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武侠修真 > 诸天最强炼气期 > 第五十二章 相遇
    修真发展至今,力修一门在这鼎盛时代看似繁荣,却并没有表面那般光鲜亮丽。

    没有器缘早就被定为修道的末途,到今天力修的处境实在尴尬,除了入伍参军,便只剩一些护卫佣军之类看家守院的。

    南国这边还算矜持,但青沧国却就不那么拘谨了。雇佣兵到处都是,如何沐风此刻临时加入的队伍比比皆是。

    这样的大环境下,这底子不足的力修修士那日子也就可想而知。

    北上的荒野小道,何沐风眺望夜空,手里的兔腿也实在无味。

    这是何沐风加入那名叫张唤的大汉队伍的第三天了,出发也就这几天的事情,雇主他暂时还看不出什么门路来。

    但那一路随行的几个雇主亲卫的修为来看,那肯定身份就低不了。虽然这雇主好像是低调行事,随队马车都不是什么上等货。

    “这南来北往的这么多条道,去沧澜城的路好几条都是宽阔大马路,但这家主子却偏偏选了条最野的,真是对不住了小兄弟。”

    几声沙沙脚步声,那高大的壮汉张唤拎着把大刀出现在何沐风面前,亲切和善的与他聊上了。

    有些看着天空怔神的何沐风也是反应过来,连忙起身点了下头,这张唤的套近乎这几日也是领教过,毕竟自己剑修的身份在这护卫堆里确实有些扎眼,那张唤也多半信了何沐风的之前的说辞。

    来到近前的张唤见何沐风要起身,也是拍了下肩膀示意何沐风坐下,自己则也跟着席地而坐。

    双眼不经意的瞥见何沐风手里已经凉透了的腿肉慈眉善目的开口说道“怎么小兄弟这肉不合胃口吗?要不我去给你另换一个。”

    被张唤这么一说,一旁的何沐风也是有些尴尬,他一人坐在这里实是心中有事,想的入神忘了吃,被这么一提醒,到是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这肉算得上是他们这些护卫吃的好的食物了,自己再挑剔,也不至于连肉都无法下肚,连忙紧咬了两口“吃得惯,吃得惯,只是有些心事。”

    见何沐风吃了两口,也没多问什么心事,到是说起了些地方趣事;"听兄弟前几日说从古迹森林来,不知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怪事听说没?"

    “嗯?古迹森林?”何沐风不知,他离开妖族领地都已过半月,不过到是听说了些。

    这路上的几日,他到是听说了硕大的森林里莫名的逃出来好几只怪兽,长着狮身猴面,给周围的地方寻常人家带来了不少麻烦,不过好在有武神塔和灵剑山出面诛杀了这些畜生。

    听那描述,何沐风瞬间就知道了那些怪兽的名字——雍和。

    但他也不知道是又开了新的元界门还是从上次门里逃出来的,毕竟上次四宗门探秘也都相对保密,知晓的人也不多,但门口的那几具尸体到是说明是有人提前去过了。

    这也是何沐风在想的事情,他是为数不多知晓这元界门里具体情况的人,那雍和兽成群结队,起码不下十万,每一只都有金丹实力,这要全都出来了,那肯定是一场浩劫。

    更别提还有一只大家伙,刚听说时,何沐风也担心过身在森林深处的妖族部落。这要都逃出来了,那首当其冲的肯定是那身处世外的妖族们。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不至于如此悲观,那妖族他去过两次,明面上,妖王的实力他已然看不透了,听说还有些隐藏的大妖,自己这道行也就没必要担心别人了。

    可这些事情何沐风也吃准张唤说的是不是这个,所以也就摇了摇头。

    那张唤好像也不在意,倒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嗯对,那古迹森林近些日子可有些不太平。”

    “有什么不太平,灵剑山的高人不都消灭了那些野兽了吗。”

    “呵呵,可没那么简单。”张唤神秘莫测的笑了一下,“据说军中已经调军过去镇守了,那动静可不小。”

    调军?

