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小王妃的成长日常 > 第247章 教训
    人未至,声先到。

    骆卿回头瞧去,就见一丫鬟提着裙摆急急跑了来,边跑还边哭喊着。

    “是**郡主的贴身丫鬟。”红梅在一边儿提醒着骆卿。

    骆卿点了点头,待那丫鬟走近,便问道“**郡主怎么了?”

    “郡主她……王爷……他们……”那丫鬟是气喘吁吁的,话也说不清楚了。

    “你慢点说。”骆卿安抚道。

    那丫鬟听得这话是猛地摇了摇头“慢不得,慢不得,王爷他……要教训……教训我们家郡主。”

    骆卿还是不知所云。

    “不知是哪位王爷?缘何要教训**郡主?”

    那丫鬟显有些心虚了,头是垂得愈发低了。

    “是怡亲王爷,因着……因着……”

    一听得要教训**郡主的是哥哥,再见得这丫鬟吞吞吐吐的模样,她心里也猜了个十有**了。

    “走吧,只是王爷行事,也不是我能干预的,不知你家郡主说了什么话,我这求情也不一定就有用。”

    骆卿走得不快不慢,这可急坏了那丫鬟。

    “王妃,求您,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家郡主啊,我家郡主也不是故意的,是她们撺掇的啊……不是故意说您不能生育,大家伙儿当时都在说啊,可她们眼瞧着王爷来了,不敢说了,也不跟我家郡主说……”

    她愈往后说是愈发没底气了。

    这背后说人坏话还被人撞见了,现今还来求着人去救因着说旁人坏话惹祸上身的人,是委实没脸皮了,可这是肃亲王妃让她来的,主子说的话她不得不听。

    “王妃,求您快点吧,迟了,就怕我们郡主……我们郡主……”

    那丫鬟快要吓哭了,要是郡主真出了个好歹她也活不了了。

    骆卿皮笑肉不笑“无碍,王爷向来极有分寸。”

    骆卿带着人到的时候就见**郡主是吓得哭叫个不停,直往肃亲王妃身后躲,言淮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坐在疾风身上冷眼瞧着。

    肃亲王妃往素里总也端得是雍容华贵,如今站在马侧看着骑在马上的言淮竟也显出了几分卑怯来,她面带愁容,也在求着言淮。

    “王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吧,她也是你的晚辈啊,是你的侄女,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带回去好生教导她便是了。”

    这肃亲王是言淮的七皇兄,要是在寻常人家这关系还真是亲近,可在皇家这种规矩大过天的地儿,大家伙儿碰面都是客客气气的,倒还真没几分真感情来。

    在皇室,可能同龄的兄弟间会有几分真感情,偏言淮是最小的皇子,他才刚出生这些个皇兄已然都有了自个儿的心思,要么急着争皇位,要么急着保命,哪里有时间来同他培养感情?

    至于**郡主这个侄女,更是扯不上来了,要不是有这层关系在,她又一直在京中,他是认也懒得认识的。

    “佛面那也得有佛的慈悲啊。七皇嫂,既然你们不愿好生教孩子,本王今儿倒是不吝教一教了,毕竟你刚刚也说了,本王是她的长辈,教教她不妨事吧?”

    言淮觉着这肃亲王妃简直没脑子,这种时候不让自个儿女儿来道歉还一味偏袒,那他更是不会放过她了。

    他知道当时围着**郡主的几个官眷都有份儿,怕是都说了他家卿卿的坏话,奈何只有这**郡主不知住嘴。

    偏她的脏话刚好入了他的耳,那他不吝再给他们长长记性!

    “既然是嘴不干净,那这张嘴就不要说话了。”

    肃亲王妃是彻底慌了,立时大怒。

    “怡亲王,你莫要欺人太甚!”

    言淮面色不变,还是悠悠然笑着。

    “本王欺人太甚?七皇嫂未免太过偏心,她背后议论长辈,这是有教养的贵女该做的?何其可笑?”

    “怡亲王,她不过一个小辈,你一个长辈,还是名男子,未免太过斤斤计较了!”

    肃亲王妃还不知自个儿今日所作所为是错得离谱,还在火上浇油。

    骆卿摇了摇头,总算是晓得这**郡主为何这般目中无人、嚣张跋扈了。

    再看那**郡主,一张小脸吓得惨白,这会子是躲在肃亲王妃后面,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本王是瞧着有人忘了那日撒谎断舌之人,那本王再给大伙儿回忆回忆也是可以的。”追书看

    言淮不紧不慢地说着。

    骆卿心下好笑,这话就纯粹是恫吓了,她一个郡主,哪里就会这样轻易被哥哥断了舌头去?

