    而夏云磊呢,根本也不客气,能接下的都接下了,到最后,实在有些不耐烦,赶紧摆手让元宝赶紧走。

    送走元宝后,夏云磊看着一手攥着的两枚空间戒指,和另一手拿着的符纸丹药,有些不知所措,苦笑一声,索性一把将那符纸当着大街上的人给扔了,带着两枚戒指大摇大摆的就进了醉仙楼。

    实在是装不下了,那空间戒指也就那么点地方,已经装无可装,丢了那也就丢了罢。不过这一下到是让街道上的行人很是震惊。

    这些符纸丹药可能在修行之人眼力也就普普通通,可在那凡人眼力,那就不同了,都当是什么绝世宝物一般,待夏云磊进了酒楼,蜂拥上去就是一顿乱抢。

    鸡飞狗跳,人仰马翻,进了酒楼的夏云磊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这一动作已经让整条街上的都乱做了一团。

    此刻的他,还有跟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夏云磊还时刻记得刚来酒楼时的那位小姑娘呢。

    笼着手,一摇一晃的就上到了二楼房间内,敞开着大门,就那样大摇大摆的做在门槛上看着对面的房间。

    那云秀凤靴可是让他兴奋不已呢,这东西可不是随便一人就敢穿的。那都是皇族公主才能穿的东西,自己唯一关系要好的妹妹,就有着一双这样的靴子。

    而那日的小姑娘虽样貌平常衣着朴素,但那双靴子实在是已经出卖了她的身份,夏云磊估摸着她的年纪,虽然没见过青沧国三公主,但早已猜到。

    此时正是在等着那小公主什么时候跑路,他也好悄悄跟着,毕竟这游玩,也要有点目标不是,何沐风此刻联系不上,那就索性自己找些乐子来。这小公主就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靠着门栏,抱着果盘篮,吃着里面的甜糕,夏云磊这一坐就是一整天。甚至就连那来送餐的小二都觉得这人是不是疯了,跟个傻子一样坐在那一动不动。

    日落西山,天早已黑下来,可那对面的房间依然没有什么动静,纵使像夏云磊这样性子的人都有些不耐烦了。

    这小公主难不成悄悄跑了?

    他已经注意很久了,确定这两人还在这酒楼中没错的,难道就今天自己出去送行的那片刻功夫就跑了不成?

    不会这么巧吧?

    看着天已黑透了,明月高悬,这恐怕再过一个时辰就要到半夜了,这房间迟迟没动静,夏云磊有些想起身过去查看一番了。

    可还没等他付诸行动,这变化就来了。

    不是屋子有动静了,而是屋顶有动静了!

    这月色,一眼就看到了前边屋顶上突然匍匐上一个人影,一身的黑衣劲装,不仅蒙面,甚至连头上都用黑布给包住了。

    夏云磊刚一看见,索性向后一滚,隐没在屋内的黑暗处,屏息凝神,他已经没时间关门了。这要是一关肯定会打草惊蛇。

    不过这倒还好,屋内一直没有掌灯,此时黑的不能再黑,根本瞧不出人影来,那人如果修为没他高的话,就探查不到他的存在。

    只见黑衣人,在那屋顶停留片刻后,竟然开始手掐指决!

    他这一动作却是让躲在一旁的夏云磊暗骂一句蠢货,那屋内还有个金丹期的人物在,如果是探查之类的,用符箓这样灵力波动小的才是上策,或者干脆直接掀砖偷看也行。

    果然,同样黑暗的房间中,突然一声怒喝凭空传来。

    “什么人?!”