    何沐风疑惑,他所听见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么几只,早已被斩杀,这哪里惊动得了军队?

    “近日边防军打着借口说是在西边操演,但其实就是要在那古迹森林搜查,我军中有些朋友,他们可是亲眼见过这些东西。”

    看来这张唤看着五大三粗,原来也是个碎嘴子,这种捕风捉影的事,而且还是青沧**队调遣目的的事情,他也要说与何沐风听。

    虽然何沐风对他所说也是信得少,但现在只要与这元界里的东西沾点边的他都挺感兴趣。

    因为实在在里面出现了太多何沐风不能理解的事情,不光是那神秘人,那些怪兽,单就那元界出现本身就是个未解之谜。

    虽然何沐风有些猜到裴文可能多半是知道些什么没告诉自己,但到如今,他也没有再去追问,就算问了那也是给自己平添烦恼,光是进去一次元界就让他脑子里多出这么多问题。

    以他与裴文亦师亦友的关系,裴文不说更多的也是为了他好,知道了那也多半是些更为难懂的问题。时候到了,裴文自然就会告诉自己。

    “何小兄弟,你觉得那些怪物是哪里来的。”见何沐风又有些发愣,张唤继续发问。

    看着这个想跟自己套近乎的大汉,何沐风却也实在没什么坏脸色给别人,只是淡淡摇了摇头“这些我就不知道了,这古迹森林这么大,谁知道呢?”

    “有道理”

    大汉尴尬的笑着搓了下手,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食指放在口鼻间的何沐风给止住了。

    这时要他禁声。

    只见何沐风脸色警惕的环顾了四周,更是看了眼身后远处的黑暗处,这山路左右都是土包,怪石嶙峋,两山壁在高处,路在低洼。

    他们的马队都在这路旁休息,自然也是低洼的地方,头顶月光,这山在背阴面,夜晚太黑,更是看不清。但这都仅限于修行不够的。

    此刻的何沐风是清晰的察觉到这背阴山坡的树林间徒然多出了不少气息。

    一个个算过去,不下三十几号人,这些气息,起码都是些金丹中期的修士。对自己看来,的确是不怎么够看,以他现在的境界,来多少金丹都是白搭。

    这随行的护卫也大都在金丹,但数量却完全不在一个水平啊。

    十几人,怎么抵挡这三十几号人?

    见何沐风这个动作的张唤,也是愣了一下,但却也是立刻察觉到了异常。连忙快步与何沐风快步赶到了正在修整待命的马队中。

    而马队里的人也却是有些不乏感知能力强的修士,都纷纷警惕了起来,并四下提醒这还没反应过来的众人。

    “警戒!”

    一声呼喊,这张唤带领的小队十来人也都团团将雇主的马车围在了中间,抽出武器,小心戒备着。

    而那四个护卫更是离谱,直接翻身上来马车,在那马车上手指翻飞,这掐着各式手决。

    好家伙,何沐风看得清楚,这雇主果然有些东西,居然会在车上装法阵保护!

    “有人察觉到多少人马吗?”那边四个亲卫手法犀利,阵法隐现,但张唤却有些无暇顾及,开口问着手下几个感知强的。

    “少说也有二十几人”

    “感知不太清,应该有二十个以上,都是突然出现的。”

    披着绒皮衣的一位姑娘听见自己队长问话开口了,虽有心想证明自己,但奈何境界实在有限,能感知到这么多已经算她的极限。

    这女孩是张唤这队伍里唯一的女性,虽然何沐风进来不久,但要说认识,除了张唤这个队长,就只有这个叫朔月的姑娘了。

    并不是看上她浑圆有力的细腿和那裹藏在绒皮衣里的柳腰,实在是这女孩有些不待见他。别的人对他这个剑修小修士都是和善友好,唯独这朔月总是冷言冷语。

    看他的眼神也都是厌恶的,要不是张唤解释,何沐风都要以为他是不是何时得罪了这个女人。

    其实这朔月灵根不低,也有器缘,但就是家境窘困,再加上每次都得不到宗门青睐,所以对这器修一脉都不怎么待见了。

    说白了就是见别人有肉吃自己却吃不着,嫉妒。

    她这回头一说完,也是挑衅的看了站在中间的何沐风一眼,眼中也满是鄙视,而何沐风之所以站中间实是因为他的确隐藏得够好。

    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个炼气十二层的小修士,要不是个剑修,恐怕他都不会被张唤给招进团队。这要是放在最外边,那敌人冲来第一个死的就是他,所以让他站了中间,这些佣兵其实都挺仗义的。

