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新婚旧爱:秦少宠妻请节制 > 第243章 没有诚意
    “你懂什么?你永远都不懂,不知道这件事对别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说这些?没得选?没得选就是他这样做的理由吗?杀人犯都说自己没得选,为什么还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苏柚橙此时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看向秦祁朗的眼神也满是怒意。

    秦祁朗看着这样的她皱紧了眉头,深不进地的眸子闪过一丝深意。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他好心开导她,她反倒还埋怨上他了?

    苏柚橙此时终于也有些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只见她胡乱的将散落下来的头发撩到而后,再次抬头看向面前的秦祁朗,此时她的目光,已经平静了许多。

    “秦祁朗,做不到真正的感同身受,就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让别人原谅。”

    苏柚橙看着秦祁朗一字一句的缓缓说道,说完她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离开了办公室。

    秦祁朗因为苏柚橙的话面容明显闪过一丝错愕,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才回过神来,从办公室追了出来。

    可是此时哪里还有苏柚橙的身影。

    “该死!”

    秦祁朗猛地一拳捶向旁边的门板,木门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力道颤抖了两下,却是顽强的撑住了。

    此时秦祁朗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懊恼。

    难道……他真的做错了?

    与此同时,郊区某废弃工厂,姚文面容憔悴,不知道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跑里,还是因为担惊受怕。

    自从他知道林峰被抓之后,来不及收拾东西就急忙出了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落得和林峰一样的下场。

    现在他只能奢望林峰还顾忌他妻儿的性命,不敢把他交代出来,那样他只需要稍微避两天风头,等接到无事的消息就可以回去了。

    想到这里,姚文总算是放心了一大半,本来他躲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这还没到最后一步呢,他怎么反倒自己吓起自己了。

    姚文咒骂了一句,随后便无聊的躺了下来,打算先睡一觉养精蓄锐。

    只是他这边刚躺下,原本寂静无声的工厂,突然猝不及防的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姚文就看见自己竟然已经被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给包围了。

    下意识的举起手来,姚文腿一软,竟然就这样跪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还会命犯牢狱之灾。

    “姚文,我们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您有秦世集团商业机密窃取事件有关,请您协助我们,配合调查。”

    闫局这次亲自出马,只为了万无一失。

    姚文没骨气的就这样跪在地上,一点抵抗的余地都没有,脸上也写满了绝望和颓废。

    可是下一秒,就在警察将他架起来往外走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竟然就这样恢复了力气。

    他怎么给忘了,这种时候,他可是还有一个能在关键时刻拉下水,和他绑在一条绳上的盟友啊!

    想到这里,原本绝望的任由警察戴上手铐的姚文,此时此刻突然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倒下,而不给自己留下一点退路呢?

    想到这里,姚文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苏柚橙今天并没有选择留在公司加班,而是早早的回到了别墅。

    “妈咪……”

    晓宪此时已经回吱吱呀呀的跟在她屁股后面叫妈咪了,她还为此开心得意了很久。

    “宝贝儿,想妈咪了没有?”

    苏柚橙将晓宪抱在怀里,蹭了蹭晓宪软糯又肉嘟嘟的小脸。

    晓宪不知道她在问些什么,只是紧紧的抱着她,这已经足以告诉她答案了。

    只见苏柚橙欣喜的将晓宪又忘怀里紧了紧,恨不得就这样一直和晓宪待在一起,没有那些尔虞我诈,也没用那些让人烦心的事。

    想到上午发生的那一幕,苏柚橙就忍不住一阵烦躁。

    真是的,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啊,她竟然不仅向秦祁朗发了那么大的脾气,还指着秦祁朗的鼻子跟他说了那些什么感同身受的废话。

    苏柚橙简直想不明白她当时到底在想些什么,现在倒好,看她怎么收场。

    苏柚橙忍不住懊恼的叹了口气,不知道等一会秦祁朗回来,她要以何种表情去面对他,万一他一个生气,又将晓宪送回老宅怎么办?

    苏柚橙胡乱的摇了摇头,不敢想这最坏的结果。

    可是直到她将晓宪哄睡着,秦祁朗竟然还没有回来的动静,苏柚橙有些犹豫。

    她是不是该给秦祁朗打个电话?可是她用什么理由呢?她也没有立场去打啊!

    苏柚橙就这样在床边来回踱步,不知不觉竟然完全投入到自己的思绪中,连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都不知道。

    “这样来回转圈可以平心静气吗?”

    秦祁朗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身后冷不丁的响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苏柚橙被他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回过头来。

    “你是鬼吗?走路都没有声音!”

    她此时的语气下意识的掺杂了一些不满,毕竟被秦祁朗这样吓了一跳,她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

    可是下一秒,她就意识到了自己此时应该感到心虚的立场。

    秦祁朗的脾气一直让人捉摸不透,她这样口无遮拦,说不准哪天就会把他惹生气,万一他又把晓宪送走了的话,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想到这里,苏柚橙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晓宪可是她的一切。

    随机她的表情就多了一丝愧疚。

    “今天上午,是我被气昏了头脑,说出了那些口无遮拦的话,不好意思……”

    她说着低下了头,有些不敢看秦祁朗一样。

    秦祁朗没想到以她的性格竟然会道歉,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此时他看向苏柚橙的视线多了一丝玩味。

    他倒是低估这个女人了。

    “道歉是需要诚意的,你这样……可是一点诚意都没有啊……”

    只见秦祁朗突然俯身,凑到了苏柚橙的耳边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