    这一叫,让夏云磊心下一喜这果然是没走的,在天黑后那屋子一直没有点灯后,他就有些担心,但这一声叫喊到是让他放心了,看来这小公主还是很小心的。

    居然会在这天黑后不点灯来迷惑他人。

    夏云磊虽然高兴了,但那屋顶的人恐怕心里就有些难受了,他是在此观察了好几日时间的。就是因为今天突然屋内没有点灯,他才会小心潜进来查看,结果托大暴露。

    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吱呀!正门突然打开,一个高大身影突然裹挟着一道小身影突然现身,还没等人看清,如黑光一般突然就越过房檐向着另一边跑去。

    原来那屋内的人压根就没想与他打斗,直接不战而退,匆匆的向着另一边逃去。

    那黑衣人也是楞了一下,恐怕他也没想到会让人突然逃跑,不过好在回神得快,见那黑影跑出不远,也是嘴里嘀咕了一声后急忙跟上。

    躲在屋里的夏云磊看的一清二楚,这也正奇怪呢,但还是没有动。

    他是心里有些奇怪,那黑影他到是看的清楚,正是那日的独臂农夫,而他背上的恐怕就是那位小公主,但他心里却有些奇怪。这人为何连看也不看就逃。

    这一逃,究竟跑不跑的掉都不知道,哪有直接不战而退的道理。还走屋顶,这时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人在哪啊。

    “嗯?额呵呵有趣。”

    突然想通什么的夏云磊在黑暗中会心一笑,也懒得去追,直接就在那屋内坐了下来,等着。

    就这样,过来约莫半炷香的时间,那本就没有任何动静的房屋突然一声细微的吱呀开门声,虽然短暂,但在此时的时辰下,却十分的刺耳。

    借着月光,暗处的夏云磊看见那屋内悄悄的走出一个娇小身影,正是刚被背走的小公主。而此时的她,裹着一身黑色披风,小心翼翼的从门内走出,向楼下后门走去。

    看着鬼祟的小公主,夏云磊随手拿了几个糕点,这才起身跟了上去。

    这调虎离山实在有些幼稚,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敢这么做,看来他们也是一早就知道有人跟着他们啊。

    夏云磊跟在小公主身后,心里嘲笑着这愚笨的方法。

    就这样一路跟着,在万化城里转了一圈又一圈,虽然不知道小公主到底要去哪里,但至少知道了这公主殿下恐怕是个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

    刚才夏云磊靠着修为境界,屏息跟随,一路拉近,都快近到能两步上前拍到她肩膀了都没有发现,女孩还在左右观望。

    按捺下捉弄她的心,夏云磊依然不急不慢的跟着,但这跟的越久,让夏云磊越来越迷糊。

    这小公主好像没什么目的,就那样漫无目的的到处走,但却又离那醉仙楼不是太远,如果说是摆脱身后可能跟踪的人,那也太蠢了,一个凡人,想摆脱修道人,那怎么可能呢?

    像是为了佐证自己想法,夏云磊又是小心的跟近了几分,这一次索性直接再向前进了一步。

    果然,女孩还是没有发现,左右张望了一下,继续向前。

    但就是那么一个不起眼的动作,让夏云磊心中升起了古怪的想法。

    这动作有些太过熟悉了,这跟着走了这么久,这左右张望的动作自然也是看来无数次,而且本来这动作也就那样,在怎么做也就那几个动作。

    可是就是这样的重复,让夏云磊生出了古怪。

    眉头一皱,心中的疑惑更甚,也懒得再这样偷鸡摸狗下去,他只是好奇,没什么事做,觉得跟在这偷跑出来的小公主旁边可能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但重复这样的行动实在有些无趣,索性直接两步上前,吓一下这个无知的姑娘。

    却哪想,就这么两步,夏云磊伸手一拍,直接一把拍散了那女孩的身体,如一阵青烟,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是什么?!”

    这一下到是吓得他不轻,这随手一拍竟然将那公主给拍散了,但回过神来的夏云磊暗骂一声糟了。

    原来这只是个障眼法术,调虎离山一直有还在进行,自己也是那只虎。

    不过这术法实在让他惊奇不已,幻化出人的障眼法到是有一些,但从来没有一个可以做如此复杂的动作,还能迷惑修行人的感知。他这一路跟来,分明用灵力探查到这就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有趣了,看来是小瞧了这为公主啊。”

    拍散了分身的夏云磊站在一条不知名的胡同里,嘴里笑着说道,再次转身向着醉仙楼走去。

    小公主应该还没走,这障眼法之所以一直围着醉仙楼转,恐怕就是走远了就操控不了了。这也间接说明施展这个法术人并不能随意走动。

    他要回去再看看,这小公主的法术,让夏云磊更有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