    “一共三十八人。”看着这么仗义的一堆人,何沐风总也要回报些什么。

    听见他这么一说的张唤,脸色都变了一下,扭头眼神复杂的问道“这么多?”

    何沐风点点头,有些无奈。这的确是他感知到的,如果还有他感知不到的,那大家也就不用挣扎了。

    “别听他胡说!危言耸听。”

    这边张唤众人到是信了,可那因为嫉妒看不惯何沐风的朔月姑娘就不信了。

    朔月自从进宗门无望,已与器修失之交臂后,现如今唯一自豪的便是自己高人一筹的感知能力,毕竟境界灵根都不低,也不像别的力修只重体,不重神识。

    她修行对着感知的修炼是有下过苦功夫的,但现在却突然出现一个比她境界低的人感知得比她还清楚,而且这人还是个剑修,她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我骗你也没什么好处,还不是平添慌乱,到是现在想想该如何应付吧因为现在又多了一个。”无奈解释的何沐风在说话期间又是感知到了一个。

    这气息若有若无,连他都一些摸不准了,特意扭头向着另一边看去。

    何沐风对自己的感知能力还是很有把握,也不知是不是之前帮杜小小硬抗了一次雷劫后灵识增长了。这感知所需要修炼的灵识在他这却是要比别的人更加强大,本来他也没刻意修炼。

    “不知是哪位山人在此,我乃张唤,朋友何不妈蛋!”

    这无计可施,正打算用面子协商的张唤却是突然骂了一句。

    只听得前方密密麻麻传来不少脚步声,这是已经打算不说话,直接开战了。

    张唤这边,见这来势汹汹,也不打算坐以待毙,也都峰峰抽出武器准备迎战。虽然武器都是些寻常物,但聊胜于无。

    这边刚摆好架势,前边山坡林间就冲出来不少人,一看就有三十几个。这一些就不由得不信何沐风的话了。

    张唤还破有深意的悄悄撇了一眼身旁的何沐风。

    见来人众多,那车顶的四个亲卫也都发话了“诸位,坚持一下,我这就叫人!”

    说着,一束青光从一个亲卫手中的捏碎的玉石迸发出来,直射天空。

    做完这一切,那四个却并未再动,只是努力坚守维持这马车上到法阵,而到现在,那马车里的主人却是连句话都没说。

    何沐风也没心思去想这雇主为何还如此镇定,两方人马已经碰撞到一起了。

    他也是第一次见力修间的混战,刀光剑影的,灵气乱飞,拳头与手中的武器一并使用,虽然力修强的还是肉身,但手里的武器却也是会些野路子,到是舞的虎虎生风。

    时不时的还有些符咒的出现,但两帮人马实在有些人数的不对等,这才刚碰撞在一起不久,张唤这边就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此刻已经倒了一个,张唤作为这边最强的战力,在这种情况下,独自一人硬抗了五个金丹期的修士。

    此刻也是渐渐落下风。

    而何沐风此时却还是呆在当场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怎么不帮忙吗?你也太不厚道了。”心中响起裴文的声音。

    裴文的话也并没有改变何沐风的处境,此刻的他是真的为难了。

    原因无他,此时场上的人他没一个认识的,那偷袭的贼人居然没有一个是蒙面的!

    两帮人马战在一起,一瞬间就让何沐风混乱了,独自在风中凌乱。

    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认识自己的队友是如此重要的事情,看着混乱的场地,他脚步挪了又挪,何沐风自知现在也不能再隐藏实力,但究竟打谁就有些让人头大。

    “有了!”喜出望外的话语,何沐风终于是找到了突破口。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帮张唤,因为毕竟这一堆人里就属他实力最强,自己应该帮的是他那些深处险境的手下。

    手中长剑出鞘,带着一丝青光,瞬间就来到一人身边。

    哚,哚!