    可不知为何,肃亲王妃和**郡主听了这话面色又难看了几分,还更为惊惧了,好似哥哥当真能做出这般事来。

    骆卿心下疑惑,哥哥以前有这般可怕吗?既然这般可怕,他们又怎么有胆子去招惹哥哥?

    骆卿怕难以收场,也不看戏了,缓步上前道“王爷今儿怎地来了?”

    今儿有早朝,看看时候,早朝是早已完了,可还要上值啊,言淮也不该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来接你回家。”

    言淮见得骆卿后方才的煞气立时收敛,是眉眼俱笑,说话的语调也变得轻柔宠溺,哪里像是方才那股子慵懒、目空一切的模样?

    “只是这里怎地如此热闹?”

    骆卿一句话又让局势紧张了起来。

    赛罕公主这会子也来了,忙出来打圆场道“是小辈犯了些差错,王爷正在教导小辈呢。”

    不得不说赛罕公主都要比这肃亲王妃聪明,不过一句话就将事情化小了。

    说草原上长大的女子最是奔放不羁,可这赛罕公主来了京中这么多年都学会了收敛和虚与委蛇,可这肃亲王妃自小在京城长大的怎地学不会这些个东西呢?

    也是可笑。

    “原是如此。”骆卿转头又问,“王爷教导完了吗?”

    言淮又浮现了方才那般的笑意,嘴角微微向上挑着,可眼里没有一丝情绪。

    “还没有呢,本王觉着,这晚辈竟然敢背后议论长辈,合该掌掌嘴长长记性才是,免得到时候又有人忘了。”

    他最后这句话就说得意味深长了。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不然可辜负了本王这斤斤计较的名头。何况本王脾性确实不大好,还最是护短,今儿可得好生让该长记性的人长长记性,不然本王过段日子出征,指不定还有人要如何欺侮本王的王妃呢。”

    骆卿面上的笑容微僵,哥哥要出征?哥哥真的要出征?

    “既然是祸从嘴出,七皇嫂又不愿教训,那本王就代劳了。”言淮抬头看着红梅,“红梅,去,掌嘴,给**郡主二十巴掌吧,今儿长了记性,往后才不会丢了性命。”

    红梅心里那叫一个乐呵,可面上不显,恭恭敬敬地同言淮行了一礼“是。”

    话罢,她就要去给**郡主掌嘴,可是肃亲王妃还在呢?她身边也有服侍着的丫鬟,哪里会让红梅接近?

    言淮使了个眼色,青杏忙上前帮着红梅将人给拉开。

    可青杏和红梅只有两个人,肃亲王妃身边伺候的丫鬟加上**郡主带来的两个贴身丫鬟,她们有四人,青杏和红梅哪里是对手?

    骆卿这会子的神思还在言淮要去边疆之事上,也没注意到她们的动静,离得她们又近,几人推推搡搡地就到了她跟前,她也不知被谁给推了一把,直接一个趔趄,往后摔到了地上。

    言淮见状,面上笑意全无,忙下了马将人给扶了起来。

    “怎么了?”

    骆卿还有些不明所以,起身后还自个儿拍了拍身上挂着的草,摇了摇头道“没事。”

    言淮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确实没甚大事,可今儿这无事也是要有事了。

    他干脆弯身直接将骆卿抱了起来,道“真是好得很啊,**郡主背后议论本王还有本王的王妃,如今肃亲王府的人又胆敢上了本王的王妃,本王倒要看看肃亲王府还要如何!”

    此时,一众人也不敢闹了,青杏和红梅见了以为骆卿真出了什么事,忙上前告罪。

    “回去再罚你们!”言淮低斥了她们一句,又对一边儿的肃亲王妃道,“这遍京城都是知晓本王脾性的,向来是睚眦必报,肃亲王妃管教不好女儿,本王替你管教一下,如今你们倒又欺负到本王的王妃身上了,真当本王怡亲王府的人好欺负不成?”

    “背后议论长辈,而后恼羞成怒,殴打长辈,本王瞧着这**郡主也是不想嫁人了,也是,肃亲王妃的娘家也不是养不起这么一个人。”

    骆卿一直没说话,只是躲在言淮怀里,双手紧紧地圈着他的脖子,好似这样她就能心安一点般。

    她现下也不想管这些个烂事,只想陪着哥哥,哥哥就要出征了啊,战场上刀剑无眼的。

    她是见过哥哥身上的伤疤的,有一道更是深可见骨,当时的伤情可见一斑。

    言淮言罢,抱着骆卿就要走,可肃亲王妃却是不干了,此事本也是她们无理,今儿又有这般多的官宦女眷在,要是真的传出去了那她女儿是真的不用嫁人了。

    “王爷,好歹也是一家人,**这就给您道歉,是她的不是,您就别计较了,**,快来。”

    她连忙陪笑道,是生怕言淮此一走真的无回旋的余地了。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