    两道声响,何沐风修为,那出剑的速度哪里是这些普通金丹期的人能看清的。况且手上的武器都是些寻常物,在何沐风天海剑眼里,那就是块豆腐。

    一次出手,电光火石间就解决了两人。

    “你,你干什么!!”身边一声尖锐的女声传来。

    正是那不待见何沐风的朔月。

    原来何沐风四下环顾终于是找到了一个自己算是认识的人,毕竟一个姑娘,在这人群里也还是挺扎眼的。

    虽然举手之间就解决掉了两个人,但那朔月好像并不领何沐风的情,她只觉得何沐风是在炫耀他身为剑修的强大。全然不想此时何沐风随手的两剑就杀了她刚刚苦战良久的对手。

    就这实力,已经不是何沐风在队伍里展露的炼气十二层了。

    何沐风自然没想朔月在想什么,不过这一出手,到是让周围的人都看在眼里,那边人马又是腾出四人向着何沐风攻过来。

    这正中何沐风下怀,他此刻正愁找不到目标呢,这主动送上门的,那肯定不是自己这边的人,那压根就不用留情,手中三尺青峰化作一片剑网,将那四人完全笼罩在了里面。

    为了速战速决,何沐风也没必要隐藏了,这一通剑刺,修为暴涨,灵气蓬勃。

    刹那间就将笼罩在剑网下的四人搅得节节败退。

    如此大展神威的何沐风自然引得众人侧目,那些张唤手下见状都是气势高昂,原来这小小年纪的少年居然能有这么强?!

    而何沐风身后的朔月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捂着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临时进来的何沐风原来是隐藏了真实修为的。

    此时的何沐风气势结界攀升,灵气强度已经到了金丹巅峰的实力。与他对战的那四个修士也都不敢再硬碰,正不知如何逃离那剑网时,何沐风却是突然收了招式。

    突然眼神冰冷的扭头朝着已经脱离险境正在看着何沐风发呆的朔月奔去。

    而朔月此刻也是看见何沐风眼中含有杀气的突然冲着自己飞来,那手中的长剑流光溢彩,灵气已经覆盖周身。

    他是要杀我?难道他气不过我没给他好脸色要在这混战中将我杀掉?!

    满眼惊骇的朔月吓得动都不敢动了,何沐风那一剑来势汹汹,以她的实力哪里躲得掉。

    正要闭目等死的时候,却是听见近在耳边的何沐风的话“快躲来。”

    紧接着,一道带着无可匹敌的强悍剑气直接划过她的俏脸,从她颈部穿越而过,划过了一道细细的血丝。

    然后便是一只手掌托住她的细腰向旁边一扯,倒在了何沐风的身旁。

    砰的一声巨响在她眼前炸响,此刻朔月才看清她原来站的地方出现了一团如雾气一样的东西。

    刚刚何沐风发出的一道剑气正巧与那雾气撞在了一起。

    无形之中却是响起了一声爆裂声,然后那团雾气便化作了两团,那一击并没有将它打散,反而是变得更多了。

    搞不清这是什么的何沐风也不敢多做试探,连忙托着身旁的朔月向后飘出了老远。嘴里还不忘关心一下身旁的女人。

    “没事吧?”刚才情况有些急,他也有些出手慌乱,刚好贴着朔月的脖颈打中了那团古怪的雾气,如果偏了哪怕半分,此时的朔月恐怕就身首异处了。

    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朔月脸色煞白的摇了摇头,连话都有些说不来了。

    但何沐风也并没有过多询问,他之所以着急,还是因为那个让他有些不安的气息还是出手了。

    这恐怕是与他境界相差不大的元婴期修士,在这金丹力修混战的地界,那人要出手,随便碰谁,那都是死路一条。

    “连手都动了,还不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